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6章 排解3

第一百三十六章 排解3

新书推荐:

为什么人生会是这样呢?为什么世界会是这样的呢?

他迷茫,他彷徨,他失望,他沮丧,但又无可奈何,他能做什么?除了一醉解千愁之外,还能做什么?

所以,他只有喝酒,大口的喝酒,恨不得用酒将时间一切的不美全都冲洗的干干净净,他宁愿醉倒在美酒中,也不想面对这么不美、不纯到处都是肮脏**的世界!

魏晓晨愣住了,她已经没有话说,这个新郎,虽然爱着那个女子,可是爱的是哪个女子的纯洁,可是等娶了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冰清玉洁的身子立刻就会被沾污,从此之后,她的纯洁再也不复存在了,他为此而感伤,喝酒浇愁,又有什么不对?她还能说什么?

“喂喂喂,给我留着点,我还没喝够呢,这样吧,咱们一起去喝酒,一起醉,只有醉才是人生最高境界,醉了后,什么悲欢离合,爱恨情仇,都他妈是过眼云烟……”

三个姑娘如此的聪明,也这么爱说笑,心中也是一片苦涩,也没有什么言语答对。

廉政索性坐在了地上,跟两个醉汉勾肩搭背的坐在了一起,坐在了二人的中间,笑道:“那么你呢?你为什么也要喝酒?”

另外一人哈哈笑道:“告诉你吧,我呀,为了我老婆,我老婆正在偷汉子呢,哈哈,有趣吧,我为荒唐的人生而喝酒,哈哈哈……”

曲仙儿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那人白了一眼曲仙儿,道:“没听清吗?我老婆正在跟别的男人快活呢?这个你懂不懂?看你也是个冰清玉洁的小女孩子,问着个做什么?唉……好好的保住你清白的身子吧,不要过早的嫁人,等你嫁了人后,你就会知道,……的痛苦和……了。”

廉政苦苦笑道:“喂,你老婆偷汉子,你也能看的下去?”

那人咕嘟咕嘟又喝了不少的酒,大笑道:“这又有什么?女人,谁玩不是玩?反正都是做那种事,我何必看不开?既然她喜欢不同的男人,喜欢那种无耻的快乐,就叫她随意吧,爱一个人,就是充分的满足她的需求,这就是人间的爱呀,哈哈哈……这就是人间的爱,可笑吧,可笑吧……哈哈哈……”

“对对对,什么叫幸福?什么叫爱?简单的来说,就是男人想玩女人的时候,可以随时的发泄**,女人想男人的时候,可以随时的得到满足,这就叫幸福了,所谓的爱,就是尊重她,她既然喜欢别的男人,那就该尊重她,反正这种事都是那么肮脏不堪的,管他呢,兄台,你高明的很,不过,我可达不到你这种境界……”

“哈哈哈……等你跟你媳妇洞房花烛之后,一切都看得开了,渐渐的也会达到我这种境界的……”

廉政苦苦一笑,夺过酒壶自己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将那葫芦酒喝的干干净净!

“喂喂,你喝完了,我喝什么?”

廉政哈哈笑着,抛出一块银子,笑道:“这银子,你拿去买酒喝,有多少买多少,咱们一起喝就是……”

“唉,银子,钱这东西真是害人不浅呀,人生,究竟活着为什么?为了钱活着?还是为了性活着?咱们活来活去,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还是要无可奈何的死去,死去后又得到了什么?你说,咱们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活着受这么多罪,人们还是要活着……”

“你想这么多做什么?人生的最高境界,那就是有吃的就去吃,有女人的时候就去玩,玩完了嫌脏,就去洗澡,洗干净,洗的干干净净,等到死去那一天,咱们就吃好的,喝好的,好好的快活,然后再去死,咱们的子孙后代,也会像咱们一样,生下来,痛苦的活着,受尽折磨的活着,最后无可奈何的娶妻生子,将心中最完美最纯洁的最爱占有,然后就这么继续下去,哈哈哈……这就叫,小车不倒,继续推,直到生命全都灭绝了为止,痛苦和无可奈何的延续才能结束……”

