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5章 阴谋3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谋3

玉霄将翡翠的绑绳割断,抱住了翡翠,翡翠一看玉霄赶来救她,是又羞又愧,因为她被畜生侮辱了,虽然只是一会,但只要那畜生男人的东西进到她女人的地方,只要碰到哪里一下,那就是被侮辱,翡翠哇的一声哭了,抱住玉霄痛哭失声。

玉霄紧紧的搂住了翡翠,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这不过是一场梦,现在,看我给你出气,好好的给你出气。”

玉霄将翡翠抱在身前,解开自己的外衣,就将翡翠和自己绑在了一起,叮嘱道:“抱紧我,我去救别的人!”

翡翠紧紧的抱住了玉霄的腰,闭上了眼睛。

玉霄大吼一声,二话不说,先奔欺辱翡翠的那个畜生而去,玉霄简直恨透了那畜生,根本不想一剑杀了他,而要将他活活的折磨死才解恨!

玉霄骑着龙鱼就飞了下来,半空中一剑就照着那畜生的肩膀斩落!

那畜生哪里能是玉霄的对手,惨叫一声,就被玉霄斩断了一条手臂,还没等反应过来,另外一只手又被斩落,他**的狼狗也倒霉了,早就被玉霄一剑斩断了狗头,那人没了双手,就从坐骑上翻滚到了地上,没等起来,就觉得双脚一阵剧痛,再看,两只脚也没了!

玉霄斩断了这畜生的四肢,知道这畜生逃不掉了,挥剑画了一道圆圈,一招玄冰罩体,就将那畜生冰冻在了冰罩内。

玉霄暗暗的道:“先将你这畜生安置在这里,等我杀光了这些畜生,回来再将你一刀一刀的活剐了,才解我心头之恨!”

玉霄大吼一声,又奔其余的日阳族的畜生去了,这些日阳族的人也有五十多人,抓了十几名朝鲜族的女人,这就要赶回去的,可半就被玉霄截住。

这些畜生都骑着大狼狗,手中也拿着长矛,一见玉霄这么厉害,催动狼狗,手握长矛,丢下了那些女子,呐喊一声,就都奔玉霄而来。

玉霄气大了,哪里会怕他们,在身边画出一道寒冰真气,护住了自己,然后手舞双剑,骑着龙鱼就飞进了这些畜生群中!

凌玉霄也不祭出剑杀敌了,就骑着龙鱼从人群正中穿过去,然后挥剑左右一阵乱砍乱剁!

这一来,日阳族的人简直惨透了,一支支长矛刺向了玉霄,玉霄根本连理会都不理会,就见那些长矛扎在他的身上,就被阻住,根本刺不进去!

这些普通的长矛,哪里能破的了玉霄的寒冰罩体,别说是这些长矛,就算是野兽猛烈的撞击,想要一下击破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而且他们也不是玉霄的对手,玉霄双剑乱砍乱剁,无论是什么兵器,碰到就断,无论是什么人,碰到就被斩断,手碰到剑,断成两截,身子碰到剑,断成两截,不过一眨眼间,再看遍地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了。HTTp://

残肢断臂,人头乱滚,鲜血四溅,惨嚎声响彻了天地!

不但那些贼人死的这么惨,就连那些狼狗也被玉霄给斩的七零八落,血肉模糊!

凌玉霄犹如发了疯似的一阵乱砍乱剁的拼杀,一时间,这里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见到这惨状的那些女子,一个个失声惊叫,无数的人头,断肢,鲜血就这么撒在了她们的胸口上,她们倒在地上,有的狗头和人头被玉霄斩落,骨碌碌的就滚到她们的头前,死人满是鲜血狰狞的头就跟她们的脸贴在了一起,这如何不令人惊恐?

