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8章 深海嬉戏2

第一百一十八章 深海嬉戏2

玉霄边飞,边在大白鲨的嘴上玩,用手摸摸大白鲨的身子,摸摸大白鲨的眼睛,哈哈笑道:“龙龙,你看看,这家伙这么好玩,好大的眼睛呀。”

大白鲨都快要哭了,这么被玉霄捉弄,哪里能好受,可是避不开,逃不掉,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玉霄摸着它的眼睛,摸摸它的头,有时候玉霄还淘气的用手指堵住大白鲨出气的地方,当真顽皮的很。

其实,大白鲨之所以不闭上嘴巴,只因为被漩涡的吸力牢牢地吸住,想闭上嘴都闭不上了,现在的大白鲨若是会说话,早就连玉霄的祖宗都骂出来了,若是能讨饶,早就讨饶了。

大白鲨被转的晕头转向,就连呼吸都困难了。

凌玉霄也是太贪玩了,就这么在自己的漩涡中,随着自己的漩涡往前飞去,也拖着大白鲨往前飞,根本也不放大白鲨逃走。

凌玉霄在漩涡里一会翻滚,一会干脆躺着,漩涡旋转着,飞溅起来的水珠就好似水帘洞一般的好玩,玉霄有时候故意让不停旋转的漩涡将自己也转起来,玩了一会,玉霄都被转的头昏目眩了。

他这才笑嘻嘻的来到大白鲨的面前,哈哈笑道:“真是抱歉的很呀,我忘了你了,这么转我的头都要晕了,更何况你转了这么久了,当然会更晕了,算了,不跟你玩了,放你走吧。”

凌玉霄决定放了大白鲨,否则的话,这大白鲨都能活活的被他转死,也活活的被憋死了。

凌玉霄高高兴兴的幻化出了个水晶泡泡将自己和龙鱼罩在了一起,然后骑着龙鱼飞出了漩涡,这才将双剑一挥,停止了漩涡的转动,将漩涡给收了起来。

凌玉霄在自己的水晶翡翠泡泡里高兴的大叫,冲着大白鲨挥挥手。

再看那大白鲨,虽然漩涡停止了,它也获得了自由,可是随着漩涡转了这么久,大白鲨早就头晕了,虽然漩涡不转了,可大白鲨也站立不稳,东倒西歪的来回的在水中摆动,挣扎了一会,这才稍微好点。

凌玉霄哈哈一笑,冲着大白鲨招招手,在气泡内大叫道:“喂,朋友,再玩会吗?我保证,不会用剑刺你,要不要再玩会,你若是累了,先休息一会,等会咱们再玩呀?”

其实,这么转,还不如拿剑刺它两下舒服,大白鲨这么大,被刺两剑,丝毫没有什么,可是被玉霄这么一转,简直比被刺两剑都难受。

这一次大白鲨可没有了狰狞的凶恶劲了,一看远处的玉霄,简直就像见到了天敌一般的惧怕,连连摆尾,哇的一口,大白鲨吐出了一团团白沫,所吃的一些东西,都被转的恶心的呕吐了出来,然后东扭西歪的晃晃悠悠亡命而逃转眼间逃的无影无踪。

玉霄哈哈大笑,没想到自己创出来的道术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在大海中居然这么好玩。

凌玉霄玩的这个开心,于是,就在水里骑着龙鱼来回的在大海中追寻鱼嬉戏开了。

大海中的动物当真是被吓得亡魂皆冒,就连大白鲨都被他这么捉弄,更何况别的动物了。

而且大海中动物,见到龙鱼都怕的要命,除了那只眼睛不好的大白鲨前来招惹龙鱼之外,其余的鱼类,见到金光灿灿的龙鱼远远的游来,一个个的早就自动的逃开了,避之都唯恐不及,哪里敢惹玉霄。

这大海内不但有大白鲨这种巨大的鲨鱼,也有成群的虎鲨,可是什么鲨鱼只要见到了龙鱼,早就逃的无影无踪。

玉霄本以为遇到鲨鱼群会大战一番,可没想到,鲨鱼群见到了龙鱼,都吓得四散逃命,龙鱼就这么大的本事,这么大的魔力,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

