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7章 巫术1

第一百一十七章 巫术1

随着他骨玉魔杖的连连挥舞,再看已经被活活冻死的日阳族的尸体上,一个个黑气阵阵,似乎无数的幽魂都随着他的召唤都围聚在他身侧。

凌玉霄大吃一惊,暗暗的道:“这莫非就是巫术中的招魂术?这些魂魄,难道就是被我击毙了的那些太阳族人的魂魄?”

只见日阳骨玉魔杖不断的转着,猛然间,他又咬破中指,将鲜血含在口中猛地喷出,喷在了那些黑气上!

再看那些黑气中,无数的冤魂张牙舞爪的就聚集在一起,互相相碰,碰在一起,黑气就加强一分,渐渐的,那无数道幽魂竟然都撞在了一起,合并成一个巨大无比的血红恶鬼!

再看那血红恶鬼,全身上下血红一片,但血红的身上,竟然是无数的幽魂组合而成的,当真是恐怖万分!

这正是巫术中的召魂术,也叫拼凑集魂术,乃是用众多冤魂,拼凑成一个最大的恶鬼幽魂,这样,这恶鬼幽魂可谓是凌厉异常,比之孤单的鬼魂要厉害的多了!

玉霄暗吃一惊,知道这邪术的厉害,大喝一声,将双剑也连连挥舞,就将清虚紫府先天真气融会贯通,画了个阴阳太极八卦阵,将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插在了阴阳太极图的黑白两个点上。

凌玉霄就站在阴阳太极图的正中,默默的想着对策。

半空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太极八卦阵,紫气腾腾,清气萦绕,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日阳一看,倒吸一口冷气,他也听说过天帝山最厉害的两种先天真气的厉害,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日阳将魔杖一指,再看那四五百恶鬼幽魂组合而成的血魔鬼魂,在黑气中张牙舞爪的扑向了玉霄!

人邪恶,就算死后,鬼也是邪恶的,这些日阳族的人,虽然死了,可是灵魂也是邪恶的,日阳就利用魔法,将这些族人的灵魂都召集在一起,拼凑成一个邪恶无比的血魔!

就见那拼凑而成的血魔鬼,就朝着玉霄撞去。

刚刚撞来,玉霄的阴阳太极八卦阵就旋转不已,护住了玉霄。

紫府真气中霞光万道,被天地苍穹剑震住的八卦阵中射出一道道紫气!

八卦的八个字,八卦的八种符号也都射出一道道真气,射向了血魔鬼!

血魔鬼似乎是怕光的,见到这无数的光,不由得就是鬼叫连连,凡是被光射中,小鬼就化作一道青烟,嗞的一声消失不见!

凌玉霄一见这些光有作用,知道自己天地苍穹剑是幽魂的克星,于是,招手将苍穹剑祭出,就见苍穹剑就在玉霄头顶上开始旋转了起来,渐渐的,越来越多,一把变三把,三把变九把,九把变十八把……这一招是玉霄自创的一招,名叫九九归一!

再看在玉霄的头顶上形成了一个赤红的剑圈,九九八十一把天地苍穹剑赫然出现在了玉霄的头顶上。

玉霄将手一挥,再看剑圈中的剑一把把如流星一般的就插向了那血鬼!

剑圈中的气剑乱射不已,射在哪里,哪里就是一道青烟,就听到嗞嗞嗞嗞之声不绝于耳,那血魔鬼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不断的慢慢消失……

日阳惊得失声惊叫,这可是他的绝技了,竟然又被玉霄所破,不仅又惊又怕!

再要这么打下去,这化出来的血魔,没等攻破玉霄的护体真气,很快就完全被消灭,这如何是好?

日阳大吼一声,飞了起来,连人带骨玉魔杖,恶狠狠的就砸向了玉霄的护体真气!

玉霄一见日阳魔杖砸来,知道太极八卦真气是抵不住的,赶忙将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召回到了手中,用手一指,大喝道:“冲!”

九子凝冰剑化作一道寒光,就直接刺向了日阳!

日阳无可奈何,只好挥舞骨玉魔杖去招架九子凝冰剑,而趁着这个时机,玉霄将天地苍穹剑那个火红的圆圈对准了血鬼,用紫府真气就将天地苍穹剑上的日圈就给逼出,射向了血魔鬼!

