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7章 珍珠树2

第一百二十七章 珍珠树2

她们的梦,就是想能在有生之年,能尝试一下男女之间那种心跳感,只要能尝试一下那种滋味,她们就已经很满足了,这一辈子就算死了,都算是不枉此生了。

玉霄并不是好色,也并不是下流,她们也是一样,也并非…荡,她们是的确寂寞,的确好奇。

而玉霄这么短的时间,就跟这么多美人鱼亲热的拥抱接吻,这种事可也并非是快乐的事,因为一件事做多了,也是难受的很,累的很,可是,这是她们作为女人最基本的愿望,无论如何,他都要满足她们,让她们如愿以偿。

因为玉霄了解不能如愿的痛苦,所以,他做人的宗旨就是,尽自己一切的力量让别人在活着的时候,都能如愿以偿,此生再也没有遗憾!

美人鱼是幸运的,是幸福的,也是可怜的!

她们幸运的可以青春永驻,永远都那么漂亮,那么美丽!

可是她们也是可怜的,因为她们的一生都是孤独寂寞的,这么美的容貌,却无人去欣赏,总是在孤芳自赏!所以她们也是不幸的!

在玉霄的心中,任何生命都是可怜的,包括他自己。

终于,应付完了这种艳遇,恐怕这种艳遇是每个男人都梦想的,可是玉霄却累的很,这种艳遇一下子享受的太多也是会累的。

玉霄长叹一声,悠然的躺在了自己的水晶泡泡内,时间不大,蓝莹也鼓着嘴回来了,气呼呼的道:“真是气死我啦,她们真不知搞什么鬼,喂,你睡的倒是挺香的。”

凌玉霄微笑道:“喂,你去做什么了?”

蓝莹气呼呼的道:“别提啦,她们捉弄我玩呢,气死啦。”

玉霄淡淡一笑,道:“阿莹,我已经住在这里好几天了,我这就打算离开这里了,你肯借给我几滴眼泪吗?肯借给我珍珠果吗?”

蓝莹失声道:“你真的要走?这么快?就不能多待些日子吗?”

凌玉霄叹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谁也不能永远都陪着谁,这些日子以来,我能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不过,你放心,我会常来看你们的。”

蓝莹默默无言,呆呆的望着玉霄,渐渐的,她的眼圈红了,猛地抱住玉霄,失声道:“你能不能不走?我们不是玩的很开心的吗?你……你若是喜欢女人,喜欢那种事,我……我可以给你,你能不能不走,就多陪我玩几天,好不好?”

凌玉霄轻轻的摸着她的秀发,微笑道:“傻瓜,我们是朋友,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不过,我不会占有你的,绝不会跟你做出那种事的,因为那种事并不美,你是那么的纯洁,就让你纯洁的美永远留在我心中吧,阿莹,就为了我流几滴泪吧,我真的需要它。”

蓝莹道:“可是我真的没哭过,我们美人鱼从没有哭过的,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可是就是没有泪,我真的舍不得你走。HTTp://”

凌玉霄叹道:“傻瓜,我不是人鱼,海里毕竟不是我生活的地方呀,你也不是我们这种人,陆地上污浊不清的肮脏之处,也不是你这么纯洁的女孩子应该去的,所以,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不过,咱们能亲吻过,拥抱过,这样我已经足够了,咱们永远都是朋友,你说是不是?”

蓝莹只觉得心中发酸,但却始终哭不出来,没有泪水落下,她只是紧紧握住玉霄的手,靠在了玉霄的身边。

玉霄微笑道:“你不用太勉强,你现在哭不出来,证明咱们的感情还不深,你还不肯为我流泪,等我们真的分手时,你若是真的舍不得我,自然就会流泪了。”

玉霄从乾坤袋中掏出了一把不死果,塞到了蓝莹的手中,叮嘱道:“阿莹,等你老了后,到了五十多岁,你就每隔着十五年吃一粒,这些不死果足有二三十颗,足可以延寿三四百年,好好的留着,好好的保存,世上就只有这些不死果了,不死树已经被毁了,除了我这些不死果之外,已经完全没有了,十分的珍贵,明白吗?一定要保存好。”

蓝莹将不死果紧紧的握在手中,痛声道:“我……我宁愿跟你在一起活五十岁,也不想一个人活一千岁!”

