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0章 复娇容3

第一百五十章 复娇容3

凌玉霄一见没人过来,他还不放心,用手一划,画出一个水晶泡泡,将自己跟姐姐罩在了里面。

曲仙儿嗔道:“你这人,我们又不是孩子,那会跟你玩呢,就这么不放心我们?”

洪袖儿鼓着嘴道:“就是,我们能害玉蝶姐吗?”

凌玉霄微笑道:“嘿嘿,这就叫有备无患呀,实在不好意。”

凌玉霄取出了那个银白色的瓷瓶,将那最最珍贵的美人鱼流出来的珍珠泪倒进了空着的翡翠碗里。

楚桂儿远远的看着,问道:“呀,真美,这也是珍珠果吗?”

凌玉霄叹道:“这是美人鱼的珍珠泪。”

曲仙儿幽幽道:“呀,真美,当真跟珍珠似的,这眼泪一定很珍贵……”

就见珍珠泪不像普通的泪水那样跟水似的,珍珠泪,是一粒粒晶莹的泪水凝固了的小珍珠,就好似珠泪冰冻住了一般。

凌玉霄将珍珠泪倒进翡翠碗里,然后又取出两颗珍珠果,跟珍珠泪混在了一起,这才小心翼翼的,端起那碗露水,倒进了碗里。

玉霄不敢多倒,只是倒进去了一点,一见能湿透了珍珠果和珍珠泪了,就不倒了。

凌玉霄将另外碗里的露水,也用寒气冰冻成一根晶莹的小冰棒,就跟冰溜子一模一样,然后用这根冰刺轻轻的搅匀。

众人赞佩不已,因为玉霄的寒功也是高明至极,其实并不在悠悠之下。

玉霄本以为这珍珠果不好化掉,没想到,露水混合着珍珠泪跟珍珠果一接触,立刻就见碗里闪烁着晶莹剔透犹如水晶一般的光芒,这珍珠泪和珍珠果竟然都自动化成了水,就溶在了一起。

碗内就只是一层薄薄的水,就好似水晶一样的干净纯洁,是完全通明的。

玉霄点点头,柔声道:“姐,这是别人说的药方,究竟灵不灵,我也不敢肯定,但愿爹娘在天之灵保佑,这药真灵。”

冷玉蝶淡淡笑道:“霄弟,姐早就没有任何希望了,灵不灵都不要紧的。”

玉霄道:“姐姐,你千万别动,我给你上药。”

凌玉霄说罢,将这略微有点发粘的水晶药水,倒了一点点到了自己的手掌心,然后轻柔的在姐姐带有伤疤的地方慢慢的擦着。

玉蝶就觉得心中一荡,芳心跳的越来越快,就觉得玉霄的手是那么的轻柔,就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她羞的脸都红了。

玉蝶虽然这么美,玉霄这么抚摸着她的脸,心中可没有半点邪念,现在他一心就只是给姐姐治好伤疤,其余的他什么都没想。

这药当真是奇异无比,他刚刚给玉蝶涂抹上,就见玉蝶的脸上黑色的伤疤,渐渐的就冒出了黑色的血浓,那道深深的伤疤不再那么干枯枯的了,仿佛那块坏死的皮肤已经滋润开始要复活了一样。

凌玉霄惊喜交加,一见玉蝶脸上坏死的皮肤有了反应,就知道这药当真是有奇效!

玉霄急忙又给玉蝶脸上涂抹了一些水晶一般的药水。

再看玉蝶的脸上的那道伤疤处,开始冒着黑色的血沫,一点点的往外冒着……

凌玉霄急忙将手里的碗小心翼翼的放下,然后用满是露水的白纱,给玉蝶擦拭着冒出来得毒水。

那些毒水越来越多,他就沾着露水,擦拭着玉蝶的脸,眼见着,冒出来的黑水渐渐的颜色越来越淡,最后淡的几乎成了红色的血水了,而玉蝶脸上那道又黑又深的伤疤,眼见着黑乎乎的腐肉不见了,代替而来的,是玉蝶含有血的皮肤。

那块皮肤白嫩嫩的,就好似新生婴儿的皮肤一般,当真是吹弹即破。

不过,那道伤疤不见了,血痕依旧还有,这块皮肤一时半刻哪里能长出新的来。

很快的,一碗露水就用光了,玉霄将碗丢给了悠悠,催促道:“快快快,立刻再准备三碗露水来,师姐,你们快去帮忙,快……”

