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9章 珠泪2

第一百二十九章 珠泪2

玉霄又在大海底住了三天,他怕这些可爱的天使们再受到什么不测,故此多停留了几天。

第三天的晚上,蓝莹抱住玉霄,跟玉霄缠绵了一晚上,任凭玉霄怎么对她,她都是心甘情愿,本就是来奉献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可是玉霄虽然亲吻她,拥抱她,甚至抚摸过,但始终没有占有她,玷污了她的贞洁,玉霄睡的好舒服,也好难受,因为他就是克制自己的…望,克制自己那肮脏的…望,而就是不占有她,那该是何等的意志力?

他怀中抱着美若天仙一缕不着的女人,但却没有去占有她,恐怕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男人也没有几个。

蓝莹幽幽叹道:“霄哥哥,你这是何苦折磨自己?莹莹是心甘情愿的。”

凌玉霄摇摇头道:“不,我真的不能碰你,因为我很喜欢你的纯洁,我虽然想,可是不想让你这么纯洁的美从此之后在我心中消失,莹妹,就让你纯洁的美永远都留在我的心中,好不好?”

蓝莹心中发酸,但欲哭无泪,只是抱住了玉霄,跟玉霄亲吻在一起,二人相拥而眠。

玉霄睡的很香,抱着赤身的她睡着的,这样,他觉得已经足够!

有时候,赤身相对,将最后一件神秘事都做完时,从此之后,这女子在男人的心中再也不是纯洁的了,也再也没有了那种神秘的美了,玉霄不想让她天使一般的形象在自己心中彻底的粉碎,所以,他始终不去占有她。

蓝莹抱着玉霄,在玉霄的耳边将读心术的秘诀告诉了玉霄,玉霄微笑道:“这一次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秘密了呢?”

蓝莹亲吻着玉霄,柔声道:“我的人都可以给你,更何况这小小读心术的使用方法了,霄哥哥,这读心术将来也许会对你有用,你记住,用了读心术,两个人心灵互通了之后,不但通过肢体可以接触感应对方的想法,就算肢体不接触,若是两个人均想着对方,用心语交谈,别的不敢说,几百里范围之内是会有感应的,当然了,你们学道之人,感应会更强,不过,前提之下是必须同时想着对方,否则就没感应了。”

玉霄失声道:“这么神奇?”

蓝莹点点头,叹道:“唉……只可惜,就算我将对心术传给你,可是咱们相隔何止千里,你也感应不到我,我也感应不到你的……”

凌玉霄也叹息了一声,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蓝莹轻声道:“不过,今晚上咱们可以彼此感应对方的心声,我……我也要你知道我的心……”

二人相拥而眠,彼此感觉对方的心跳,感应着对方的心声,均是恋恋不舍……

第二日,玉霄就要走了,所有的美人鱼都送出了洞外,均是恋恋不舍。

一个年轻的男人,在这么多的美人鱼面前,始终没有玷污了美人鱼贞节,就连美人鱼们都敬佩不已。

虽然玉霄喜欢抚摸她们,那只是他太爱她们的美了,这就叫爱不释手,但爱,不一定就可耻的占有,将彼此纯洁的友谊永远的留在心中,甚至比占有还要可贵!

凌玉霄在水晶泡泡里摆摆手,道:“各位姐姐,都回去吧,咱们后会有期。”

蓝莹满脸伤感之色,抽泣着,但始终没有流出泪来,难道人鱼真的没有泪吗?

凌玉霄苦笑道:“莹妹,你真的不能为我流一滴泪吗?我真的很需要。HTTp://”

蓝莹哇的一声哭了,但始终没有泪流出,抽泣着道:“我,我真的很想哭,真的很想为你流泪,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流不出泪来,也许我们人鱼是没有泪的……”

凌玉霄摸摸她的秀发,微笑道:“算了,也许有了珍珠果依旧能治好我姐姐的脸伤的,说不定没有泪也不要紧,因为你们人鱼本就是珍珠果生育而成的,若是实在没有效,我还会回来问你借的,到那时,你再为我哭泣,送我一滴晶莹的泪珠也不迟。”

玉霄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瓷瓶递给了蓝莹,微笑道:“你若是有了泪水,请不要丢掉,就放进这个小瓶子内,好好的替我保留着,下一次我再来看望你的时候,你再送给我,好了,多保重,不要到海面上去了,坏人太多了。”

凌玉霄跟她吻在了一起,然后轻轻的松开了她,玩笑的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笑道:“去吧,去吧,我不喜欢离别,我希望咱们在离别时,你们也是快乐的!”

