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9章 嬉水1

第一百四十九章 嬉水1

白皛皛红着脸,也不好意,但心里却甜丝丝的,因为他也很喜欢凤翙翙。

凤鸣轻声道:“天都晚了……你……是不是住一晚再……再走呢?”

凤仙人苦笑着摇摇头,道:“不了,母亲看到我来,会不高兴的,而且这里离着凤仙居并不远,只隔着一座山,很快就到了,你……多加保重,我走了……”

白皛皛红着脸拜见了师娘,凤鸣一见白皛皛,就有五分喜欢了,只见白皛皛果真是英俊不凡,小伙子实在是太帅了,她这才明白,丈夫为何这么喜欢他这爱徒了,肯将自己的女儿都许配给他了,原来,他真的很不错。

三个姑娘却开心的很,一个个拍手叫好,催促着赶快赶。

曲仙儿骑上了天马,跟洪袖儿和楚桂儿一起,曲仙儿一般骑着天马,洪袖儿和楚桂儿有天马也懒得御空飞行,就将宝物拴在天马身上,姐妹三个手拉手一起飞。

被天马带着,她们丝毫也不费劲,一直以来,她们三人就这么赶,已经成了习惯了。

楚桂儿一见白皛皛上了乘黄,彼此的叽叽喳喳耳语了一阵,姐妹三人嘻嘻笑着,连拉带拽的将凤翙翙给抱上了乘黄,曲仙儿吃吃笑道:“刚才翙翙姐追他爹爹追的,将脚歪了,现在脚还疼呢,喂,你就带翙翙姐一程吧。”

凤翙翙羞红了脸,轻声道:“你们别……我……我……”

楚桂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坏笑道:“你什么你,白哥哥的神兽据说只要乘坐一次就可以活两千岁呢,这可是山海爷爷在山海经上写的呢,你坐坐神兽,多活两千年不好呀?”

白皛皛苦笑道:“那只是传说。”

洪袖儿道:“那你带不带着翙翙姐呀?”

白皛皛道:“乐意效劳。”

楚桂儿道:“翙翙姐,那你肯不肯赏脸让白哥哥载你一程呢?”

凤翙翙羞的满面通红,但就算出于礼貌也不能说不赏脸呀,她又不好说别的,只好不作声了。

曲仙儿哈哈笑道:“不做声就是同意了,凤姐姐,你可抱紧了呀,飞到半空抓不住掉下来摔着,可不是玩的……”

三个姑娘催促着,凤翙翙跟娘挥手告别,白皛皛乘坐乘黄载着凤翙翙就往凤仙居飞去。

凤仙人长叹一声,他来的目的其实大多是为了女儿而来,如今,女儿跟他走了,这样一来,跟徒弟就有相处的时间了,他也算是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了。

凤仙人挥挥手,也飞上了半空,扬长而去。

曲仙儿三姐妹嘻嘻哈哈的说笑着,骑着天马一起飞走了。

冷玉蝶和卓悠悠手拉手,各自将剑祭出,御剑而行,也追了下去。

凤鸣遥望着远方,一双双珠泪终于滚滚而下,她知道,二人永远不能在一起了,凤和凰永远也不会和好了,这一生注定了不幸。

但她却希望女儿会幸福,真的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子。

凤仙谷离着凤凰岭并不远,仅是隔着一座大山,也就是二百多里地远罢了,曲仙儿三人的天马最快,乘黄的速度也不慢,于是,仙儿的天马和皛皛的乘黄先到了凤仙居了。HTTp://

而后,凤仙人跟玉蝶姐妹才赶到。

凤仙居可并没有凤凰岭那么气派,都是用玉石翡翠建造而成的,奢华气魄的很。

凤仙居虽然也多是用玉石修砌而成的,但由于只有这师徒二人居住,所以,房间就只有五六间罢了。

这里山并不太高,乃是在一处山坳中,云来雾去的,也是幽雅的很。

六个姑娘还是老样子,曲仙儿三姐妹住在一起,凤翙翙,玉蝶,卓悠悠三姐妹住在一起。

六个姑娘就这么在凤仙居住了下来,玩的也是很开心。

每日里,白皛皛带着六个姑娘这里转转,哪里玩玩,这里瀑布,山泉,高山峻岭,峰恋叠翠,到处都是美景,玩的地方真不少。

廉政等四人刚走了四五天,六个姑娘就住在了凤仙居,在这里玩耍了。

她们一直在这里玩了十天左右,这十天,白皛皛和凤翙翙单独相处的日子真挺多,几个姑娘虽然淘气,但也知道二人彼此倾慕,一般都会找借口让二人单独的说说话。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白皛皛和凤翙翙的感情越来越深厚,二人本就彼此倾慕,再有人牵线搭桥,当然走的就更近了。

