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8章 凤仙人2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凤仙人2

新书推荐:

三姑娘拼命掩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一个个指了指凤翙翙,凤翙翙羞的脸通红,但心里却喜的很,因为她也对白皛皛有好感,而父母关心她的终身大事,她当然会很开心。

但女孩子哪能被人看出来,翙儿装作生气的样子,白了曲仙儿三人几眼,鼓着嘴,不发一言。

三个姑娘掩住嘴,忍住笑,依旧偷偷的听着。

就听凤鸣沉思了一会才道:“你……你说得对,你觉得不错,翙儿也说好,看来那孩子的确是不错的了。”

凤仙人笑道:“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跟我学艺八年多,性子又温柔,又体贴,真是个好孩子,听他的言语中,我也听得出,这孩子其实也对翙儿有好感。”

凤鸣轻轻道:“我没什么意见,只要两个孩子愿意,我没什么意见,不过……唉……咱们毕竟是凤凰一族,并非人类,咱们的女儿虽然也是人了,可是,跟人类匹配,不知合适不合适?万一你的徒弟再要嫌弃……”

凤仙人微笑道:“没事的,咱们先不告诉他们这件事,就叫他们多处处,时间还长着呢,等他们有了感情,再提出来也不迟,再说,咱们凤凰族高贵无比,而且翙儿自小出生就是人了,早就不是凤凰了,和人类成亲应该没事的。”

凤鸣柔声道:“嗯,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

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凤仙人叹了口气,轻轻道:“娘怎么样了?身体如何?”

凤鸣道:“娘很好,也经常提起你。”

凤仙人叹了口气,道:“我想去见见娘。”

凤鸣叹道:“你……你难道还不死心?”

凤仙人苦笑道:“他毕竟是我爹爹呀,这么多年了,我一次都没见过他,我只是想见见他。”

凤鸣苦笑道:“他……罪大恶极,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他出来的,否则,天下就是一场浩劫。”

凤仙人显得十分的激动,声音大了许多,道:“你说他罪大恶极,我不否认,可是……难道人类就好吗?是谁害死我母亲的?是谁害死我哥哥的?”

凤鸣苦笑道:“可是,他……已经报了仇了,而且杀了那族二百多人,仇已经报了,又何苦将天下的人都斩尽杀绝呢?”

凤仙人长叹道:“唉……也许我父亲的确不该这么做,可是……他说过,若是人类繁衍生息再过几百年,若是不将人类灭绝,那么我们动物就将无有生存之地了,为了天下间的动物有一席生存之地,他说这么做,乃是替天行道。”

凤鸣苦笑道:“可是,人类和全天下的动物决战,必然是两败俱伤的,说不定天下间的所有生灵都会因此灭绝的,这么大的杀戮,难道就应该吗?”

凤仙人道:“可是,人类越来越聪明,而且人类中坏人也越来越多,人类越来越凶残,若是再这么下去,你说,还有咱们的生存之地吗?咱们虽然是神鸟,可是,人类多了,咱们也难免被害的,我觉得爹爹虽然杀戮太重,可是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凤鸣道:“不管怎么说,娘是不会同意放爹爹出来的,你再去求也没有用的。”

凤仙人道:“我并非要去释放爹爹,我……只是去看看他老人家,他的躯体已经只剩下一堆白骨了,我只是想见见封天印中他的灵魂……”

凤鸣苦笑道:“见了也只是伤心,封天印乃是上古神器,娘也没办法开启的,而且天魔

岭乾坤洞哪里还有四个开明神兽看押着,那四个神兽,乃是天帝派来看押爹爹灵魂的,谁也没有办法。”

凤仙人冷笑道:“娘当真没有开启封天印的钥匙吗?”

凤鸣道:“没……没有……”

凤仙人冷冷的道:“你从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实话,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近年来,我已经清楚了,想要开启封天印,只有两种东西可以,一种就是上古神器七色女娲补天石,另外一种就是传说中的玄寒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只要找到两把神剑,双剑合并,就可以……”

他话音一落,可把四个姑娘惊坏了,虽然几个人不知道凤仙人的爹爹是谁,但知道一定不是好人,现在一听到凤仙人的爹爹被禁锢到封天印里,四个人已经猜到了是天魔!

