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7章 赠礼2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赠礼2

魏晓晨吃吃笑着,掏出手绢来给雪紫儿擦了擦手,吃吃笑道:“好了,雪姐姐,你别生气,跟他这种人千万不能生气,因为他就是这种无赖,就会捉弄女孩子玩,跟他这么个无赖你生什么气。

雪紫儿苦苦一笑,暗自长叹,她那里是生气,而是欢喜,因为玉霄跟她嬉闹着玩,那就证明,在玉霄的心中,并没有将她看作是陌生人,而是将她当作了朋友,其实她心里暗暗的欣喜。

玉霄就带着四个人径直来到禅房内,他进去从没有人阻拦,因为和尚们都知道,这人可是例外,就是四大高僧也对他尊敬的很,虽然他是徒弟的身份,可是就跟这里的主人没区别了。

四大高僧正在闭目打坐,就听到外面嘻嘻闹闹,就知道是玉霄又胡闹着玩了,四个和尚早就习以为常了,彼此看看苦笑不已。

没想到梵音阁多年来的清净之地,自从收了这么个徒弟后,就变得热闹起来了。

不过四个神僧心中也很开心,因为这十日以来,他们当真是开心极了,因为玉霄就这么可爱,总是变着法的逗他们开心的笑笑,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没这么开心过。

玉霄就是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哪里都会热闹起来,跟他在一起的人,永远不会觉得寂寞,因为他只会给人们带来快乐。

凌玉霄高高兴兴的叫道:“四位师傅,来人啦,别睡啦,真是服了你们了,坐着也能睡着了。”

雪紫儿等人扑哧一笑,因为玉霄的话总是这么好玩幽默,让人不得不笑。

四大神僧睁开眼睛,梵仁皱眉道:“霄儿,不去练功,你又胡闹什么?”

梵音道:“这几人是谁?”

凌玉霄哈哈笑道:“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呢,就是我大师傅梵音大师。”

他摸着梵音枯瘦的身子,吃吃笑道:“我大师傅这人最省粮食了,这么高大的人,瘦的就跟竹竿似的,一阵风吹来,都能将他吹跑了。”

梵音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戒尺,脸上却带着笑道:“你这顽徒,这么大了又不是孩子,总胡闹什么?”

凌玉霄又淘气的摸着梵仁和尚长长的白眉,哈哈笑道:“这位呢,是我二师傅梵仁大师,你们看,这眉毛多长,真是太好看了。”

梵仁摇摇头,摸摸玉霄的头,叹道:“霄儿,来得都是谁呀?”

凌玉霄不答,然后又来到两个神尼面前,坐在了两个神尼中间,却掏出两块糖来,给这两个神尼塞进了嘴里,哈哈笑道:“这位倾国倾城貌美如花的大美人,是我三师傅梵慈师太,那这位颠倒众生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是我四师傅梵若师太,二位师傅,这糖甜吧,我三位师姐最喜欢吃了,听说女人就喜欢吃糖,霄儿请你们吃。”

两个神尼眼角眉梢中都是笑意,吃着玉霄给她们的糖,心里高兴的很,她们可三十多年没吃糖了,而且玉霄的可爱,她们也是很喜欢,能收这么个徒弟,她们也觉得很欣慰。

梵慈微笑道:“这糖再甜,我看也没霄儿你的小嘴甜。”

梵若道:“这孩子,就是长了一张小嘴厉害,师傅都多大年纪了,那有这么说师傅的?”

凌玉霄微笑道:“二位师傅一点也不老呀,看上去不过就三十来岁嘛,还是美的很呢,二位师傅,等霄儿走的时候,送你们点好东西,让你们永远都那么漂亮,霄儿绝对对得起二位师傅的。”

玉霄笑着,又掏出两块糖,又给另外俩和尚吃了,笑道:“徒儿一视同仁,怎能厚此薄彼呢?”

四个神僧一向庄严肃穆,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令人不敢亲近,可是玉霄却丝毫不拘束,这若是别的弟子这么玩,四个和尚会罚他们,但玉霄是例外。

梵仁道:“霄儿,说了半天,你还没说,这是谁呢?”

