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5章 根源2

第一百三十五章 根源2

中年妇人一本正经的道:“你们这么笑,万一一口气上不来,就会死啦,还有,这么跑,万一绊倒,摔个跟头,不就完了吗?”

曲仙儿和楚桂儿互相看看,扑哧又笑了。

曲仙儿吃吃笑道:“依我看,干脆别吃饭,吃饭别再噎死。”

楚桂儿道:“就是就是,也别喝水了,喝水说不定都会呛死呢。”

那妇人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吃饭喝水时一定要小心,尤其是吃饭时,千万不能吃鱼的,要不然,鱼刺会卡死人的。”

曲仙儿道:“那……那睡觉呢?睡觉怎么小心呢?”

那妇人道:“唉,人呢最好也别睡觉,正所谓,今日脱掉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了,有时候,睡觉都会睡死人的。”

其实,睡觉之所以睡死人,只因为他们博虑族睡眠太少,疲劳过度才害死的他们,故此,千百年来流传了这么一个成语叫做——伯虑愁眠。

这成语就是打这里来的。

三个姑娘这么笑,这才明白,难怪这里的人都没精打采的了,睡的这么少,哪里能有精神。

曲仙儿笑道:“老人家,我看你困的很了,我劝你还是回去睡觉吧,人呢,若是睡觉睡死了,其实呢,是一种修来的福气,因为临死时,什么也不用想,所以什么也不会怕,这世上,人最幸福的死法,就是在睡觉中不知不觉中死去。”

洪袖儿道:“我们姐妹都希望有这种福气,将来老了之后,能在睡觉中不知不觉没有痛苦的死去,那可真是修来的福了。”

几个姑娘嘻嘻哈哈的继续往前走去,走了不远,就看一家屋顶上呆呆的坐着一个人,正在遥望即将落下的夕阳呆呆的出神,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三个姑娘正在奇怪,忽然间,就见那人慌张的下了房顶,大叫道:“不好啦,出大事啦,太阳……太阳出事啦……”

三个姑娘真是奇怪,太阳出事,太阳能出什么事?

博虑族的族民一听,纷纷围住了那人,议论纷纷。

就见那人,年纪约有四十多岁,胡须微白,面黄肌瘦,睡眼惺忪,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不住的跺脚道:“坏了,坏了,这一次真完了,真完了,咱们都死定了!”

七个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凑上前去,楚桂儿问道:“这位大哥,什么事?看把你急的。”

“嗨,你不知道,我观太阳,今日落下去,明日就再也不会升起来了!”

楚桂儿皱眉道:“为什么?”

“你不知道,今日太阳比昨日落得快了一些,看来,太阳每天爬来爬去的,不知过了几千年了,早就累的不行了,它落的快了,那就证明它已经很累了,想睡觉了,等它一睡觉,就再也醒不来了,所以,我们都要活在黑暗中啦……”

七个人闻听这话,实在是忍不住了,还以为什么大事,这人口中的大事竟然是这么荒唐可笑的事,见到他认真的样子,七个人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楚桂儿喘息着吃吃笑道:“这……这是我活这么大,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啦,笑死我啦……”

曲仙儿吃吃笑着,喘息着问道:“你怎么知道太阳明天不会升起来呢?”

那人一本正经,皱眉道:“你们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呀!你们想想看,太阳每日都爬那么高,爬了几千年了,能不累吗?它爬的慢,落下去的快,就证明它很疲惫了。HTTp://”

洪袖儿哈哈笑道:“你凭什么肯定它会累?你凭什么说它会死去?爬不上天了呢?”

“世界万物都会死,太阳为什么不会死?”

一个壮汉道:“是呀,这位是我们博虑族最懂得天文的学者,他的话不会错的。”

曲仙儿道:“那咱们打个赌行吗?我说,太阳明日还会照常升起来,不行咱们就打赌。”

那学究愁眉苦脸的道:“唉,这有什么好赌的,我研究的是自然规律,并不是胡说的,我问你们,你们以为天是什么?”

