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0章 复娇容2

第一百五十章 复娇容2

洪袖儿补充道:“尤其是他们男人那地方,就是男人那……那……不准你用脚踢……”

洪袖儿说完,臊的脸通红,可是不说明白了万一雪紫儿气得一脚踢在玉霄的男人要害上,那她们的以后的性福不就没了吗?

众人这个笑,打人还给下了这么多规定,当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曲仙儿道:“除了我们说的这些地方之外,你随便打他,你只要同意我们姐妹的条件,你怎么收拾他都行。”

洪袖儿道:“对,你敲他的头,拧他的耳朵,捏他的鼻子,踢他的屁股,掐他,咬他,你怎么解气,都可以。”

雪紫儿哭笑不得的叹道:“唉,难怪你们被他欺负,活该你们被他欺负,真是自找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们的事你别管,只要你同意这条件就行,只要你同意,不下死手,我们姐妹就帮你欺负他都行。”

曲仙儿也咯咯笑道:“对对,雪姐姐,你快来收拾他吧,我们姐妹替你抓住他,你怎么收拾他都行。”

四个姑娘吃吃直笑,这个抓住玉霄的手,那个抓住玉霄的胳膊,那个抱住玉霄的腰,就将玉霄控制住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雪姐姐,快来,快过来出气,好好收拾他,我们替你抓住他啦。”

雪紫儿满脸都是笑意,其实,就是这些姑娘不说,她也不能下死手,她那里能忍心,哪里能舍得。

雪紫儿故意板着脸,来到玉霄面前,先重重的敲了玉霄三下,骂道:“臭无赖,臭流氓。”

凌玉霄的本事那是她们能捉住的,但跟这些女子玩笑嬉闹,他一般都喜欢被她们捉住,因为他喜欢那种玩笑时心跳的感觉。

凌玉霄故意叫道:“救命呀,救命呀,杀人啦,有人要强**啦……”

雪紫儿羞的脸通红,伸出白嫩的玉手就在玉霄的前胸使劲掐了一把,嗔道:“你不是想这里肿吗,我叫你如愿,看你还敢不敢了。”

凌玉霄笑道:“你敢这么欺负我,好,你掐我哪里,我就掐你哪里,你等着我的……”

雪紫儿嗔道:“你无赖……”

凌玉霄哈哈笑道:“怎么无赖啦,只许你们女人摸男人,不许男人摸女人呀,这世上有这种道理吗?”

凌玉霄哈哈笑着,然后甩掉了几个女子,就扑向了雪紫儿,故意笑道:“哈哈哈,我来了,我要还回来啦……”

吓得雪紫儿急忙掩住胸,妈呀一声跑到了一边。

曲仙儿大叫道:“雪姐姐快跑,这无赖真的能做出来……”

洪袖儿气的开始咯吱玉霄,嗔道:“叫你这么坏,看你敢不敢了……”

四个姑娘咯咯直笑,抓住玉霄,不断的咯吱着玉霄,五个人又是笑又是闹,玩了好一阵,这才都喘息着不再胡闹了。

玉蝶叹了口气,她一向温柔恬静,不像这些女子这么疯这么闹,虽然有时候玉霄气的她也跟玉霄玩闹一会,但玩一会,她又回归到了安静。

玉蝶就是这么一个文静而又温柔的女子,这一点,完全跟这些姑娘不同。

凌玉霄玩闹了一会,也不再胡闹,哈哈笑道:“雪姐姐,你真怕了?其实你别怕呀,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绝不会像你这样掐我的。”

雪紫儿呸了一口,嗔道:“臭无赖,你真不是好东西,不理你这无赖。”

曲仙儿叱道:“你还闹?”

凌玉霄哈哈直笑,道:“不闹了,不闹了,哎,我的飞飞和菁菁呢?龙龙呢?这三个家伙去玩了,这么久不见我,也不想我。”

凌玉霄一声唿哨,再看树林后飞来了菁菁鸟,飞出了天马和龙鱼。

凌玉霄高兴的直蹦,将菁菁鸟亲了又亲,笑道:“哈哈,菁菁,想我了没有?”