岳商等四人一见玉霄介绍了,岳商,廉政,魏晓晨和雪紫儿那敢像玉霄这般的无礼,急忙跪倒在地参拜四大神僧。

但四人心中当真是惊异非常,实在没想到,玉霄跟四大神僧居然这么亲密,哪里像什么师徒,简直像是朋友。

岳商道:“弟子是天帝山玉清教仙音琴剑曲天赋门下二弟子岳商,见过四位大师。”

廉政也道:“弟子是九子铁面无私应天生门下大弟子廉政,见过四位大师。”

雪紫儿道:“弟子是龙女派掌门清净仙子宣静的门下首徒雪紫儿,拜见四位神僧。”

魏晓晨道:“弟子是龙女派贞烈仙子罗贞门下首徒魏晓晨,拜见四位大师。”

四个人那会像玉霄那么胡闹,一来就故意捉弄四个和尚,他们可不敢,因为这四大神僧可是前辈,跟师傅一辈,必须大礼参拜,四人不敢胡闹,也许,只有玉霄才敢这么胡闹。

因为他的胡闹顽皮,就连九子都束手无策,因为在天帝山时,他没事也逗九子和几个师娘玩玩,九子和九女也没少被他捉弄,跟四个神僧一样,也是对他又爱又喜欢,就这么宠着他。

梵仁一听,这才知道,真正派来下书人是如此的懂礼貌,不像玉霄这前来胡闹顽皮的一样,丝毫不懂什么礼貌。

梵仁急忙道:“哦,原来是九子和九女各位道兄的四位高徒,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四个人见礼完毕,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岳商和雪紫儿各自掏出书信,递给了梵仁大师。

书信的意无非大体意都差不多,一个是问候,再一个就是说,同意四大派联合在一起斩妖除魔的事,并且说明,这件事决定交给玉霄去做,只等玉霄回到天帝山,就会派玉霄去征西,将妖魔诛灭,也就是这些事罢了。

梵仁大师看来,又递给其余的人看了看,四个和尚连连点头,都认为九子和九女做的对,玉霄的确是一个好人选,也的确应该让他锻炼锻炼,因为他乃是天命所归普救万民,拯救人类不被灭种的天命人。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早就跟各位师傅说了,没错吧,我说的跟信上说的没错吧?各位师傅尽管放心,我有廉大哥这个军师助我,又有岳师兄这么谨慎的人做我的参谋,还有比男人还野蛮泼辣的魏嫂子和雪姐姐做先锋,扫荡群魔,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梵仁正色道:“霄儿,此乃是造福万民的要事,你可不能像现在这么胡闹了,一定要认真,万不可玩笑。”

凌玉霄哈哈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怪不得师傅法号叫做梵仁呢,当真是唠唠叨叨的够烦人的了,这法号真是太贴切不过了。”

梵仁这个气,这种徒弟简直世上少有,竟然这么跟师傅开玩笑,连师傅的法号都能捉弄,当真是太顽皮了。

梵仁沉着脸道:“恩……放肆,实在是太胡闹了……”

岳商苦笑着抱拳道:“大师,我小师弟就是这么胡闹顽皮,当真是给大师们添麻烦了,小师弟,不可这么无礼。”

凌玉霄道:“是是是,四位师傅,霄儿还有重要事去做,我姐姐脸上的伤我着急给她医治好,就请两位女师傅快快将你们的绝学传给我吧,等我记住了,我自己慢慢修炼得了,在这里修炼,我估计各位师傅辛苦养的鱼,不到一年就能被我吃光啦。”

梵慈皱眉道:“霄儿,你大师傅的结印**,你二师傅的般若心经,卐字护体真诀,以及六字真言,你都会了?”

凌玉霄微笑道:“这有什么难的?我都记住了,也都练过了,至于功力,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好的,我记住了后,慢慢的修炼也就是了。”

梵音道:“嗯,不错,他的的确确都记熟了,也都能应用了。”

梵仁叹道:“这么聪明的人,贫僧真是第一次见,二位师妹,从明日起,你就传他莲花波若真诀吧,只要让他记住,至于以后的修行,功力的深厚,那要慢慢的修炼了,只要先让他记住就行。”

梵慈和梵若彼此看看,当真是吃惊不小,不过十日,他就能学会记住,这简直太不简单了。

梵慈道:“好吧,从明日起,你跟贫尼学莲花波若真诀,霄儿,记住学会了,这还不行,一定要勤加修炼,能做到佛道合一,这样才能无敌,明白吗?”