而且世上有两种可以开启封天印的宝物,一种就是女娲娘娘留在人间的最后一颗七色补天石,另外一种,竟然是玉霄用的双剑!

这真是惊人的内幕,四个姑娘都呆住了。

就听凤仙人接着道:“阿鸣,你实话告诉我,七色补天石是不是就在娘的手中?那七彩凤凰石,是不是就是七色补天石,开启封天印的钥匙?”

凤鸣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凤仙人叹道:“唉,我果然没猜错,原来七彩凤凰石真的就是七色补天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凤鸣啜泣道:“我……我怎么能告诉你呢?我怕你……”

凤仙儿凄然笑道:“你是怕我救爹爹吗?我虽然想救他,可是我也不想害死全天下的人,你以为我真的这么狠心?唉……算了,也许,牺牲我爹爹一人,能换来天下的太平,这也许就是天意,不过,我可以不去救我爹爹,可是他有许许多多忠心的属下,早晚有一天,一定会去救他的,到时候,依旧是天下大乱,还不如咱们去救他,求他老人家开恩,放过人类,说不定他会心软呢?”

凤鸣摇摇头道:“不……真的不行,爹爹本事太大,当年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二人联手才捉住了爹爹,你若是放出爹爹来,万一他翻了脸,这世上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到时候,他会杀尽全天下的人类的,就连你徒弟都不会放过,就连蝶儿她们都不会放过的,你就忍心吗?”

凤仙人长长叹了口气,缓缓道:“算了,父亲能不能得到自由,这只能看天意了,人类该不该被灭绝,也只能看天意了,我谁也不帮,既不会助父亲屠杀人类,也绝不会助你们去打我的父亲,一切都只看天意吧!唉……我走了,你保重。”

凤鸣叫道:“你等等,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和娘吗?”

凤仙人苦笑道:“我已经原谅了你们,虽然你们当年助外人跟我父亲作对,可是,你们也是为了天下众多无辜的生命。”

凤鸣道:“你……你既然原谅了我们,那……那你为什么还要走?”

凤仙人黯然道:“我是个不孝子,虽然我能原谅你们,可是我却不能原谅我自己,我怎能跟伤害过我父亲的人在一起呢?鸣妹,真是对不起,翙儿留给你,你不会寂寞的,好好的保重,我会常来看你们娘俩的……”

凤仙人转头走出了房间内,凤翙翙哭着也追了出去。

三个姑娘呆住了,万没想到,其中居然有这么多隐情。

可是从字里行间可以听得出,凤仙人是一个好人,可是天魔毕竟是他父亲,他想救父亲,又怕害了众多无辜的生命,可是不救父亲,又是不孝,而且,凤鸣母女当年助圣帝真君对付天魔,来了一个大义灭亲,所以,看得出来,凤仙人心中恨怨,所以,凤和凰这才各奔西东了。

事情也的确是这样,本来,凤仙人和凤鸣很恩爱,可是二十多年前的一场仙魔大战,虽然以圣帝真君的胜利,天魔的禁锢而结束,但同时却毁了他们夫妻间的感情。

凤仙人虽然没有助父亲天魔,可也规劝过父亲不要这么凶残,但是毫无作用,天魔就好像魔神入体一般,发下重誓,不将世界上的人类灭掉是不罢休的。

凤仙人本性善良,只好谁也不管,就坐观成败,可是,凤凰圣母应圣帝真君之约,前来规劝表哥九头神凤天魔改邪归正,可是天魔不听,于是,凤凰圣母就协助圣帝真君跟天魔为仇作对,经过一场决战,天魔终于败给了圣帝真君,虽然凤凰圣母并没有跟表哥天魔决战,可是也帮着过外人。

所以,凤仙人每每想起这件事就耿耿于怀,觉得对不起父亲,于是,就跟凤鸣分开,将女儿凤翙翙留给了妻子,而他,隐蔽深谷,不问世事。

事隔多年,这件事依旧是凤跟凰之间无法根治的隔膜。

是他错了,还是她错了?

