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2章 寻觅2

第一百二十二章 寻觅2

其实,这些小人们就是那些日本人的祖先,由于身材矮小的原因,所以,几千年来,日本人一直都是侏儒,就算是徐福东渡,带走了正常的五百多童男童女,这些靖人们跟正常人婚配,也经历了两千多年,才正常的有了人样。

所以,由于他们是靖国人,祖宗小人们就有参拜靖国神社的传统,所以,这两千多年来,这靖国神社到现在还是有,不过,供奉的依旧是侵略别人而死的无耻败类,跟他们祖宗一模一样,依旧是颠倒是非黑白的畜生。

其实,这就是本性了,小人们的本性,加上日族人的…荡,故此,日本人才又狠又毒,又奸又猾,又荡又无耻,其实,这就是他们几千年祖宗的本性,是很难改掉的。

不过,他们祖宗侏儒小人们参拜的靖国神社却被玉霄一泡尿淹没,相信总有一天,如今的靖国神社早晚有一天,也会步其后尘,得到应有的处置。

若是日本人再要不知悔悟,恐怕总有一天,也会像他们祖宗的小人国一样,沉没在大海内,永远的消失于这个世界。

玉霄哪里知道,他一念之仁,又给几千年后的天下人留下了一帮凶残狠毒的畜生,又留下了隐患。

一个人不能有妇人之仁,尤其是对待这些恩将仇报,卑鄙无耻的小人,更要斩尽杀绝,这样才能永绝后患,玉霄就是心不够狠,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妇人之仁,更是千千万万所有中国人的通病。

不过,中国人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对待外敌侵略者上面往往讲什么仁义道德,有妇人之仁,可是对待自己百姓上面,却一个比一个狠,欺压自己同胞本事,欺压百姓们本事的很,这就是炎黄子孙们的特点。

凌玉霄救了小人们,又往大人国的岛屿上飞去,因为玉霄答应过他们,要教他们学问,让他们学习的。

可玉霄走到半,就见巨浪滔天,海风呼啸,下起了大雨,整个大海都翻腾了起来。

这么恶劣天气,玉霄万般无奈,只好找了处荒岛停了下来,准备等海风停止,大雨住下,再赶到大人国去一趟。

反正他没有什么事,早一天去,晚一天去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玉霄就在荒岛岸边住了下来,在一棵大树下,幻化出了一个厚厚的冰罩,用来遮风挡雨,然后抓了一只野兔,将野兔活剥了,然后炙烤着吃了起来。

这狂风暴雨的天一直持续了五天,玉霄也停留了五天,终于,海啸停了,天也晴朗了,玉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狂风暴雨的天,简直烦死人了,玉霄当真是讨厌的很。

雨停了,他又开始上了,一直往大人国飞去。

可等他到了大人国,一切都傻了眼!

原来,大人国也已经成了一片的汪洋了,那些憨傻的大人们一个个都不见了,房屋倒了,水淹了半个小岛,房屋就淹没在了水中,再看,大人们完全无影无踪,也不知去了哪里!

一时间玉霄什么都明白了,一定是狂风巨浪袭来,将大人们全都卷入了大海中,这些人都已经葬身到了大海中了!

果然如此,那几日天气又变了,巨浪滔天,最强大的海啸凶猛的袭击着这个大人国的岛屿,一个大浪打来,就将整个小岛几乎都淹没,狂风吹来,就将这大人们全都卷进了海底,所以,这里的人都已经死绝了,连一具尸体都找不到了。

玉霄一看这惨景,哇的一声哭了,他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难道他真是灾星,到哪里,哪里就是灾难吗?

玉霄觉得对不起这些憨厚的人,他始终没有救了他们!

玉霄简直懊悔万分,他那里能想到,为了救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们,却将憨厚的大人们的性命葬送!

救了小人,却害了大人,救了卑鄙无耻的畜生,却害死了淳朴善良的人,这究竟为什么?

这世界就是这样,人,当真不能有妇人之仁,否则,救了那些该死的畜生,却要害死无数的好人,这就是血的教训!

