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7章 昆仑2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昆仑2

据说,凤凰岭靠近传说中西王母居住之地,之所以哪里称之为凤凰岭,只因为凤凰圣母乃是神鸟凤凰修炼千年成仙得道,故此,才称之为凤凰岭。

曲仙儿姐妹听过玉蝶讲过凤凰岭的大体样貌,印象十分深刻,而且凤凰岭鸟类最多,常言道,百鸟朝凤,既然凤凰成仙,那它的鸟类属下众多,也并非什么奇怪之事了。

而且玉蝶说过,凤凰岭满是梧桐树和芙蓉树,就在两座高山之间,所以,要想找到凤凰岭,只要找到这些特征之处的地方,再慢慢寻找就是了。

七个人都有本事,御物飞行,寻找起来比较方便的多了,而且曲仙儿和廉政还有神兽天马和吉量马,所以,要想找找也并不难。

终于,他们找到了凤凰岭,一看这里的美景,当真犹如玉蝶所说的那样,山峦叠翠,奇秀雄伟,一座大山,高耸入云,前面一座小山,只到了那座大山的半山腰,但依旧是很高很高,山中烟雾萦绕,鸟语花香,开着的花竟然都是雪莲花。

山下就是碧清的湖水,山上满是梧桐树和芙蓉树,而且飞鸟成群结队落满了枝头,不住的唱着悦耳动听的旋律……

就在小山的正中,有一座雄伟奇秀的大殿,四周簇拥着不少的小屋舍,犹如百鸟朝凤一般,将这大殿供奉在正中。

最奇的是这座大殿,一不是庵堂,也不是道观,虽然建立的有点像道观,可是细细看来并不是道观,这里就是神鸟凤凰的行宫了,这座大殿并非是用什么石块修建而成,竟然是美玉和翡翠建造的这座大殿!

就见这处凤凰行宫,碧翠色的琉璃瓦,完全是翡翠修建,四周的墙壁均是无暇的美玉修砌,不但整个房子都是美玉和翡翠做成,就连两扇大门和牌匾,也都是翡翠和白玉所做,当真是清秀、典雅,又那么富丽堂皇,显得高贵无比。

不但这处大殿是用美玉和翡翠修砌而成,就连四周的小屋舍也都是美玉和翡翠做成的,当真是巧夺天工之妙,令人赞叹不已。

昆仑山盛产玉和翡翠,这里竟然都是白玉和翡翠修建的亭阁、小桥、玉桌,玉凳,就连脚下铺着的也是玉石。

在正中最大一处翡翠修砌的大殿,上面雕刻有三个篆字:翡翠宫。

这个名字真是贴切的很,这里的确是翡翠宫。

在殿大门左右的屋顶上,用翡翠雕刻着一只凤和一只凰,这一只凤和一只凰,都高五尺,长一丈大小,雕刻的是栩栩如生,完全是天然翡翠雕刻而成,而四周,都雕着无数的鸟儿,各式各样,微妙微翘。

这就是百鸟朝凤图,凤凰分为雌雄,凤是雄的,凰是雌的,可是不管雄雌都统称之为凤凰。

凤凰乃是神鸟,是飞禽之首,鸟类中的至尊。

这里的屋舍虽然没有天帝山哪里的行宫那么宏伟高大,可是论秀雅和奢侈,世上没有任何地方能比得上这里了。

可把七个人惊呆了,七个人哪见过这么多用翡翠和玉石建造过的豪华而又秀雅的住所!

三个姑娘高兴的直拍手,曲仙儿哈哈笑道:“这里若不是凤凰岭,玉蝶姐姐若不是住在这里,我就将这些翡翠和玉石吃了,哈哈哈,走走走走,去找玉蝶姐姐去……”

三个姑娘一起往大殿下飞去,边往下走,边喊道:“玉蝶姐姐,玉蝶姐姐……”

三个姑娘骑着天马落在了美玉无瑕的玉石地面上,就在外大喊大叫。

岳商苦笑摇摇头,知道三个姑娘太没有礼数,这么大喊大叫的,这太失礼了,不过,这三个姑娘自幼无拘无束习惯了,根本对于礼数之说,丝毫不放在心上。

三个姑娘刚落下,喊了几声,再看四周的一丈多高,四四方方的小屋子内,嗖嗖嗖,立刻飞出了无数的飞禽!

