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6章 排解2

第一百三十六章 排解2

他们哭,也是就是对这天地间的无情无助的控诉!

人类,除了用哭来对抗天地间的残酷,又有什么办法?

七个人再也不觉得这里好玩了,再也没兴趣玩下去了,可是三个姑娘刚想走,就见两个人脚步踉跄的走来,边走还边喝酒,边喝酒还边哼哼唧唧的唱着。

那两个人彼此搀扶,边走边笑,不住的大笑,在这里,居然有人肯笑,居然有人这么开心高兴,可以算是新奇了。

这还不是新奇之处,最令人新奇之处,其中一个人竟然还穿着一身红,竟然是新郎官的打扮。

那两个人年纪都不大,也都在二十多岁的样子,就见那新郎边喝酒边放声高唱道:“人生瞎扯淡,吃喝拉撒睡,日月轮回不断,懵懵懂懂又是一天,生老病死,爱恨离别,谁人又能逃避?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是烟云一梦!男婚女嫁,生儿育女,代代繁衍不息,日日月月年年,还不是如梦如醉……”

另外一个人哈哈大笑,舌头都有点打卷了,连声道:“好,好歌,好词,听……听我这首……谁云爱情美?谁就是白痴!洞房花烛夜,……美哉乐哉销…哉,却将美埋葬!冰清玉洁的她,不再玉洁冰清,我心中的仙子呀,也是如此的肮脏,女人,爱情,哈哈哈哈……”

“兄台再听我这一首,吱吱嘎嘎,哼哼唧唧,缠缠绵绵嘤嘤,只叹一朝之欢,却换得一生苦累不堪,什么冰清玉洁,什么君子烈女,尽是贪…好…,夜夜…声不断,你叫一声我的心肝,她叫一声我的情郎,他说道,我一枪可定中原,管饱你欲死欲仙,她叫道,嗯嗯嗯嗯,不要啊,心中却道,千万别停我的心肝……只可叹,得到了她的躯体,却将心中的美一手葬送,妙哉大自然,凸凸凹凹,凹凹凸凸,当真是妙到毫巅,但却又是苦不堪言,其中滋味谁懂?咦!人生何处是净土……”

“哈哈……妙,妙极了,来,兄台,咱们去喝酒,就叫那女人独守空房到天亮,哈哈哈……”

七个人一开始听了,感觉这两个人当真有学问,可是听来听去,这俩人倒好像是在唱什么……词,尤其是听这两人,在得到女人之后,将女人说的……至极,五个女子这个气。

尤其是魏晓晨,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听这两人把**给男人的女人说的那么贱,虽然她的确是在跟男人叫过,也的确心中这么想的,可是将这种话明着道出,她的心还是愤怒的。

那两个人丝毫不理会七个人,脚步踉踉跄跄,就从七个人身边走过。

几个姑娘可气坏了,这两个人可把女人给挖苦苦了,得到了女人,跟女人有了关系后,却说女人不再纯洁,不再美,变得肮脏不堪,还将女人跟男人中最最难以见人的羞愧事,将之唱了出来,那绘声绘色的歌声,就连几个姑娘听了心中都对男女之事恶心到了极点了。

曲仙儿等女子还是少女,未经人事,这时听着二人这么一唱,一个个羞的满面通红,纷纷心道:“难道男女在一起的事,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不美吗,唉……男女之事真的这么令人恶心吗?”

爱情如果是美的,难道婚姻真的就是爱情的坟墓,让彼此纯洁的心,干干净净的身子,从此之后变得污垢不堪了吗?

三个姑娘虽然生气,但却是浮想联翩,一想到,将来之后,她们嫁了人,就要被那男人将衣服脱光,男人那神秘之物,放进了她们那里,那脏不脏?恶心不恶心?难道嫁了人之后的女人,真的会像这两个男人所说,变成了……的令人觉得恶心肉麻吗?

那样的爱情还美吗?以后的女人真的还纯洁吗?

三个人的心犹如被刺了一刀一般,若是爱情是美的,男女**却是恶心的,那应该怎么办?是选择爱情享受这份美丽,还是选择了爱情之后,却将那**不美之事拒绝?可是,那还有爱情吗?难道选择了美丽的爱情,就必须做那种令人恶心但又**的事吗?

莫非,爱情的终点,真的是得到了彼此**之后,就到了终点吗?难道爱情的意义,真的只是为了男女**寻欢作乐的**享受不成?

难道所谓的爱情真的只是为了心中那(略去一些字)望,爱情,难道是这样的吗?爱情,难道真的是这样子的吗?

几个人的心真是不知想什么,但一想到冰清玉洁的自己,将来成亲之后,就会变的这么污浊不堪,她们的心就会痛。

她们实在是太爱美了,但爱情是美的,可是那种事却是不美的,为什么这世界会这样?

可是魏晓晨却气的很,她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就算这种事不美,可是女人将清白的身子奉献给你,难道玩过之后就算了吗?就不负责任了吗?