玉霄当真是追悔不及,他早知道救了卑鄙无耻的小人们,会害死这些忠厚善良的好人,那他宁愿看这些无耻的小人们葬送在大海,也不去救他们!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有时候一旦做错了,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玉霄痛哭伤心了一阵,也无可奈何,他本事再大也不能逆转乾坤,更无力扭转这残酷的事实了,就算他去追日,都追不回逝去的时间了。

玉霄沮丧无比,哭了好半天,这才长叹一声喃喃道:“各位,是玉霄害了你们,我真不该救那些小人,唉,玉霄发誓,若是再有卑鄙无耻的小人求我去救,玉霄再也不会心存怜悯妇人之仁了,各位大哥,大娘,你们原谅我吧,愿你们安息吧……”

凌玉霄长叹一声,骑着龙鱼又沉入了海底,一直往西海岸寻觅人鱼族而去。

惊涛骇浪拿他没有办法,大海咆哮淹不死他,连天地对他都无可奈何,可是,却可以杀了他所关心的人。

玉霄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人鱼族,一定要找到青春不老珍珠果,给姐姐治好毁掉的容貌,让她们永远的青春不老,红颜永驻,永远的开心,快乐一辈子。

这是她们的愿望,也是他的诺言,他学了一身的本事,难道只用这一身的本事去杀人不成?

不,他还要用这一身的本事去救人,去寻找不老不死药,让善良的人一生一世都可以和最亲最爱的人永远的不分离!

这是玉霄的梦想,他的梦想就是寻找到不死不老的药,可以打败死亡和离别,让善良的人永远的不死!

这不但是他的梦想,也是千万年来所有人的梦想,谁生下来想死?谁不想长生不老青春永驻?

但寻找这种药真是太难了,但再难他都要试试,最起码,能治好姐姐毁掉了的容貌,让她再也不用面纱遮面,再也不用不敢露出真面目见人。

他在大海内寻觅人鱼族,可是大海外却有人在找他。

卓悠悠和冷玉蝶闻听玉霄出了事,又听叶方士卜算玉霄应该能逃脱,所以,她们就往白民族去找玉霄的好友白皛皛和禅印,去看看玉霄有没有到白民族去。

卓悠悠和冷玉蝶走了,三位姑娘也走了,去了东边,到了朝鲜翡翠城,终于打听到玉霄果然没死,而且回山了。

三位姑娘欣喜若狂,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山,但却傻了眼,因为玉霄还没回来。

可把三个姑娘气坏了,知道玉霄故意的捉弄她们,一定是自己下海去了。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臭玉霄,肯定是下海去找青春常驻珍珠树去了,一定是这样……”

三个姑娘这么聪明,而且玉霄也说过要去找的,故此猜了个**不离十。

虽然她们生气玉霄又骗她们,可是得知玉霄还活着,她们就算生气也是高兴的。

天帝九子得知玉霄还没死,一个个也是开心了好多,虽然生气三个姑娘不告而别,但毕竟寻到了这么个喜讯,也就不多斥责了,而且,她们的父母也舍不得。

三老高兴的泪都流了出来,三老跟玉霄的感情真是没得说,他们早就把玉霄当作自己的亲孙子一般的宠爱,这些日子以来,这三人可谓是憔悴了许多,虽然叶方士算到玉霄多半是脱险了,可是毕竟还是不放心。

这一次得到了喜信,所以一个个都喜极而泣。

楚桂儿哈哈笑道:“咱们不如去找找他吧,也到大海边玩玩去?”

楚天祥沉着脸道:“胡闹,你们三个再要这么胡闹不告而别,那我可要处罚你们了。”

洪袖儿苦着脸道:“你就算叫我们去,我们也没法去啦,他下了海,我们最怕海水了,大海那么大,唉……”

曲仙儿嗔道:“就是嘛,我们想去也没法去啦,臭玉霄,好好的下海害我们不能去,其实,这都怪龙叔叔,都是你不好,都是你。”

天帝九子就聚在了一起,也包括她们的母亲,龙天罡一听怪到了自己头上,不仅苦笑道:“喂,你们讲不讲理?这关我什么事?”

曲仙儿嗔道:“怎么不关你事?你要是没教他水里的功夫,他能下海去吗?”