有老鹰,有白雕,有喜鹊,有乌鸦……

最抢眼的是从中跳出两个怪鸟,一只鸟直立着行走而来,高约七尺多,就好似人一样高,浑身火红和金黄的毛掺杂着,一双鸟眼凶恶无比,两只鸟爪犹如铁爪一样,鸟嘴足有一尺多长,又尖又利!

另外一只鸟更是可怖,也是直立行走,站起来约有一丈,暗青色的羽毛,但脖颈上的毛和尾巴却是暗红色,后肢粗大,就好似人腿那般,两只大爪子足有两尺,爪子锋利无比,前肢比较小一些,就好似人的手臂一样,爪子也是锋利无比,最可怕的是这鸟的脸,鸟嘴是又长又利,鸟嘴足足有三尺长,一双死鱼一般的眼中,冒着凶光!

可把三个姑娘吓坏了,这么凶的鸟她们可从没见过,三个姑娘神色惊慌,纷纷亮出了兵刃,准备随时对付这两只凶禽!

这两只鸟正是凤凰岭三大神鸟之一,不过,还未修成人形,这三只神鸟一只是凤凰圣母的爱鸟青鸟,另外两只鸟专门负责守卫凤凰岭的,那只红黄羽毛的鸟名叫毕方鸟,而那只最凶的暗青色的鸟名叫灭蒙鸟!

这两大鸟,在山海经中也有过记载,不过,却是凶悍无比,十分的厉害。

灭蒙鸟和毕方鸟眼冒凶光的率领各种飞禽走兽就将三个姑娘包围在垓心,三个姑娘一个个吓得花容惨变,颤声道:“你……你们别……过来……”

廉政、岳商等四人一见这么多凶禽,也急忙飞进了圈中,一个个准备抵御这些飞禽的猛攻。

但七个人都没有动手,因为他们知道,这说不定是凤凰岭的神鸟,专门负责守护这里的,既然是凤凰岭的鸟,他们如何能伤害。

七个人围成一圈,廉政抱拳道:“鸟兄,我们不是坏人,我是玉清教门下,特地前来拜见圣母,请不要误会。”

曲仙儿颤声道:“喂……我……我是来找玉蝶姐姐的,冷玉蝶,冷姐姐,你们知道冷姐姐吗?”

她这句话还真有效,就见这两只凶鸟停止了逼近,那只灭蒙鸟呱呱的叫了两声。

那个毕方鸟也呱呱的叫了几声,似乎是询问他们。

曲仙儿一皱眉,根本听不懂这只鸟说什么,一见菁菁鸟落在天马身上,曲仙儿将菁菁鸟抓住,问道:“好菁菁,它们说的什么呀?你帮我解释一下呀。”

玉霄不在,菁菁鸟和天马就听三个姑娘的了,菁菁一听曲仙儿让它解释一下,神气的呱呱道:“好吧,我解释一下,那个红红羽毛的鸟说,它叫毕方,是这里的两大侍卫之一的右侍卫,问你认识玉蝶吗?为什么找玉蝶姑娘?而那个青色的怪鸟说,它叫灭蒙,说玉蝶是在这里,你们为什么找它?”