凌玉霄道:“徒儿明白,各位师傅放心就是。”

廉政四人也在梵音阁住了下来,而玉霄就开始跟两个神尼学莲花波若真诀,开始修炼婆娑门的绝技。

不过就是五天的时间,玉霄又将莲花真诀学会,功力也到了第一层的境界。

两大神尼也是惊异不已,这种口诀和心法,她们学的时候,足足用了三年,才将这些心法和口诀学会,而玉霄不过五天的时间,就已经能领悟了,当真是神速无比。

其实,这也是玉霄有了根基的缘故,所以学的快了许多,而且他只是记住那些口诀和心法,记住怎么应用,这个更简单了,因为他聪明的很,死记硬背,也记住了。

当然他的悟性和天赋也是出奇的很,也比常人高了很多。

记住了这一些,以后的日子就只剩下慢慢的修炼了,因为修炼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可需要时间。

玉霄心急如焚,急于去给姐姐治疗脸上的伤疤,要不是走不开,他早就离开了梵音阁,而且,玉霄来梵音阁还是为了找犇犇的,因为他要通知犇犇去救援白民族,省的魔域的妖魔再杀到白民族去。

玉霄学完这一切之后,这就要告辞了,这半个多月来的相处,玉霄跟四个神僧感情也很好,当真是有点恋恋不舍。

凌玉霄叹了口气,眼中含泪,拉着四个师傅的手道:“四位师傅,霄儿要走了,霄儿没事的时候,一定会回来看望四位师傅的,愿四位师傅保重身子,晚点去极乐世界。”

众人苦笑不已,玉霄就是这么幽默,他上半句话说的还真是一本正经,可后半句却又玩笑了。

四个神僧也是舍不得,但又留不住这徒弟,梵仁叹道:“霄儿,要勤加练功,不可倦怠,明白吗?”

梵音拍拍玉霄的肩膀,笑道:“记住,拯救世界的重任已经落在了你的肩上,你责任不小,不能总贪玩了。”

梵慈和梵若也叮嘱了几句,凌玉霄看看几位师傅,从怀中掏出四粒青春常驻珍珠果,微笑着递给了四个高僧。

梵仁皱眉道:“这……这是什么?”

只见这小小珍珠果,只有黄豆那么大小,但却是晶莹剔透,清清亮亮的,当真是美的很。

凌玉霄呵呵笑着,拿起那四粒珍珠果,亲手给四个师傅塞进了嘴里,笑道:“四位师傅,请先吃了,然后霄儿再告诉你们,吃吧,可好吃了,这可是珍品,世上除了我能找到之外,再也没有人能找到了。”

四个神僧顺从的吃了下去,就觉得满口清香,又甜又香,当真是好吃极了。

梵慈赞道:“呀,这是什么果子,当真是好吃极了!”

凌玉霄微笑道:“不瞒四位师傅说,此乃是青春常驻不老珍珠果,乃是我在东海找来的,各位师傅吃了后,就再也不会变老了,就算活一万岁,也是现在这样子了,三师傅,四师傅,霄儿说过会送你们一件礼物的,这件礼物就是让三师傅和四师傅永远都青春美貌,就算到了极乐世界,也是这么年轻美貌。”

众人闻听,均失声道:“什么?珍珠果?”

凌玉霄嘿嘿笑道:“不错,只是可惜,珍珠果不多,这是最后四粒了,至于各位师兄师姐们,我就不能一一给了,各位师兄师姐还年轻,大家放心,这珍珠果霄儿还能找到,等过几十年大家再吃都来得及,所以请各位师姐谅解啦。”

梵若和梵慈脸上当真是乐开了花,那个女人不爱美?

虽然她们是出家的尼姑,可是能永葆青春,不再衰老,谁又能不开心?

梵慈拉着玉霄的手,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霄儿,这礼物实在是太珍贵了,师傅多谢你。”

梵若也道:“当真是珍贵万分,没想到世上果然有珍珠果,你是如何找到的?”

凌玉霄嘿嘿笑道:“这乃是秘密,请恕徒儿不能说出来,只是可惜的很,大师傅和二师傅遇到霄儿太晚了,都老成这样了,才吃珍珠果,要是早几年吃,一定会年轻的很的,不过,现在也不迟,最起码,四位师傅不会再衰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