凌玉霄叹道:“傻瓜,我说过,咱们是朋友,一生一世的朋友,我会回来看望你的,乖乖的听话。”

玉霄探手入怀,又取出了一支凤钗,这支凤钗里面是空的,他将凤钗的一头打开,将蓝莹手中的不死果都给塞进了凤钗内,然后又取出一条红丝纱,将凤钗牢牢的跟丝巾系在了一起,给她挂在了雪白的脖颈上。

人鱼没有衣服,根本无法收存这些,所以,玉霄才拿出了三个师姐留在包袱内的物品送给了她。

玉霄微笑道:“这样就不会丢了,记住,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来这个荒岛居住,到时候,咱们就是邻居了,你若是想我,我就下海见见你,说不定到那时候,我会娶你为妻,咱们一起玩,好不好?”

蓝莹眼中有了笑意,道:“真的?一言为定,我等你……”

凌玉霄道:“我不会骗你的,傻丫头,走吧,带我去见大姐,我要用不死果跟她交换珍珠果,我不会让她吃亏的,走吧。”

蓝莹点点头,二人拉着手去找人鱼族的族长去了。

其实,人鱼们都知道了玉霄的目的,但玉霄本就是想在走的时候,才去用不死果交换,他这就想要走了,这才提出了这个要求。

蓝莹带着玉霄见到了人鱼族族长姐姐金晶,玉霄就把来意说了一遍,然后将包裹内的不死果拿出了大约一百多颗,用丝巾包着,递给了金晶。

其实,玉霄包裹内的不死果他们都没数过,粗略以为只有五六百颗,其实足足有两千多颗,因为不死果并不大,只有黄豆粒那么大小,而当时不死老人知道必死无疑,不死树也要毁掉,所以,就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衣服包满了不死果,送给这几个可爱的孩子,所以,那些不死果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料数目。

玉霄微笑道:“金姐姐,这是不死果,一粒不死果可以延寿约二十年,等各位姐妹老的时候,就每隔着十五年就吃一粒,请姐姐将不死果平均分配给每一位姐姐,不过,莹莹就不用给她了,我已经给了她了。”

金晶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动容道:“不死果?难道是传说中不死树的黑珍珠果?”

凌玉霄微笑道:“正是,姐姐,我有个请求,我的几个红颜知己,最怕衰老,想青春常驻,而且我也需要珍珠果给姐姐治脸上的伤疤,所以,玉霄有个请求,我想用这一百多颗不死果,换取姐姐们五十颗珍珠果,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一百多颗换五十颗,这怎么都算是不赔本的买卖,而且不死果一粒就可以延寿约二十年,这一百多颗,可以延寿两千年呀!

三十个美人鱼一分,一个人也能分四颗多,这就是多活约百年呀!

而且玉霄这些不死果也没数,看那样子,差不多二百也有了,这种既可以青春永驻,又可以延年益寿的好事到哪里去找?

而且玉霄又这么可爱,已经跟她们交了朋友,所以,金晶是欣然应允,先将不死果收在了珠贝内,然后对玉霄道:“霄弟,你跟我来,我答应你。”

玉霄也是很开心,喜道:“姐姐,多谢你了。”

金晶微笑道:“谢什么,咱们都是朋友,而且你这么大方,给了我们这么多不死果,咱们是货换货,谁都不吃亏的,你也不欠我们什么,跟我来吧。”

金晶头前带,来到了后洞,穿过一道道石门,渐渐的,来到了后洞的山腹之中了。

原来,这里是洞内套着洞,那株世上最珍贵的青春常驻不死树就藏在后洞内。

后洞内大极了,四周也都是水,不过却没有游鱼,只有清澈的海水,而且这栽种珍珠树的洞紧靠着小山侧面的石壁,石壁上有无数的洞,是用来换水的。

玉霄来到了收藏珍珠树的这个洞穴,就大吃了一惊!

只见,洞内是银光一片,黑暗中,闪烁着星星一般银色的光,将这个洞几乎都给照亮了!

