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5章 根源1

第一百三十五章 根源1

“这样吧,就将他的尸体咔咔咔咔咔,剁成几千块,咱们姐妹包人肉包子,卖包子好不好?也可以赚点钱花。”

曲仙儿道:“咦,真是恶心,你们就知道认钱,你们可知,人肉是最好吃的了,咱们怎能跟别人一起分享呢?这样吧,咱们自己吃了他就是了,大家说,怎么吃人肉才好呢?”

洪袖儿道:“我觉得还是红烧的好。”

“不对不对,应该清炖。”

“不对不对,还是爆炒的好吃。”

楚桂儿道:“不对不对,吃人肉呢,要讲究色香味俱全才对,怎能那么做呢?你们没见到怎么吃烧鸡的吗?咱们呢,应该将他的肚子剖开,然后将他的心肝脾肺肾,都给掏出来,肠子呢,要留着,好做灌肠用,也可以来一个爆炒辣肠,味道肯定不错,猪肺猪肝都挺好吃,估计人肺人肝更好吃了,咱们就再来他一个爆炒人肝,凉拌人肺,至于心呢,这个最好了,人家都说,心只是一团血罢了,咱们呢,就将心先蒸熟了,让心凝固住,然后就像吃豆腐那样的,来一个麻辣人心,估计味道很不错……”

洪袖儿哈哈笑道:“对对,好主意,至于他的眼睛呢,就跟死鱼眼睛一样,咱们呢留着当泡玩,一定很好玩。”

曲仙儿道:“等到他肚子里的零碎都没了后,咱们呢,就将他放进锅里洗刷干净,然后在他肚子里塞进调料,姜,蒜,花椒,大料,酱油,醋,对了,我喜欢吃辣,多放一点辣椒,然后将他的肚皮封起来,这样呢,将他整个人炖熟了后,那花椒大料的美味就会走五官通七窍,那他全身的肉都会很鲜美了,这就是做红烧鲤鱼的作法,应该通用的……”

楚桂儿吃吃笑着,连连道:“喂喂喂,你们忘了件重要的事呀,咱们吃之前呢,应该将皮先剥掉嘛,还有呢,猪血凝固了,炒着吃最好了,尤其是放点非菜搀和着炒炒,是最好吃的了,人血估计比猪血好吃多了。”

洪袖儿皱眉道:“非菜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楚桂儿嘻嘻笑道:“非菜你们都不知道呀?魏姐姐,你知道什么是非菜吗?”

魏晓晨捂着嘴笑着,摇摇头道:“我也没听说过世上有非菜,我也不知道的。”

楚桂儿眨眨眼道:“廉哥哥,你呢,知道吗?”

廉政摇摇头道:“我也没听说过。”

楚桂儿叹道:“唉,真是笨死了,嗨,你们真是不学无术呀,告诉你们吧,非菜你们昨天还吃过呢,昨天咱们吃的非菜包子嘛,那非字上面一个草字头,中间一个非字,下面一横,不就是非菜吗?”

七个人轰然大笑,曲仙儿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咯咯笑道:“那念非呀?那不是韭菜吗?”

楚桂儿道:“怎么能念韭呢?明明是非菜嘛。”

就连那掌柜的都忍不住插话了,皱眉道:“那明明念韭菜。”

楚桂儿吃吃笑道:“管他念什么呢?随便了,反正咱们有的吃就好了,对了,人血加上非菜一炒,再加上鸡蛋,这又是一盘菜了。”

洪袖儿道:“还有,人的四肢是最有力气的,要不然,鸡大腿怎么会那么好吃呢?所以,越是有力的地方,肉越是结实,越是好吃的,咱们呢,剁下他的两只手,当作鸡爪子啃,不过呢,那双臭脚丫子就扔掉算了……”

三个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研究起吃人肉怎么吃才会好吃来了,可把那掌柜的吓坏了,当真是欲哭无泪,吓得脸都变了色,傻傻的听着他们议论着。

廉政看看魏晓晨,魏晓晨看看廉政,二人均是扑哧一声哈哈大笑,雪紫儿不爱玩笑,这一次也被逗得哈哈大笑,实在没想到,这三个丫头居然这么顽皮胡闹,明明知道对方考虑的多,就将他死后的惨状都给说了出来,故意的吓吓他。

洪袖儿道:“咱们算算几个菜啦,一个辣肠,一个人心,一个人肺,爪子,大腿,人肉汤……恩,够吃一餐了……”

曲仙儿道:“喂,咱们只想,要实际行动才行呀,来,动手做饭吧。”

洪袖儿道:“对对,咱们别老是想,想,若是不动,是吃不上美餐的,来,咱们先怎么办呢?是先放血呢?还是先剥皮?”

