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5章 读心术3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读心术3

凌玉霄淡淡一笑道:“从你的笑中我就猜到了,从你的话语中我就猜到了,这有什么难的?”

蓝莹叹道:“你呀,真是个鬼灵精,不用读心术,你都能猜的出人家想什么,你这种人真是可怕。

凌玉霄喜道:“那就是说,青春常驻不老树真的在你们人鱼族啦?”

蓝莹轻轻点点头,道:“是呀,我们人鱼的寿命也就只有七八十岁,可是我们就算活到了七八十也是这样年轻的,就算死时,也是年轻的,我们的确是因为吃青春常驻珍珠果才这么年轻的。”

凌玉霄高兴的在自己的水晶泡泡内连连翻了几个跟头,然后抱住美人鱼蓝莹就亲了一口,大笑道:“哈哈哈哈,我终于找到啦,噢噢噢噢,我不但能治好姐姐的伤疤,而且还能令她们都可以实现不老的愿望啦,她们知道了,一定很开心的,噢噢噢……”

蓝莹掩嘴而笑道:“看你高兴的样,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珍珠树是我们族的宝贝,我族长姐姐可不一定能借给你呢。”

凌玉霄哈哈笑道:“没事没事,你们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我这里有不死果,拿不死果跟你们交换这总行了吧?这样,你们人鱼既可以多活几年,又可以青春不老了,咱们货换货,两头乐嘛,我就不信你们不喜欢多活几年。”

蓝莹失声道:“不死果?你……你竟然有不死果?”

凌玉霄微笑道:“是呀,我有一大包呢,每一颗不死果就=都可以延寿十五到二十年呢,我这包裹里的不死果,足足有**百颗都有了,这可是很珍贵的,咱们一颗换一颗就是啦,你们也不吃亏,而且咱们这么要好,我又不会抢你们的珍珠树,你们怕什么呢?”

蓝莹含笑点点头道:“你呀,真有本事,恩,估计这个办法可行。”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人鱼族多少人呀?难道都是女子吗?”

蓝莹笑道:“是呀,我们人鱼族没有男人的,都是女子,我们人鱼族现在有三十三个美人鱼。”

凌玉霄皱眉道:“没男人?那……那你们不就灭族了吗?那……那你们怎么生孩子呢?”

蓝莹扑哧笑了,笑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嘛,我们人鱼自出生到死,身子都是冰清玉洁的,若是和男人那……哪个了,还叫冰清玉洁吗?”

凌玉霄道:“那……那等你们都老死了,人鱼族岂不是没有了吗?”

蓝莹道:“其实我们虽然也算是人类,不过跟人类大不相同的,我们人鱼族的人繁衍后代,才不像你们人类……那么恶心……要男女那……那个才行呢……我们人鱼族可以像鱼儿那样卵生的,就是……就是……”

凌玉霄皱眉道:“就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蓝莹红着脸道:“就是……好吧,我告诉你,反正咱们都这样了,也没什么可隐瞒你的了,我们人鱼族的女人其实跟你们人类女人是一样的,不过,比人类女人多一个功能,那就是既可以胎生,又可以卵生的,你们陆地上人类的女人,每个月女人都会来一次经血的,我们也是一样的,我们要想繁衍后代的时候,只需要将自己排出的精血,放在一个铺满了珊瑚叶子的珠贝里,然后将珍珠果的果实放进精血中,再然后就将珠贝封好,每隔十天,就喂点自己的鲜血撒在珠贝里的珍珠果上,就这样,十个月之后,就可以卵化出一个人鱼了,而且生出来的必然是雌的,我们就是这么生育的,所以,我们美人鱼是无父无母的,大家一出生就都是好姐妹,不过,我们美人鱼族有族规,不准私自排卵生育,只准一年卵化一个人鱼,大家可以排队进行生育,而且不准生育的过多,要严格控制人口,否则,负担太重,而且多了也容易被发觉,就会被外人知道,害死我们人鱼族的……”

凌玉霄静静的听着,简直吃惊万分,万没想到,人类中还有这么可以繁衍后代的,这种不用男女**苟合的生育方法当真是冰清玉洁的,可谓是干净的很了。

若人生没有可耻的…望,不用做那种肮脏令人作呕事,就可以生育,那又有什么不好?

最起码,美永远都那么美,美的是那么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的,人干干净净来,干干净净的去,又有什么不好?

只可惜,人类肮脏的…望永远都无法根治,为了…望,为了享受,为了生育,为了繁衍后代,为了让后代养老送终,所有的生命都在做着那种肮脏事,一边满足着无耻的…望,一边生育着后代,继续让后代继续这种无耻的…望……

也许,这世上最美最干净的只有人鱼族,她们始终是冰清玉洁的,就连死都是那么的美,就连死,都能保持着青春常驻最美的容颜骄傲的死去,做人鱼,又有什么不好?

