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2章 支援1

第一百五十二章 支援1

玉蝶苦笑,心道:“若是人类都被灭亡了,霄弟也为了天帝山被天魔所害,就算那妖魔能放过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又岂能妥协于妖魔呢?”

但玉蝶是懂事的姑娘,知道凤凰圣母一家人十分为难,这一次又被妖魔逼迫,迫不得已的答应了不再插手魔域跟人类之战,实在不能失言,而且对方还是至亲,同是凤凰一族,更不能助他们了。

凤凰圣母不帮助表哥天魔一起屠杀人类,就已经值得人尊敬了。

凤仙儿也长叹不已,道:“我不会助我爹爹灭绝你们人类,不过,我也不会助你们跟我爹爹作对,我始终会保持中立,至于你们谁胜谁负,一切就只能看天意了。”

凌玉霄正色道:“我明白,多谢圣母跟凤伯伯深明大义,玉霄代表我们人类多谢各位,就此告辞。”

凤翙翙哭着抱住了玉蝶,啜泣道:“玉蝶姐,保重,一定要多加小心,多加小心。”

凤鸣道:“实在不行,就回来吧,蝶儿……”

玉蝶淡淡一笑,恭恭敬敬的给凤凰圣母母女叩了几个头,然后跟凤凰一族洒泪分别,这才跟玉霄一起,下了昆仑山。

这果然是妖魔一计,四大族果然入了魔域,四大族长果然拜了魔域妖魔为师。

聂耳族族长聂戎拜了巫灵巫尊为师,卷鼻族族长申延拜了巫冲巫尊为师,两面族族长贾册拜了巫蛊巫师为徒,歧舌族族长佘歧拜了巫灭巫师为徒。

由于这四个族都是怪族,都被正常人类所歧视,所以,早就对人类不满,而且魔域妖魔经过研究,认为要想将人类灭绝,单靠动物本身是不行的,最好的办法是叫人类狗咬狗,人类打人类,自相残杀,这样才能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

其实,人类残杀人类,也就跟狗咬狗没什么区别,叫做狗咬狗,也是恰如其分。

到时候,利用人类中的败类消灭了大批的人类之后,再要除掉这些人类中的败类,可谓是简单多了,这就是魔域妖魔打的如意算盘。

只可惜,人类中的败类太多太多,所以,能灭绝人类的只有人类自己。

若是人类依旧持续下去,最终人类会被自己的贪婪,凶残和野心自己把自己灭绝。

千百年来,人类总是在不断的互相征伐,战争不断,血腥不断,自己屠戮自己的同类,这在动物界中是不多见的,所以,有时候人类远比动物更畜生不如。

这并非是虚言,因为就连动物都不会屠杀自己的同类,可是人类却一直在屠杀自己的同类,岂不是畜生不如?

人类越高级,越聪明,越是不如畜生,这听起来可笑,但细细想来却一点也不可笑,就因为越聪明,野心就越大,私心就越大,**就越不容易满足,所以,这世上才有这么多可耻的侵略者。

说人类最终被自己所灭绝,这话一点也不假,例如,自从人类发明了火药,就更有了毁天灭地的本事,离着被灭绝之日更近了。

就拿第二次世界大战来说,全世界都是战争,都是血腥,最无耻最凶残的日本侵略者和德国侵略者,意图统一全世界,只是这一场大战,灭绝了多少人类?

若是这种大战再有一次,那人类最终会被人类所毁灭,就连地球也毁在人类自己之手!

所以说,毁灭人类的,也许就是人类自己的贪婪和凶残!

所以,魔域的动物们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不再固执的见人就杀,只要是肯投靠魔域的,魔域的妖魔保证绝不会伤害,所以,近年来,魔域的妖魔收了不少的人类徒弟,利用人类中的败类,替他们做事。