“唉,一个人活着,不管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若是能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死,又有什么不好,就算没有了生命,没有了人类,又有什么不好,只可叹,世人就是想不开……”

“走,去喝酒,去买酒喝,兄台,咱们一起去,走……”

廉政从没有喝这么多酒,一口气喝了这么多,也有点醉了,摇晃着站起来,跟两个醉鬼彼此搀扶着,大笑道:“走,去喝酒,不醉不归……”

曲仙儿等人愣住了,她们还从没见过廉政这么失态过,他简直都有点疯了。

就连雪紫儿都吃惊的望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岳商长叹一声,上前拉住了廉政的手臂,叹道:“廉师弟,你醉了,别闹了,咱们赶路吧,找个地方借宿休息去吧。”

廉政哈哈笑道:“岳师兄,走,一起去喝酒去,我想醉,醉了好,醉死了更好,睡觉哪里不能睡?咱们又不是女人,正所谓,以天为盖,地为铺,日月星辰伴我眠,壮哉,快哉……走走,一起去……哈哈哈……”

岳商不及推托,被廉政拉住,一起随之而去,其实,他的心也在痛,他何尝不是也这么苦闷!

魏晓晨的心犹如被砍了一刀一般的痛苦,他的痛苦,她很了解,这几个醉汉,令他又开始颓废起来,变得**不羁起来。

魏晓晨跺跺脚,她的心中都是他,可是他的心却不能释然,也许,在他的心中,可能也像那两个醉汉所说,认为人生不美,得到了女人,认为女人不美的吧。

也许,在他的心中,只是爱她纯洁的美,也许,在他的心中,也不想再有什么牵挂,也许,他的心中,只有对人生无可奈何的痛苦!

魏晓晨再也不顾什么羞涩,也不怕别人看出来他们的关系了,疾步走上前,一把拉住廉政的手,嗔道:“廉大哥,你不准去,你醉了,你别喝了,你真的醉了!”

廉政一见是她,再也没有了从前的百依百顺,一把甩脱开她的手,喝道:“你走开!我喜欢喝酒,关你什么事?我喝酒你管的着吗?不用你管!走开!”

魏晓晨呆呆的愣在了原地,不知不觉中,珠泪滚滚而落。

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难道他的心变了,不再喜欢自己?也开始讨厌人间的婚姻,也觉得女人一**,就再也不美了吗?他难道不想跟自己成亲了吗?难道彼此就这么结束了吗?

雪紫儿也不是傻瓜,这些日子以来,看到二人眉来眼去的,他的一个笑,自己师妹就会笑的很开心,她怎能不明白二人已经相爱,雪紫儿气的柳眉倒竖,叱道:“这臭小子,也太无礼了,师妹,我替你去教训他!”

魏晓晨一把拉住雪紫儿的手,痛声道:“不要,他……他是一个可怜人……”

她知道,若是雪紫儿过去跟他理论,他这时喝了酒,心中本就沉痛的很,当然谁也不在乎,绝不会对雪紫儿客气,所以他们必然打起来,只要打起来,必然是两败俱伤,可是最后死的一定是廉政,因为他喝醉了,绝不是雪紫儿的对手,更何况,怎能叫他们打起来呢?

她怎忍心看到他受伤呢?他已经很痛苦很痛苦了,他心中的苦涩,谁又能明白?

可是她却懂,因为她听过他的故事,他的父母不幸的结合生育了他,最后,父母自残,彼此受伤,又发了洪水,最后,双亲就此失散,他受尽了痛苦,如何叫他对婚姻有安全感?

可是他又是一个负责的人,已经跟她发生了关系,就算心里很苦,就算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后代像他自己一样的痛苦,可是他依旧要娶她,娶了她之后,依旧要生儿育女,依旧要做人生无可奈何的事。

也许,若不是他们彼此的已经给了对方,他绝不会对她许诺,也绝不会跟她在一起,他只需要将这份情埋在心中,这样暗暗的喜欢她一辈子,也许他就满足了。

真正得到一个女人,就像那两个人说的,纯洁的美在他心中消失了,神秘感也消失了,所以他的心始终想不通,就像那两个醉汉一样的困惑,想不通人生究竟为什么这么无可奈何!

