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2章 戏耍1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戏耍1

杀了人,难道就不偿命了吗?杀了人做了和尚忏悔难道就可以白杀了吗?若是那样的话,公理何在?天道何在?

今日,别说是她杀了自己的朋友,就算是他的师傅四大神僧,就算是佛祖杀了玉霄,禅印也会拼了这条命替朋友讨个公道!

若是做和尚的杀人可不必偿命,那这世上的恶人恐怕都去做和尚去了!

她虽然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可是她却杀了自己最好的朋友,难道就因为他是自己的喜欢的女子,就重色轻友不成?

绝不能!

禅印打定了主意,无论今日是谁杀了玉霄,就算是整个梵音阁的人做的,他都能将整个梵音阁的和尚屠杀干净,全了朋友之谊,然后自尽,以谢这滔天大罪!

禅印可没有半点玩笑,他可是认真的,自小到大,牛犇犇就是这么爽直,丝毫不懂的玩笑,除了玉霄能戏耍他之外,逗得他开怀大笑之外,还没有人能敢跟他开玩笑戏耍他。HTTp://

禅印自小就力大无穷,乃是傲人族中玉霄小伙伴中的牛小子,是力气最大的一个。

毛毳毳是最奸猾的一个,结果,为了傲人族的仇恨,受尽屈辱卧底于魔窟,为了全朋友之谊,最后死在了骷髅洞。

白皛皛是像玉霄一样多智的一个人,可是却比玉霄沉稳的多。

牛犇犇是最忠厚憨直的一个,也是力气最大的一个。

龙龘龘是最坚强最重义气的一个,最后宁死不屈,十岁就死在妖魔之手。

鱼鱻鱻是水性最好的一个,为了逃命,中了妖魔一招,跳进了池水中,死在了傲人族河内,也是自幼丧生。

只有玉霄是集合这几人所有的特点,是五人之首,是里面最聪明的一个,玉霄是又聪明又淘气,又义气又多智,是傲人族最了不起的人物,是傲人族的骄傲。

禅印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是谁,他都要为好友报仇,就算死的不是玉霄,是白皛皛,他也会这么做,因为这世上只有玉霄和白皛皛是他真正的朋友!

禅印缓缓举起了紫金降魔杵,厉声道:“莲妹,你起来,我要跟你公平交手,若是我不敌,你就杀了我,若是我杀了你,你也别怪我!”

白莲抽泣道:“你……你竟然真的要杀我,好……你杀吧,我不会和你打的,你要杀就杀,我也不会反抗,死在你手,我认了,你杀吧!”

禅印可以为了朋友尽义,她是尊敬的,既然这么喜欢他,为何不为了情,将自己的生命给他,全了他对朋友的情义?

所以白莲动也不动,将身子直起,眼睛一闭,任凭禅印处置了。

禅印痛声道:“好,莲妹,你死之后,我立刻追随你而去,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去,你就安息吧!”

白莲啜泣道:“我……我知道,牛哥,我……我喜欢你……下辈子,若是有缘,我……我愿意跟你在一起一生一世……”

这就要死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什么和尚,什么尼姑,什么道德,什么应不应该,都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让他知道自己的心!

禅印也泪流满面,痛哭道:“莲妹,我……我也一样,我肯为了你去死,肯为了你不做和尚,可是你……杀了我的朋友,我不能放了你,咱们对不起玉霄,就一起陪他共赴黄泉,下辈子,我一定娶你为妻,莲妹!”

白莲也哭着叫了一声,扑进了禅印的怀中。

禅印紧紧的抱住了白莲,二人相拥而泣,然后激吻在了一起!

众多和尚看着,不由得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没想到这一僧一尼竟然有这种感情!

也许,后来之所以和尚庙和尼姑庵分开,恐怕也是因为怕和尚和尼姑有了私情,坏了佛教的名誉吧。

可是当时还没有分开,虽然分为三个院落,但毕竟在一起念经,并非是完全封闭的,所以,禅印和白莲见面次数还挺多。

自从禅印进了梵音阁,白莲也入了梵音阁,二人都是前来学艺,也都是孤儿,也可谓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了,感情也的确很深厚。

这一次报仇,白莲本也想去,可是禅印背着她偷偷下山,而她也不知傲人族在哪里,故此只好待在山上,所以就没去。

禅印和白莲不顾一切的激吻在一起,在佛祖金像面前,在众多神僧神尼面前亲吻在了一起,可把这些和尚和尼姑羞坏了。

但这些和尚和尼姑知道,二人这是要做生死离别,下一刻就会同赴黄泉了,也不好再怪罪他们了,谁又能说什么?