也许他们都没有错。

错就错在,当年人类不该惨无人道的屠杀**了九头神凤天魔的妻子和大儿子,弄的天魔魔神入体,立志灭掉人类,才惹下这滔天大祸。

也许,人类吃了凤凰的肉也没什么错,因为那时的人类,将凤凰,就当作了鸡鸭鱼等可以随便欺负的动物来屠杀,就好像人屠杀鸡鸭鱼等动物一样,那会想到后果呢?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杀的凤凰却是九头神凤天魔的妻子,鸡鸭鱼这些平凡的动物没本事报复人类,报这血海深仇,可是天魔却有这个本事。

这后果是那些人类没有估计到的,若是那些人类能估计到这祸患,恐怕让他们奸污凤凰,吃凤凰肉,他们也不敢了。

但大祸已经铸成了,他们将凤凰的肉全都吃了,只剩下凤凰的羽毛了,虽然九头神凤有一种特殊的本事,会涅槃重生之术,但骨头都没了,如何重生?

而且那时的天魔也没有那个本事,修为还没达到涅槃不死的境界。

虽然屠杀了那些人类,可是天魔余怒未消,从此之后深恨人类,才集合各种修成精灵的神兽,组成魔域,立志消灭人类,让无耻的人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灭绝!

凤仙人黯然的走了出去,凤翙翙追了出去,凤鸣知道无法留住他,只好落着泪目送他离开。

凤翙翙哭着扑进父亲的怀中,哭泣道:“爹,我都明白了,是因为爷爷被禁锢了,您才不原谅娘和祖母的,对不对?”

凤仙人轻轻抚摸着女儿俊秀而天真的脸,柔声道:“孩子,很多事你不懂,你娘她们其实并没有错,错的是你爷爷,也许,你爷爷一开始也没错,只是后来才错了,唉……不管怎么说,谁对谁错也罢,爹都是不孝子,你以后听娘的话,知道吗?爹会经常来看望你的。”

凤鸣走到女儿的身边,微笑道:“翙翙,你若是想爹爹,就跟爹爹回去住上一段日子吧,你们父女好好的聚聚。”

凤翙翙的脸红了,因为父母的话她听到了,母亲这么说,其实就是想她跟白皛皛能多相处相处,让他们二人有机会多在一起彼此的了解了解。

没等凤翙翙答应,曲仙儿拍手叫道:“好呀,好呀,真是太好了,我们姐妹正想去玩玩呢。”

洪袖儿道:“就是就是,我们一起去玩去。”

楚桂儿哈哈笑道:“有白大哥做向导,每日里带我们四处转转,该是多好玩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就别美了,人家白大哥的任务是专门陪凤姐姐到处玩的。”

凤翙翙羞红了脸,嗔道:“你们真坏,不理你们了。”

卓悠悠也是聪明的女子,也明白了**,也笑道:“是呀,是呀,我们也去转转,对不对呀,玉蝶姐?”

冷玉蝶淡淡一笑,只好点点头,但又摇摇头道:“可是祖母需要人照顾,你们去玩吧,我留下照顾祖母。”

凤鸣微笑道:“傻孩子,你的孝心娘明白,去吧,陪着翙翙去玩吧,你们这么多年了,都没去过你伯父家中玩玩,这次好好的去玩玩吧,而且我不放心翙翙一个人,这几个丫头一个比一个淘气,只有你才稳重一些,有你照顾翙翙,我也放心点,不必着急回来。”

凤翙翙红着脸道:“可是娘……”

曲仙儿吃吃笑道:“娘什么娘?女孩子嫁了人,就要离开娘了,哪能总舍不得离开家呢?对不对呀,凤姐姐……”

凤翙翙红着脸咯吱着曲仙儿,嗔道:“你坏死啦,还敢不敢了……”

几个姑娘嬉笑在了一起,白皛皛当然知道师傅的意思了,因为师傅也曾问过他,他这么聪明,猜也猜到了。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