菁菁鸟眼中竟然有泪水流出,就听菁菁鸟呱呱叫道:“玉霄,玉霄,你没死真是太好啦,菁菁想死你了。”

凌玉霄又抱住了自己的天马,抚摸着天马雪白的毛,就连天马眼中都含着泪珠,这四五个月不见主人,天马和菁菁鸟也牵挂着玉霄,见到玉霄真是亲热极了。

幸好天马和菁菁鸟知道龙鱼的本事,有龙龙陪伴着玉霄,天马和菁菁才不那么担心了。

凌玉霄抱着自己的天马,陪着自己的三个神兽玩了好一会,这才高兴的骑上了天马飞飞,来到姐姐面前,二话不说,将姐姐抱上了天马,大笑道:“走啦,姐姐,我带你去治伤。”

玉蝶羞的脸通红,嗔道:“霄弟,你真是越来越顽皮了,以后不准这么胡闹了,真是不像话。”

凌玉霄哈哈笑道:“知道了,娘,姐,你越来越像娘了,真是越来越爱唠叨啦,干脆我叫你娘得了,嘻嘻嘻哈哈哈……”

玉蝶红着脸轻轻的用玉指戳了玉霄一下,叹道:“唉,真拿你没办法。”

曲仙儿跺脚嗔道:“臭飞飞,你不驮着我啦?”

天马飞飞长鸣一声,连理都不理曲仙儿,那样子得意极了,仿佛告诉曲仙儿,主人回来了,以后就不管她了。

曲仙儿嗔道:“讨厌讨厌,人不是好人,就连他的马都不是好马。”

凌玉霄也不理她们,哈哈笑道:“走啦走啦,皛皛,快带,我要去你家坐坐。”

白皛皛骑上了乘黄,将翙翙拽上了乘黄,载着翙翙在前面给玉霄带。

廉政骑上了吉量神马,也拉着魏晓晨上了吉量马,也往前飞去。

余下的人,纷纷御自己的法宝飞行,就去追赶玉霄去了。

白皛皛带着玉霄去见过了自己的师傅,玉霄微笑着跟凤仙人打过招呼,然后拉着姐姐的手就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房间内。

很快的,卓悠悠等人都赶到了,岳商等人那能这么无礼的进女人的房间,也许只有玉霄才会这么随意,而且玉霄是给姐姐治伤,他当然要进去了。

玉霄先将手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笑道:“悠悠,给你个任务,拿个干净的碗去弄点露水去,化雾成霜,化霜成露的本事你可了不起,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卓悠悠知道玉霄不是玩笑,赶忙答应一声,拿了个翡翠玉石做成的碗,清洗了好几遍,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运用寒功,化出了干净的露水,满满的接了一碗,递给了玉霄。

凌玉霄哈哈笑着,捏捏悠悠的脸蛋,微笑道:“好乖,不愧是我的小媳妇。”

卓悠悠冲着玉霄皱皱鼻子,吐吐舌头,嗔道:“就别胡闹了,赶紧给玉蝶姐治伤吧。”

凌玉霄点点头,笑道:“姐姐,你躺下,我给你治好脸上的伤疤,这种药应该很灵的,只要涂抹上,很快就会好的。”

那个姑娘能不爱美?玉蝶这么漂亮,但脸上却受了伤,这道伤痕一直以来就是玉蝶的心病,玉蝶一直白纱遮面,就是因为这道伤疤的缘故。

今日玉霄几乎走遍了大海,好不容易找到了治疗她脸上疤痕的灵药,真可谓是来之不易。

玉蝶心情激动,多希望这药真灵呀,多希望能恢复容貌,从此之后不必再遮掩着见人呀!

玉蝶顺从的点点头,平着躺在了**。

玉霄挽了挽衣袖,小心翼翼的揭开了玉蝶脸上的白纱,这白纱还湿漉漉的没干,白纱一揭开,屋子内的姑娘们就是一声惊呼。

原来,玉蝶真是太漂亮了,本来玉霄说在这些美女中,要说最美的是姐姐玉蝶,其次他才说雪紫儿第二,雪紫儿心里还不服气,但这时一看玉蝶的真面目,当真是是惊叹不已!

因为玉蝶这一张清秀的脸真可谓是人间最美的一张脸,就好似精雕细琢的美玉翡翠一般,是那么的秀丽,那么的清纯,那么的美!

在这些女子中,论艳丽之美要数曲仙儿,论清纯之美要数卓悠悠,要论惊艳之美则数雪紫儿,论女中豪杰那种风范之美,则数魏晓晨和洪袖儿,论无暇纯洁之美,要数白莲。

可是无论是哪个女子,这些美貌加起来都不敌玉蝶的美!

玉蝶的美甚至比美人鱼蓝莹都要美,当真可说是天下第一的美女了。

就连风流**徒风月见到玉蝶清纯娴静的美都不忍将玉蝶玷污,虽然玉蝶被迷倒,他都不忍心对玉蝶不敬,可见玉蝶的美当真是人间绝色了。

虽然她脸上有一道伤疤,但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

曲仙儿惊呼道:“哇,玉蝶姐,你好美呀!”