这珍珠树当真是树如其名,就好似珍珠一样,就连树枝都是银丝,只见这株珍珠树并不算高,只有一丈多高,可是树上的珍珠果却很多,一粒珍珠果也就只有黄豆粒那么大小,跟不死果样子差不多,只不过,不死果是黑色的,而珍珠果却是晶莹的好似珍珠一般。

这珍珠树也太美了,树上的珍珠果就挂在银丝一般的枝条上,闪闪发着冷淡的银光,美的就好似美人鱼那样的玉洁无暇!

凌玉霄看呆了,半天才赞道:“姐姐,这就是珍珠树吗?呀……真是令我大开眼界,真是好美呀!”

金晶微笑道:“霄弟,这珍珠树是我们人鱼族的**,若是没有了珍珠树,我们人鱼也会老,到时候,就会很难看了,我们人鱼一生最爱美,所以不能没有珍珠树的,霄弟你明白我的意吗?”

凌玉霄点头道:“我明白,姐姐尽管放心,珍珠树的事,我对谁都不会说半句,更不会打珍珠树的主意,若是我走漏了消息,叫我不得好死!”

金晶点点头,道:“好,霄弟,我信的过你,因为你是我们的朋友,还有,我们人鱼族的行踪也不能暴漏,请你也一定要保守秘密,否则,被世上的人知道,我们人鱼族就会灭绝了,因为世上打我们人鱼主意的无耻之人太多了。”

凌玉霄道:“姐姐尽管放心就是,我一定会严守秘密,而且不管什么人想要欺负人鱼族的姐妹们,我发誓,肯定会拼了性命保护姐姐们!”

金晶十分满意,语重心长的道:“霄弟,珍珠果只要吃一粒,不管活到多大岁数,都会保持着吃珍珠果那时的容貌,吃一粒就行,不必多吃,你的朋友有多少,你尽管拿去就是,一人分一粒,就可以了,蓝莹,你帮着霄弟去拿珍珠果吧,小心点,别碰坏了枝条。”

凌玉霄抱拳道:“多谢姐姐成全,我算过,五十粒足够了,玉霄绝不会贪心的。”

蓝莹亲自去将珍珠果小心翼翼的一粒一粒的摘下,玉霄赶忙将准备好的红纱拿出来,小心翼翼的将比珍珠都要珍贵几百万倍的珍珠果包裹好!

这些珍珠果来之不易,有了它们,就可以永葆青春了,就可以令她们愿望实现,再也不用怕衰老了!

他已经有了不死果,给她们分食,可以给她们延年益寿了,再有珍珠果,这样,既可以延年益寿,又可以保持青春不必再衰老了,这梦想乃是千百年来人人都想实现的梦想呀,没想到,他终于实现了!

蓝莹小心翼翼的摘着,一边摘一边数着,终于,摘了五十颗珍珠果,然后又摘下第五十一粒珍珠果,含情脉脉的望着玉霄,柔声道:“霄哥哥,这一粒珍珠果你吃下,我喂给你吃,我希望不管你多少年后来找我,都永远是这么年轻英俊的。”

蓝莹用两个手指拿着那粒比世上任何东西都珍贵几千几万倍的珍珠果,轻轻的给玉霄放进了嘴里。

凌玉霄就觉得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在嘴里,不但凉飕飕的,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令人陶醉。

玉霄轻声问道:“这个我是吞下……还是吃了?我能不能尝尝什么味道?”

蓝莹掩嘴而笑,柔声道:“你就像吃葡萄那样吃就行,只要吃进肚子内,就会有用的,怎么吃无所谓。”

凌玉霄一听,就将珍珠果咬碎了,在嘴里嚼碎,慢慢的品尝起来。

珍珠果晶莹的就像一颗颗小小的珍珠,但却是没有核的。

那味道真是特殊极了,又甜又酸,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当真是妙不可言。

凌玉霄赞道:“哇,真好吃呀,姐姐,我可不可以抓一把慢慢的尝尝?”

蓝莹掩嘴而笑,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馋猫,这能像吃葡萄那样的吃吗?你可知道这东西多珍贵?我才吃了两颗呢,多吃姐姐都不让呢,得寸进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