毕方鸟和灭蒙鸟虽然没有修成人形,可是就像天马和龙鱼一样,都是神物,都有灵性,所以,听得懂人语。

曲仙儿高兴的道:“哈哈,原来是这样,菁菁,你告诉它们,就说我是玉蝶姐姐的妹妹,来找姐姐来了,咱们是自家人,不要动手……”

菁菁鸟扑扇着翅膀在两只鸟前面飞着,呱呱呱的叫了半天。

就在这时,就听一个清甜的声音柔柔的道:“毕方伯伯,灭蒙伯伯,请不要动手,这都是我的朋友。”

随着一个清甜的声音说罢,又有一个声音吃吃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三个胆小如鼠的臭丫头呀,真是跟屁虫……”

曲仙儿等人甩头观看,只见大殿前走来三个姑娘,一个白衣飘飘的姑娘,白纱蒙面,正是玉蝶。

另外一个姑娘正是玉蝶的师姐凤翙翙,而另外一个白衣少女面冷如霜,正是和三个姑娘最不和的卓悠悠。

毕方鸟和灭蒙鸟鸣叫了一声,再看围住他们的那些飞禽一个个的散去,回到了那些玉石翡翠修砌而成的小屋子中去了。

玉蝶见到是三个姑娘,满面笑容,快步走上前来,盈盈笑道:“三位妹妹,你们怎么来了这里了?”

曲仙儿三人亲热的跳上前去就将玉蝶围了起来,曲仙儿拉着玉蝶的手笑道:“姐姐,我们想你啦,找了你好久了。”

洪袖儿道:“是呀,我们是特意来找你的。”

楚桂儿道:“特意给你送信的,让你开心开心。”

那边卓悠悠也跟魏晓晨和雪紫儿打过招呼,吃吃笑道:“这三个笨丫头来,肯定是她们的父母不放心,才派来你们四个来,给这三个丫头当奶妈照顾她们的吧,哈哈哈……嘻嘻嘻……”

廉政四人纷纷淡淡一笑,其实,说白了,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们名义上是来送信,主要的职责其实就是做保镖来的。

三个姑娘正在说笑着,一听卓悠悠说这种话,三个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三个人一起又将卓悠悠围住,曲仙儿嗔道:“放你的臭屁,我们姐妹这么大本事,用的着别人保护?”

洪袖儿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楚桂儿道:“他们是代表天帝山和龙女山送书信来得!”

卓悠悠悠然笑道:“行啦,行啦,你们这点胆子,我都看见了,见到毕方和灭蒙吓得瑟瑟发抖,连声音都变了,就别在这逞强啦,嘻嘻嘻……”

曲仙儿虽然心中是害怕过,不过,害怕可怖的动物是女孩子们的本性,真要打起来,她也不见得就不是这两只怪鸟的对手,只不过,她是怕这俩鸟的怪样。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死悠悠,臭悠悠,本姑娘怕过什么?不服?咱们再打一场!”

洪袖儿气道:“打的你满地找牙!”

楚桂儿道:“打的你满地乱爬!”

冷玉蝶苦苦一笑,因为这四个人在一起准会吵架,准会吵得面红耳赤,若是没人解劝,还真能打起来。

凤翙翙吃吃笑道:“好了,别吵啦,都是自家姐妹,何必呢?悠悠,这是你的不对了,仙儿她们刚来,你就说她们,真是不该。”

冷玉蝶微笑道:“几位好妹妹,真被你们气死了,好好的又吵什么?都不要吵了……”

四个姑娘彼此的看看,一起转过头道:“哼!”

曲仙儿拉着玉蝶的手道:“姐姐,我们是专门给你送个好消息的,你听了后,一定很开心的。”

玉蝶因为弟弟玉霄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虽然经过卜算,知道玉霄应该脱险了,可是,却依旧担心的很,故此,十分的憔悴。

卓悠悠也瘦了好多,也是因为玉霄的事,憔悴了好多,不过,玉霄不见了已经四五个多月了,时间久了,心情也就渐渐的好点了。

就算一个人再喜欢一个人,那个人死去,活着的人也不可能伤心一辈子,渐渐的,心情都会好的,否则的话,只要亲人一死,就伤心个不停,永远都不能释然,那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能活下去了。