玉霄淡淡一笑,转着就走,上了龙鱼。

“霄哥哥……霄哥哥……”

望着玉霄这就要走,蓝莹心如刀绞一般的难受,因为她知道,这一别,再要相见也不知什么年月,说不定玉霄在跟魔域的妖魔厮杀中,再也回不来了!

刹那间,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涌上了她的心头,她大叫一声,如同疯了似的扑进了玉霄的水晶泡泡内,紧紧抱住玉霄就哭了起来!

蓝莹哭的真的很伤心,玉霄淡淡一笑,扶起了蓝莹,猛然间他失声道:“莹妹,你……你真的哭了……你真的为我流泪了!”

果不其然,蓝莹的确是哭了,但她流出来得不是泪,而是晶莹剔透的小水珠,这水珠没有化掉,一滴滴的,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滴滴的洒落在水晶泡泡内!

这就是人鱼的泪,世上最珍贵的人鱼泪!

凌玉霄心如刀绞,双手捧着滴滴答答的珍珠泪,刹那间呆在了原地!

这是为他流的眼泪呀,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珍贵的?

她流泪,是因为真的爱他,她流泪,是因为真的在乎他,她流泪,只因为真的不想失去他!

只有真爱,真情,真心,真意,才让她落了泪!

在离别面前,她再也忍不住了伤心,这是她流的伤心泪呀!

蓝莹都不知道自己流泪了,这时发觉自己流泪,想起了玉霄需要她的眼泪,赶忙将小白瓷瓶的盖打开,将自己的珠泪点点滴滴的都流进了这个瓷瓶中!

凌玉霄将一滴滴珠泪捧在了手中,捏起一滴晶莹的泪珠,放进了嘴里,咸的,酸的,甜的,原来,她们的泪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甘甜!

凌玉霄也哭了,大叫道:“莹妹!”

他紧紧的抱住了蓝莹,蓝莹也深情的叫了一声‘霄哥哥’,也紧紧的抱住了玉霄!

为什么这世上要有离别?为什么人生要离别?

可是他毕竟不是水里的人,怎能生活在大海里?

而她,不是陆地上污垢的人类,又怎能生活在那种肮脏的地方?

所以,注定他们要离别!

离别,这世上最可恶的离别!

这世上最令人痛心的离别啊!

谁能这一生不离别?谁能?

既然无可避免的要离别,就应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否则,当你真的离别时,你就会后悔莫及。

二人相拥而泣,久久没有松开!

半响,蓝莹轻轻的哭泣着,流着泪将小瓷瓶交给了玉霄,轻声啜泣道:“霄哥哥,你收好,去给玉蝶姐姐治伤去吧,走吧,我没事了。”

玉霄将手中的泪珠都装进了瓷瓶中,柔声道:“谢谢你的泪,这是你为我而流的珠泪,我会一生一世的都带在身边,我永远的忘不了你,等有一天,我会带姐姐来看望你们的,莹妹,珍重!”

玉霄紧紧的握了握蓝莹的手,转身就上了龙鱼,看了一眼泪眼汪汪的蓝莹,看了一眼美人鱼们,在龙鱼上挥挥手,道:“保重了,我会回来看望你们的,莹妹,珍重!”

玉霄不忍心再看,扭过头来,骑着龙鱼往海面上游去。

美人鱼们纷纷不住的挥手告别玉霄,蓝莹流着泪珠喃喃道:“玉霄哥哥,保重了,蓝蓝一生一世都忘不了你的,你能陪我这么多天,蓝蓝永远都会记得你……”

玉霄转眼骑着龙鱼就到了海面,低头看了看朦朦胧胧的美人鱼们,长叹一声,飞上了半空,终于离开了无情而又多情的大海!

大海是忧郁的,大海是多情的,她的人也是忧郁的,也是多情的!