楚桂儿道:“依我看,先放血,杀猪的时候,杀鸡的时候都是这么杀的。”

“依我看先剥皮。”

曲仙儿道:“这样吧,咱们就一边放血,一边剥皮,桂儿,你去拿个大木盆来,接好血,你不是喜欢冷冻人血,做一个人血炒非菜嘛,这道菜是你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好来,我去拿盆。”

楚桂儿用手一指那远处的木盆,那木盆就飞到了她的手上,楚桂儿将木盆放在了地上,道:“这样,放血的时候呢,将他的头放在盆上,一刀照着咽喉割下去就行了。”

曲仙儿道:“放完血后呢,立刻剥皮,袖儿,你的刀快,剥皮的事就交给你了,不过剥皮的时候,有四肢真的不方便,所以呢先剁下来再剥皮。”

楚桂儿道:“不对不对,放完血后,咱们应该先将他的肚子隔开洗干净才对嘛……”

可把那掌柜的吓坏了,三个姑娘竟然研究起怎么吃人肉来了,而且这就用动手宰杀活人了,吓得他大叫道:“救命呀,救命呀,有人杀人啦……”

其实他喊都没用,因为博虑族的人每日里都担心自己的命不长久,谁还会乐于助人见义勇为?

曲仙儿皱眉道:“喂,你放心,我们将你的灵魂取出来后,你就不会疼了,那你怕什么?等会呢,我们取出你的灵魂,你看着我们怎么做人肉,估计挺好玩的。”

洪袖儿道:“只可惜,你的灵魂不能吃东西了,只能看,不能吃,你想吃一口自己鲜美的肉,都没这个机会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就叫他喊吧,咱们一个人不够吃的,多来几个更好,二位姐姐,你们说,人头怎么办呢……”

掌柜的一见,连连讨饶道:“三位姑奶奶,小人的肉不好吃呀,我的肉又算又臭的,我十天没洗澡了……”

楚桂儿道:“咦,臭死啦,姐姐,他的肉这么臭,那咱们换个吧,吃他老婆的肉,如何?”

曲仙儿道:“对对,女人的肉细皮嫩肉更好吃,不过,他老婆呢?”

洪袖儿喝道:“喂,你老婆呢?”

掌柜的哭丧着脸道:“我没老婆呀……”

曲仙儿笑道:“你有老婆才怪了,那个女人跟着你,才倒霉了。”

洪袖儿吃吃笑道:“行了,喂,你到底想不想做神仙呀?”

掌柜的哭道:“三位姑奶奶开恩吧,我不想做神仙,我……我就这么活着就行了……”

魏晓晨吃吃笑个不停,一看三个姑娘也玩了这么久了,总是这么捉弄人玩,这人也是够可怜的,魏晓晨急忙劝道:“好了,三位妹妹,别逗他玩了,你们都快把他吓死啦。”

洪袖儿扑哧笑了,将手一扬,给那掌柜的解开封住的血脉,道:“算了,不跟你玩啦。”

掌柜的腿一软,扑通就坐在了地上,心里面这个骂,暗暗的道:“他妈的,有这么玩的吗?”

曲仙儿微笑道:“其实呢,我们姐妹也是想的太多了,学习了你们博虑族人的优点,只是设想一下你死了后,尸体该怎么办才好,哈哈,真是越想越害怕呀。”

洪袖儿笑道:“所以呢,咱们活人不该想那么多,人之所以不快乐,就因为想的太多啦,既然生老病死不能逃避,咱们只要做到活着的时候开开心心的,管他死后的事做什么?明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无法预料,何苦想那么多?”

曲仙儿道:“我们修道之人讲究的是道法自然,这就叫随缘,随遇而安了,既然我们生在这个世上,本就是从没有到有的,本来就没有生命的,就算再失去一切,也不过是又回归到原点罢了,又何必这么在乎?”

