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0章 复娇容1

第一百五十章 复娇容1

玉霄幻化出自己得意的水晶泡泡,载着红颜知己和朋友们一起在水中嬉戏,玩了一会,着急给姐姐治疗脸上的疤痕,这才驾驭着水晶泡泡飞到了岸上。

美女们这个好看,一个个浑身湿漉漉的,**的纱衣紧紧贴在身上,更加显得线条美了,女人什么时候最美最性感最能打动人心?

也许就是穿着薄薄的衣衫,弄的全身**的,朦朦胧胧,隐隐约约,那种朦胧之美,恐怕更能打动人心。

玉霄就是这种人,最喜欢欣赏女人不同的美,当然也想挨个摸摸这些美女们性感的地方。

也许,有人以为他很好色,很↓流,但这本就是一个男人都有的想法,都有的**,若是男人在这种情景下,说没有这种想法,那说这种话的人,肯定就是十足的伪君子。

凌玉霄不但敢想,而且敢说,玉霄这个笑,故意指着九位大美女丰满的酥胸,故作惊讶的问道:“哎呀,各位姐姐呀,你们怎么都受伤了呢?究竟谁这么残忍,将你们的胸给打肿了,看看,肿的多高,那人真是太可恶了,我替你们去报仇去。”

九个女子没有一个不脸红的,一个个纷纷失声惊叫,双手就遮住了前胸。

岳商、白皛皛、牛犇犇和廉政四人不好意再看,纷纷背过身去,可是玉霄则不然,就笑嘻嘻的盯着这些女子的胸口瞧着。

可把九个女子气坏了,四个姑娘跳了过来,卓悠悠也顾不得遮住前胸了,羞红了脸,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下流?你往那看呢?”

曲仙儿不住的敲着他的头,嗔道:“无耻,下流。”

洪袖儿拧住了他另外的一只耳朵,嗔道:“臭不要脸!”

楚桂儿气的狠狠呸了他一口,嗔道:“啊,呸,臭无赖……”

凌玉霄这个笑,故意道:“喂喂喂,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呢?我可是好意呢,你们这不是受伤了吗?你们受伤了,我好心替你们报仇呀,怎么就打人呢。”

白莲气的也过来,红着脸呸了一口玉霄,骂道:“你真是无赖,你看看岳大哥他们,哪像你,真是臭不要脸。”

凌玉霄哈哈笑道:“哇塞,白嫂子的伤更重,那里肿的更厉害,要不我替你揉揉?还是让我牛哥替你揉揉呢?不过我牛哥手粗又笨的,干脆我替你揉揉吧。”

白莲呀的一声,骂了一句,不敢再在玉霄面前,急忙跳到了一边,去将自己的衣服弄干点了。HTTp://

白莲对着牛犇犇嗔道:“牛哥,你看看他,你也不管他?他戏弄我呢,你快帮我打他去,哼……”

牛犇犇哈哈笑道:“我可惹不起他,莲妹,你离他远点不就行了,再说了,我要去打他,他的那四个宝贝不把我打破头才怪呢。”

白莲气的跺跺脚,不理他了,凤翙翙苦笑道:“走走走,赶紧换件衣服去。”

魏晓晨沉着脸,想笑又不敢笑,走到玉霄面前,狠狠的踩了玉霄一脚,嗔道:“下次再敢乱看,戳瞎了你的眼睛。”

凌玉霄嘿嘿笑道:“大嫂,常言道,不懂就问嘛,我不知道你们那为什么这么高,我就问问了,这也错啦?再说了,怎么看人还犯法吗?我这人就这样,谁那里好看,就看哪里,其实,你们这肿了,还真挺好看的。”

魏晓晨知道说不过他,而且女人这地方怎么能跟他辩论呢,气的使劲瞪了他一眼,又踩了他一脚,这才躲在一边去了。

曲仙儿气的脸都青了,怒道:“凌玉霄,你简直无赖透顶啦!”

楚桂儿嗔道:“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简直就是色狼。”

卓悠悠叱道:“不要脸,臭流氓……”

凌玉霄嘿嘿笑道:“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那会肿了,为什么我这里不肿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想知道为什么吗?去问你娘去,你这臭无赖,再敢看我……我咬死你。”

雪紫儿也气坏了,虽然心里甜丝丝的,但那有人这么开玩笑的,雪紫儿气呼呼的道:“你想肿也很容易,看我的!”

凌玉霄一见雪紫儿,当真是明艳动人,而且她浑身**的,更是性感的很,玉霄不由得心一阵阵荡漾,暗自叹道:“雪紫儿当真是美,唉,为什么这世上有这么多的美女,唉,美女呀,美女,为什么会有女人呢,唉,你们这么美,只会令男人欲火焚身,把持不住,这世界真是造物弄人,唉……”

他是真想去一亲她的芳泽,抚摸抚摸她最美的地方,但人又怎能随心所欲呢?

这就是做人的痛苦,他不想有这种痛苦,所以,玉霄只要是喜欢的女子,就去捉弄调戏,因为他很喜欢那种怦然心跳的感觉,喜欢看她们脸红的娇嗔样子,因为那种感觉好美好美。

也许,他这叫多情,也许,他这叫花心,也许,他这叫用情不专,但无论算什么,都不能怪他,因为他天生就是这种多情的男人,只要那些女子也喜欢他,只要男女都甘心情愿,就算娶了全天下的美貌女子,那又有何妨?