美人鱼们一声声叹息,然后纷纷围住了蓝莹,将那一滴滴珠泪接住,放进了嘴里,品尝一下泪水究竟是什么滋味。

青涟叫道:“呀,原来眼泪是咸的!”

“是甜的!”

“也是酸的!”

金晶叹道:“莹莹,不要哭了,他会回来看望你的,你能为他流泪,可见你是真的喜欢他,你们之间的情是真的,好好的保重身子,你还年轻……”

美人鱼们不住的安慰着蓝莹,然后回了珍珠洞,又开始她们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但他的影子却挥之不去,尤其是蓝莹,每当想起玉霄时,就看看玉霄送给她的凤钗,看一看那根红丝巾……

凌玉霄的心也不好受,但这世界就这么无奈,他的家在污垢的尘世,而不是大海。

在尘世中,有他的亲人,爱人,朋友,兄弟,叔叔伯伯,师傅师娘,还有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们,还有她,自己唯一的不是亲姐姐的姐姐!

他们过的怎么样?快不快乐?有没有惦记他?

玉霄时刻都在惦记着他们,如今,有了珍珠果,又得到了珍珠泪,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姐姐,给姐姐治好脸上的伤疤,让姐姐从此之后,再也不用蒙面度日!

但姐姐玉蝶在昆仑,而朋友白皛皛和禅印都是在白民族,要想去昆仑,也必然经过白民族,何不先去探望一下朋友?

而且自从雪崩之后,他再也没有过两个幼年好友的消息,也没有姐姐和悠悠的消息,他们都躲过了那场浩劫了吗?

玉霄虽然很担心,可是他知道,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已经不是小时候了,如今也是身负绝艺,而且小白还骑着神兽乘黄,没有理由逃不过的。

但他毕竟是担心,而且去昆仑也过,所以玉霄打算先去白民族,去探望两个朋友。

这一点,还真让曲仙儿三人猜中了,三个姑娘不愧是跟玉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知道玉霄极其的重情,若是脱险,若是找到了人鱼泪和珍珠果,第一件事,绝对是去看望朋友和去找他姐姐。

玉霄在上边赶边打听,终于找到了白民族。

见到玉霄的人当真是无不吃惊,因为玉霄有龙鱼神兽陪伴,本就令人惊异了,再加上他身上穿着珍珠衫,闪闪发光,更是引人注目了。

这一日终于到了白民族,玉霄赶来的时候,恰巧曲仙儿等人走了十天了,白民族只有三老在这里按三个姑娘的吩咐,漫无目地的等着玉霄。

三老还真不信玉霄会来白民族,可是玉霄还真来了。

玉霄到了白民族,一看这里的人,他就知道一定是白民族了。

因为白民族的人生的白白净净的,全身都是白的,就连头发都是白的!

这里的人真的是这样,白白净净的,披散着雪白的银发,就连年轻人都是白发,就连胡须也都是白色的!

凌玉霄骑着龙鱼刚飞到白民族族长家,就看到了三老!

醉乾坤和叶方士正在下棋,谈天笑正在无聊的玩着拨浪鼓,白民族的族长白净也正在旁边看二人下棋,这时玉霄就到了。

凌玉霄一见是三老,真是惊喜交加,三老跟他的感情可谓是深厚的很,因为就是三老送玉霄到天帝山的,也是三老百般的哀求九子收下玉霄的,而且这八年来,三老可谓是跟玉霄始终没离开过,始终在玉霄身边守护着他。

三老虽然都是闲散之人,可为了玉霄始终就没有到处去,就是为了玉霄留下来的,暗中照顾着玉霄,保护着玉霄。

而且在三老的心中,早就把玉霄当作了亲孙子来对待,把玉霄当作了亲人。

虽然论辈分,他们是玉霄的伯伯,可是论年纪,却可以做玉霄的爷爷了。

凌玉霄虽然淘气胡闹,总是管三老叫兄弟,可是在他的心中,却是将三老看做了亲人,当作了亲爷爷一般的对待。

凌玉霄一见到三老,不由得是悲喜交加,大叫道:“大伯伯!叶伯伯!谈伯伯!”

他这么一叫,三老也看到了玉霄,三个人齐声惊叫,一个个也是悲喜交加,在他们心中始终放不下玉霄,因为玉霄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