楚桂儿道:“就是,而且你最偏心了,在你那里住了一年多,你就只教他水里的功夫,就没教过我们,都是你不好。”

洪袖儿道:“就是,偏心,哼,为什么不教我们?”

龙天罡气的哑然失笑,苦笑道:“喂,我说你们讲不讲理呀?谁偏心了,当时我不是说教你们的吗?可是你们就是不学呀,我有什么办法?”

三个姑娘彼此看看,脸都微微一红,因为还真是这么回事。

龙天罡笑道:“再说了,玉霄没事下海做什么?你们肯定想错了。”

曲仙儿道:“才不会来,他肯定到海里去了,他说过要给我们找青春常驻珍珠果给我们的,这一次他没回来,一定是下海去了。”

洪袖儿道:“就是,绝不会错的,而且他经常说想去大海里玩玩呢,这一次肯定没我们缠着他,他玩的更高兴了,要不怎么会骗我们呢?死玉霄,臭玉霄……”

楚桂儿道:“而且,最重要的是,臭玉霄得到了一个秘方,可以治好他姐姐脸上的伤疤,而人鱼族就在大海内,他肯定去找人鱼泪去了,好替玉蝶姐治脸上的刀伤,肯定没错。”

秦扬微笑道:“好了,好了,玉霄没死就好,至于他做什么去了,你们就别操心了。”

阳娇也劝道:“就是,你们三不告而别,我们本该好好打你们一顿,可是打听到这个消息,将功补过了就是,玉霄会水里的功夫,又有龙鱼在身边,不会有事的,等他办完事,就会回来了,你们可不准再出去惹事了。”

楚桂儿眼珠一转,哈哈笑道:“小师弟没死的消息是件喜事,你说,玉蝶姐姐知道她弟弟出事了,该是多伤心呀,我看她天天哭,这一次玉蝶姐姐去白民族和昆仑虚去找小师弟去了,我看不如送个信给她,免得玉蝶姐姐惦记着,整日里哭哭啼啼的,对不对呀,二位姐姐?”

曲仙儿和洪袖儿一看楚桂儿这么说,就知道这丫头又有什么主意了,当下就顺口答音,连声道:“对对对,对极了,这是理所当然的。”

楚桂儿微笑道:“所以呢,必须要派人去送信,我看,我们三姐妹就去送个信就是了,谁叫我们跟玉蝶姐姐这么要好呢?”

曲仙儿心中暗笑,就知道桂儿又有了出去玩的借口了,这借口可真是堂而皇之的理由,而且还可以出去找玉霄,还可以到处去玩,当真是个好主意。

曲仙儿吃吃笑道:“对对对,这主意真不错,我们是义不容辞的,就这么定了吧。”

洪袖儿道:“这是人之常情,咱们理应该这么做,理应该送给信,我们明天就起身就是。”

朱青这个气,就知道自己宝贝女儿鬼点子最多,上前扭住了桂儿的耳朵,笑骂道:“臭丫头,你还没玩够?又想找借口出去疯去?外面这么乱,不行,给我老实在家待着,哪里也不准去。”

楚桂儿疼的连声叫道:“娘,娘,疼呀,快放手,好疼呀……”

朱青微笑道:“不疼我扭你做什么?”

楚桂儿好不容易挣开,嘻嘻笑着,摇着母亲的手臂撒娇道:“娘,我这那里是玩去呀,这不是为了送个信嘛,你说说,咱们难道不该送个信嘛?”

朱青用手指刮了她鼻子一下,笑道:“送信也不让你们三个去,派别的弟子去就行了。”

楚桂儿主意最多,撒娇道:“娘,派谁不是派呀?而且玉蝶姐姐是女孩子,怎能派男人去呢?我们去是最适合不过的,要不这样吧,你们怕我们有危险,那我们三就多叫几个人陪着我们去就是了。”

曲仙儿笑道:“就是就是,娘,我们三去你们不放心,那多几个高手陪我们去还不行吗?”

三个姑娘不住的央告着,在父母面前撒娇,她们的父母实在是拿三个人没有办法,而且觉得也真该去通知玉蝶一声,只要点头答应。

秦扬道:“那让谁陪你们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