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2章 女子国2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女子国2

再看女子国的女人们,一个个坦胸露如,衣衫不整,就被无数的贼人们骑在**,贼人们基本上都是将这些女子刺了几刀,只留下了一口气,弄的奄奄一息,只留下一口气进行×污。

因为男人们就是这种无耻而又奇怪的动物,在跟女人那个的时候,若是女人们没有任何动作和声音,只是劈开双腿像死人一样的动也不动,就算是天仙一般的女子,男人们都会玩的很没意,这几乎是所有男人的通病。

所以,这些贼人们才没有一下子将女人们击毙,而是只留下一口气,留下这口气,让这些女子在被他们女污时好申吟和挣扎,这样他们的兽yu才能满足。

多么肮脏的人类,多么可怕的yu望啊!

这难道就是人间?这难道就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不成?

这种连畜生都不如的人类,若是被灭绝,又有什么不好?

只可惜,好人不长命,恶人却长命百岁,玉霄捍卫好人的利益,其实无形中也保护了这些无耻而肮脏连畜生都不如的人类。

救了人类中的好人,也救了人类中的畜生,功与过,谁能分的清?

这些无耻的败类已经投靠了魔域,掉过头来屠杀自己的同类丝毫也不会有半点仁慈之心,可见连畜生都不如了。

其实,魔域的妖魔们也只是利用这些无耻的人类而已,利用这些无耻的人类来残杀屠戮人类,这一招就叫做狗咬狗,可谓是十分的毒辣了。

等到利用人类中的败类将人类中的好人屠杀干净,将人类灭了种后,掉过头来,就会将这些畜生不如的人类也都给屠杀干净了。

不过,这一点,这些人类中的败类是不会明白的,因为这是魔域中妖魔的秘密,因为魔域的英雄们知道,要想灭绝人类,只有利用人类的无耻下流,和贪婪之心,挑唆人类自相残杀,这样才有可能完成伟大的目标,将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全部的屠杀干净,否则,想要灭绝人类的宏愿大志,可谓是难以实现了。

所以,魔域的英雄们,才不惜收人类为徒,表面上是不错,其实无非就是利用无耻的人类屠杀同胞而已。

可就是有这么多可耻的人类会中计,因为这些可耻的人类本身的心就黑了,早就有侵略之心,所以,才会归顺了魔域。

凌玉霄半空中一看就气的怒发冲冠,这场景简直也太惨了!

其实,进攻女子国的人哪里是二百多人,其实,是四百多贼人,贼人之所以没有立刻将女子国攻破,是有所预谋的。

为的就是让女子国的女子们前去求援,去轩辕国求援,等到女子国的女人们去求援后,这些贼人们才全力进攻,立刻就将女子国的女人全都擒住,一个个的都给剥的chi条条的开始……,就连女子国的族长也难以幸免。

女子国的族长早就被一刀刺中肚腹,被贼人们糟蹋的已经奄奄一息了。HTTp://

贼人们的确是为的引出轩辕国内最厉害的人凌玉霄,而等玉霄前来女子国之后,女子国已经彻底灭绝了,而再赶回轩辕国其实也已经迟了。

因为等玉霄一出轩辕国,立刻就有二百多贼人随同两个巫师就去了轩辕国,这两个巫师正是魔域中十大巫尊其中的两个,巫魂和巫阳巫师。

这一次四族联合在一起对付轩辕国和白民国,就是这两大巫尊在后密谋策划的,不但这里乱了,其余的地方也有魔域的人开始作乱,只是玉霄不知道罢了。

毛翼和赤绝惨败侥幸逃脱,立刻就去找两大巫尊去了,巫阳和巫魂一听有天帝山的人在此,心中还真有三分畏惧,又听说玉霄这么厉害,更不敢硬碰硬了。

不过,他们听闻天帝山的弟子来的并不多时,只有一个凌玉霄还有三个老头难对付之外,其余的没有时,他们就放下了心。

白民族他们决定先不去动,强攻轩辕国也不必,这才想出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才打算将女子国的女人们屠杀殆尽,引出凌玉霄,而两大巫师则亲自带领几百人去轩辕国进行屠戮,而让大多数的贼人联合在一起对付玉霄,若是对付的了,就对付,对付不了就逃。

两大巫师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为的就是抢掠轩辕剑!

