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7章 赠礼1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赠礼1

玉霄刚刚学完梵音和梵仁两大神僧的本事,正要去学婆娑门女尼门的莲花波若心诀,岳商、廉政,雪紫儿和魏晓晨四人就赶来了梵音阁。

原来,四个人陪着三个姑娘玩了十天,一见三个姑娘还是玩兴不减,而他们却还要到梵音阁送信下书,哪能总陪着她们玩。

所以,四个人商议,让这三个姑娘先在凤凰岭玩着,而他们四个人先去下书,等办完正经事,然后再来找她们。

曲仙儿等人满口答应,听说要去和尚寺去下书,她们可没这兴趣,所以就没跟来,就只有这四人来了。

凌玉霄见到这四人,当真是开心极了,赶忙跟四人打过招呼。

岳商和廉政都很喜欢玉霄,也很敬佩玉霄,尤其是岳商,自幼就看着玉霄长大的,那感情可非同一般,在他的心中,玉霄就跟曲仙儿三姐妹没什么区别,都好似他的兄弟姐妹一般。

玉霄也是一样,对曲天赋手下的五大弟子宫、商、角、微、羽五人都是异常的亲切,而且岳商和尹宫跟玉霄乃是半师半友的关系,小时候,还曾经当过他们的师傅,教他们这些孩子读书认字。

玉霄一连失踪了几乎五个月了,这一次见到二师兄,如何能不欣喜。

凌玉霄叫道:“二师兄!”

岳商哎呀一声,急忙抢步上前,就将玉霄抱在怀中,激动的道:“小师弟!你果然没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师兄弟二人好一阵亲热,这要不是玉霄大了,岳商早高兴的抱起玉霄来在玉霄脸颊上亲几口了。

凌玉霄亲热的拉着师兄的手,道:“师兄,你过的可好?小弟可担心死你们了,那一次雪崩,我一直放心不下,幸好师兄没事。”

岳商眼中含泪,微笑道:“好,好呀,大家都很好,都没有事,就是你,下落不明,可把师傅跟师娘他们急坏了,幸好仙儿打听到你没有事,这样大家才放了心。”

凌玉霄问道:“师兄,仙儿她们呢?你们不是一起来下书的吗?”

魏晓晨微笑道:“你的三个宝贝在凤凰岭玩呢,怎么,很想念她们吗?”

魏晓晨如今对玉霄也很有好感,自从跟廉政有了感情之后,她就看天帝山的人亲切的很,而且仙儿三姐妹跟她的关系不错,玉霄可是这三姐妹的情郎,她当然见到玉霄也没有以前那种厌恶之感了。

凌玉霄多坏,一见她开玩笑,他更是玩笑了,玉霄恭恭敬敬的拉着廉政的手,将廉政推到魏晓晨身边,廉政不知他要做什么,而且他们本来离着就不远,本就在魏晓晨身边。

凌玉霄让廉政紧靠着魏晓晨,然后一本正经的深深鞠了个躬,抱拳道:“玉霄见过廉大哥和魏大嫂,感谢大哥大嫂多日来对仙儿三姐妹的照顾之情,多谢大哥大嫂将仙儿三姐妹护送回去,多谢多谢……”

玉霄一个是故意的玩笑捉弄一下魏晓晨,一个是真心的感激二人,因为他跟曲仙儿三姐妹分手,是廉政和魏晓晨护送三人回山的,他当然感激了。

顿时,廉政和魏晓晨就红了脸,廉政苦笑道:“小师弟,你……你别……这么说……我……我们没……”

魏晓晨红着脸,嗔道:“你真是坏死啦,谁是你大嫂,臭无赖……”

白莲跟犇犇也在场,正陪着玉霄练功,这四人就来了,白莲一听,这个笑,暗暗的道:“这个玉霄真是有趣极了,就会欺负女孩子,弄的人家都羞愧难当。”

凌玉霄嘻嘻笑道:“吆,怎么大嫂和大哥还没成亲呢?哎呀……这可就不对了,你们没成亲就在一起啦?真是伤风败俗,太无礼了……”

可把魏晓晨给气坏了,他们在一起的事是个秘密,没有人知道,就是玉霄也不知道,可是玉霄这么说,简直太羞人了。

魏晓晨气的连刀带刀鞘,照着玉霄的头就敲去,嗔道:“你这臭无赖,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我打死你这臭无赖……”