这些女子都衣衫不整,因为不但是翡翠受到了凌辱,她们也不例外。

所以,那些姑娘简直都要不吓傻了,除了嘶声尖叫之外,再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玉霄也顾不得管她们了,杀贼要紧。

凌玉霄一口气将这五十多个贼人就给斩杀的干干净净,再看四周,除了活着的那十几个姑娘之外,贼人都死的干干净净,不但贼人死的干净,就连贼人骑着的狼狗都死的干干净净。

凌玉霄仰天长叹一声,若不是这些贼人这般无耻可恶,他也不会这么残忍的杀了这些人。

凌玉霄祭出了双剑,就将两把见犹如飞龙一般,来来回回的在那些姑娘的身边一飞,就将那些姑娘身上的绑绳割断。

凌玉霄不管那些姑娘,将剑归鞘,然后扶起了翡翠,翡翠依旧在痛哭,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可是自己的身子被畜生……她也是无脸再面对玉霄。

凌玉霄轻轻的给她擦擦泪水,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不要哭,畜生都死光了,来,去报仇吧,那个畜生还有一口气,我留给了你,去亲手将他杀了。”

凌玉霄抱着翡翠下了龙鱼,给翡翠穿好了衣服,然后捡起地上一把刀,递给了翡翠。

翡翠早就恨透了那个畜生,随着玉霄来到冰罩边,玉霄收了冰罩,再看那畜生,正痛的嘶声惨叫,但却动弹不得,因为他没有了四肢,又被玉霄封住了血脉,就算痛也不能动弹分毫了。

翡翠双眼血红,早就恨透了那畜生,提着刀就奔那畜生而去,二话不说,怒吼一声,一咬银牙,把那畜生还没来得及提起裤子,露着的男人那东西一刀就给割掉!

翡翠尤不解恨,边哭边挥舞刀在那畜生的双腿下一阵乱剁,就是这畜生这肮脏的地方沾污了自己!

男女之间就是这么奇怪,若是喜欢的人这么对一个女人的话,这就叫爱,可不是自己的男人碰那女人的话,这就叫…污,喜欢的男人碰她的话,她会很开心,也喜欢男人那东西,更喜欢做这种事,可是陌生的男人碰她的话,她就恨那东西,其实,那东西还是那东西,每个男人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人不同,意义也就不同了。

这世上唯一令女人又爱又恨的东西,爱的要死,恨的也要死的东西,就是男人那东西。

翡翠恨的连银牙几乎都咬碎,一阵乱刀就把那男人的鸟给剁的血肉模糊,然后一刀狠狠的扎入了那男人的肚腹!

这样她尤不解恨,提起刀在那畜生的死人脸上,活活的把那两只狗眼给挖了下来……

那贼人可谓是死的惨不忍睹,若是他能未卜先知,可以再选择一次的话,那他就算死也绝不会去碰翡翠一个手指头了,因为女人都是一样的,有那么多的随便的供他玩乐,又何必为了玩一个翡翠,而把命葬送,死的这么惨?

只可惜,人生没有再选择的机会,只要错了,就永远也回不了头了。

翡翠杀了那贼人,然后扔了刀,扑到玉霄的怀中放声痛哭。

凌玉霄柔声安慰道:“乖,不要哭了,没事了,这都是噩梦,不是真的,没事了,有我在,没事了。”

翡翠痛哭道:“我对不起你……我没有保住身子,令你受辱,我对不起你……我死了算了……”

凌玉霄的心都要碎了,她受辱这又怎能怪她?

她一个女人,被贼人制住,而且她女人的那个也不是她自己能掌握的,若是被畜生强行的凌辱,她又有什么办法?

凌玉霄柔声道:“傻瓜,这怎么能怪你?没事的,霄哥哥不会嫌弃你的,也不会怪你的,你依旧是我的好妻子,我的好翡翠,别忘了,你还要替我生儿子呢,你怎么能死?乖乖的听话,什么都不要想,就当这是场噩梦,过去了,一切就都过去了……”

翡翠痛哭了一阵,那十几个女子也都痛哭了一阵,玉霄叹道:“各位姐妹,大家都不要哭了,我这就带你们回家去。”

那些女子边整理衣服掩住了酥胸,边围住了玉霄和翡翠,因为她们知道,只有玉霄才是她们的救星,虽然失去了贞操,但失节也不是她们的错,而且谁又想死呢?