刹那间,整个阴霾的天空都被玉霄苍穹剑的太阳圈所照亮,无数道强烈的光束就这么射在了血魔鬼的身上!

啊……啊……啊……

无数的恶鬼灵魂嘶声惨叫,紧接着就听到嗞嗞嗞嗞,青烟阵阵,这血魔鬼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血渍,啪嗒一声,从半空中落下。HTTp://

日阳刚架出去九子凝冰剑,就见玉霄已经将血魔彻底消灭的干干净净,气的怒吼一声,挥舞骨玉魔杖就跟玉霄斗在了一起。

玉霄也是暗暗的庆幸,庆幸自己有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护体,否则,当真是凶险无比了。

日阳斗法不是玉霄的对手,只因为玉霄有两把神剑,要没有这两把神剑,玉霄恐怕还真对付不了巫术,可是论斗道术,日阳哪里能是玉霄的对手。

凌玉霄手握双剑,在半空中就跟日阳拼斗在了一起!

不过就几个回合,玉霄双剑并举,凌空斩落,用剑光罩住了日阳!

日阳用骨玉魔杖一架,咔嚓一声,骨玉就断成了三截!

没等日阳反应过来,玉霄将双剑一抖,立刻变作了六把剑,汇成一条直线射向了日阳!

可等到了日阳面前,那两把剑立刻分裂成了六把剑,分不同的方位就射向了日阳的各处要害!

日阳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那把是真剑,那把是气剑了,只好挥动半截骨玉魔杖就拼了命的架去。

就听到砰砰砰,三声巨响,他被斩断了的骨玉魔杖一连打中了三把剑,但砰的一声炸开,打中的竟然是气剑!

虽然是气剑,可是威力也奇大,震得日阳浑身乱抖,可他击中气剑的一刹那,另外一把气剑和两把真剑就到了,砰……气剑炸开,一道冰剑刺透了他的小腹!

璞……璞……

两把真剑也刺进了他的后心和咽喉!

这不过是玉霄使用的小小幻术而已,用幻术迷惑了他罢了,然后出其不意的将他击毙,可谓是极其巧妙的幻术。

日阳要害中剑,玉霄冷笑一声,将双手一招,双剑化作两道光插回剑鞘中。

剑一收回,日阳心窝处嗞的一声,一道血箭就射了出来!

他咽喉上的血洞也射出了一道血箭!

日阳嘶声惨叫,指着玉霄道:“你……你……”

他话音未落,就从半空中跌落,扑通一声,掉进了冰河中!

玉霄冷笑一声,冷冷的道:“就你这点雕虫小技,怎能是我的对手,自取灭亡!”

凌玉霄除掉了巫师日阳,一声唿哨,龙鱼飞了过来,玉霄翻身骑上了龙鱼,看了看满脸惨白的翡翠。

翡翠早就吓得抖做了一团,她远处亲眼见到玉霄跟巫师斗法,直看的心惊胆寒!

凌玉霄轻轻的捏捏翡翠的小脸,柔声道:“不要怕,没事了,咱们回家。”

玉霄抱起了翡翠,将翡翠揽在怀中,然后骑着龙鱼在空中盘旋了一阵,一看烈火熊熊,食人的美人花早就焚毁已光,再看冰河中也满是尸体,再也没有什么日阳族的人,这才骑着龙鱼往翡翠城飞去。

一直等玉霄走后,那十几个胆小如鼠的日阳族男女才战战兢兢的从密道中钻了出来,看了看这惨象,放声痛哭。

但这十几人知道不是玉霄的对手,要是被发现,定然必死无疑,于是,十几人连忙又往东而去,最后出海,又到了一处荒岛之上,十几个男男女女近亲相奸,不断的生育,渐渐的,日阳族又开始壮大了起来,就形成了后来的扶桑国,也就是如今的日本国。

本来,日本人就是侏儒,个子只有三四尺高的,这只因为祖先就是侏儒,而且又是近亲相奸生出的产物,故此长不高,直到徐福东渡,无意中来到了日本,当地的侏儒们就跟徐福带去的男男女女婚配生育,渐渐的,个头这才长了起来,也慢慢的变高了。