所以二人才会想出这么个歹毒的诡计,不但是想灭绝轩辕国,还为了掠夺轩辕国的祖传宝剑轩辕剑。

这把剑据说乃是轩辕黄帝用过的剑,乃是一把宝物,魔域的人早就对这把剑垂涎三尺,这一次哪里能放过。

凌玉霄一见这惨景就红了眼了,大吼一声,就飞了下来,噗噗噗噗噗,一连几剑,就将几个奸污女子的贼人的狗头斩落!

其实,女子国的女人们几乎都死绝了,只留下了几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这几个男人虽然是在奸污女子,其实也是在诱敌罢了。

玉霄刚刚飞了下来,刚杀死了几个贼人,四面的埋伏的贼人就扑了出来,一道道电眼激射而出,无数的电光射向了玉霄!

凌玉霄哪里能被电眼击中,急忙手中剑一挥,化出一道气盾,挡住了电眼,然后飞上了半空!

柳红放声痛哭,玉霄看了看柳红,立刻将乾坤袋拿了出来,沉声道:“柳姐姐,你先别哭,你们女子国的人都死了,快,你先到我乾坤袋里来,我替你们报仇雪恨,杀了这些畜生!”

柳红不及说什么,玉霄掰开柳红的手,将柳红往空中一丢,又将乾坤袋丢在了空中,念动法诀,就将柳红装进了乾坤袋内。

然后将乾坤袋装在了身上,这才骑着龙鱼飞了下来,扑向了贼人!

贼人们早就对玉霄恨之入骨,这一次埋伏了这么多人,就算玉霄有三头六臂,也绝逃不出埋伏圈了!

羽翼族的贼人还有四五十人侥幸逃脱,这时,羽翼族的贼人们飞在半空,一连密布了九张铁网,六个羽翼族的人拿着一面长十几丈,宽十几丈的大网,顶上五层铁网罩住了半个天空,拦住了玉霄逃走的,四面四张大网挡住了四面,拦住了玉霄的,这一次可谓是布置了天罗地网,为的就是将玉霄一举歼灭!

在天网的中间,一阵狂笑着飞出来了四个人,其中两个,一个正是羽翼族的族长毛翼,一个正是血族的族长赤绝!

另外两个,一个一目一臂一窍,正是一目族的族长典鼎,典鼎乃是巫魂的徒弟,电眼正是巫魂的绝技,典鼎只有一只手,这只手臂,一不是长在左边,二不是长在右边,而是长在身子的中间,一目族的人,手臂均是长在前胸。

典鼎用的是一根摄魂魔棒,这根魔棒上有一颗璀璨的闪着幽光的明珠,名叫摄魂珠,也可以放出幽光伤敌,而且勾魂摄魄,还具有一种吞噬别人修为的魔力,端的邪恶的很!

摄魂魔棒和血饮魔剑,都有一种魔力,在交手时,可以吸收对手的精力,可谓是十分邪恶的武器。

而另外一人,三首一身,身材高大无比,三个头都是一个模样,三首国的人,可以三面视物,故此被人称之为八面玲珑。

就见这人身穿虎皮裙,手中一把蛇矛枪,一脸络腮胡须,生的是彪悍至极!

此人正是三首国的族长,人称八面玲珑叫做扁通。

四个人一阵狂笑,毛翼冷笑道:“凌玉霄,今日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你也逃不掉了,今日我就要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雪恨!”

凌玉霄一见是四个人,就知道是四个族长,四个为首的贼人。

玉霄大怒,厉声道:“你们这些畜生,女人国的弱质女流惹到你们什么了?为何下次毒手,还可耻的将她们**?”

毛翼一阵狂笑道:“我们就是这么折磨她们又怎么样?这些臭女子,一个个的自以为漂亮高贵,根本看不起我们,我曾经想跟她们连亲,替我儿子前来求亲,可这些贱货,竟然看不起我们,认为我们人不是人,鸟不是鸟,断然拒绝,还嘲笑于我,这些**是死有余辜!”