雪紫儿不仅叹道:“唉……我以为玉霄开玩笑,没想到玉蝶姐姐当真是天香国色,倾国倾城,若是论美貌,天下间没有一人能比的过玉蝶姐了……”

这些人很少见到玉蝶的真面目,只见到玉蝶一双明媚如水的双眼,而且这些人也知道玉蝶毁了容,也不忍心看玉蝶的真面目。

除了卓悠悠和凤翙翙见过玉蝶的真面目之外,就是玉霄了,玉霄在没追日之前见过,追日之后,他就没见过,因为他也不忍心让姐姐难受。

冷玉蝶苦笑道:“各位妹妹真是过讲了,我脸上有这么难看的伤疤,美什么呀。”

凌玉霄微笑道:“怎么样,我说我姐姐论美的话是天下第一吧,在我们傲人族,我姐姐可是第一美人呢,其次才数的上我的小媳妇悠悠,至于仙儿,袖儿,桂儿,你们呢,比起我姐姐来差远了,等会我给姐姐治好伤疤,我姐姐更是完美无缺了。”

这一次没人跟玉霄斗口抬杠,因为玉霄真的没有说谎。

玉霄将那块白纱递给了卓悠悠,道:“悠悠,去,多弄点无根的露水,将这块白纱冲洗干净,不能带有半点不净的。”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喂,你能不能一次将事情指派完呢?我这里有白纱,用我的吧。”

卓悠悠掏出一块洁白的白丝纱,递给了玉霄。

玉霄微笑道:“还是要用露水冲一冲,去吧。”

卓悠悠没有办法,只好又到外面,施展法术,用露水将白纱清洗干净,这才又给了玉霄。

玉霄一见差不多了,轻轻的用湿漉漉的白纱给姐姐擦拭着脸上的伤疤,他看着这道深深的疤痕,不由得叹息不已。

玉霄柔声道:“姐,还疼吗?”

玉蝶含笑道:“早就不疼了。”

玉霄叹道:“姐,你真是受苦了,霄儿发誓,以后再也不让姐姐受半点苦。”

玉霄说着话,就给玉蝶的脸上擦了一遍,然后又命卓悠悠去将白纱清洗一遍。

卓悠悠这个气,但没有办法,因为她这方面的功夫最好,她不去帮忙谁去。

卓悠悠也是有趣极了,一见这样,就将这里所有的姑娘身上的白纱都讨要了过来,吃吃笑道:“省的你一遍又一遍的麻烦,这一次,我给你准备七八块,让你一次用个够,呵呵呵……”

凌玉霄这个笑,卓悠悠一会功夫,又拿着白纱回来了,白嫩的手上搭着五六块白纱,在一边预备着递给玉霄。

玉霄一连用最纯净的露水在玉蝶脸上的伤疤上擦了四边,这才准备敷药。

凌玉霄道:“仙儿,你去找一个干净的碗来,好好的洗洗。”

曲仙儿答应一声,又去找了个翡翠碗,清洗了好几遍,这才递给了玉霄。

玉霄更是仔细,先用那一大碗露水冲洗了一下,然后用干净的白纱擦拭了一边,最后又用露水清洗了一边。

这些姑娘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楚桂儿苦笑道:“你有完没完了?怎么这么麻烦呢?”

凌玉霄正色道:“当然要干净点,你可知道这药来得多么不易?万一因为有一点不干净,不灵,那可怎么办?美人鱼是没有泪的,直到我跟她分手的时候,她触景伤情,不忍我离开,这才为我流泪,唉……你们那里知道这两种药的珍贵和不易!”

凌玉霄叹了口气,将那个干净的翡翠碗放在了**准备好的石板上,对着曲仙儿三姐妹道:“去去去,你们三个冒失鬼都离我远点,在我给姐姐治伤的时候,谁也不准过来,过来我可不气,到时候,你们哪里会变得更肿,我可不管,你们谁都一样,谁过来可别怪我对你们非礼。”

几个姑娘这个气,一个个对着玉霄扮着鬼脸,然后退的远远的。

这时候,她们不敢胡闹,因为玉霄是认真的,万一因为胡闹玩笑,将这最最珍贵的药弄洒了,那谁也赔不起,玉霄到时候可真翻脸,不会原谅她们的。

魏晓晨,雪紫儿等女子也是一样,也不敢过去,都远远的驻足观看。

就连卓悠悠都自觉的退到了一边,离着玉霄两丈多远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