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9章 靖国1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靖国1

小童气呼呼的骂了玉霄几句,又长叹道:“唉……我要是能活到七十岁就好了,我们小人国人最高寿命的人活到了六十八岁,平常人活到五十五岁基本就老死了,唉……我顶多再活十几年了……”

玉霄哈哈笑道:“行了,就知足吧,你们活到六七十岁就死了,我们这么大的人又何尝不是?再说了,活那么大岁数做什么?早死早超生,死了多好,不用再受罪了,哈哈哈……”

其实,那个时候的医学当真是不发达,吃的也不如现在这么好,所以,古代人寿命较短,平均活到五十多岁,六七十岁的很少。

小童气的骂道:“你这人什么时候也能玩笑,谁不爱活着,谁活着愿意死?”

凌玉霄叹道:“我就不爱活着,活着多累,一个人要是不用生下来,那该多好?什么也不知道,又有什么不好?活来活去,最后还是死,又为什么活着?难道人生下来,只为了活着受苦受罪受尽人世间的折磨而生的吗?”

小童骂道:“既然你想死,为什么还不去死?干脆,我一枪扎死你得了。”

凌玉霄微笑道:“既然我生下来了,没事我去死?死多疼呀,我怕疼,还有,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怎么能死呢?不过,想我死也行,除非这世上能有人杀的死我,哈哈,不过可惜,想杀了我,就连老天都没这个本事。”

二人走着,渐渐的来到了小人国居住的国内,玉霄不仅奇怪的很,问道:“喂,怎么不见你们国其余的人呢?”

小童道:“今天是我们国成立五十年的联欢大会,我们国的人都去后面的空地上,大家庆祝去了。”

凌玉霄来了兴趣,笑道:“哦,那可真好玩,走,带我去看看呀。”

小童皱眉道:“好玩什么?真无聊,不过,今日我女儿会在会上跳舞,你看看我女儿,当真是多才多艺。”

凌玉霄微笑道:“喂,你不会看我英俊潇洒,乃是神仙,就想将你女儿许配给我吧?这可不行呀,她这么小,我这么大,你说我们要是亲热的话,岂不是把她……”

小童这次真生气了,破口大骂道:“放你的狗臭屁,你再要胡说八道,我可跟你拼了!”

凌玉霄一看他真生气了,也就不跟他玩笑了,嘿嘿笑道:“又生气了,我不过就是玩笑嘛,又不是真的要你女儿,你何必呢,再说了,我身边这么多美女,排队,也轮不到你女儿呀,哈哈哈……”

小童气呼呼的道:“走,快走吧!大会开始了,你没听见竹板响吗?”

凌玉霄道:“你走的太慢了,这样吧,我带着你走。”

小童道:“好,就这么办,你人高腿长,我老人家也累了。”

凌玉霄说罢,抓起小童先给丢进了水沟里,将小童冲了冲。

小童大骂道:“喂,你他妈混蛋,你丢我进水沟做什么?”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看这水沟的水挺清的,给你洗个澡呀,你身上臭的很,我可不想让你弄脏我,别忘了,我刚用尿给你洗的澡,不将你洗干净,怎么带你走,这样多干净,走吧。”

玉霄骑上了龙鱼,将小童放在了龙鱼背上,然后飞向了后山。

哪里离着也不算远,只有四十多丈远的,飞出靖国后面就是。

龙鱼飞的并不高,也就是只有十几丈高罢了,但这样小童也吓得闭上了眼睛,颤声道:“这……这……你的鱼居然会飞?这要掉下去不摔得粉身碎骨?”

凌玉霄笑道:“告诉你我是神仙了的,只要你别乱动,就没事的。”

一眨眼就到了,玉霄一看,只见那空旷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已经都是小矮人了,足足也有上千人,若是在半空看,就好像一只只小蚂蚁相似。

大会上还挺热闹,这时,小人国的国王正在讲话。

就在这时,玉霄飞了下来,看到庞然大物飞了下来,尤其是看到龙鱼狰狞的模样,还以为是来了怪兽了,吓得小人们失声乱叫。

凌玉霄急忙下了龙鱼,大叫道:“喂,不要怕呀,我不是坏人,我是人,来这里做的,这鱼不吃人的,没事的。”

他将小童放下了地,小童也连连挥手道:“喂,大家不要怕,没事的,这是咱们的人,没事的,不要怕。”

小人国的人这才平静了下来,小童的威信还真不小,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就听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叫道:“爹爹,你怎么才来?这……这是谁啊?”

