仙疆魔域

第113章 翡翠城3

第一百一十三章 翡翠城3

翡翠的父亲叫做绿寒,那时的朝鲜族的人也没什么姓氏,起什么名字,就算姓什么就是了,翡翠就叫做翡翠,当然不姓翡,而她父亲也不是姓绿,只不过就是名字罢了。

绿寒族长得知女儿不见了,而且听人说,在龙卷风来得时候,她恰巧在冰上捉鱼,然后就不见了,绿寒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凶多吉少了。

一家人真是悲痛欲绝,翡翠是独生女,得知女儿不幸惨死,而是还是死不见尸,如何能不伤心。

翡翠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她父亲整日唉声叹气,暗恋翡翠的小伙子们也都暗暗垂泪伤心,翡翠的叔叔大爷亲戚也都伤心流泪。

可没想到女儿从天而降,当真是一家人都惊喜坏了。

翡翠真的是从天而降,她是骑着龙鱼跟玉霄一起飞下来的。

翡翠见到了母亲父亲,一家人哭成了一团,这一次死里逃生,简直就好似一场噩梦,不过,在翡翠的心中,若是让她再有一次选择,那她宁愿还做这个噩梦。

因为噩梦中有他,有她最喜欢的男人在她身边保护她,只要有他的地方,就算是地狱都是天堂!

翡翠连哭带笑的拉过玉霄来,亲昵的挽着玉霄的手臂,给父母做起了介绍。

凌玉霄微笑的打过招呼,朝鲜族的人见到翡翠跟一个男子而来,而且这男人还这么年轻,身边带着一条龙不是龙,鱼不是鱼的怪兽,足矣吓死个人,一个个的是又惊愕又新奇。

而暗恋翡翠的小伙子们一见玉霄和翡翠这么亲近,当真是默默的垂泪,知道族中最漂亮的一朵鲜花,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机会采摘了,已经被外族的男人占有了,当真是灰心失望。

翡翠挽着玉霄的手臂道:“爹爹,娘,这一次若不是玉霄大哥,女儿……早就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绿寒大喜,一见女儿活着回来,本就高兴坏了,虽然女儿带了个男人回来,跟这男人这么亲近,可是一见玉霄英俊不凡的容貌,心中更是高兴。

绿寒将玉霄让进家中,翡翠的家中倒是挺宽敞,也是族中最好的家了。

翡翠兴奋的就把玉霄怎么救她,她跟玉霄怎么一起骑着龙鱼从大江内直接逃进了大海,玉霄又是怎么给她驱寒,二人怎么回来的,一一的说了,只是保留了她跟玉霄风流快活的男女之事没说。

但即使她不说,她父亲和母亲都是过来人,这一男一女在一起二十多天,又是抱又是搂的,就算是神仙也有了关系了,但这话不能明说,只是心中明白就罢了。

玉霄就在这朝鲜族中住了下来,虽然住在了家中,可是翡翠依旧每夜都跟玉霄在一起睡,就连她父亲也都知道,可是也没有办法。

翡翠早就偷偷的跟父母说了,已经是玉霄的女人了,而且此生非玉霄不嫁,绿寒没有办法,虽然脸面上不好看,可是女儿大难不死,毕竟是喜事,而且玉霄也是修道之人,又是人才,他更说不出什么了。

尤其是一点,绿寒更是对玉霄另眼相看,因为玉霄是傲人族的人,是山海老人的孙子,山海老人对他们朝鲜族有大恩,如今,就算是报恩,把女儿奉献给玉霄,都说得过去,故此,翡翠依旧是跟玉霄形影不离,虽然没成亲,可是却已经睡在了一起,就像成亲了一样。

本来,绿寒本想给女儿操办婚事,就此嫁给玉霄,可是翡翠知道,玉霄不会同意的,因为他的心中还有别的女人,不过,即使这样没名没分,翡翠也是心甘情愿,心满意足了。

绿寒心中暗自叹息,暗暗的道:“这也许就是天意,就是孽缘吧。”

但恩情总是要报的,无论是报山海老人之恩,还是玉霄救翡翠之恩,将女儿给了玉霄,他认为,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于是,玉霄就在朝鲜族一直住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以来,他可谓是开心快活,享尽了人间的艳福。