洪袖儿道:“所以,人生只要活着的时候开开心心,就算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看来,小师弟说的一点都没错。”

楚桂儿吃吃笑道:“所以呢,我们姐妹才不想那么多呢,管他什么天荒地老,管他什么天塌地陷的,要是真的到了世界末日,反正死的又不是只有我们一个人,大家一起死,谁也跑不了,咱们呢,只要每日里开开心心的,有好玩的就去玩,有好吃的就去吃。”

廉政等四个人听着,本来以为三位姑娘纯粹是胡闹玩笑,没想到,竟然能看透这么多,懂得这么多道理。

渐渐的,他们也看得出来,三个小姑娘之所以每日里都这么要好,都这么开心,只因为她们知道,生命永远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人只能活在今天,不要活到明日,只要开开心心的活过,就算生命无可奈何的走到了尽头,人生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曲仙儿叹了口气道:“走吧,咱们找这里的族长玩玩去。”

楚桂儿道:“就是,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

洪袖儿道:“你呀,就知道吃,等你吃成一个大肥猪,看你怎么嫁人。”

七个人知道这店除了大饼,什么也没有,还在这做什么?于是七个人一起往外就走。

曲仙儿拍拍那掌柜的肩膀,轻轻一笑,将那块银子丢给了他,微笑道:“记住,人在活着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快乐,人死后,就没有感觉了,也不会害怕和痛了,所以不必这么担心,人,既然生了下来,就要好好的活下去,你呀,想开点吧,多挣点钱,娶个老婆,好自为之吧。”

曲仙儿仿佛长大了许多,说出的话来意味深长。

也许,三个姑娘本就是明理的,她们看透了太多太多,故此才跟玉霄一样,非常珍惜现在。

而且三位姑娘也知道,自己是修道者,父母都是修道者,是为了捍卫人类不被魔域灭绝的修道者,说不定将来有一天,魔域的妖魔会前来进攻,到那时,是生是死,谁也不能料定。

她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无论如何,她们都会帮着父母,跟魔域的妖魔拼死一战,跟父母战死在一起。

所以她们在活着时,总是那么淘气顽皮,每日里都逗父母开心,这其实才是她们内心中所隐藏的秘密。

她们的父母之所以这么娇宠她们,溺爱她们,舍不得骂一句,打一下,就算她们闯了天大的祸,他们也不会怪罪她们,只因为她们的父母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女儿也是活在不幸中,因为她们是修道者之后,是为了捍卫人类不被灭绝的卫道士之后,在魔域没被消灭之前,她们的生命说不定随时会被夺走。

所以,他们的父母希望在他们自己活着的时候,能见到女儿每日都开心,把最好的都给她们,宠爱她们,只因为这个原因。

其实,三个姑娘也是争气的很,就跟玉霄一样,虽然贪玩淘气,可是一点也没有耽误修炼,将父母的本事几乎都学在了身上,她们之所以这么刻苦,为的也是将来好助父母一臂之力。

所以,三个姑娘的修为可谓是很高了,论本事,也不见得就会比魏晓晨和雪紫儿差,这一点,就连雪紫儿和魏晓晨都不得不承认。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呀是呀,多赚点钱,娶个老婆,你看我姐姐怎么样?人多漂亮,你就娶她吧,噢噢噢,仙儿姐姐要做老板娘啦,噢噢噢……”

曲仙儿羞的脸通红,没想到楚桂儿这么淘气,竟然捉弄到她的头上了,嗔道:“臭丫头,死桂儿,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别跑……”

曲仙儿追了出去,两个姑娘你追我赶,嬉闹在了一起,曲仙儿追上了楚桂儿不住的咯吱着她,嗔道:“还敢不敢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不敢了不敢了,其实呢,你嫁他也不错嘛,到时候再生个大胖娃娃……”

“你还说,死丫头……”

可把众人逗笑了,就连雪紫儿和廉政这么不爱笑的人,也被逗的哈哈大笑。

两个姑娘这么嬉闹,立刻就被博虑族的人吸引住了,就见博虑族的人纷纷摇着头。

两个姑娘嬉闹了一阵,也就不再闹了,这时,博虑族中一个中年妇人挎着菜篮子走上前来,皱眉道:“二位姑娘,不可这么闹,不可这么笑,也不可这么跑,这样不好,很危险的。”

洪袖儿笑道:“危险,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