洪袖儿道:“天?天就是天啦。”

那人问道:“为什么叫做天?还有,天外有什么?天上为什么还有星星和月亮?星星和月亮都是什么物质呢?是石头的?还是玉石的?还有星星和月亮为什么只有到了晚上才有呢?”

这一下还真把三个人问住了,三个人活这么大,也没想过这些,在她们心中,天地本是自然存在的,星星月亮本就该有的,这根本没什么可考虑的。

楚桂儿道:“天,起名叫天,所以就叫天啦,天外有什么?天外能有什么?天是最大的了,外面能有什么?星星和月亮,就是星星和月亮了,晚上有又有什么奇怪的?”

那人叹道:“唉,朽木不可雕也!告诉你们,天外有天,天并不是最大的,在天外面还有个天!天外有天,这句话你们应该听说过的。”

三个姑娘彼此看看,渐渐的发现,这个多虑的人,到并非那么荒唐可笑了,不觉还真有点佩服了。

曲仙儿问道:“那……那为什么有星星和月亮呢?为……为什么星星和月亮只有到晚上才会看见呢?”

那人得意的道:“告诉你们吧,天外有天,在天外面,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这些星星和月亮,其实不过就是跟咱们脚下的大地是一样的东西,其实,月亮和星星,本身跟咱们的大地是一样的,本身是不会发光的。”

楚桂儿嘴一撇道:“瞎说,星星和月亮本身不会发光,为什么会亮呢?你骗孩子呢?”

那人摇摇头道:“愚笨,愚笨,告诉你,星星和月亮之所以会发光,只因为本身被太阳照射的,反射出来的光芒,其实,白天呢,那些星星和月亮还是在原地没动的,咱们为什么看不到呢?只因为太阳光太亮了,所在咱们看不到罢了……”

这些理论也许在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也并没有值得骄傲的,可是在几千年的那个时候,这可谓是一件了不起的见解!

也许,博虑族的人多虑并不好,但是,有缺点,也有优点,缺点是他们不该总是那么忧虑,优点是,那份异想天开的幻象,那份好奇和幻想,那份追求真理的执着,却是可敬的。

这世上,就因为有好奇心和爱幻想,故此,才会懂不少东西。

人类若像三个姑娘那样,只知道吃饱了就睡,不是吃就是玩,恐怕永远也不会进步,也没有今天的科技。

所以说,任何事都是反正两面的,多虑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只不过,这些人的确想的太多罢了,故此才不好。

三个姑娘呆住了,她们冰雪聪明,仔细想想,这人说的还真有点道理,星星和月亮难不成到了白天也会回家睡觉不成?难不成,这漫天无数的星星,说走就走,明日也是像太阳那样升起来吗?可是星星这么多,为什么不会乱呢?而且白天的时候,下雨阴天,也偶尔能看到星星,若是星星走了,白天为什么能看到?为什么下雨阴天没有光就能看到呢?

所以,她们仔细想想,觉得星星没动还是有道理的,至于其它的,当真是觉得这人有点异想天开了。

那人又问道:“我再问你们,天是什么形状的?”

曲仙儿道:“是圆的呀。”

“那大地呢?”

洪袖儿道:“是四四方方的呀。”

天圆地方之说,早已是人们心中的最信任的说法了。

那人冷笑道:“不对不对,告诉你们,天是圆的,地也是圆的!”

楚桂儿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呢?你说地是圆的,那……那我们脚下土地那边的人,岂不是头朝下活着?真是可笑。”

那人一本正经的道:“一点都没错,地就是圆的,你们看到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了没有,咱们住的大地,其实就跟那些月亮和星星差不多大小,咱们的天,是一个无限的大苍穹,咱们的大地就在天里面,不过就是苍穹中一个小小的圆地罢了!说不定有一天,大地就会沉没!”

三个姑娘吃吃笑着,楚桂儿道:“竟瞎掰,胡说八道的,我问你,既然地是圆的,那为什么咱们总是头朝上呢?为什么没见到头朝下活着的人呢?这又怎么解释?”