几个姑娘也看出了这药有奇效,眼见着那道又黑又深的伤疤不见了,出现了一道血痕,竟然好似刚被刀砍中的一样,可见这药是多么的灵验了。

三个姑娘和悠悠不敢怠慢,四个人立刻又找了好几个干净的碗,清洗干净,跑到了外面,又运用法术,弄了四大碗露水,递给了玉霄。

玉霄将露水放好,然后用洁净的白纱沾着露水又开始给玉蝶擦拭着脸上的血痕,直到干干净净的再也没有了秽物,这才用露水给玉蝶清洗了一遍脸,然后又将这药给玉蝶涂抹在了脸上。

这一次没有毒水流出了,显见刚才那一阵,毒水已经都被这灵药所激活逼出了皮肤了,这一次,玉蝶脸上晶莹剔透的,没有一点脏东西。

玉霄轻柔的在玉蝶脸上吹着气,将那些药水吹的凝固住,然后又给姐姐涂抹了一层药水。

再看翡翠碗里,药水已经不多了,玉霄做了一个小气泡,将剩余的药水都给倒进了气泡内,然后将气泡弄成跟那道伤疤一般的大小,给姐姐敷在了脸上。

玉霄弄好,将气泡弄破,将气弄出来,然后用寒气将那些灵药冰冻在了玉蝶脸上,他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玉霄看了看四周,问道:“师姐,有干净的手绢吗?给我一块。”

曲仙儿答应着,掏出一块粉红色的手绢,递给了玉霄。

洪袖儿和楚桂儿也各自掏出了干净的手绢,递给了玉霄。

玉霄接过来,将手绢系在了一起,然后用那三块手绢给将玉蝶的脸包扎好,一见万无一失了,他这才擦擦汗,长出了一口气,将玉蝶轻轻的搀扶起来。

玉蝶脉脉含情的望着玉霄,轻轻的拉着玉霄的手,眼中含泪道:“霄弟,真是多谢你。”

玉霄像小时候一样,淘气的在姐姐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姐姐,你跟我气什么?咱们是世上最近的人,跟我还用气呀。”

一见玉霄弄好了,这些姑娘才围了上来,楚桂儿掩着嘴吃吃笑道:“没想到你真有一套,真跟大夫似的。”

洪袖儿也笑道:“而且他还这么小心,真没想到,他还会配药呢。”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别忘了,我可跟齐师傅学过医术的,虽然不太精通,可是这种外伤,必须先要清洗干净伤口,然后慢慢的一点点的清洗,这样才行呢,要是你们这三个糊涂虫弄,就算是灵丹妙药,到你们手里都会让你们弄的失效的。”

卓悠悠问道:“这药究竟灵不灵呢?”

凌玉霄笑道:“刚才我也有点怀疑,现在看来,这药很灵,清洗一遍,我姐脸上伤疤里的毒水都被逼出来了,就算这药不能让我姐脸上一点伤痕也没有,最起码,她脸好了后,那道伤疤一定会淡了许多,等她那道坏死的伤疤再重新结疤,疤痕就会淡了好多好多了。”

凌玉霄望着姐姐玉蝶,叮嘱道:“姐姐,这几日,你可千万别洗脸,还有,就算脸上发痒的话,也千万别去动,因为要是发痒,那就证明你脸上坏死的皮肤正在重新生长新的皮肤,等到那道伤疤自然脱落,脸上的疤痕就会淡了很多了,到时候我看看效果如何,若是还有一点点痕迹,我再给你擦一遍药,咱这里还有不少的珠泪和珍珠果呢,我就不信治不好你的伤。”

玉蝶点头道:“嗯,你放心,就算再痒,我也不会动的。”

于是,玉霄这十四人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了,玉霄将白民族的事说了说,白皛皛和牛犇犇十分着急。

但是,凤仙人却淡淡一笑,递给了皛皛一个灵牌,微笑道:“皛皛,这块灵牌是天魔令,只要是魔域的妖魔,见到此令就好像见到我爹爹天魔一样,绝不敢对付白民族了,你这就去吧。”

白皛皛答应一声,跟师傅告辞,跟牛犇犇要赶去白民族。

凤翙翙和白皛皛都恋恋不舍,二人彼此叮嘱了几句,就这么分别了。

白莲自然是跟着牛犇犇一起去了,于是,这三个人就往白民族飞去。

一连过了五天,玉霄才轻轻的给玉蝶揭开面纱,拿掉了冰冻住的那块寒冰,再看玉蝶的伤疤,众人当真是齐声惊呼。

原来,玉蝶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复原了!

那道小小的伤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生长出了新的肌肤,跟她脸上的肌肤一摸一样,那伤疤处,一点疤痕的模样也看不到了,就好似她脸上从没有受过刀伤一般!