凌玉霄叹道:“各位姐妹,今日之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你们也不要说,就当没有这件事,就当这是场梦,你们依旧是冰清玉洁的,将来之后,你们依旧嫁人的嫁人,这件事就当没发生,大家明白吗?”

那些女子哭着连连点头,这是她们的耻辱,谁又想让别人知道她们被…污过?玉霄这么做,谁又不喜欢?

玉霄道:“你们等会随着我一起飞走,记住,只要抱住我的剑就行了,不要怕,明白吗?”

凌玉霄说罢,将双剑一分,一看这里有十三个女子,于是,幻化出了十三把气剑,就见这些剑纷纷钻入了这些女子的腿下,飞了起来,那些女子呀的一声,急忙双手抱住了剑,腿也夹紧了剑。

玉霄一看她们做好了准备,又叮嘱道:“各位姐妹不要怕,你们只要抓紧剑就没事,你们低空飞就可以了,什么都不要怕,实在不行闭住眼睛就行了。”

那些女子紧紧的闭住了眼睛,死死地抓住了剑,玉霄一看这些女子准备好了,这才将翡翠抱在怀中,上了龙鱼,驱驭自己的气剑,载着那十几个女子就往翡翠城飞去。

玉霄不敢让气剑高空飞行,只是离着地面两丈多高往前飞去。

开始时,那些女子还害怕,后来,大着胆子睁开眼,不由得喜的大叫,她们活这么大,也没有这么开心的在空中飞过。

这些气剑就好像飞鸟一样,飞的是那么的平稳,她们骑在剑上,随着玉霄一起飞,当真是大开眼界了。

无数的少女就用羡慕的眼光看着翡翠,因为她们觉得翡翠好幸福,找了个这么有本事的男人。

翡翠却不以为意,因为她早就习惯了飞翔,也早就知道玉霄的本事。

一走,翡翠一的落泪,她不幸**,虽然早就**给了玉霄,可是**给玉霄那是她心甘情愿的,而被贼人奸污,那可是她的耻辱。

幸好亲手斩杀了贼人,这耻辱也算是洗涮了,可是毕竟她也是**了,她觉得已经配不上玉霄了,虽然玉霄根本没怪她,但她却依旧自责和感到羞耻。

玉霄只好好声安慰,渐渐的翡翠情绪稳定了下来,很快的也到了翡翠城了。

到了城中,玉霄收了法术,那些女子一个个哭着就扑进了亲人的怀中。

玉霄将翡翠交到了她母亲手中,然后道:“我这就去将日阳族的贼人们斩尽杀绝,从此之后,除去这世上最无耻的畜生,让你们朝鲜国平安的生活!”

翡翠哭着抱住玉霄道:“霄哥哥……我……我跟你一起去……”

凌玉霄柔声道:“傻瓜,哪里危险,你怎么能去呢?乖乖的等我回来。”

翡翠哭着连连摇头道:“不不,我要跟着你,你不在我身边,我怕,我好怕啊,我要跟你一起去,在你身边,就算是地狱,我都不怕,求求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不怕,我真的不怕……”

凌玉霄一看她执意要去,也知道她受惊过度,只好道:“好,既然你不怕,那我就带你去,咱们走!”

凌玉霄拉着翡翠的手,上了龙鱼,然后又将她跟自己绑在了一起,然后骑着龙鱼飞上了天,往日阳族飞去!

日阳族,这世上最无耻的民族,活着只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像这么个无耻的畜生民族,只有一个办法能除去后患,那就是斩尽杀绝,将这些畜生全都斩杀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