凌玉霄哈哈直笑,连忙躲到廉政的身后,一推廉政,哈哈笑道:“打吧,打吧,要打死我,先打死廉大哥,你这么泼辣,除了廉大哥肯要你,看那个男人敢要你,等你打死了廉大哥,你就等着守寡吧,哈哈哈……”

雪紫儿看着玉霄,不由得连连摇头,不住的叹气。

魏晓晨当真是被玉霄捉弄的羞愧难当,但对玉霄无可奈何,气呼呼的鼓着嘴,追了三圈,也没追到。

魏晓晨跺脚嗔道:“你真是臭无赖,等我见到仙儿她们,叫她们好好收拾你,哼……”

廉政就在一边解劝,苦笑道:“晨妹,算了,算了,霄弟,拜托你别玩了,算我怕了你好吗?”

凌玉霄这个笑,嘻嘻哈哈的闹了一阵,一见雪紫儿,正在哪里用眼睛白着他,玉霄笑嘻嘻的道:“哎呀,没想到雪姐姐也来了,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姐姐,你还是这么漂亮呀,一点也没见老呀。”

雪紫儿瞪了玉霄一眼,哼了一声,转过了头,不理他。

凌玉霄哈哈笑道:“虽然雪姐姐还这么漂亮,只是可惜这脾气比魏大嫂还坏,难怪人家魏大嫂都成双配对了,雪姐姐却还是形单影只呢,嘻嘻哈哈……”

雪紫儿气的脸都红了,呛得一声拽出紫芒刃,喝道:“你……你这无赖……再要胡说八道……割了你的舌头!”

凌玉霄急忙退到一边,哈哈笑道:“喂喂,刚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呀?我这么想你,担心你出事,你就这么对待朋友啊……”

雪紫儿羞的脸通红,怒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想我做什么?臭无赖……”

这想你的话,一个男人对一个姑娘哪里能轻易的说,这简直就是很无礼的。

凌玉霄连忙道:“喂喂喂,你怎么心这么不纯呢,你想哪去了?你以为我喜欢你才想你呀?你想到的倒美,我是担心你别死在雪崩中,是担心你死了,我怎么跟你师傅交代呢,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属下嘛,咱们也算是半个朋友嘛……”

雪紫儿气的脸都青了,怒道:“你……你……我……”

魏晓晨一看雪紫儿真的生气了,怕二人别再打起来,急忙劝住了雪紫儿,苦笑道:“算了算了,雪姐姐,这臭小子就是这么坏,你可别跟他生气,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别生气了。”

雪紫儿气的使劲哼了一声,然后使劲瞪了一眼玉霄,气呼呼的转过了头,嗔道:“以后你再说话,我就当你放屁,我听不见!”

凌玉霄嘿嘿笑道:“好臭好臭,怎么,雪姐姐你放屁啦,哈哈,原来女孩子也会放屁呀,雪姐姐这么漂亮,神仙一般的姐姐,居然也会放屁,笑死我了,有趣极了,哈哈哈……”

雪紫儿又被气坏了,刚想说什么,一看玉霄这样子,知道跟他说什么,吃亏的只是自己,打又打不过他,说又说不过他,当真是对他这么胡闹的人无可奈何。

魏晓晨气呼呼的跳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呢?没事你就爱胡说八道的,真想挨揍呀?”

白莲吃吃笑着,抓住了玉霄的左手,吃吃笑道:“喂,哪位姐姐,我跟这位姐姐抓着他,你快过来打他,好好出出气。”

魏晓晨吃吃笑道:“这是个好主意,快来,雪姐姐,好好的打他一顿,出出气。”

雪紫儿也真被气坏了,气呼呼的刚举起手要打玉霄,就听玉霄哈哈笑道:“打是亲,骂是爱,好吧,你打吧,你随便打吧……”

雪紫儿白嫩的玉手举起来,气呼呼的又放下了,使劲呸了玉霄一口,嗔道:“呸,臭无赖,打你我都嫌脏了手,哼,不理你这无赖……”

凌玉霄这个笑,笑嘻嘻的道:“哇,好香的香水呀,好了,我决定三天不洗脸,这琼浆玉露喷在脸上,洗掉了真是太可惜了……”

雪紫儿扑哧一声就被逗笑了,她笑着摇摇头,叹道:“唉……我真不知道你这人是什么人,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无赖的,唉……”

岳商和廉政一见玉霄一见面就捉弄这个捉弄那个,当真是被逗得啼笑皆非。

岳商叹道:“唉,小师弟,你就别玩了,幸亏仙儿三姐妹不在,要不,这安静的寺庙都能被你们闹破天了。”

廉政道:“别闹了,咱们去见见各位大师吧。”

凌玉霄笑道:“怎么,要见我四位师傅呀,我带你们去呀。”

岳商失声道:“什么……你师傅?”

