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7章 昆仑1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昆仑1

新书推荐: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廉政和岳商睡的倒是香甜,可是却苦了五个姑娘,尤其是魏晓晨,几乎一夜未眠,就怕这两个人睡的跟死猪一样,万一来个狗呀猫的将二人叼走了。

其实她主要担心的是廉政,若是岳商一个人睡在这,她才懒得管。

曲仙儿三姐妹靠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睡着,一睁眼,天已经亮了。

五个姑娘彼此揉揉眼睛,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四周看了看,只见,廉政和岳商睡的鼾声如雷,简直香甜的很。

魏晓晨眼睛红肿着,似乎啜泣了一夜,似乎一夜也没睡。

曲仙儿三姐妹可气坏了,好好的在外露宿一晚上,而且虽然到了春天,可是这里就是这么怪,白天热,晚上冷,若不是三个人都有修为,不在乎冷,简直都能受风寒。

尤其是坐着睡了一夜,这个滋味可真不舒服,看到这两个大男人睡的这么香,她们当然心里不平衡了,尤其是昨夜,看到魏晓晨受了欺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曲仙儿三人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用脚踢了踢二人,二人依旧呼呼直睡,廉政还含含糊糊的道:“好……好酒……咱们……再喝……”

曲仙儿这个气,气呼呼的骂了一声道:“喝你个大头鬼!天都亮了,起来了!”

洪袖儿摇着岳商道:“岳师兄,起来了,天亮了……”

岳商也是没有睡醒,喝的也太多了,他们俩还从没有这么喝过酒,而且他们几乎是滴酒不沾,这一次一下子喝了这么多,当然会醉的厉害了。

楚桂儿吃吃笑着,淘气的用手捏住了廉政的鼻子。

廉政嘴里含含糊糊的,用满是灰土的手胡乱的拨拉着,弄了楚桂儿一手的灰土。

楚桂儿嗔道:“真是睡的跟死猪相似,把你们卖了都不知道,二位姐姐,我有办法,叫他们睡,弄不醒他们才怪呢。”

曲仙儿道:“什么办法?”

楚桂儿捂着嘴吃吃直笑,道:“这还不简单嘛?”

楚桂儿吃吃笑着,将水壶拿了出来,魏晓晨失声道:“喂,你这是做什么?”

楚桂儿笑道:“替你出出气,用水泼醒他。”

魏晓晨脸一红,轻声道:“别,他睡的这么香,就叫他多睡会吧。”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难怪你被他欺负,你就这么心疼他呀,忘了昨天晚上他推了你一把,骂你了?真是的,这么健忘……”

魏晓晨轻轻的低下了头,道:“我……我没事……”

“嗨,被你气死了,你不出气,我还要出气呢,害的本姑娘累了一晚上,没好好睡觉,他们睡得跟死猪似的,不能便宜了他们,二位姐姐,来,咱们一起泼醒他们……”

曲仙儿和洪袖儿本就喜欢恶作剧,一听这主意,一个个咯咯直笑,连声称赞这主意妙。

两个姑娘刚想泼醒二人,楚桂儿拦住了,吃吃笑道:“喂,咱们喝的水又不算凉,这么泼醒他们,这是给他们洗脸呢?不行,咱们用寒气将水冻冷了,再泼醒他们,这样他们绝对能醒了,嘻嘻嘻……”

魏晓晨失声道:“喂,你别闹了……”

雪紫儿咯咯笑着,拉住魏晓晨道:“你呀,什么时候变了性子了?就叫她们玩吧,只是用水泼醒他们,这又有什么?难怪你被他欺负了,这样不行的,你可不能太软弱了,要不,他还会欺负你,等会他若是不先跟你说话,你就不理他。”

女人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研究怎么折磨对方的男人,让那男人变得服服帖帖的,可是魏晓晨却是苦笑,因为她知道,若是自己听她的话,结果,败的人一定是自己,因为以他的为人,是不会主动跟她道歉,主动跟她说话的,而且他外柔内刚,要强的很,要他拜倒在女人的脚下,他一辈子也做不出。

魏晓晨早就将他的为人看的很透彻了,对付他这种男人,她知道,做女人的一定要大度,让他自己感到羞愧,他就会对自己好了。

不过,等他醒了,却是不能理他,为了女人那矜持的脸面,也不能主动去理他,过一段时间再跟他说说话,这倒是没什么。

三个姑娘吃吃笑着,用寒气将葫芦内的水冰冻的凉的就像冰,这才淘气的将这三壶路上饮用的水,给他们浇在了脸上。

二人睡了一夜,酒也醒了一半了,被这么冷的水浇在脸上,不醒才怪呢。

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一个个摸着脸上的冷水,喃喃道:“下雨了?”