梵音、梵仁不住的念经……

梵慈、梵若羞的脸通红,但徒弟这就要去赴死了,就算是破了**戒,也不好说什么了。

梵仁百不得其解,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佛法就是化解不了他的仇恨呢?

他那里知道,在傲人族人的眼中,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自尊和自由才是他们的信仰,只有朋友和正气是他们的信仰!

就算禅印拜倒在佛教的脚下做了和尚,可是他的正气之心,那颗追求自由平等自尊的心,永远也不会变!

因为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东西能改变傲人族人的信仰,包括什么佛法!

这就是傲人族最可爱之处,这就是独一无二的傲人族族人!

二人亲吻在一起良久,禅印慢慢松开白莲,痛声道:“莲妹,咱们上吧!”

白莲点点头道:“嗯,咱们一起去死,你先等我一会。”

白莲说罢,扑通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给两位神尼磕了九个头,正色道:“二位师傅,莲儿多谢各位师傅的传艺教导之恩,只是莲儿误杀牛大哥好友,罪不容恕,莲儿这就以命偿命,全了牛大哥兄弟之谊,莲儿再也不能侍候师傅了,望二位师傅保重,永别了!”

梵慈长叹道:“莲儿,你……这是何苦?”

梵若道:“罪过罪过,你本是无意,何苦抵命?”

白莲惨然一笑道:“无意也好,有意也罢,大错已经铸成,已经无可挽回,今日我和牛大哥同赴黄泉,希望师傅将我和牛大哥葬在一起,就葬在玉霄墓旁,因为他们情同手足,师傅,保重!”

白莲说罢,将头一甩,把眼睛一闭道:“牛大哥,你动手吧!”

禅印道:“好,不愧是我的好妹子!”

禅印缓缓举起了紫金降魔杵,这就要落下去!

眼看着悲剧就这么发生,四大神僧知道无法阻止,就算阻止,这二人也会自杀谢罪,当真是救不了这二人了,只好默然长叹。

就在禅印紫金降魔杵既将砸下去的时候,就见白莲内一道白光射出,那把插进白莲内的宝剑飞出,就架住了紫金降魔杵!

然后就是一阵阵大笑之声,就听白莲花内玉霄哈哈笑道:“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和尚和尼姑竟然这么恩爱,真是太好玩了,牛大哥,我真是服了你了,没想到,白妹妹竟然是我大嫂呀,真是抱歉抱歉,大嫂,刚刚小弟出言冒犯,真是对不起啦,不过,你刺我几剑,也算是两清了吧,哈哈哈……”

原来,玉霄哪里能被白莲暗算,玉霄聪明绝顶,又是这么顽皮,一见白莲法宝,他并不是没有本事避开或者抵挡,只不过他是玩玩罢了。

所以,他就让白莲将自己包裹住,假装被制住。

不过玉霄早就猜到,他这么胡言乱语的,这女子说不定会对他下毒手,所以玉霄就猜到她会找兵器刺自己要害。

玉霄干脆就让她刺,也没做什么抵挡,本来他站着,但想到这里,就坐在了地上,他只是坐在了白莲花内,这一剑一剑就刺了个空,虽然好似刺中了人,其实却是玉霄玩了个小小道术,做了个水晶气泡,然后将气泡用天地苍穹剑幻化成红色的,由于他的气泡乃是九子凝冰剑的寒气雾气所做,又被他弄成红色的,所以,这剑抽出来,血淋淋的还真像是鲜血。

当宝剑刺进来的时候,玉霄就坐在地上,这四剑就从他头顶两尺上穿过,玉霄看着这把剑,边用嘴噗噗噗的配着音,然后假意惨叫,装作受了暗算,一命呜呼的样子,这一来,当真是骗了所有的人!

