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4章 隐蔽1

第一百三十四章 隐蔽1

玉霄受的只是轻微的内伤,只是当时严重一些,吃过药,经过调养,没几天就差不多痊愈了,而且这内伤比起他追日来受的内伤可是轻多了。

一连三天,玉霄调息修养了三天,身体基本都复原了,他的内伤可比两大巫尊轻的多了。

因为两大巫尊没来得及运气将玉霄震开,龙鱼就吐火,两大巫尊万般无奈,只是拼命一架,然后滚开逃掉,故此被玉霄的真气震伤的最严重。

所以,玉霄两三天就可以痊愈,而两大巫尊没有半个月时间的调养都难以痊愈。

这三日来,女子国仅活着的这两个女子可谓对玉霄悉心照料,端茶送水,亲自下厨给玉霄做一些好吃的。

尤其是柳红,更是对玉霄百般的好,简直就把玉霄当作了自己的主人一样的服侍。

柳红和翠绿两个女子,也是女子国中的高贵女子,这二人刀马娴熟,在女人中可是厉害的很,所以,女子国族长才派她们二人杀出重围搬兵求救的。

其实,她们虽然却是有两下子,可是以她们的本事想杀出重围根本不可能,只不过贼人想利用她们而已,故此才假意放走她们,这二人也是侥幸逃掉了性命。

这二人虽然比不上曲仙儿、悠悠她们俊秀,可也是十分的美貌。

二人因为玉霄去救女子国,虽然没救了人,可是玉霄已经尽了力,又杀了这么多贼人,算是替女子国的姐妹们报仇雪恨了,二人是心存感激,故此,才对玉霄这么关心。

凌玉霄一好了,立刻就召集几个重要的人,布置下一步的对策。

玉霄道:“白伯伯,你速速派人四处打探四族人的动向,四族人虽然几乎都死光了,可是还有一些老弱妇孺,咱们也不得不小心,若是你们去了,有人追杀你们,那就证明四族族长回了本族了,若是老弱妇孺对你们怕的要命,那就证明他们不在族中。”

白鹭道:“我这就去带五十乘黄骑兵去查探一番,就算有埋伏,有乘黄,也不至于走不掉,不过……那……那些老弱妇孺要不要……”

白鹭用手做了一个斩首的手势,那意是说,要不要斩草除根,以除后患。

凌玉霄的心就是一痛,当真是为了难,若是不斩草除根,难免这些人会前来寻仇,留下了一些隐患,若是斩草除根,可是对方是老弱妇孺,如何能下得去手呢?

玉霄来回的渡着步子,当真是为了难。

虽然四族人都有罪,可是他们的妻女又有什么罪?孩子妇人又有什么罪?

可是这血海深仇,若是留着孩子妇人,等孩子长大后,岂不又是祸害?

女人集合在一起,岂不是又可以前来寻仇?

那个时候,两族之间若是发生厮杀,有了血海深仇,只要杀了人,就必然会灭其族,不管老人孩子,妇人女子,都必将杀之,以绝后患。

所以,一个族被灭,往往这个族的老弱妇孺都惨遭杀害,这已经成了一种正常的模式,不管是好人也罢,坏人也好,都是这样做的。

但玉霄毕竟是善良的,怎忍心将屠刀斩向无辜的人呢?

玉霄之再三,长叹道:“白大哥,我不希望去屠杀他们的族民,他们族精锐几乎都死绝了,只剩下老弱妇孺和孩子了,再要杀了他们,实在是太残忍了。”

白鹭长叹道:“霄弟,我何尝不知道这残忍,可是……若不将他们斩草除根,将来会后患无穷的,我们两族可就危险了,我觉得,还是灭其族的好。”

白净道:“不错,为了我们白民族和轩辕族的子孙后代,若是不斩草除根,可谓是后患无穷了,必须要杀。”

凌玉霄紧蹙剑眉,他发现,人类有时候的确是太自私太残忍了,就算是好人也是一样,这好人跟坏人之间,仅仅就是一步的距离。

玉霄断然道:“不行!不准伤害妇孺和孩子!你们要是去屠戮妇孺和孩子,你们跟坏人又有什么区别?你们跟四族前来屠戮你们的贼寇又有什么区别了?你们岂不是也成了贼了?”

白氏父子脸色通红,虽然他们知道不该,但内心中却并不想饶恕了这些贼人的家属,因为留下就是祸患!

但这里一切的指挥权都交给了玉霄了,虽然他们是族长,但一切都是玉霄说了算了,而且他们那敢得罪玉霄,更何况他们内心中还感激玉霄,更不想跟玉霄起冲突了。

白鹭叹道:“那霄弟你说该怎么办?”

凌玉霄沉片刻道:“这样吧,你们去了后,好好的跟他们解释一下,并且告诉他们咱们是迫不得已,咱们不会惨无人道的屠杀他们的,让他们放心就是,若是他们有什么需要,尽量帮助他们,我就不信,只要咱们以仁义待人,这些人会一点良心都没有,他们只是老弱妇孺,根本无力阻止族长的决定,根本与他们无关的,咱们用诚心和仁义来感动他们,就算他们想报仇,孩子也要等到几十年才长大,只要好好教导,让其明辨是非,我看不至于成为祸害的。”

白氏父子暗暗的苦笑,仁义,玉霄竟然要去跟敌人的子嗣妻女讲什么仁义!