再看人群中钻出一个一尺多长的小姑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人类的婴儿呢,小人国的人也就只有婴儿那么大小。

只见这小姑娘十七八岁的模样,显见是个大姑娘了,穿着白布碎花裙,头上还插着两朵花,胸小的就好像两个鸡蛋,可是在小人国中,女人这样的胸部,就已经算是大的了,这就叫**了,这女子模样还真挺俊俏,只是确实是小了点。

那女子的身后还有个中年妇女,一看就知道是小童的妻子。

小童见到自己的女儿笑了,苦笑道:“他?别提了,遇到他倒霉透了,他是来咱国家玩的,也算是人,喂,神仙,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子,这位是我的女儿小兰。”

凌玉霄虽然贪玩胡闹,可是心底良善,虽然这些都是小人,非常奇怪,其实玉霄丝毫没有歧视的意,当先一见是小童的家人,也就不再玩笑。

对着两个女子微微一笑,道:“伯母你好,兰妹你好,我呢叫做凌玉霄,我说是神仙,是跟小伯伯开开玩笑呢。”

小兰见到玉霄这么大,心中本来挺怕的,但一看玉霄根本没什么恶意,不仅放下了心,也施礼道:“哦,原来是霄哥哥。”

凌玉霄笑道:“大家其实不用怕,咱们的确是朋友,你们还记得山海老人吗?”

小童道:“当然记得了,我们的语言都是他教的。”

玉霄笑道:“山海老爷爷是我的爷爷,是我们傲人族人,我呢是傲人族的人,所以说,咱们的确是朋友,你们都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这些小人一听玉霄这么一说,一个个立刻就不那么紧张了,就连小童都喜道:“哇,原来山海老人是你爷爷,这真是一家人了,我们最敬重山海爷爷,来来来,我带你去见我们靖国的族长。”

一国就是一族,国王就是族长,权利也很大,尤其是小人国的族长,权利大极了,因为小人国的人多,人越多,族长的权利就越大。

一块两丈多长宽的大青石上,端坐着一个小矮人,也是只有一尺多高,留在三绺胡须,穿的是兽皮衣,坐在一个大竹椅上,看上去当真是滑稽极了。

在那族长的四周,有十个小人手拿竹枪守护,怒目而视的瞪着玉霄满是敌意。

在周围,还有二百多小矮人,有点拿着竹枪,有的拿着竹刀,围在了四周,看样子这乃是小人国的部队,专门保卫国家的卫兵。

小童一小跑过去,双膝跪倒在地道:“参见靖王。”

那个靖王也有四十多岁了,满脸庄严之色,但见到是小童,微微起身道:“免了,先生免礼。”

看这样子,对小童倒满是尊敬。

小童恭敬的道:“这位是凌玉霄,是山海老人的孙子,这一次无意中来到了咱们国,特意是来参观参观,请靖王不要误会,这乃是咱们的朋友,大大的朋友。”

中间的大地还真挺宽阔,宽三丈多,玉霄走过去还真不费事。

凌玉霄走近前,微笑着抱抱拳道:“喂,你好呀,你就是小人国的国王吗?我这次误入小人国,实在是来的冒昧,请不要怪罪,也不要多疑,我对贵国并无恶意的。”

靖王一听玉霄是山海老人的孙子,再一看玉霄的确没恶意,又见到玉霄这么大,不敢得罪玉霄,小人国的风俗就是欺软怕恶,这乃是小人的本性,丝毫也没有改。

靖王赶忙起身深施一礼,赔笑道:“哦,原来是贵,山海老人他老人家有一次也来到了我们这,教会了我们好多东西,乃是我们靖国最尊贵的人,这么说,咱们真不是外人了,欢迎,欢迎。”

靖王一看玉霄这么大,他也没地方坐,赶忙命人将自己的座位搬走,命人在那块大石头上铺上兽皮,笑道:“贵,快请坐,就委屈一下,坐到这里吧。”

凌玉霄也不气,笑道:“多谢你啦。”

靖王站在玉霄脚下,笑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兄弟社王。”

那个社王也是穿的挺干净,也是四十多岁,生的也是怪模怪样的,就在不远处,也急忙过来施礼道:“原来是恩人的后代,欢迎,欢迎,不知老人家最近身体可好?”

凌玉霄叹道:“唉,别提了,我爷爷早在八年前就去世了。”

靖王和社王,包括另外一些小人听到山海老人早就去世,不仅都有点伤感。

靖王叹道:“唉,他老人家乃是好人,是我们靖国的恩人,只可惜……”

社王道:“他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了,也算是高寿了,生老病死,谁也不能逃避,大哥不必太伤感了。”

凌玉霄一看这里的人还挺怀念山海老人,不仅对这些小人有点喜欢,微笑道:“我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这样吧,我在大海内采了不少的珍珠,就送你们几颗,作为我的一片心吧。”

凌玉霄在大海游玩的时候,见到贝壳中有珍珠,晶莹剔透的这么美丽,就采集了不少,打算送给几位姑娘的,这时,拿出来了三粒珍珠,送给了靖王和社王一人一粒。

靖王大喜,道:“呀,这么珍贵的礼物,当真是承受不起,不敢领受。”

这的确很珍贵,在小人国中,珍珠并不容易得到,简直珍贵的很,因为大海内这么深,他们太小,根本不敢下水。

而且玉霄采集的珍珠,都是最大个的,简直就好像夜明珠相似,却是是珍贵的很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不必气,咱们既然是朋友,就不用气了,请收下吧。”

凌玉霄看了看小童的女儿小兰,递给小兰也一颗珍珠道:“兰妹妹,这颗送给你。”

小兰的脸居然还红了,含羞的接过来,盈盈对着玉霄一拜,道:“多谢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