这白莲包裹在一起,缝隙很小很小,里面当然又暗点,哪里能看到他,所以,就把众人骗住,而且这些和尚也没遇到这么顽皮的人,更没想到玉霄在这玩呢。

凌玉霄心里这个笑,他倒要看看这些和尚在他被杀之后,怎么处置自己的弟子,看看这些和尚是不是护短。

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自己的朋友犇犇,但禅印肯为了玉霄弑师弑佛杀爱人时,玉霄当真是感动万分,在白莲花内就落了泪!

自己的朋友竟然这么重情重义,不惜杀了自己最亲爱之人,替自己报仇,不惜弑师弑佛,替自己报仇,甚至是报了仇后,自尽以报恩情,这种朋友世上能有几个?

玉霄如何能不感动?如何能不流泪?玉霄如何能让他们死?

所以,玉霄在最危险就会出手救了他们了,不过,玉霄想看看他们如何的相爱,这一次在缝隙中见到二人亲吻,心中暗暗的替朋友开心,因为毕竟有一个女子真的爱这笨如牛的朋友,他如何能不为朋友开心呢?

禅印这就要动手了,他不能再看下去了,所以,玉霄才将那把刺向他的剑祭出,架住了降魔杵,救了他们。

但玉霄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心中感动,但表面却永远不会带出来,只是将感动和高尚的友情记在心中。

所以,他给人的外表,永远都是那么嘻嘻哈哈没个正经,胡闹淘气的玉霄,不过,他的重情重义,他的朋友都看的出来,知道他的不正经乃是他的一种伪装,并不是他的真本性。

禅印喜得跳了起来,大笑道:“玉霄哥,你没死呀!哈哈哈,真是太好了!”

禅印赶忙扔了降魔杵,这就去找玉霄。

但却怎么也打不开这白莲花,白莲吃吃直笑,脸上带着幸福的泪水,当真是风情万种,千娇百媚。

白莲嗔道:“大笨牛,你起来,我弄开它。”

白莲念动法诀,将白莲花召回,大家一看,当真是气的啼笑皆非,只见玉霄正悠然的躺在了一个透明的气泡内,翘着二郎腿,在哪里悠然的哼着小曲。

禅印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玉霄一见禅印来到,也起来,哈哈笑着,握住禅印粗糙的大手,大笑道:“牛大哥,你真行呀,有两下子,佩服佩服,在寺庙中勾引小尼姑,比霄弟我还要了不起呢,不愧是傲人族的人,了不起,了不起,哈哈哈,嘻嘻嘻……”

禅印脸通红,气的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拍了一巴掌,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自小到大就坏到家了,真是该打,说的真难听,我跟白妹妹可是冰清玉洁的,你可别胡说,胡说,我可打你……”

凌玉霄笑的弯了腰,嘿嘿笑道:“是呀是呀,冰清玉洁,玉洁冰清,都亲嘴了,还不承认呢,哈哈哈……”

禅印苦笑道:“大哥,我叫你大哥了,不行我叫你大爷吧,你能正经点嘛?这里可是梵音阁,不是胡闹的地方呀,你呀,真是的,说你什么好。”

白莲羞的脸通红,但也不知为什么,心里却甜丝丝的,她本来很恨玉霄,但有了这件事,她竟然暗地里还感激玉霄,因为毕竟是玉霄胡闹给了他们彼此吐露心声的机会,否则,就算再过几年,他们恐怕还这样你对我傻笑,我对你傻笑的,依旧不会有什么进展的。

凌玉霄恭恭敬敬的整整衣服,哈哈笑道:“要正经不是?好吧,我就正经点了。”

他一本正经的来到白莲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个躬,正色道:“大嫂你好,小弟这里见礼了,刚才是我不对,不该跟大嫂开玩笑,不过,大嫂也真是太狠心了,连刺我四剑,咱们也算是扯平了。”

白莲羞的粉面通红,赶忙闪到禅印身后,轻声叱道:“你……真是无赖……谁……谁是你大嫂……”

凌玉霄嘎嘎笑道:“我又没叫你,你答应什么?哦,原来你想做我大嫂呀,哈哈哈……”

禅印气的照着玉霄头敲了一下,苦笑道:“大哥,你能别闹了行吗?算我求求你了。”

凌玉霄微笑道:“好吧,既然牛大哥说话了,那我就不闹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