因为这世上尽是生离死别,都是一代送一代,一代死离一代,谁也无法避免,生离死别的痛苦就像人生老病死一样,谁也无法逃避。

玉蝶和悠悠的心情总算好了点,但心中依旧是惦记着玉霄的安慰,所以,吃的少,也不太快乐,故此才十分的憔悴。

曲仙儿趴在玉蝶的耳边低低的声音道:“玉蝶姐,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姐妹去过朝鲜国,打听到玉霄并没有死,他没有事,过段时间自己就会回来了,你不要再伤心了。”

洪袖儿道:“这件事千真万确,我们姐妹这才万里迢迢的前来给姐姐送信的。”

玉蝶闻听当真是欣喜若狂,这世上,她就只有一个亲人了,就是玉霄,虽然他们并非是亲姐弟,可是感情一向很好,而且在玉蝶的心中,始终也是暗暗的喜欢玉霄的,不过,她清楚的很,自己是做姐姐的,是万万不能喜欢弟弟,嫁给弟弟的,虽然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礼数上却说不过去,所以,她只能是暗暗的喜欢。

自小的时候,玉蝶就喜欢弟弟,但知道是自己的弟弟,本以为那种喜欢不过就是姐弟之情,可是自从知道玉霄不是她亲生弟弟之后,她的心也不知为什么会暗暗的开心,小的时候,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可渐渐的大了,她才发觉,原来自己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弟。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连自己都控制不了,她就是这样,但她却只能选择永远的将这份情埋藏在心中,而且在玉霄身边,还有这么多优秀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她,她更要控制自己的情感了。

在外人的眼中,都以为玉蝶是因为玉霄的姐姐,才这般的疼爱他关心他,可没有人能懂少女的心,因为有时候,女人的心真的犹如海底一样的深。

玉蝶喜道:“呀,真的?霄弟真没死?呀!真是爹娘保佑,真是太好了……”

楚桂儿赶忙捂住了玉蝶的嘴,轻声道:“嘘,不要说出来……”

卓悠悠就在她们身边,听到三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趴在玉蝶耳边嘀咕着什么,正奇怪,这时听玉蝶说玉霄没死,悠悠也是欣喜若狂,急忙拉住曲仙儿的手道:“呀,玉霄真的没死?玉霄呢?他在哪里?”

曲仙儿使劲瞪了卓悠悠一眼,她们之所以叽叽喳喳的不大声说出来,就因为卓悠悠在这里,三人都一个心,也都是小孩子心性,就是不告诉卓悠悠,让卓悠悠着急难过,因为她们知道悠悠跟玉霄的感情就像她们一样,故此偏偏就不告诉悠悠。

其实,三个人也都是小孩子心性,也没去想想,这么个好消息,玉蝶若是知道了,哪里能不告诉悠悠。

曲仙儿甩开了手,叱道:“拿开你的脏手,讨厌,不知道!别问我!”

洪袖儿气呼呼的道:“谁说玉霄没死?玉霄死了,死在大海里喂了王八了,你就去哭吧。”

楚桂儿道:“我们找到了玉霄的尸体了,他死了,死的惨不忍睹的!”

卓悠悠先是一愣,然后吃吃笑道:“行了,你们三个就别咒霄哥哥死了,他若是死了,你们能这么开心?就别骗我啦,我才不上当呢。”

楚桂儿跺跺脚埋怨道:“玉蝶姐,都是你不好,我们才不告诉她呢,你竟然说出来了。”

冷玉蝶扑哧笑了,得知玉霄没死,她是打心底就开心的很,看到三个姑娘跟小孩子似的,暗暗的为弟弟开心,虽然她喜欢玉霄,可是她知道,她跟玉霄之间,只能是姐弟之情,一辈子也不能在一起,只能选择将这份情埋在心里一辈子。

而见到弟弟身边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为他但心,为他流泪,她当然很开心了。

玉蝶笑道:“好妹妹,你们就别呕气了,快说说看,玉霄究竟在那?如何的脱的险?”