凌玉霄心痛无比,有时候,他也觉得女人有时候的确太过分,就算你不同意结亲,也不必去侮辱对方,婉言谢绝也就是了,更不用摆出那种高贵的模样歧视别人,这样,只会招人愤恨。

若是女人这样侮辱歧视君子,君子们好人们也许只是愤怒,在心里骂一句:“不就是一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漂亮点,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两个肉球一个……跟别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同?”

君子好人顶多这么骂几句,出出胸中闷气,也就算了,不会起报复之心。

可若是女人侮辱歧视了小人和坏人,那后果就大不相同了。

因为坏人会记恨在心,只要有机会,就会将当时所受的侮辱百倍的偿还回来才解恨。

所以说,那些自以为高贵的女人们,为了不要惹祸上身,请洁身自好,为了不要惹杀身之祸,请收起你那歧视目光,羞辱的言词,否则,说不定那一日就会被人报复。

女子国的女人们都是那么的漂亮,也自认为是那么的高贵,所以,在羽翼族的人前来提亲时,满脸的瞧不起,歧视羽翼族的人,让毛翼怀恨在心,这一次有了机会,一可以借助女子国骗出玉霄,设好埋伏杀死玉霄替族民和儿子报仇,二就是可以一吐当年被羞辱之恶气!

这一次,毛翼攻破了女子国,下令将这女子国所有的女人们先×后杀,以解心头之恨!

他自己,亲自捉到了女子国的族长,将女子国的族长剥的chi条条的,×污rou躏了一番,玩够了,这才亲手将女子国族长的脸刮花,然后割掉了女子国族长那挺拔的双ru,又亲手将女子国族长女xing器官上稀稀落落的黑毛一根根的拔掉,直到折磨的女子国族长死去,他这才出了一口恶气。

凌玉霄心痛无比,但女子国的女子们就算高傲歧视过他们,也不至于犯下了死罪,也不至于这般的被凌辱呀!

玉霄长长的叹了口气,冷冷的道:“你真是个小人,就算这些女子歧视过你们,言语羞辱过你们,也不至于是死罪,而且也不至于全族二百多女子都被×污屠杀,你这么做岂不是太过分了吗?”

毛翼纵声狂笑,近乎癫狂的道:“只要是羞辱过我们羽翼族的人都必须死!这些贱货,自以为了不起,其实有什么?还不是女人?脱光了他妈还不是一个模样?老子他妈玩这些臭婊子的时候,这些贱货还不是一个骚模样,还不是叫的跟叫春的猫一样?这些**,一个个都该死!我不但要她们死,她们死了,就算做鬼,我都要叫这些贱货做一些丑鬼!让这些贱货做一些没有…子的女鬼,我看这些贱货还有什么地方值得炫耀她们的美!弟兄们,大家给我把这些**的脸都给我刮花,把这些**的胸都给我割下来当球踢!啊……哈哈哈哈……”

地下的贼人们也是放声狂笑,一个个挥舞刀剑,就将这些女子的脸全都割的血淋淋的,寒光一闪,生生地将这些女人们最引以为傲的的半球割掉,一个个的都将那两团软绵绵血淋淋的两块肉,就拿在手中,不住的迎风摇摆,狂笑不已……

场景也实在是太惨了,简直就好似人间地狱一般!

这些女人们若是真的地下有知,是不是会后悔当时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会后悔当时不该羞辱歧视嘲笑别人?

但一切都太迟了,后人只能引以为戒,活着的高贵女人们只能从血的事件中吸取教训,好好做一个正直而又善良的女子也就是了。

但可惜,女人们很少能吸收教训,血淋淋的教训总是记不住,故此,人世间依旧有很多这种不幸的事发生,古往今来,都有不少。

凌玉霄看到眼前这血淋淋的悲惨场景,气的怒发冲冠,连眼角都瞪裂,怒吼道:“好你们这些畜生,竟然如此凶残,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