她们很开心,更开心的事在后面,因为凌玉霄几人也正在往这里赶来。

不管是玉蝶还是悠悠,还是三个姑娘,加上白皛皛,心中一直惦记着玉霄,玉霄若是赶到,她们哪能不开心。

这一日,玉霄一行几人,终于到了凤仙居。

第一百四十九章嬉水

凤仙居,瀑布下,琴声悠悠,蝶舞翩翩。

六个姑娘正玩的开心,曲仙儿弹琴做歌,洪袖儿拉着几人翩翩起舞,就连玉蝶也开心的跟姐妹们跳起了舞。

在这云雾朦胧的仙山中,这六个倾国倾城的姑娘又是跳舞,又是弹琴唱歌的,当真宛如到了人间仙境。

白皛皛简直都看的呆住了,就这么欣赏着人世间最美的仙曲和舞蹈,一时间,当真是浮想联翩。

若是一人能娶这么多美丽可爱,冰清玉洁,倾国倾城的美人该多好?

这种想法不但是他一个男人的想法,而是天下间所有男人的想法。

他真是羡慕玉霄,因为玉霄就有这种福气,而他,只有娶一个的本事。

玉霄当真是幸福的很,他的三个师姐爱他至深,曲仙儿琴音俱佳,艳丽异常,洪袖儿美丽直爽,最善舞蹈,翩翩而舞,宛如瑶池仙子,楚桂儿天真可爱,唱歌跳舞,诗词歌赋,笔墨丹青可谓是天下少有,卓悠悠清纯美貌,也是能歌能唱。

这几个女子都这么喜欢玉霄,玉霄若是娶了她们,这一生,可谓是春风得意,享尽了人间的艳福不说,而且还享受极乐。

他无聊的时候,有人给他唱歌弹琴,他孤独的时候,有人陪他聊天解闷,他寂寞的时候,有人陪他下棋……

所以,白皛皛当真是羡慕玉霄,不过,他还不知道,除了这四个明着喜欢玉霄的姑娘之外,还有四个是他不知道的。

冷玉蝶自小就跟玉霄一起长大,并非是玉霄的亲姐姐,早就对玉霄有了爱慕之意。

雪紫儿自从跟玉霄比过武,玉霄对她留情,她又跟玉霄出生入死的去剿灭人兽,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玉霄,直到在情缘井中看到了他,她才明白了自己的心。

除了她们俩没人了解的之外,另外还有朝鲜国的公主翡翠,早就跟玉霄成了夫妻,现在恐怕连孩子都生了。

还有大海中最美的人类美人鱼蓝莹,又是一个对玉霄动情的女人。

白皛皛哪里知道,不过,他能拥有凤翙翙,他这一生也就满足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玉霄的本事,对于男女之事,他是笨的很,不像玉霄那样的多情,不像玉霄那样的讨人喜欢,所以,他能娶到凤翙翙,他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凤翙翙也不错,漂亮美丽自不必说,因为这里面的女子没有一个丑陋的,都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

也许,除了一个人之外算是丑陋的,那就是本来应该是最美、最纯、最温柔的玉蝶。

玉蝶由于伤了左脸,落下了一个深可及骨又黑又长的疤痕,所以,跟这些女子比起来差了一点。

不过,虽然她伤了脸,可是看上去依旧是美若天仙,就好像那道难看的伤疤不但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更增加了她那种凄美的魅力,甚至比其余的女子美的更令人心动。

凌玉霄一行七人半空中听到琴声悠悠,歌声荡漾,笑声冲云霄,一见竟然是自己日夜想的红颜知己们,玉霄真是惊喜交加。

但凌玉霄就这么爱胡闹,不但没下去叫她们,反而告诉几人,不要说话,大家去听歌跳舞,欣赏欣赏她们的本事。

魏晓晨三个女子也不忍心打搅她们的雅兴,当然也答应暂时不打招呼,静静的观赏。

廉政,岳商和犇犇,本就听玉霄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爱玩笑之人,所以,七个人悄悄的落下了地,隐身在大树后,偷偷的观看。

凌玉霄最坏,悄悄的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梧桐树,悠然的坐在树上欣赏着舞蹈和歌曲。

六个姑娘又唱又跳的,玩的正开心,那能注意他们,丝毫也没觉察到她们最心爱的男子已经在她们身边了。

凌玉霄是感慨万千,望着姐姐,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感情,是亲情?是依恋?是欣赏?还是喜欢?