白莲微笑道:“是呀,我四个师傅已经收了他做徒弟了,他现在也是梵音阁的弟子了。”

四个人彼此的互相看看,当真是惊异非常,没想到,玉霄不但学道,而且又进了梵音阁学释教的绝学,当真是令人羡慕。

廉政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凌玉霄叹道:“唉……别提了,四个老和尚非要收我做徒弟,不拜师还不行,真是伤透了脑筋了,走吧,我带你们去见师傅去,这事以后再说。”

凌玉霄脸上带着雪紫儿的口水,依旧没有擦,就这么带着这香喷喷的花露水。

魏晓晨这个笑,吃吃笑道:“我说,小师弟,你脸上的口水,你就这么样?快擦了吧,你这是干什么?”

凌玉霄嘻嘻笑道:“这怎么能擦呢?这可是雪姐姐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呢,这可是她作为处女送给我的第一口香水呢,等她嫁了人,我见到未来的姐夫,我就说,哈哈,你已经被我占先了,雪姐姐的处女香水可是先给了我的,我可比你幸福多了,嘻嘻哈哈哈……”

众人这个笑,白莲叹道:“唉,这世上要论不要脸,我看你要数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了。”

雪紫儿也被逗得吃吃直笑,嗔道:“喂,你喜欢吗?那我再多送你几口香水吧,可别说姐姐小气,啊,呸,呸呸……”

凌玉霄躲也不躲,嘻嘻笑道:“唉,你真是太大方了,不过,雪姐姐,你今天漱口了没?嗯,没猜错的话,你刚刚吃臭豆腐了,嘴巴好臭呀,哈哈哈……”

雪紫儿羞的脸通红,举起了手,就照着玉霄的头敲去,嗔怒道:“你简直无赖透顶……”

凌玉霄哈哈笑着,趁着她不注意,一把就抓住了雪紫儿的手,迅速的抓着雪紫儿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一擦,将散发着淡淡幽香的那些花露水给擦干净了,然后退到一边,嘻嘻笑道:“好了,好了,这就叫自作自受,下次可别吃臭豆腐了,这一次,把你自己的手弄脏了吧,哈哈,气死你,气死你……”

雪紫儿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手,脸臊的通红,轻轻叹道:“唉……你真是我的克星……”

他本是闹着玩,根本没想别的,只是高兴大家都大难没死,跟大家闹着玩罢了,可是他那里知道雪紫儿的心,这要是以前他这么捉弄雪紫儿,那雪紫儿一定会跟他打起来不可,就算不打起来,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她一定很生气不可,可是今日,雪紫儿似乎变了。

玉霄哪里知道,雪紫儿自从在情缘井中照过之后,就对玉霄好感更多了,原来,那一日她在情缘井中看到的人,竟然是凌玉霄!

雪紫儿简直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胡闹顽皮没有一点正经的人,但她又仔细的在情缘井中看了看,当真是玉霄无疑,所以她的心就不再平静了,本来,她见到玉霄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的感觉,现在她才明白,原来那种感觉竟然是喜欢!

但这种事如何能被别人看出来?所以,雪紫儿也只是呆了一呆,就顺嘴说这口井不灵,以免被人看破。

但玉霄身边这么多女子,而且她一向都是讨厌玉霄的,如何能去跟他交好呢?又如何能去跟曲仙儿等女子抢玉霄呢,所以,雪紫儿决定,就当没见过那口井,就将这份情永远的埋在心里也就是了。

今日她是有感而发,当真觉得玉霄是自己的命中注定的人了,当真是自己的克星了。

魏晓晨没看出雪紫儿的心,还以为她是生气,其实谁也看不清她的心,因为雪紫儿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那么的冰冷和不近人情,令人不好接近,谁能知道,这么一个女子竟然会动了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