雪紫儿脸臊的通红,她自从穿上衣服,自从大了后,还没有人这般无礼的捉弄她,调戏她,无礼的看着她那女人的禁区。

玉霄则不然,就盯在她的禁区上,她一走,那胸也跟着轻微的动着,美的更是令人窒息,凌玉霄毫不气的就盯着她**的酥胸。

凌玉霄赞道:“唉,其实,这里面论美貌和身材,我姐姐玉蝶可算是第一,其次就可以算雪姐姐第二了,雪姐姐真是美,将来那个男人娶了你,可真是有福了。”

雪紫儿羞的脸通红,咬着银牙,瞪着眼就来收拾玉霄。

可把四个姑娘吓坏了,因为雪紫儿一向脾气不好,玉霄这般的捉弄她,又出言调戏她,又无礼的盯着她的胸看,她如何能不恼怒?

这要是过来真的跟玉霄拼命,那可怎么办?

四个姑娘虽然气玉霄胡说八道,也怪玉霄无礼,这要是这般调戏她们四个,甚至是摸她们一下,占她们点手脚便宜,她们不会介怀,也不会真生气,因为她们这生本就决定嫁给玉霄了,那会在乎这些。

可是雪紫儿却不同,乃是一本正经不爱玩笑的女子,哪里能受得了这些。

曲仙儿急忙拦住了雪紫儿,陪着笑道:“雪姐姐,你别生气,小师弟就这么胡闹,他是捉弄我们的,不是欺负你。”

洪袖儿道:“是呀,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这么坏,就念在他请你吃珍珠果的份上,你就别跟他生气了。”

楚桂儿道:“不错,不就是他多看了不该看的地方几眼嘛,雪姐姐,就算了吧,小师弟就这样,他是哪里好看,就看哪里的,他这样你应该高兴才对,这就证明姐姐漂亮,他爱看。”

雪紫儿这个气,没想到三个姑娘竟然这么护着玉霄,她们欺负玉霄行,只要别人一对玉霄不利,她们先护住了玉霄了。

凌玉霄这个笑,没想到三位师姐刚刚生自己的气,转眼就帮着自己。

凌玉霄大笑道:“对对对,丑八怪脱光了我都不看,人生在世,就当娶漂亮的美女为妻嘛,难看的女子娶来做什么?就叫难看的女子都老在家里吧,反正我是不娶的,雪姐姐这么美,若是嫁给我,我就让你做大老婆如何,哈哈哈嘻嘻嘻……”

几个姑娘这个气,雪紫儿气的脸都青了,他一点也不在乎,依旧胡言乱语的。

卓悠悠气的捂住了他的嘴,嗔道:“霄哥哥,你真是胡闹,我们四个你捉弄也就罢了,怎么能跟雪姐姐玩笑呢。”

卓悠悠也上前劝道:“雪姐姐,你别生气啦,我教训他好不好。”

卓悠悠狠狠地敲了玉霄两下,道:“雪姐姐,我打他了,你就别生气啦。”

雪紫儿其实还没真生气,因为自从她发现喜欢上了这个淘气鬼后,就对玉霄感觉又不同了,而当玉霄送她珍珠果,送她珍珠时,她更是对玉霄有好感,在水中,玉霄亲吻她给她吸出嘴里的湖水,然后给她换气,拉着她的手在水里游时,她的心更是跳的厉害,更是对玉霄有了依恋。

雪紫儿其实也想跟玉霄玩笑嬉闹,但她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冰冷如山,一时半刻,哪里能改变的了自己。

这一次,见到四个姑娘转头帮着玉霄,雪紫儿心中是又酸又涩,当真是有点醋意,连她自己都感觉自己变了,变得好奇怪。

若是在以前,有人这么调戏她捉弄她,她非拽出紫芒刃跟那人拼个同归于尽不可,可是现在,她心中还想玉霄多捉弄她,多跟她开开玩笑,因为玉霄逗得她真的很开心。

自小到大,雪紫儿从没有这么开心过,可自从遇到了玉霄,一走来,她时时刻刻都被玉霄逗得开怀大笑,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

若不是在情缘井中看到了玉霄,她也许还不知道自己的心其实早就被这幽默风趣,吊儿郎当,但又重情重义的男子强烈的吸引住了。

珍珠果这么珍贵,凌玉霄毫不吝啬,送给了她,在内心中,她是感激的很,对于玉霄这种人,她也是打心里就喜欢的很。

其实别说是她,就算是已经有了心上人的白莲和魏晓晨,这二人其实内心中也喜欢玉霄,若不是有了心上人,恐怕她们也被玉霄的魅力所吸引而深深的爱上玉霄。

那个女子不喜欢这种男人呢?又英俊,又幽默,本事又大,而且又重情重义,恐怕这些女子唯一讨厌的一点就是这种男人的多情和花心了。

雪紫儿扑哧笑了,嗔道:“你们这四个丫头真是有毛病,他这么欺负你们,捉弄你们,你们还替他说话?你们放心,我又不是去杀他,你们怕什么?我只是气不过,不打他几下,心里难受,让我好好出出气,要不然,我真被他气疯了。”

四个姑娘吃吃直笑,曲仙儿道:“原来是这样,好吧,不过,你打他的时候,不准打他耳光,因为你若是打他耳光,小师弟会翻脸的,他最要面子了,最要自尊了,那是极大的耻辱,不准你打他耳光。”

卓悠悠道:“还有,你就算再生气,不准你伤害他,他虽然看过你那……但你不准碰他的眼睛。”

楚桂儿道:“还有,不准你用刀和用真力打他,不准你打他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