那人一愣,苦笑道:“这……这我也研究不透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所以说,你是错的,天是圆的,地就是方的,你就是满嘴胡言乱语,竟是自己吓唬自己,大家别信他的话,太阳没事的,明日还会升起来的……”

其实,错的是她,那人之所以没研究出为什么地是圆的而不见头朝下走,只因为不知道地球引力这个东西。

玉霄要是在这,一定会很赞成这人的所说,绝对会信地是圆的之说,因为玉霄曾经追过日,追来追去,从西面追到了东边,若地不是圆的,怎么能返回到终点呢?所以,玉霄会信他的话。

曲仙儿道:“嗨,管他什么天圆地方……”

那人赶紧纠正道:“不对不对,是天圆地圆才对……”

曲仙儿嗔道:“我就喜欢说天圆地方你管的着吗?我就喜欢说天也是方的,地是方的,你管的着吗?管他呢,咱们能吃就吃,能喝就喝,活的快乐就行了,管这么多干什么?操心也不怕老的快……”

楚桂儿吃吃笑道:“就是,就是,太阳公公若是掉下去摔死了,神仙会派另外一个太阳的,摔死他活该。”

洪袖儿道:“最好月亮和星星都摔下来,我们姐妹正好喜欢星星,就将星星穿在一起,做个星星项链。”

楚桂儿拍手笑道:“就是就是,月亮一掉下来,咱们就将月亮抱回家,月亮上还有嫦娥姐姐呢,能见到嫦娥姐姐,那真好玩,对了,嫦娥姐姐的那个小白兔是我的,你们做姐姐的不要跟我争……”

那人摇着头叹道:“唉,孩子话,荒缪可笑,可笑啊,不学无术……”

在那人的心中,也许她们真的是不学无术,只知道吃喝玩乐,根本对任何事不操心,当真是跟她们没什么共鸣,所以也懒得理她们,一个人又默默的坐在角落里研究起来了……

三个姑娘嘻嘻哈哈的笑着,边走边说笑,仿佛遇到这人简直就是个疯子似的。

人生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千百年来,有无数的人都被困惑着,寻找着答案,也许在当时看似荒唐可笑,可是在如今来看,这些肯动脑子去考的人,无疑是可敬的,其想境界远远高于那些四肢勤劳,大脑懒惰的人,当然,那看似是疯子的人,也比三个姑娘高明的多了。

不过,一个人之所以不快乐,也是因为想的太多,当然,他没有三位姑娘这么快乐,无忧无虑的活的开开心心的。

三位姑娘可不管什么天圆地圆什么的,只要每日里能开心快乐,能和父母一家人在一起,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就是她们心中最重要的事了。

别说天圆地圆,就算是天是五角星星的样子,地是一只癞蛤蟆的模样,她们也不去操心。

就算明日是世界末日,对她们来说,能和一家人死在一起,能跟心爱之人拥抱在一起死去,那也是开心的。

博虑族的人还真是奇奇怪怪的,三个姑娘走出不远,就见一个可怜的老妇人在哭泣,哭的那个伤心,而旁边一个中年人,横眉立目的,正在骂着。

曲仙儿冲上去,就是一个嘴巴,怒道:“喂,你这么大的人了,为什么欺负老人家?”

洪袖儿怒道:“老人家惹你了?”

楚桂儿搀扶起那老人道:“奶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老妇人哭道:“我活不下去了,他是我儿子……我老了,他不管我,我活不下去了。”

这一次就连廉政都怒了,廉政一把将那壮汉揪住,厉声道:“你真的是她的儿子?”

那中年人怒道:“是又怎么样?”

廉政这个气,扬起手狠狠就两个嘴巴,厉声道:“是就该打!”

雪紫儿也气坏了,拔出刀来,厉声道:“不但该打,而且该死!”

魏晓晨拦住道:“别杀他,问问他,喂,为什么不赡养你的母亲?为何这般不孝?”

那中年人凄然一笑,道:“用的着你们多管闲事吗?我凭什么要养她?”

曲仙儿这个气,左右就是两个嘴巴,怒道:“她是你娘,你就该给她养老,这是作为人子来说,是天公地道的,你凭什么不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