魏晓晨哭着摇着头,最后蹲在了地上放声痛哭。

一个女人再坚强,再有本事,可是在情字的面前,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三个姑娘纷纷围住了她,曲仙儿轻声安慰道:“魏姐姐,你不要伤心,廉大哥不是有心这么对你的,他只是醉了,他已经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会忘记这所有的事了。”

洪袖儿道:“就是,他已经醉了,就不要怪他了,你就不要这么伤心了,也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楚桂儿叹道:“唉,咱们真是来错了地方,算了,就叫他喝个够吧,也许,他喝点酒心情会好点。”

魏晓晨渐渐的好了点,轻声啜泣着道:“我……我没事……我不是为他骂我而哭,我……我是为他伤心,他的命太苦了,你们不知道,他实在是太可怜了……”

雪紫儿长叹一声道:“唉……咱们活着,谁又不可怜?除了仙儿她们之外,咱们都是孤儿,也许,那两个人说的也对,那个不孝子说的也没什么错,这世上为什么要有人?为什么要有生命?这世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魏晓晨长叹一声擦擦泪水,就在后默默的跟着,轻声道:“你们去找家客栈休息去吧,我……我跟着他,他醉了,若是有什么不测,没人保护他……”

曲仙儿苦笑道:“还找什么客栈?咱们一起跟着他们吧,看来,岳师兄恐怕都跟他们一起去喝酒去了,咱们姐妹要不要也喝点酒,借酒消愁?”

洪袖儿道:“咱们也喝?算了吧你,咱们都成了醉猫,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就都死翘翘了,你真是疯了。”

四个人默默的在后跟着,在暗处保护着他们。

就见两个醉汉带着二人来到了酒铺,一人抱着二个大酒坛子晃着就走了出来,四个人找了处僻静之处,就开始喝了起来。

果不其然,就连岳商都喝的酩酊大醉。

四个姑娘就在暗处看着,一个个不由得唉声叹气。

四个人正在看着,就见四个醉鬼纷纷解开裤子,就开始撒……

可把四个姑娘羞死了,一个个嘤咛一声,急忙转过了头,虽然魏晓晨已经不是处女,见过男人的那东西,可是就算是保持矜持,也要假装害羞才行。

曲仙儿红着脸骂道:“怎么醉鬼这么无赖。”

雪紫儿也骂道:“喝醉了的醉鬼,简直可恶死了,真是有毛病,一点也没了修养。”

楚桂儿红着脸轻声道:“不知他们撒……完了没……”

洪袖儿嗔道:“你听不见呀,哗啦哗啦的……呀……羞死人啦……”

四个姑娘捂着脸,心里却是在好奇,等了好半天,就听到四个醉鬼又开始大喝了起来,边喝边胡言乱语的唱了起来……

四个姑娘找了处干净的地方,每个人都默默的看着这四个醉鬼,一个个不由得苦笑连连。

就见四个醉鬼喝了不少的酒,终于,那两个醉鬼拱手告别,踉踉跄跄的回家,而廉政和岳商彼此搀扶着,摇摇晃晃的,二人找了处满是干草的地方,彼此的又举起了酒坛子,将另外一坛酒又给喝了个干干净净……

二人喝完了酒,再也支持不住了,就倒在乱草堆中昏昏睡去……

四个姑娘长叹一声,魏晓晨慢慢的起身,看了看两个从不喝酒,一向都本本分分的两个老实人,不由得连连摇头,轻轻的将一些干净的干草给二人盖了盖,然后黯然的走回到几人身边。

四个姑娘对两个醉汉无可奈何,扶着也不是,搀着也不是,抱着更不是,简直是无可奈何,四个人也只好找了点干草铺在地上,人人都盘膝打坐,开始凑付着度过这难熬而又难忘的黑夜……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