不管是鲨鱼,鲸鱼,或者是什么海中怪兽,只要见到神鱼龙鱼一个个都知趣的躲的远远的。

玉霄也不知在大海内玩了多久,渐渐的玩的累了,也玩够了,于是骑着龙鱼飞出了大海,出来透透气。

玉霄半空中看了看大海周围的景色,只见周围有不少小岛,再往前不远,就是一个小岛,小岛上绿茵葱葱,一片春天的气息了。

如今,都已经到了春天了,四月份了,虽然在朝鲜翡翠城那里,依旧还下着雪,可是几千里外的山岛上却嫩芽萌发,小草也青了,春天已经到了。

只不过因为朝鲜国那时候紧靠着北海不远,乃是最冷的地方,差别故此才这么大。

玉霄一见前面的小岛很是高兴,笑道:“龙龙,咱们去小岛上休息一会,吃点东西再玩吧,走,先进海中抓几条鱼来,咱俩烤鱼吃啦。”

龙鱼听到玉霄的话,又一头钻进了大海内,大海内的鱼是数不胜数,玉霄要想抓几条鱼,那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了。

凌玉霄骑着龙鱼,看那条鱼好,就骑着龙鱼去追,然后插在剑上,玉霄抓了一条一尺多长的鱼,龙鱼也有点饿了,抓了一条三尺多长的鱼叼在了嘴里,然后载着玉霄又飞出了大海,往小岛上飞去。

凌玉霄来到小岛边的一块岩石上,用剑砍了点树枝,然后生了个篝火,将一条大鱼一条小鱼放在火焰上炙烤。

龙鱼就靠在玉霄的身边,跟玉霄亲昵的做着动作,说着一些话。

玉霄虽然不能完全能明白龙鱼的语言,可是大体也能明白一些,这要是有菁菁在,玉霄不懂的龙鱼话,菁菁都能给翻译。

玉霄摸摸龙鱼的头,就在龙鱼旁边,一人一鱼,就这么在篝火边望着大海,烤着鱼。

龙鱼跟随玉霄已经八年多了,对玉霄可谓忠心耿耿,这一次,天马和菁菁不在,龙鱼就成了玉霄的坐骑了。

本来玉霄不喜欢骑着龙鱼,因为骑着龙鱼没有骑着天马舒服,所以,平日在空中来回的飞着玩,骑的都是天马飞飞。

可是在水中,天马虽然会水,可却没有龙鱼的本事大了,故此,在水里骑着龙鱼最方便。

这一次,龙鱼跟主人玩的都很开心,载着主人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遨游,本就是龙鱼一直想做的事,这么多年来,玉霄对三只灵兽可谓是像对待人那样的宠爱。

龙鱼本来是被关在乾坤葫芦内,失去了自由,可是自从跟了玉霄之后,它是完全自由的,每日里到处玩,玉霄都不管它,还带着它到处玩,所以,玉霄的三只灵兽都对玉霄心存感激,若是玉霄有了危险,三只灵兽连命都能拼了。

所以,在龙鱼的内心中,不但感激玉霄,不但把玉霄当作了主人,也当作了它的朋友。

所以,每当玉霄遇到危险的时候,需要它们帮助的时候,三只灵兽都会尽力去帮助玉霄,追日的时候,天马飞飞和龙鱼龙龙为了帮玉霄追到太阳,就舍去了性命,一日一夜,天马飞飞飞了三分之一的程,龙鱼龙龙也飞了三分之一的程,而玉霄自己用追日靴又飞了一些,后来玉霄干脆骑着两把神剑追的日,他自己,基本都没费太大的劲。

若不是由于被追日上的心魔所惑,玉霄根本不会受伤。

这一次雪崩地震外加龙卷风,又是龙鱼帮助玉霄逃生的,可以说,龙鱼跟玉霄的关系就是知心的朋友。

凌玉霄烤好了鱼,把那条三尺多长的大鱼给了龙鱼,然后自己拿起那条小鱼来开始吃了起来,龙鱼这些年来,玉霄经常喂它熟食,所以,龙鱼还真喜欢吃熟食了。

看到龙鱼吃鱼吃的满嘴是油腻,乐的玉霄哈哈大笑,拍着龙鱼的头笑道:“哈哈,鱼吃鱼,真有趣,龙龙,你这应该叫做残杀同类,哈哈,换我们人的话,这就叫人吃人肉了,你呢,是鱼吃鱼肉,岂不是自残同胞吗,哈哈哈哈……”