这一来,玉蝶更是美的好似一块精雕细琢的美玉,更是完美无缺了!

所有的姑娘都围了上来,当真是觉得不可议!

卓悠悠拍手笑道:“玉蝶姐,恭喜你,你脸上的伤疤都没了,哇,真是太神奇了。”

曲仙儿道:“哇,真是太美了……”

一时间,这些女子纷纷赞不绝口,当真是被玉蝶的美貌所惊呆了。

楚桂儿苦笑道:“玉蝶姐姐,我看你就算脸上没伤疤了,你还是戴着面纱的好。”

魏晓晨吃吃笑道:“这是为什么?”

楚桂儿叹道:“唉,玉蝶姐姐这么美,把咱们都比下去了,我成了丑八怪啦。”

这些姑娘闻听咯咯的笑成了一团。

楚桂儿微笑道:“玉蝶姐姐这么美,要是出去被别的男人看到,只要是看到她的男人都会惊呆的,比方说,前面是条臭水沟,这男人光看玉蝶姐姐的美了,都能掉进臭水沟里,比方说,前面就是大树,玉蝶姐姐一出现,若是有男人看到了,正在走,恐怕连都不看了,一定就会撞在树上的,你说,玉蝶姐姐,你这不是害人吗?”

这些姑娘们吃吃的笑成了一团,都被楚桂儿逗笑了。

说的玉蝶脸上红红的,不好意的道:“看你说的,我有那么美吗?妹妹真能开玩笑。”

雪紫儿笑道:“玉蝶姐,其实桂儿是一点都没夸张,若是凡夫俗子见到姐姐出尘脱俗的美,一定惊若仙人,被迷倒是肯定的了。”

凌玉霄笑的前仰后合的,吃吃笑道:“别说是男人被我姐姐迷倒了,就算女人都能被我姐姐迷倒的,我姐姐怎么长得这么美呢,我都被迷倒了。”

凌玉霄高兴的手舞足蹈,淘气的抱着姐姐,在玉蝶的脸上连连亲了几口。

玉蝶轻轻的戳了玉霄一下,嗔道:“又胡闹了……”

没人觉得玉霄无礼,玉霄这么跟姐姐胡闹,她们还以为玉霄跟姐姐玩,其实,玉霄也是情不自禁,实在是被姐姐完美无缺清秀的容颜所打动,这才亲了姐姐。

凌玉霄哈哈笑着,又扑向了曲仙儿,笑道:“我这人从不会厚此薄彼的,既然我亲了姐姐两口,以免你们吃醋,来来来,我再亲亲你们……”

曲仙儿妈呀一声,转身就逃,玉霄又去捉洪袖儿……

玉霄实在是太开心了,治好了姐姐的伤疤,他去了一块心病,而且他下海受了这么多苦,总算没有白费心血。

他开心的跟几个姑娘玩笑在了一起,几个姑娘也喜欢跟玉霄胡闹玩笑,于是,他们五个人又嬉笑在了一起。

玉蝶也是激动万分,毁掉了的容颜终于恢复原貌,那道难看的伤疤终于不见了,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高兴的?

她终于可以以本来面目示人了,终于不再为了毁容而伤心了,她再也不用遮掩着过日子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脱困

清晨,当第一缕曙光照耀在这片山谷中的时候,玉蝶就早早的起身了,自从她娇容恢复之后,玉蝶再也不戴白纱了。

没事的时候,玉蝶就会仔细的用干净的山泉洗脸,然后在阳光下梳头,这早就是她多年来的习惯。

这一次,她容貌再也没有一丝遗憾,她简直高兴的三晚上都没睡好了,没事的时候,她就拿起铜镜出神的望着自己的脸。

等这些懒美人和懒男人起来的时候,玉蝶都已经做好了早餐,凌玉霄最佩服姐姐这一点,因为姐姐自小到大就是这么娴静温柔,仿佛从没有脾气一般。

而且姐姐不但人生的美若天仙,而且还十分的勤快,自小到大,玉霄什么家务都没做过,他做的事就是,每日里除了吃就是玩,因为玉蝶什么都会提前做好,就连他的臭袜子和贴身的内衣内裤,玉蝶都会替他洗。

虽然那时候并没这些名讳,但都是一个性质的。

凌玉霄边吃着,边称赞着姐姐,指着曲仙儿三姐妹和卓悠悠道:“看看我姐姐,再看看你们,好好学学吧,你们这些懒丫头,真懒,除了吃之外,还能做什么?若等你们嫁给了我,难道还让本少爷伺候你们吗?好好学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