不过,直到明朝的时候,日本人还是四五尺高,被人称作是倭寇,又叫做矮冬瓜,倭的意,指的就是冬瓜,寇是说日本人的本性,**掳掠,凶残狠毒,无恶不作,就像强盗一样,戚继光抗击倭寇,打的就是日本人,大明朝戚继光时,那时的日本人还是不高,这些都是血缘的关系。

凌玉霄将日族铲平,心中放了下来,带着翡翠赶回了翡翠城。

这一战,朝鲜国的人也死伤了不少,也是元气大伤,不过幸好还有男有女,只要有男有女,就可以再生育,再繁衍,种族就不会灭亡。

这一次,朝鲜国的人见到玉霄又换了一副面孔,简直把玉霄当作了神仙。

一个个背地里也不再骂翡翠不要脸了,反而夸赞翡翠有眼光,好福气,给朝鲜族带来了运气,这时,就算翡翠没有嫁给玉霄,在他们心中,也觉得翡翠是堂堂正正的媳妇,丝毫也没什么不光彩的了。

凌玉霄做完了这所有的事,本想就走,但舍不得翡翠,而且翡翠又怀了孕,又不幸被奸污,所以心情极其的不好。

所以,玉霄又留下住了一个月,到了月底,翡翠也好转了,这噩梦也忘记了,玉霄就决定离开了。

一听说玉霄这就要走,翡翠怎么也睡不着了,紧紧抱住了玉霄,啜泣道:“你不要走,我……我舍不得你走……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玉霄长叹一口气,缓缓道:“翠翠,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是有使命在身的,若是我不进取,只想平淡的过一生,说不定还会带来灾难的,到时候,会害了你们朝鲜族,你明白吗?其实,我也舍不得你。”

翡翠抱着玉霄只剩下了哭泣,痛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上天会选你……”

凌玉霄黯然长叹道:“这也许就叫天意,就因为我小时候不想修道,只想就这么过一辈子,于是,我们傲人族被灭绝,我也迫不得已的去修道,还有,我到哪里,哪里就是灾难,地震,雪崩,龙卷风,这些其实都是我带来的灾难,虽然这里的妖魔被我除掉,但我若是再待在这里不走,一定还会发生别的事,不是地震,就是海啸,或者就是陆沉,恐怕连朝鲜整个大地都会葬送,总之,会有意想不到的灾难会发生的,这是我的感应,我的感应绝不会有错的,所以,为了你,也为了你们朝鲜族,我实在不能再住下去了,你要明白,乖乖的听话,等我做完所有的一切,天下太平了,人类没有危险了,我会回来找你的,相信我……”

翡翠抱着玉霄不停的哭泣着,但点点头道:“嗯,翡翠明白,我明白了,我一定会等你回来,一定等你……”

凌玉霄轻轻的在她嘴上吻了吻,柔声道:“记住,好好的照顾自己,照顾好咱们的儿子,教给儿子打鱼,种地,让他有生活的本事,不要像我一样,什么都不会,只会杀人的道术。”

翡翠抱着玉霄的脖子使劲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会的。”

凌玉霄叹道:“什么是幸福?平平淡淡一家人开心的在一起,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才叫幸福啊!什么道术,什么法术,对我来说,学了这些,又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呢?”

二人紧紧的相拥,因为他们知道,这幸福的一刻不会长久了,明日就是离别的日子。

凌玉霄又叮嘱道:“记住,不要说是我把日阳族灭亡的,就当始终没这回事,因为若是走漏了风声,让魔域的妖魔知道了,一定会怀恨在心,前来报复的,还有,一定要记住,不要说你是我的妻子,也不要说儿子是我的儿子,因为若是被魔域的人知道了,一定会对你们不利的,你们朝鲜身在大江的东岸,远离我们中原,族少人少,地偏人稀,若是平淡的打鱼,种田为生,也不会出什么危险,其实这里很安全,不过,若是被别人知道了你是我的妻子,你们朝鲜族就会有灭族之灾了,切记切记。”

翡翠哭道:“我知道了,我一定牢记在下,告诉族人都保守秘密。”

凌玉霄长叹一声,其实并不是玉霄多虑,而是玉霄谨慎,玉霄这么做当然没错,因为若是魔域的妖魔知道了翡翠是他的妻子,一定会前来屠戮朝鲜国,那么朝鲜小族必然被斩尽杀绝,必然灭绝了,所以,玉霄才叮咛嘱咐,就是怕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