这种事若是说出去,听到的人准会笑掉大牙,可是玉霄就这么做了。

虽然玉霄迂腐的很,甚至是傻的很,可是柳红和翠绿却是对玉霄崇拜的很,简直把玉霄当作了所见到的最大的大英雄了。

因为她们本身就是女子,一听说这些人要去斩杀妇孺,来一个斩草除根,心中就不是滋味,这就叫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就是这种感觉了。

这时听到玉霄替妇孺说话,二人当然开心,柳红微笑道:“是呀,只剩下些妇孺了,没什么关系了,女人能做什么?根本不足为虑了,霄大哥说的对,确实不该杀了她们。”

翠绿道:“就是呀,那样做实在是太残忍了,而且若干年后,那些老人老死了,孩子就算长大了,你们的后代也长大了,而且也一定比他们人多,就算他们想报仇,都不敢,不不不……他们也不会想报仇了,因为咱们并没有屠杀他们,他们应该感激才对。”

白鹭叹道:“好吧,就按霄弟的话做,我们不杀了就是。”

凌玉霄抱拳道:“多谢白大哥,这样咱们才不愧为正义之师。”

白鹭率领着乘黄骑兵五十人,准备好了弓箭长枪,去四处侦查去了。

凌玉霄就等候着消息,黄昏的时候,这些人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玉霄问道:“白大哥,事情如何?”

白鹭苦笑道:“咱们去的太迟了,四大族的人都不见了,定然是怕咱们屠杀他们,都逃之夭夭了。”

玉霄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有没有贼人的消息?有没有巫尊的消息?”

白鹭摇摇头道:“一点消息都没有,看样子,这些人一定早就逃走了,隐蔽深山不见踪迹。”

凌玉霄暗暗的道:“看来,一定是这些人势力基本瓦解,知道再打下去讨不了什么便宜,故此才暂时的躲避了起来。”

凌玉霄不放心,又骑着龙鱼亲自在方圆五百里之内转了转,一看,果然是找不到贼人的半点踪迹,知道贼人是远逃了。

玉霄这才放下了心,但此处依旧危险的很,谁知道贼人什么时候回来报复?

而且玉霄又不能总住在这里,所以玉霄担心的很,不过,玉霄知道,短时间内是完全没事了。

因为轩辕国和白民国的人合在了一起,力量又强大了很多,而且白民族还有乘黄神兽,贼人若是没有个七八百人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可是,别说七八百人,贼人就连一百人都凑不出来了,因为贼人基本上是全军覆没,哪里去找人去?

就算是两大巫尊再来,以二人之力对付这么多,他们也对付不了,所以玉霄放下了心,这就打算离去。

玉霄虽然要走,但还是觉得此处已经不安全,于是就劝解道:“白伯伯,公孙伯伯,玉霄认为,魔域的人已经开始展开行动了,此处已经不安全了,我觉得轩辕族和白民族还是离开的好,各位伯伯,不如就暂时迁族到我们天帝山附近居住,虽然程较远,可是我有葫芦和乾坤袋,依旧能将各位安全的带到天帝山去,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白净叹道:“贤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们的家在这里,祖祖辈辈就生活在此处,我们如何能走?我看应该没什么事了,四族的人都基本上被消灭了,就算漏网了四个族长,以他们之力也无法对付我们了,就算有魔域的两个魔尊,也对付不了我们这么多人的,我们是不会迁走的。”

迁族是大事,一个族若是迁入到别的族,那就是说,融入到别的族了,自己的族也就算名存实亡了。

那时的一个族就是一个国家,没有一个族愿意迁族投奔别人。

玉霄知道再劝说没什么用,只好就这么算了,也不劝解了,只好道:“好吧,那我去昆仑的时候,去找皛皛和犇犇,让他们回来帮着二位伯伯守护白民族和轩辕族就是了。”

白鹭笑道:“这是个好主意,犇犇和皛皛道术也很高强,有他们帮着镇守,更是万无一失了。”

玉霄道:“我今日就走了,咱们告辞了!”

白鹭失声道:“你……现在就走?”

玉霄点头道:“不错,我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了,现在这里已经太平了,短时间内是没有事了,我这就走,早点到梵音阁,换回皛皛和犇犇,贼人以为我还没走,一定也不敢来的,等皛皛和犇犇回来了,应该没什么事了。”

白净道:“再多住几日呀,为何走的这么匆忙?”

凌玉霄道:“我就不多住了,我还要去找我姐姐,还要去找皛皛,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就不留了,三位伯伯,你们呢?”

三老早就待够了,若不是为了等玉霄,他们早就走了。

叶方士道:“咱们一起走呀。”

谈天笑道:“是呀,这还用问呀,我们三就是为了等你这臭小子的。”

凌玉霄道:“那好,咱们就一起走吧。”

四个人刚要走,柳红和翠绿急忙叫道:“公子慢走!”

两个姑娘急急火火的就拦住了玉霄,玉霄笑道:“二位姐姐,不知有什么事?”

柳红红着脸道:“公子,我们愿意服侍公子,请公子带我们一起走吧。”

翠绿道:“是呀,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请公子收留我们吧。”

玉霄皱眉道:“我早就跟白伯伯说过了,你们就住在这里就是了,就算是白民族的族民了,一切白伯伯会照顾你们的。”

柳红轻声啜泣道:“公子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只想追随公子左右,侍候公子。”

凌玉霄苦笑道:“什么大恩大德?我又没有救了你们的女子国,还累及你们女子国的人连一具尸体都找不到了,我对你们那有什么恩情,谈什么恩情?”

柳红红着脸道:“公子,红儿糊涂,不懂事,请公子不要怪罪,其实不怪公子,当时事情危险万分,而且贼人众多,公子用道术对付贼人,是为我们女子国的姐妹们报仇,我不该怪公子,请公子原谅红儿的错吧。”

柳红说着,跪倒在地,红着脸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