玉霄吃着鱼,跟自己的神鱼说着玩笑话,虽然龙鱼只能听,说出来的他不太懂,但是自己一个人怪无聊的,有龙鱼作伴,倒是不那么寂寞了。

凌玉霄吃完了鱼,休息了一会,就带着龙鱼往小岛内走去。

他也没有骑着鱼在半空飞,因为他根本就是想来小岛转转,最好是能见到几个土著人,打听一下美人鱼的下落,就算荒岛上没有人,在荒岛上散散步也是十分惬意的事。

玉霄走在前面,龙鱼跟在后面,玉霄走着走着,想要去撒尿,于是就转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就尿了起来。

玉霄刚刚尿完,就觉得好像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而且他好像听到有人的说话声。

凌玉霄听到有人的大叫声,就好像来自于远方,但抬头看看,根本没发现什么人影,他不由得一皱眉。

就在这时,就听有人厉声骂道:“喂,说你呢,你是什么怪物?你眼睛瞎了?你往那看呢?我在你脚下呢!”

这一次玉霄听清楚了,急忙低头一看,只见脚下站着一个一尺多大小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玩意,玉霄仔细一看,扑哧一声笑了!

原来,他脚下竟然是一个人,一个只有一尺多高的小矮人!

那小矮人顶多只有一尺来高,仅仅只有玉霄追日靴那么高,就跟个小兔子一般的大小,就见那小矮人,腰中围着兽皮,手中拿着一根锋利的青竹杆棍削成的竹枪,对准玉霄正刺呢。

玉霄的追日靴子是宝贝,哪里能刺透,而且这小矮人手中的竹枪也太细太小了,换句话说,就跟一支小毛笔似的那么大小,比毛笔的可要细小的多了,这么一根小棍,就跟一支牙签刺在身上又有什么区别?所以,玉霄根本就没感觉到。

再看那小小矮人,满脸愤怒之色,旁边倒着一个小小的犹如蘑菇形状似的小房子,那小房子好像还没盖好,正盖屋顶呢,只见那小木头屋子里,里面全都是水了,就连那小矮人也都像刚洗的澡一般。

凌玉霄哑然失笑,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小小木屋内湿漉漉的,正是自己撒的尿,那小矮人全身湿透了,正是被自己撒尿时,被尿淋透了,只不过,小矮人太小,玉霄太大,故此这一泡尿就好似下了一场暴雨似的了。

看到凌玉霄这么笑,那小矮人更愤怒了,声嘶力竭的大叫道:“喂,你缺德不?我正在盖房子,你撒尿?你看看我身上,你这恶魔,你是哪里来的?你一定是大人国的恶魔,看枪!”

那小矮人恶狠狠的举起竹枪就刺向了玉霄的脚!

凌玉霄哈哈一笑,也不躲,就任凭他刺。

他追日靴是宝贝,别说他这小小如牙签一般的竹枪,就算是宝刀宝剑都不见得能刺透追日靴。

不过玉霄内心中也是挺不好意的,因为毕竟是自己不小心,撒尿将人家的房子冲倒了,还将人家淋了一泡尿,毕竟是自己的不对。

看到这个小矮人,玉霄的心猛地一震,暗暗的道:“难道……难道我到了小人国了?若不然,怎能遇到这么小的人呢?对了,一定是小人国。”

那小矮人气呼呼的刺了半天,一点没起作用,气的那小矮人破口大骂。

凌玉霄哈哈一笑,伸出手拿出一块粗布,就将那小矮人用布包裹过,给捉住了,他之所以拿粗布包裹着小矮人,只因为这小矮人身上还有自己的尿水,所以他才包裹住小矮人。

那小矮人在玉霄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只有玉霄手腕到手肘那么大,故此抓这么个小东西,就像抓一只小猫那么简单。

凌玉霄哈哈笑着,用粗布给那小矮人擦了擦身子,然后放开了他,微笑道:“喂,不要骂人嘛,我又不是故意的,正所谓不知者不怪嘛,还有,你刺了我好几枪,咱们就算打和了,你说好吗?”

那小矮人一看玉霄这么大个,又这么和气,心中的气消了一半,但还是气不过,大喝道:“喂,打和,那有这么便宜的事?你这是羞辱人,你知道吗?”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你想怎么办?哈哈,对了,要不这样吧,我尿了你一身,你也尿我一身吧。”

那小矮人听到这话,倒是高兴了,叫道:“这还像话,还公平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