她们自由的活在大海里,她们干干净净的活在人间,她们美的一尘不染,她们没有衰老,永远都青春常驻,她们可以死,但却永远都那么年轻,那么的快乐的活一辈子,也许,她们真的是人类中最快乐、最美、最幸福、最纯洁的天使!

玉霄都想做一条人鱼了,因为做人鱼,不必受人世间情爱的困扰,不会被yu望所折磨,不会为了生老病死而忧愁,没有跟亲人生离死别的痛苦,也没有为了生活拼搏一生的痛苦,做人鱼该有多好?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这么幸福能做人鱼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个幸运能见到美人鱼的,更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这个奇缘能跟美人鱼拥抱接吻随便的抚摸的……

凌玉霄无疑是一个幸运的人,也是一个幸福的人,可是他也是一个不幸的人,因为他始终摆脱不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生的痛苦,他忘不了,因为他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老的痛苦,他见过,将来,谁也逃不了老去那一天,那衰老的样子,该是多么的可怜!

死的痛苦,他忘不了,和亲人生离死别的痛苦他经历过,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就惨死于贼人的刀下!

病的痛苦,谁又能不生病?

怨憎恨,爱别离,他更是无法逃避!

他多么羡慕美人鱼,多么羡慕她们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在有生之年都可以这么快乐的活着呀!

蓝莹贴着他的身子,也感受到了玉霄的奇奇怪怪的想法,静静的聆听他的心声。

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快乐?

那就是两个人可以在这茫茫大海深处,在这浪漫的水晶泡泡内,可以彼此的相拥,静静的聆听彼此的心声!

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快乐!

不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最起码,他们都快乐过!

第一百二十六章奇绚

这一条还真挺远,正好隔着一座山的距离,水里的山跟陆地上的山没什么两样,一样是高高低低的,走一座山的距离,跟游一座山的距离,同样的距离,是游水快,还是走快?

蓝莹被玉霄追的整整跑了一座山的,左转右转,转出来的还真挺远。

不过,玉霄要想尽快的到那座山,根本不费劲,只要从水底浮上来,从山顶直接飞过去就是了。

反正玉霄也不着急赶,因为怀中抱着美人鱼,可以相拥谈心,这也是一种享受。

在水晶泡泡内,彼此靠在一起,慢慢的让泡泡飘着,聆听彼此的心声,观赏深海里山山水水的美景,这是多么一件浪漫而又惬意的事呀,何必这么着急回去?

蓝莹笑道:“前面就要到了,对了,你这水晶泡泡真好玩,能不能教我呢?”

凌玉霄道:“好呀,那咱们就交换,你教我读心术,我教你水晶泡泡的用法。”

他嘴上说着,心里却想道:“反正就是教你,你也学不会的。”

蓝莹嗔道:“哈,你这坏蛋,我学不会你才教我啊?你真能坏死啦,不行,你教会我,我才教给你读心术的秘诀呢,否则,我才不上你当呢。”

玉霄的手依旧在摸着她丰满的胸,他们靠在一起彼此肌肤相接,所以玉霄只要心念一动,她就能立刻清楚。

凌玉霄嘿嘿笑道:“其实呢,不是我不教给你呀,是因为做这水晶泡泡看似简单的很,但却用的是我们玉清教的两大先天真气,清虚真气和紫府真气,你没有修炼过,就算你学了方法,你也做不成的,我足足修炼了八年,才达到这个地步的。”

蓝莹笑道:“那你就在这里待八年,教会我再走嘛。”

凌玉霄失声道:“啊,我的天,我哪能待那么久呀。”

他的另一个念头在心里又想:“若是待这么久,恐怕咱俩孩子都生出来了。”

蓝莹气呼呼的又敲了他一下,嗔道:“你这人真是,怎么想事同时有两个想法的?你的心,我会读心术都读不懂你,真是被你气死啦。”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的心你想要读懂难啦,就连我自己都读不懂,你能读懂吗?不过,我可以教你简单的办法,让你做泡泡,可是你做出的泡泡,若是没有真气护住,没有我的剑冰冻住,其实是不结实的,再说了,你要做泡泡,有我在不就行了嘛?这样吧,你嫁给我,想要多少泡泡我就给你做多少,哈哈哈……”

他另一个念头又叹了口气,心道:“唉,我就算喜欢你,都无可奈何了,谁叫我这么倒霉,身边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我呢,一个翡翠,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仙儿和悠悠她们怎么解释了,苦恼……”