就连他都不知道对玉蝶的感情究竟是姐弟之情,还是其他什么了。

至于卓悠悠和三个姑娘,他是喜欢的,只有玉蝶,他虽然自小就喜欢,但始终当她是姐姐,所以他搞不清。

其实,在他的心中,玉蝶的位置甚至高于其他的姑娘,他在茫茫大海中寻找,在那危险万分的大海中找寻,目的就是找药治好玉蝶的伤,这其中,哪里只是兄妹之情,而是发自于内,对玉蝶的敬慕和喜爱,他这才东入大海寻找了这么久。

终于,曲仙儿的一曲龙吟凤鸣曲马上就要到了尾声,她们的舞蹈也即将结束。

凌玉霄这个笑,拿出了自己的小葫芦,暗暗的道:“我给你们洗个喷泉澡,哈哈,一定有趣的很了,你们穿的衣服这么少,若是湿透了,哇,当真是好漂亮……”

也没有他这么坏的,玉霄天生就爱胡闹,如今大了,也是不改,而且他大了后,对于女人的yu体当然更喜欢了,尤其是碰过男人的女人,只要不碰女人,心中的yu火就难受。

眼前都是他喜欢的女子,他捉弄她们一下,弄湿她们的衣服,欣赏一下她们朦胧的女性之美,乃是发自于本性的喜爱。

这么坏的主意,换做是廉政他们,绝对想不出,一想到弄湿女人的衣服,欣赏一下她们最美的yu峰,恐怕换做廉政的话,想到这种无聊又可耻的事,他会狠狠给自己个嘴巴。

但玉霄却不同,他那里管这些,他是喜欢,就去捉弄调戏,逗她们玩,而且这些都是跟他青梅竹马长大的姑娘,他这么捉弄她们,她们也不会生气,就算生气,也不过就是打他几巴掌,拧他耳朵几下罢了,他可不在乎这些。

六个姑娘正玩的开心,这一曲舞蹈刚要结束。

玉霄就将自己的小葫芦拿出来了,将小葫芦的嘴对准了六个姑娘,念动法诀,用手一指六个姑娘,再看一道白练激射而出,分作六条一丈方圆大的水箭,就射向了六个姑娘!

六个姑娘根本毫无准备,六个人见到水来了,也躲不开了,六个人齐声惊叫,就被巨大的六道水箭给冲进了瀑布下的湖水中。

顿时,六个人就成了落汤鸡。

凌玉霄这个笑,一见姐姐从没有这么失态过,这一次竟然吓得大叫,乐的他前仰后合的。

凌玉霄哈哈笑着,飞到瀑布边,拍着手唱着歌谣道:“呱呱,呱呱呱,六个鸭子下了河……”

岳商和廉政不由得苦笑不已,白莲,魏晓晨和雪紫儿也是苦笑不已。

魏晓晨叹道:“这么胡闹顽皮的无赖我这一辈子可第一次见过。”

雪紫儿也不知为什么醋意大发,咬着银牙道:“哼,这无赖,要是这么捉弄我,我就杀了他!”

魏晓晨吃吃笑道:“你就别嘴硬了,他好像也没少捉弄你,也不见你杀他,而且,你也打不过他呀。”

雪紫儿气的哼了一声,不去理她。

她们吃吃直笑,望着水中,苦笑不已。

而天马和龙鱼以及菁菁鸟,早就玩在了一起。

六个姑娘浑身湿透了,头发也湿了,衣服也湿透了,而且每人还喝了几口水,一个个**的露出头来,当真是狼狈至极。

不过,一个个也都是性感至极,因为她们穿的衣服都不多,都是仅穿了一件外衣,里面就穿了一件肚兜,全身湿透了。

**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当真是凸凹有致,若隐若现,朦朦胧胧的,更是性感万分,美丽至极,充满了令人窒息的you惑,令男人看了都不禁心痒痒的。

若是这么美丽,这么性感,一个男人若是说不想用手去触摸一下,那那个男人一定是十足的伪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