可是,曲仙儿三姐妹,卓悠悠,四个姑娘可是消瘦憔悴了不少。

每日里就是烧香许愿,向天祷告,保佑玉霄平安无事,早日归来。

可是一连两个多月过去了,玉霄没有半点音讯,四个人简直又憔悴了许多。

卓悠悠和玉蝶走了,先去了白民族,去找白皛皛和禅印,看看玉霄有没有到哪里去,又去了昆仑,看看玉霄是不是到了昆仑找她们去了,所以,卓悠悠和玉蝶走了,出去找玉霄去了。

三个姑娘也坐不住了,三姐妹悄悄的商议着,在一天晚上,三姐妹留下了一封信,然后三人骑着天马飞往了玉霄失踪的地方,开始打算顺着河水一直往东打听着玉霄的下落,找寻玉霄。

虽然天大地大难以找寻,可是三个人不找到玉霄是无论如何不死心的。

玉霄在翡翠城住了一个月了,加上上的一个月,总共他都在外面两个月了,玉霄这就打算回去,以免别人担心。

可是,就这么走,翡翠就是拖着不让他走,说是等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才放他离开。

而且,最近朝鲜族出了一件大事,也是灭族的大事。

玉霄知道朝鲜族出了大事,是无论如何不能走的了,就算要走,玉霄打算将朝鲜族这块土地上一切可怕的势力剿除,将那些可怕的怪兽除掉,让朝鲜族平安无事,他才能安心的离去,因为朝鲜族要是有了事,她也必然要出事。

他觉得没有给她名分已经对不起她了,就做一些对朝鲜整个族有意义的事,来拟补也是应该的。

朝鲜族出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在寒江打鱼的时候发现了怪兽,那怪兽在朝鲜族人打鱼的时候已经吃掉了五个人了,弄的朝鲜族人人人自危,就连打鱼都不敢去了。

据那些侥幸逃掉性命的人说,那怪兽在冰上行走如飞,也可以钻进冰窟窿内,而且力大无比,身长五丈,浑身白毛,看那样子好像是白熊成了精,从北海出来到了此地惹祸吃人。

不但朝鲜族的人被害了不少,就连朝鲜族姊妹族天毒族的人也被害了不少。

朝鲜族和天毒族仅是隔着一座山的距离,离着十分的近。

朝鲜族和天毒族想尽办法就是对这可怕的怪兽无可奈何。

所以,玉霄决定除掉那只怪兽,那只北极熊,为这里的人除去一害,也算是对翡翠的一种亏欠的补偿吧。

还有第二件大事,更是危急朝鲜族和天毒族整个族类的生死存亡。

原来,除了朝鲜族和天毒族之外,这些年,离着他们不远处又出现了两个族。

一个族名叫太阳族,因为他们的族的人说是第一个见到太阳的族,故此称为太阳族,太阳族的人心狠手辣,野心勃勃。

还有一个族名叫日族,也是因为他们在最东方,见到太阳比别的族早,所以才叫日族。

日族和太阳族的人崛起的很快,因为他们族的人是世上最无耻的民族。

据说,为了让人繁殖的快一些,日族和太阳族的人结合在了一起,取名为日阳族,旗帜是红红的太阳旗。

最可耻的是,日阳族的族长们,为了人本族的人越来越多,繁衍生息的快,于是,日阳族中的女人简直都成了鸭女,整日里就专门跟男人‘那个’,不断的生育,而且为了让更多的人加入日阳族,于是,日阳族的女人们,无论什么男人,只要来日阳族,就可以陪着睡觉,所有的男人可以随意的找她们尽情的玩乐。

所以,女人接受任何男人,任何男人也同意自己的女人跟任何男人那个,哪里的女人已经成了专门生育孩子的工具了,哪里的男人也成了让女人不断生育的工具了,就算这样,他们还觉得不够。

于是,勾引天毒族和朝鲜族的男人加入日阳族,加入…乱世界,大造人的行列里来。

有不少男人得知日阳族女人的承诺,于是背叛了天毒族和朝鲜族,就投奔了日阳族,做了日阳族人的人种了,整日里可以跟女人快活,而且背叛朝鲜族和天毒族的男人越来越多,渐渐的朝鲜族和天毒族的精壮男人,走了三分之一。

这世上无耻的男人有不少,无耻的女人也有不少,所以,天毒国和朝鲜国有一些无耻的男人和无耻的女人,为了可以享受…乱的乐趣,于是甘心情愿的加入日阳族,不过,男人去的多一些。

朝鲜族八百多族人,去掉老人,孩子,女子,全族能作战保卫朝鲜族的青壮男子也有三百多人,可是这些日子以来,被日阳族无耻女人诱惑走的男人都有一百了,这如何不令人痛心?

