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8章 凤仙人1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凤仙人1

六个姑娘说说笑笑,每日里都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过的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虽然三个姑娘总是喜欢跟卓悠悠拌嘴,但她们就这个毛病,一没有吵架玩闹,还觉得无聊,其实,她们还真喜欢跟卓悠悠在一起玩,因为最起码有个吵架的。

她们也是故意的吵架斗嘴,卓悠悠其实也一样,心中并非讨厌这三个可爱的姑娘,也是喜欢跟她们拌嘴玩。

曲仙儿端着翡翠做成的碧翠精致的小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小口,提议道:“各位姐姐妹妹们,咱们就猜拳行令,谁输了谁喝酒好不好?”

洪袖儿和楚桂儿立刻响应,这三人总是一条战线,当真是亲如姐妹。

冷玉蝶淡淡笑道:“好妹妹,别闹啦,这酒可会醉人的,喝醉了怪难受的。”

洪袖儿道:“玉蝶姐总是这样,真不好玩,真奇怪,你弟弟玉霄这么有趣的人,你这姐姐真是无趣,你们姐弟俩简直是两种人,呵呵,玉蝶姐,我看玉霄是捡来的吧。”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们还真说对了,玉霄本就是捡来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亲姐弟。”

这个秘密,除了傲人族的人知道之外,三个姑娘其实也只是有点耳闻,并不知道真情。

楚桂儿嘻嘻笑道:“玉蝶姐,那你就讲讲怎么捡的这臭小子呀,怎么捡了个这么坏的大坏蛋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就是,怎么捡到的这个活宝贝?”

卓悠悠道:“喂,你们这三个大傻蛋,玉蝶姐比玉霄大了一岁多,怎么能去捡他呢?你们三个,真是一对半……饭桶。”

曲仙儿白了一眼悠悠,嗔道:“去去去,懒得跟你说话,我问的是玉蝶姐姐,又不是你。”

冷玉蝶笑道:“是呀,我们的确不是亲姐弟,玉霄天性就这么顽皮,自小就这样的,听爹爹说,那一年,我爹爹去找你们爹爹去学艺……”

曲仙儿失声道:“什么?找我爹爹他们学艺?”

冷玉蝶叹道:“是呀,只可惜,拜师不成,只好返回家。”

洪袖儿道:“为什么呢?为什么我爹爹他们不收下凌伯伯呢?”

卓悠悠气道:“还说呢,你们爹爹迂腐透顶,去去去,去问你们自己的爹爹去。”

楚桂儿道:“哦,我想起来了,二位姐姐,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爹爹说起凌伯伯的事来吗?那时,爹爹他们本想收下凌伯伯的,可是凌伯伯不肯下跪拜师,所以,爹爹他们才没收下,凌伯伯一怒之下下了天帝山了,爹爹他们之所以免了小师弟的拜师礼,一个是怕山海经失传,一个是三老的面子,还有咱姐妹也帮着求情了,再一个就是,爹爹他们觉得愧对凌伯伯,所以才收下了玉霄哥的,你们忘了呀?”

曲仙儿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唉……事隔多年,真是记不太清了。”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哼,还说呢,要不是你们父亲墨守陈规,我们傲人族怎么能灭亡呢?都怪你爹爹他们,老糊涂,真讨厌,你们的老子讨厌,你们更讨厌……”

曲仙儿气的将酒杯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喝道:“卓悠悠!你敢骂我爹爹?我早看你不顺眼了,今日,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卓悠悠毫不示弱,立刻站起身,冷笑道:“哼哼,谁怕谁?打就打!来!”

冷玉蝶一见两个姑娘又要动手打架,当真是又气又笑,这二人功夫都是半斤八两,打起来,谁也占不到便宜。

冷玉蝶一手拉住一个,板着脸道:“二位妹妹,不是说好了,不准打架的吗,怎么又打架了?”

曲仙儿忿忿的道:“今日看在玉蝶姐姐的份上,饶了你,哼!”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谁怕你?”

冷玉蝶将二人按在座位上,叹道:“悠悠,别这么说,其实,就算我爹爹拜了师,一个人也打不过五个妖魔呀,而且曲伯伯他们收徒弟是他们的自由,他们有权不收我爹爹的,这怎么能怪他们呢?”