曲仙儿叹了口气道:“唉,我们也没见到他本人,只是我们找到了朝鲜城,问了问,其中一个朝鲜姑娘接待了我们,说玉霄留下口信,回家去了,所以我们知道玉霄没死。”

洪袖儿道:“他肯定没死,因为这臭小子骗我们,他明明没回山,却骗我们回山了,除了他这么坏,没人这么坏了。”

三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诉说着遇到的事,说了半天,玉蝶这才知道了真相。

不过,她又开心担心了起来,因为据三个姑娘所说,玉霄十有**下了大海了,去寻找珍珠果和美人泪治疗她脸上伤的灵药去了。

这大海中危险万分,他一个人下了大海,岂不还是在危险之中?

所以,玉蝶又担心了起来,悠悠也是一样,下海寻找美人鱼,这那是闹着玩的。

冷玉蝶幽幽叹道:“唉……霄弟,姐姐的伤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你何苦冒这么大的危险去找药?万一……我……怎么对得起爹爹和娘?”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死玉霄,真是傻瓜,你傻啦,好好的下海?”

曲仙儿姐妹虽然也是记挂着,不过,她们可知道玉霄有水里的功夫,水里的功夫了得,而且又有龙鱼护身,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看到玉蝶又担心,曲仙儿微笑着劝说道:“玉蝶姐,你不必担心呀,小师弟本事可大啦,他可会水功的,没事的。”

洪袖儿道:“是呀,小师弟在水里不用呼吸都行,他会用皮肤呼吸,是淹不死的。”

楚桂儿笑道:“而且还有龙龙护着他,就算海里有什么鱼呀,虾的什么的,见到龙鱼也都老老实实的逃走,就算龙鱼打不过海里的凶兽,龙龙想要逃走,谁也拦不住的,所以说,小师弟没事的,姐姐不必担心呀。”

冷玉蝶叹道:“但愿如此,玉霄就是贪玩,我就怕他在海里胡闹,碰到鲨鱼什么的……”

曲仙儿笑道:“你就放心吧,小师弟身怀数宝,龙鱼,葫芦,乾坤袋,外加追日靴,还有他的两把神剑,他是不会有事的。”

凤翙翙笑道:“大家还愣着做什么,快,到里边坐。”

楚桂儿道:“哇塞,凤姐姐,你家好美呀,竟然全是翡翠玛瑙和玉石,我的天,这得要多少钱才能修建好呀。”

凤翙翙扑哧一笑,道:“妹妹有所不知,我们昆仑山盛产美玉和翡翠,所以,在昆仑山,这里的美玉和翡翠随处可见,是不值钱的。”

她虽然这么说,可是昆仑山巍峨陡峭,猛兽极其的多,普通人是不敢进山的,所以,这翡翠和玉石玛瑙依旧是值钱的很。

洪袖儿指着那两个凶鸟道:“这……这两只鸟是什么啊?好厉害……”

冷玉蝶微笑道:“那个是毕方伯伯,是毕方神鸟,那个是灭蒙伯伯,它们都有五六百岁了,是圣母的两大门神,负责保护这里的。”

楚桂儿嘻嘻笑着,冲着两只可怕的神鸟盈盈笑道:“二位伯伯,你们好呀,以后见到我们,可别咬我们了,咱们都是朋友。”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嘻嘻笑着跟两只凶鸟打招呼。

毕方鸟和灭蒙鸟呱呱叫着,不断的点着头,似乎是听懂了。

卓悠悠道:“拍鸟屁,你们就这点本事。”

楚桂儿白了卓悠悠一眼,哼了一声道:“看在玉蝶姐姐的面上,我才不理你呢,哼!”

洪袖儿也道:“咱们大人不跟小人一般见识。”

曲仙儿道:“她个不懂事的孩子,咱们别理她,显得咱们小气。”

玉蝶微笑着,陪同七个人往里走。

大殿的门匾也都是美玉的,上面雕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圣母宫。

七个人就走进了圣母宫中,去拜见凤凰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