所以,朝鲜族和天毒族的人知道,等日阳族再要强大一些,朝鲜族和天毒族就有灭顶之灾了。

这就是朝鲜族最近几个月以来面临的两件最头痛的事,也是最棘手的事。

凌玉霄得知了这两件事,为了翡翠,他决定,先把朝鲜族的所有隐患除去,才能走的安心,否则,实在对不起她。

而且玉霄闻听这种人间丑事,对日阳族的人简直恶心透了,他万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无耻的人类!

这种无耻的人类活在世上只是人类的耻辱,也是人类的不幸,所以,玉霄打算灭掉日阳族那些人伦败坏的畜生。

不过,凌玉霄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除去那只凶残的北极熊!

第一百一十四章除害

这只来自北海冰洋内的白熊神出鬼没,没有固定的时候,有时候,过个五六天吃一个人,然后不见,有时候过个七八天又来一趟,有时候来时是白天,有时候来时是夜晚,总之是飘忽不定。

凌玉霄当真是头痛的很,没有办法,为了找寻这只白熊的出没之地,玉霄这一连五六天以来,都在冰河附近转悠。

可是他一连等了五六天,依旧是不见白熊的踪迹。

这一日,玉霄又是黄昏时赶回去的。

翡翠依旧跟从前一样,见到玉霄就是亲昵的相迎,早就做好了好吃的饭菜等候玉霄。

翡翠笑道:“今日如何?有没有发现那只白熊?”

凌玉霄苦笑摇摇头,叹道:“这只白熊也不知死哪去了,我明日再等。”

二人亲昵的走进了房间,玉霄给绿寒夫妻鞠个躬施了礼,打了招呼,然后坐下吃饭。

眼前绿寒夫妻其实就跟他的岳父岳母是一样的了,因为玉霄在人家家里,跟他们的女儿睡在了一起,若不对这二人气点,也实在不像话。

玉霄也不再胡闹玩笑了,因为翡翠根本不跟他斗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他顺从的很,他简直都无法逗她生气,和她玩笑。

绿寒看到玉霄,是看在眼中爱在心里,只是他始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玉霄就是不肯跟翡翠拜堂成亲,而自己的女儿竟然也甘心情愿的无名无份的就这么过下去。

虽然女儿给他们解释过,说玉霄还有另外的女子等着他,可是没有婚约,没有成亲,为什么就不能娶自己的女儿?

这夫妻二人除了这点对玉霄不满之外,其余的对玉霄当真是很有好感。

绿寒问道:“霄儿,可有什么发现?”

凌玉霄摇摇头道:“没有找到,不见踪迹,绿伯伯,还是叫各位乡亲先不要去打鱼,等我杀了那只白熊,大家再去,要不,会有危险的。”

绿寒道:“霄儿,你自己能是那白熊的对手吗?可要小心,咱们大家一起想个办法才好,你一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凌玉霄淡淡一笑道:“伯伯放心,我一人足矣,就怕那白熊不出来,只要它出来,不管是上天还是下海,都跑不了它,因为霄儿是过学道术的,而且我又有龙鱼助我,是万无一失的。”

绿寒虽然知道玉霄有本事,但也没亲眼见过玉霄的本事,不过,他听女儿说过,玉霄在大海中来去自如的事,他也是佩服万分。

翡翠道:“霄哥哥,明日我陪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多闷,咱们一起等着。”

凌玉霄赶忙摆手道:“不行,万万不行,那白熊足有四五丈大小,可谓是厉害的很,你去了,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可怎么办?”

翡翠哦了一声,道:“那我就不去了。”

凌玉霄微笑道:“这才乖,伯伯,不知日阳族的事怎么样了?有没有按我所说,派人进去探查一番?”

绿寒叹了口气道:“唉……我已经派人混进去了,昨日又有几个小伙子自告奋勇的去了日阳族,去摸摸虚实去了,不过就怕那些人受不住诱惑……再要背叛了我们族,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