曲仙儿道:“还是玉蝶姐通情达理。”

楚桂儿道:“那怎么捡到玉霄的呢?”

冷玉蝶叹道:“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上天之所以没让我爹爹拜师成功,大概就是因为要将玉霄送到我们傲人族吧,若是我爹拜了师,又怎能遇到玉霄呢?那一日,我爹爹气愤的往回赶,过一座小山,突然天下起了大雨,他避了一会雨,等雨停了这就要走,但却听到了霄弟的哭声,于是我爹爹循声找去,就发现玉霄弟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白白胖胖的,就躺在一块巨石下,这雨也没淋着他,我爹爹怎能不管呢?但玉霄弟身上一点衣服也没有,显见刚出生不久,也没有什么标记,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我爹爹喊了半天,荒郊野地那有人,等了一会,也不见人来,所以,只好将霄弟带回到了傲人族了。”

三个姑娘出了神,曲仙儿幽幽道:“小师弟莫非是仙人不成?”

洪袖儿道:“真是神奇,没想到他的身世这么离奇。”

冷玉蝶苦笑道:“可不是嘛,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我爹娘其实是他的养父母,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看,他一定是狐狸精生的,要不然,怎么这么聪明,哈哈哈……”

六个姑娘这个笑,吃吃的笑成了一团。

六个人正在谈笑聊天,就在这时,就见半空中飞来了两个人,一人骑着乘黄,手拿方天画戟,背背金雕射日神弓,来的正是白皛皛。

另外一人,一身青衣,长髯,红面,气宇轩昂,飘飘似仙,三个姑娘不认识,可是玉蝶和翙翙却认识,来的正是凤翙翙的父亲,凤仙人。

其实,凤仙人从没带徒弟来过凤凰岭,但他听说自己的徒弟认识了自己的女儿,心中其实很开心,因为凤翙翙也大了,而他的徒弟白皛皛无论是人品还是修为,都是上上之选,他有心撮合女儿和徒弟在一起,所以,这一次来这里,就特意的带宝贝徒弟来了。

凤仙人很少到凤凰岭来,但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趟看望看望自己的女儿和妻子。

凤仙人落下地来,白皛皛也跟悠悠和玉蝶打过招呼,然后对着翙翙一笑道:“师姐你好。”

凤翙翙笑着点点头,然后迎上去,亲热的来到凤仙人身边,笑道:“爹爹,您来啦。”

凤仙人含笑摸摸女儿的秀发,笑道:“翙翙又长高了,成了大姑娘了。”

冷玉蝶也见过凤仙人几面,也认识,急忙也过来施礼。

凤翙翙亲热的挽着父亲的手,介绍道:“各位妹妹,这是我爹爹,爹爹,这几位都是我的好姐妹。”

几个姑娘也笑嘻嘻的打过招呼,楚桂儿淘气的问道:“凤伯伯,您也是凤凰族的吗?”

凤仙人淡淡一笑,道:“是,我是凤凰族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伯伯,听说凤凰好漂亮好漂亮的,您能不能显出原形,让我们姐妹开开眼呀。”

冷玉蝶急忙拉了拉楚桂儿,轻声道:“妹妹,别胡闹,凤伯伯早就修成人形了,乃是人了,别瞎说。”

凤翙翙吃吃笑道:“就连我都是人了,其实,我们是凤凰族,已经不是凤凰了,妹妹若是喜欢看,等有时间,姐姐显出原形来让妹妹看看,不过,到时候可别吓坏了你。”

楚桂儿也知道有点矢口了,急忙赔礼道:“嘿嘿,伯伯莫怪,桂儿只是问问罢了,只是好奇罢了。”

凤仙人哪能跟她个小女孩计较这些,摸摸翙翙的头,问道:“翙儿,你娘呢?她……过的可好?你祖母呢?身体如何?”

凤翙翙眼中含着珠泪,轻轻啜泣道:“爹爹,您就别走了,娘她其实很想你的,您何必跟她斗气,这么多年了,你们还要呕气到什么时候?”

凤仙人叹了口气道:“唉……傻孩子,很多事情你不知道,走,带我去见见你娘。”

凤翙翙答应一声,跟父亲手挽手,去见自己的母亲去了。

几个姑娘一蹦一跳的在后跟随着,都不明白凤跟凰为什么会分开了,这究竟有什么隐情?