三个姑娘这个笑,吃吃的笑个不停。

岳商揉揉眼睛,一看是这三个丫头,苦笑道:“原来是你们三个捉弄我们,真是淘气死了。”

岳商丝毫不觉得意外,也没有生气,因为自小到大,岳商是二师兄,其实都算是半个老师,他本来就宠爱三个姑娘,拿三人当作自己的小妹妹一样,这点小小的恶作剧,他那会生气。

洪袖儿道:“二师兄,你看看你,喝了多少,起来了,咱们该赶路了。”

廉政喝的最多,一看是三个姑娘捉弄他,他也没放在心上,摆摆手道:“你们就爱胡闹,我还没睡醒,去去去,你们先上路吧,等我睡醒了,再去追你们去。”

他说着,又倒在了乱草里,合上了眼睛。

楚桂儿这个气,使劲捏住他的鼻子,嗔道:“起床啦,还睡!大懒猪!”

曲仙儿和洪袖儿两个人趴在他耳边,大叫道:“着火啦!”

廉政机灵一下坐了起来,苦笑道:“喂,想吵死我?想憋死我呀?”

曲仙儿嗔道:“憋死你就对啦!”

洪袖儿嗔道:“你们俩睡的倒是香,害的我们几个累了一晚上,还睡?”

廉政揉揉眼睛,道:“不睡了行了吧?我……我怎么睡在这?”

楚桂儿瞪了他一眼,道:“怎么睡在着?你问你自己吧,昨晚上跟两个醉鬼喝的跟死猪似的,还有你岳师兄,你劝人去了,连你自己都喝了酒……”

岳商皱眉道:“昨晚上我们喝酒了吗?喝了很多吗?”

廉政也头痛的很,苦着脸道:“我也觉得喝了酒了,可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呢?咱们跟谁喝的酒?”

三个姑娘这个气,这俩人喝酒都喝迷糊了,跟谁喝的酒都不知道,怎么睡在这里都不知道,三个人真是又气又笑。

难道喝醉酒的人都这样吗?喝了酒后,酒醒了什么都会忘记吗?

曲仙儿气的推了他一把,嗔道:“你倒是忘得快?你什么都不记得啦?”

廉政苦笑着摇摇头道:“我只记得我昨天很想喝酒,结果就去喝,我喝了酒后都做过什么?”

曲仙儿气道:“你自己慢慢想吧,先别管别的,你喝了酒后,把魏姐姐骂了,还不快去道个歉。“

曲仙儿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轻声道:“快去赔个不是,你把魏姐姐都骂哭了,人家魏姐姐守了你一晚上,怕你被狗叼走了,还不快去。”

魏晓晨扭过头去早就不看他,廉政苦着脸道:“我几时骂她啦?我怎么不记得?”

楚桂儿气道:“真是跟醉鬼说不清楚,你别管别的,你就骂了,还推了魏姐姐一把呢,快去啊,还愣着做什么?”

廉政摇摇头,道:“我……我……不去……”

曲仙儿气的跺跺脚道:“嗨,我真被你气死啦!”

廉政道:“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三合起来捉弄我,我才不上当来,去去去,一边玩去,我饿了,去族内买点东西去。”

洪袖儿一把拉住他,嗔道:“不准再去啦,再去那里,连我们都快变成神经病啦!”

廉政道:“不过,喝点酒睡觉挺香的,我再去买点酒来喝。”

三个姑娘失声道:“还喝?”

曲仙儿鼓着嘴道:“你要是再这么喝酒,我给你全摔了。”

洪袖儿道:“你再敢喝,我回去非告诉应叔叔不可,叫他好好罚你。”

楚桂儿苦着脸道:“算我怕你了,你可千万别喝了,你喝了酒,可坑苦了我们了。”

廉政皱眉道:“我喝酒难道还打人不成?就算不喝酒,也总买点吃的去吧?”