蓝莹又生气了,气呼呼的鼓着嘴道:“你这人怎么总这样的,怀里抱着人家,摸着人家那……却……却想别的女人,真是大坏蛋,臭无赖,放手,别碰我的胸啦,讨厌……”

凌玉霄苦笑道:“我自己的念头来得就这么快,我能有什么办法?哦,你一定是吃醋啦,哈哈,你莫非爱上我了吗?一定是这样的……”

“你想的美,谁爱你……”

蓝莹嘴里这么说着,脸羞的通红,其实这谎话连她自己都骗不了。

再说一个女人的一切都被这个男人看到了,而且这男人还抚摸过她,她的心想不动都不行,虽然她是美人鱼,可是也有心,也有情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看看,你又撒谎了,你的脸都红啦,敢不敢让我也会读心术,读读你的心呢?说不定,你的心中,谎话比我还多呢,那个坏坏的念头比我还多呢,嘻嘻嘻,哈哈哈……不教给我,证明你的心就是有鬼,看看我,光明正大的,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从不会遮遮掩掩的,看来呀,你呢,虚伪死啦……”

蓝莹活泼可爱,淘气的就跟楚桂儿一般,听到玉霄这么说她,虽然她的确是这样,但就是不认,不住的咯吱着玉霄,嗔道:“你才虚伪呢,你这那是光明正大,简直就是**不羁,无法无天,纯粹是……”

玉霄心里道:“登徒浪子对不对?纨绔子弟是不是?”

蓝莹答道:“对,就是……咦,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说你什么,怎么在心里提前告诉我了?”

玉霄不回答,心里想道:“笨蛋,我这么聪明,当然是猜中的。”

蓝莹嗔道:“你才笨蛋呢,就不告诉你秘密,气死你,气死你……”

二人一走,一玩笑,就好像情人和朋友一般,十分的投缘。

再往前不远就到了,蓝莹轻轻的将玉霄握住她娇乳和摸着她神秘之处的手拿开了,嗔道:“你这人真不要脸,就喜欢摸人家这些地方,真是讨厌……”

凌玉霄嘻嘻笑道:“这能怪我吗?谁叫你们女人这两个地方跟我们男人不同的,要不这样吧,你摸摸我,咱俩就扯平了,好不好?”

蓝莹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下流,无耻,讨厌死啦你……”

凌玉霄笑的前仰后合的,大笑道:“难道你们女人不好奇吗?我这是满足你的愿望罢了。”

他心里又想道:“等会见到其余的美人鱼,哇,都光溜溜的,当真是美极了,要是我都能摸摸就好了,那真是太好玩了。”

蓝莹这次可真生气了,气呼呼的拿起玉霄的手就咬了一口,给玉霄手背上留下了一排银牙印,然后使劲呸了玉霄一口,嗔道:“你这人真是坏死啦,你又想什么呢?你能不能别往邪处想,再也不理你啦……”

凌玉霄不但不生气,反而摸摸脸上的口水,哈哈笑道:“喂,好香呀,来嘛,来嘛,再给我喷点香水嘛,真的好香,不要吝啬嘛,你们美人鱼的泪珍贵无比,估计这香水也珍贵无比,快点再给点……”

蓝莹本来生着气,一听这话,被玉霄逗得又吃吃的笑了起来,骂道:“你真是无赖透顶,不要脸,无耻……”

“谁说我无齿的?我牙齿这不在这了吗?”

蓝莹叹了口气道:“唉,真拿你没办法,脸皮比城墙厚,嘴巴又这么厉害,又这么多坏主意,我真不懂你到底是什么人。”

凌玉霄微笑道:“那你就再用你的读心术好好读读我的心。”

蓝莹嗔道:“再读你的心,我都能被你气死啦!”

她重重敲了玉霄一下,然后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我可告诉你,到了我家,不准你胡说八道的,也不准你看我姐姐她们,更不准你想那个,也不准你碰她们,你要是敢看她们,打她们的主意,我……我抠瞎了你的眼睛,一口咬死你……”

凌玉霄苦笑道:“你还是现在抠瞎我眼睛,现在咬死我吧,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你们美人鱼都不穿衣服,你叫我怎么能不看呢?这么多光屁股的美女,你又叫我怎么能不想呢。”

蓝莹扑哧一声,自己也笑了,因为的确是这样,大家都这样的,他就算想不看都没有办法。

蓝莹鼓着嘴道:“看归看,不准你看我姐姐她们的那里和那里……”

凌玉霄故意问道:“哪里和哪里呀?我不懂。”

蓝莹呸了他一口道:“你坏死啦,明明知道,偏偏要问人家,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