凤仙人来到妻子凤鸣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凤翙翙则高高兴兴的叫道:“娘,爹来看您了,您开门呀。”

凤鸣正在打坐,闻听丈夫凤仙人来到,不由得手足无措,连脸都羞红了,赶忙答应一声,整理整理衣衫,照照铜镜,打扮了一下,这才前来开开门。

凤鸣不敢看丈夫的脸,低声道:“你……你来了……”

凤仙儿柔声道:“你……过的可好?”

凤翙翙吃吃笑道:“爹,娘,你们到屋子里好好聊聊天,去吧去吧……”

凤翙翙将父亲和母亲推进了屋子里,然后将门关好,退了出去。

曲仙儿三姐们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轻轻道:“咱们听听他们说什么呀。”

凤翙翙吃吃笑着,将手指放到嘴边,道:“嘘,别吵,过来。”

她招招手,将几个姑娘叫来,低声道:“这里容易被发现,跟我来。”

她将几人带到了隔壁的房间,偷偷的听着。

冷玉蝶淡淡一笑,没有跟去,卓悠悠冷冷的道:“哼,人家爹娘聊聊天,他们女儿听听应该的,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三个凑什么热闹,偷鸡摸狗的事,我们傲人族的人才不会做呢。”

三个姑娘一起扮了个鬼脸,故意的气卓悠悠,楚桂儿悠悠道:“是呀,你们傲人族不做,可是凌玉霄坑蒙拐骗偷的事做的倒也不少,不知道他是哪个族的人呀?”

卓悠悠气的跺跺脚,无言以对,因为玉霄这种事还真做了不少,自小就喜欢捉弄人,坑蒙骗的事多了去了,卓悠悠嗔道:“这个死玉霄,真是被他气死了,现在被人家抓到把柄了吧。”

曲仙儿吃吃笑道:“其实呢,我们姐妹呢只是去哪里坐坐罢了,又有什么关系,若是别人的谈话被我们听了去,那又不怪我们,是他们声音大点罢了,嘻嘻哈哈哈……”

三个姑娘悄悄的去偷听去了,这三人就这么好奇和胡闹。

冷玉蝶和卓悠悠却没有跟去,而是坐在了外面,陪着白皛皛聊天。

四个姑娘就隔着一道薄薄的翡翠墙听着,翡翠这种东西,本就不太隔音,而且墙壁又薄,只是一寸多厚的翡翠加美玉做成的墙壁,当然不隔音了,而且这里又是这么静,她们又是修道之人,只要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的听,还真能听见动静。

四个姑娘都不敢大口喘气,就静静的坐在地上,将耳朵贴着墙壁听着。

房间内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好像两个人都十分的尴尬,都静静的等着对方先说话。

终于,还是凤鸣先打破了这死一般的静寂,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柔声道:“你……你喝点水吗?”

男女在一起,一般都是先用废话打破寂静,就连凤和凰也不例外。

凤仙人哦了一声,轻轻道:“不……不了,你过的可好?”

凤鸣点点头,也轻声道:“嗯,你呢?”

凤仙人叹道:“我也挺好。”

又是一阵寂静,沉默了一会,凤鸣终于又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凤仙人支吾道:“没……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只是来看看你和翙儿。”

凤仙人停了一会道:“翙儿大了,已经成了大姑娘了,唉……没想到一转眼这么多年了……”

凤鸣道:“是呀,翙儿很乖的,你……你若是想翙儿,为什么不常来看看她呢?”

凤仙人叹了口气道:“唉……是呀,我是该经常来看看她,不过,我也收了个徒弟。”

凤鸣点头道:“我听翙儿说过,听说那小伙子本事不错,英俊不凡,恭喜你有了个好徒弟。”

凤仙人笑道:“翙儿怎么跟你说的?她……有没有夸赞我的徒弟?”

凤鸣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只好道:“翙儿说,你的徒弟人又英俊,又懂礼貌,为人挺好的。”

凤仙人微笑道:“阿鸣,翙儿也不小了,咱们已经修成人了,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瞒你说,我这徒弟聪明伶俐,心肠又好,是一个好人,我觉得翙儿和皛皛是天生的一对,你说,他们在一起是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