他用手一摸,失声道:“咦,我的钱呢?”

曲仙儿气道:“还钱呢,你早给了别人了,没钱更好,看你怎么喝酒。”

廉政挠挠头,他是真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记得,当时心好痛,想喝酒,想醉,至于究竟是什么事,喝完了酒基本上真的忘了,至于他骂魏晓晨,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洪袖儿催促道:“快走,快走,这破地方一会也待不得,再待下去,咱们都成了神经病了。”

曲仙儿道:“对对对,快,立刻就走。”

楚桂儿忽然笑道:“先别走,我去看看那个说太阳不会再爬上来的那个大白痴怎么样了,臭他两句再走。”

曲仙儿也吃吃笑道:“估计那人正在那研究呢,咱们去看看。”

她转过脸来,瞪了一眼廉政道:“喂,我们姐妹去买点东西吃,你们不准跟来,跟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她走到魏晓晨面前,轻声道:“姐姐,看紧他,别叫他跟着。”

三个姑娘叮嘱一番,手拉手一蹦一跳的去了。

廉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呆呆的出神,拼命的想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说了些什么话,结果,大脑一片空白。

他虽然想不起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可是人生活着的那份痛苦和无奈,他却没有忘记。

三个姑娘一蹦一跳的去找那个口口声声说太阳就要完了的人,还真是奇怪,那人竟然早早的就起来了,仿佛是来验证自己的说法到底对不对。

就见那人呆呆的坐在屋顶上,也正在发愣,嘴里还喃喃道:“没道理呀,难道我又错了……”

三个姑娘这个笑,吃吃笑着,飞上了屋顶,三个人蹑手蹑脚的来到这人的身后,猛地大叫道:“喂!”

吓得那人机灵一下,差点就从屋顶上摔下去。

三个人笑成了一团,曲仙儿微笑道:“怎么样?我说太阳没事吧。”

那人一看是三个丫头,皱眉道:“这不可能呀,我怎么会错了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就别瞎想了,告诉你吧,太阳公公永远不会没的,永远不会累的,还有,你所说的什么天圆地圆之说,纯粹是胡说八道!”

洪袖儿道:“对,天就是圆的,地就是方的,是没错的。”

那人摇头晃脑的道:“非也非也,天圆地圆一定是对的,太阳毁灭,是早晚的事……”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喂,太阳公公跟你有仇呀,你盼着它这么快就死?太阳公公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愿意整日活在黑暗中呀?真是神经病。”

曲仙儿吃吃笑道:“行了,跟这大白痴说什么,别跟他玩了。”

洪袖儿道:“就是,咱们走。”

三个姑娘淘气的对着那人扮了个鬼脸,然后飞上半空就走。

可把那人惊坏了,那人惊呼道:“呀,神仙!神仙啊!”

三个姑娘半空中咯咯笑着,道:“我们就是神仙,你就别胡琢磨了,太阳永远不会毁灭的,哈哈哈……”

三个人飞回到几个人边,廉政一见三人空着手回来,皱眉道:“喂,买的吃的呢?”

曲仙儿嗔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你个大头鬼,这里的东西吃了都会传染上神经病,走走走,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七个人就这样离开了那里,半路上打了只野兔,烤熟了吃了。

七个人吃完了,依旧往前赶路,廉政和魏晓晨还是以前一样,基本不说话,本来以前廉政还看她几眼,现在倒好,就好像怕见到她似的,连抬头看她都不看了,就这么默默无言的赶路。

昆仑山乃是仙山,自古以来充满了神秘,总是令人那么的向往。

昆仑山蔓延几千里,高达几千丈,山体直插云霄,雄伟壮丽,气势万千,这里山顶几乎也是常年冰雪不化,颇像白头山的景色。

七个人并没有来过昆仑山,而凤凰岭究竟在哪里?

七个人御空飞行,开始寻找凤凰岭,虽然大体的位置不知道在哪,可是他们听说过,凤凰岭靠近昆仑河,这里湖水清澈,鸟兽成群,山势奇险,山顶银装素裹,山间白云飘渺,尤其是鸟类最多。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