她已经不是贞洁烈女了,所以,心中也觉得那种事并不算美,可是却真的不想白白付出,没有什么回报,就此的失去。

魏晓晨一见二人从身边走过,故意的将脚一伸,就给两个醉汉来了一个绊子。

这两个醉汉本来就喝醉了,喝的够多了,本就站不稳了,她这么一绊,这俩人哪能站的稳,哎呀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魏晓晨这个笑,捂着嘴直笑,但却偷偷的看了一眼廉政。

只见廉政不但没有笑,而是对她这么做十分的不满,瞪了她一眼,然后慌忙走上前,搀扶起二人道:“对不起,你们没摔着吧?我们……不是故意的……”

他们早就全身麻痹了,摔一下其实也觉不出痛来,二人一见廉政,哈哈笑道:“无妨,无妨,我知道,反正不是你绊倒的我们,一定是女人,哈哈……一定是女人,因为有些女人就这样,只要咱们男人说到了女人的不美处,就莫名其妙的动怒。”

“不过,我们说的都是实话,这些女子呀,就是假正经,哈哈哈……”

“来来来,仁兄,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我请你喝酒,告诉你,我娶媳妇啦,哈哈哈哈,我娶媳妇啦,我从此之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玩女人了,是不是值得高兴呢?哈哈哈,呜呜呜……我娶媳妇了,呜呜呜……”

这人说着说着就哭了,仿佛娶妻并非是什么喜事,而是人间一件悲剧一般。

另外一人道:“你哭什么?娶妻生子,都是人生必不可少的,就算那种事不美,就算以后生儿育女烦恼不断,你也不必伤心嘛,咱们还有酒,咱们还有人陪着咱们一起苦恼,全天下的人,娶妻生子的人又不是你一个……”

魏晓晨这个气,一把推开廉政,揪住那新郎官的衣服,怒道:“喂,你这算什么?你既然做新郎了,为何不陪你的妻子,反而出来疯言疯语的喝的醉醺醺的?”

那新郎气呼呼的道:“女人……我的事,关你……关你屁事?你为什么多……多管闲事?”

魏晓晨嗔怒道:“我就要管,你这样就不对!你这是不负责任!”

那新郎气呼呼的挣脱开,正色道:“我怎么不负责了?我喜欢喝酒,你管的着?我娶了她,我暂时不将她脱光了,你管的着?怎么,我娶了她,非要时时刻刻的跟她做男女之事,就算负责了吗?难道你的丈夫也是这么对你的吗?娶了你之后,你就非要要求丈夫一晚上玩你,玩的你**快乐欲死欲仙不成?”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怒道:“你!”

气的她一巴掌就要打过去,刚刚举起手,就被人一把牢牢地抓住,魏晓晨扭头一看,抓住她手腕的正是廉政。

廉政面沉似水,冷冷的道:“住手!你有话说话,为什么打人?”

魏晓晨就觉得从他的眼中射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之气,不由得芳心一阵乱跳,不知不觉中手放了下来。

魏晓晨都要哭了,嗔道:“他……他羞辱我……你没听见?”

廉政沉声道:“是你有错在先,你将别人绊倒在地,已经不对了,人家只是就事论事,你有什么权利去打他?难道因为你有点本事,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咱们学道之人,讲的是理,绝不能以强凌弱!”

魏晓晨气的连连跺脚,但却找不出什么理由反驳,的的确确,就算这两个醉鬼浪荡形骸,疯言疯语,可是怎么说,怎么想那是别人的事,你管的着吗?而且她也的确是有错在先,这个还真无法辩驳,更何况,就算别人成了亲在洞房花烛之夜不陪着妻子,出来喝酒,那也是别人自己的事,她也无权过问。

所以,她当真是窘在了原地,无言以对。

曲仙儿道:“魏姐姐,廉大哥说的也对,咱们动手打人,的确是不对,不过,咱们就跟他讲讲道理,看谁有理就是了。”

魏晓晨怒道:“好,我就跟他讲讲道理,我问你!你为什么新婚之夜出来喝酒?”

那新郎拉着廉政的手,好像见到了知己一样,大笑道:“兄台,我看的出,这漂亮又泼辣的女子看来是喜欢你的,你的…福不浅呀,哈哈哈……”

廉政叹道:“兄台,你醉了,不要乱说,没有的事。”

那新郎哈哈笑道:“我又不是瞎子,算了,女人我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就冲你兄台这么明辨是非,我就算再多摔几个跟头,我都愿意。”

魏晓晨怒道:“住口!我是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那新郎冷笑道:“为什么这么做?哼哼,只因为我不喜欢将她的美这么快葬送,你可知道,她可是我最爱的女人呀,在我心中,我爱她的美,爱她的纯洁,可是如今……等我娶了她,立刻就要跟她洞房花烛了,可是我却发现,她不再那么美,那么纯洁了,就算我得到了她,可是她的美却永远的在我心中消失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啊,难道爱情的最后,真的要做那种无耻的事?我不想玷污她的美,我的女神呀,从此之后,就告别了纯洁,哈哈哈哈……来来来,兄台,咱们为天下纯洁的女人早晚有一天变的不纯洁而干杯!咱们为人生这无可奈何的繁衍生息,爱情最终走进坟墓,将美葬送而干杯!”

那两个男子碰了碰酒壶,一起喝了起来,又将酒壶递给了廉政,哈哈笑道:“来,兄台,你也喝一杯我的喜酒,从此之后,我的心上人就要变得不纯洁了,她再也不会是那么纯洁的美了,来,咱们喝酒,喝酒!”

廉政的心也是痛的很,长叹一声,也接过酒壶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这喝的是酒吗?这喝的是人生的无奈,人生的苦痛,人生的寂寞!

其中的滋味谁能懂,谁又能明白?

一个懵懂的少年,一开始对未来、对人生充满了希望和好奇,满以为这个世界好美,心上人好美,可突然有一天,他可以得到这所有的一切,却发现,人生男女之事不过如此,竟然是如此的肮脏,心中的那份纯洁的美立刻当然无存,发现,这个世界竟然没有什么真正的美,没有什么是真正的纯洁,那是什么心情?

他懂,因为他也经历过这种痛苦,突然间发现这个世界好残酷,好可怕,人生好不美,一切都那么脏,就连心目中最纯洁最美的女人,到头来依旧会别的不美,那种心情真的无法解释,那份痛心,真的没有人能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