十大巫尊来了五个,巫灵,巫冲,巫蛊,巫灭,巫荼,五个魔域巫尊为了配合解救天魔的重任,带着四大族,真的攻打中容国。

幸好,四大族并没想一下子灭绝中容族,只是想引起凤凰岭和梵音阁的主意罢了,所以,攻势并不凌厉,否则,等凤凰岭和梵音阁的援兵到了,中容族就被灭绝了。

也幸好中容族中有两个学道高手,正是梵音阁的三大护法其中的两个,邵七玄和冷秋月兄妹,如今,也是玉霄的师兄和师姐。

这兄妹二人本领非凡,指挥守城,再加上五个巫师并没想立刻灭掉中容族,所以,这二人才坚持了一阵。

二人不敢怠慢,急忙飞鸽传书给梵音阁和凤凰岭请求支援。

梵音阁也接到了消息,急忙派出了七大金刚出来支援,本来是八大金刚,只因为白莲走了,所以只剩下七个了。

凤凰岭也派三只神鸟前来助战,于是双方势均力敌,打的不可开交。

凌玉霄来到的时候,大战依旧在继续。

第一百五十二章支援

贼人实在是太多了,四族联盟,足有千余人之多,而中容国虽然是大国,可是也没有这么多人马,顶多有三四百多强壮之人,就算全族拼命厮杀,也是众寡悬殊,而且来的都是一些高手,更是难于应付了。

幸亏凤凰岭的三只神鸟赶到,说是三只神鸟,其实就是人形,不过是因为她们修炼多年已经成了人,但说本质还是鸟类罢了。

凌玉霄骑着天马在半空中往下看去,只见黑压压的都是贼人了,中容国的城门已经被攻破,下面的人正在肉搏。

最厉害的要数五个巫师打扮的人,那五个巫师都六七十岁的年纪,手中都是用的权杖,正在施法跟三只神鸟青鸾、红鸾和朱雀斗在了一起。

除了三只神鸟斗巫师之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用一把特大号的长刀,女的则用一把宛如弯月的弯刀,这一男一女还真挺厉害,一人斗一个巫师,竟然是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玉霄听说过梵音阁有三大护法,第一位就是禅印,自己的好友牛犇犇,第二位叫邵七玄,乃是中容族的人,善用一把七玄刀,乃是祖传的宝刀,第三位是个女子,乃是邵七玄的妹妹,但并非是他的亲妹妹,这女子名叫冷秋月,善用一把半月弯刀。

玉霄暗暗的道:“看来这一男一女就是我师兄邵七玄和师姐冷秋月了,嗯,这二人还真挺厉害,并不在我牛哥之下。”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四个奇异的怪人,让玉霄又惊又笑。

一个怪人耳朵大的都到了肩膀了,肥头大耳,就跟一头猪的耳朵相似,若不是因为这人生着人的脸,玉霄都以为他是猪成了精了。

这个怪人正是聂耳国的族长聂戎,就见聂戎用一把锯齿飞镰大砍刀,横冲直撞,当真是勇猛无比,幸好有夜叉金刚蔵独战住了聂戎,蔵独在八大金刚中是脾气最暴戾的一个,善用一把九股托天叉,活脱脱就是一个夜叉复活一样。

蔵独跟聂戎斗在了一起,打了个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除了聂戎之外,还有一个怪人更是怪的可笑和诡异,就见那怪人,红红的头发,卷卷着,犹如一个狮子狗一样,最诡异的是他的鼻子,那人的鼻子竟然有一尺来长,来回的卷动,就好像大象的鼻子相似,不过只是比大象的鼻子要短的多了。

但人的鼻子那有这么长,这么卷的?

这人的鼻子这么长,在人类中,可谓是奇异的很了。

这人正是卷鼻族的族长申延,就见申延用一把宛如蚯蚓、恰如长蛇一般的长剑,这把长剑就叫做灵蚯剑,怪异的很,战住申延的是楼罗金刚蔵伽,蔵伽的兵刃是一对黄澄澄的四棱型的金锏,这对宝锏名叫摩云金绞锏。

凌玉霄暗暗的好笑,心道:“看来山海爷爷还有一些没遇到的怪族,这人不用问,一定是卷鼻族的族长了,山海经中可没有记载。”

这两人是最奇怪的怪人,另外还有两个怪人也是怪异的很,不过比这两人像点人样了。

但另外的两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个高高瘦瘦的人,看那样子像人,可是最诡异的是,那人竟然没有后脑勺,一个头上竟然生着两张脸!

一张脸笑嘻嘻的,看上去忠厚老实,另外一张脸青碧色的,怒目横眉,一看就令人胆寒。

玉霄开始还以为这人戴的是假脸,但仔细一看,才看清楚,这人并非戴着假脸,而是确确实实的生着两副面孔!

这人正是两面族族长贾册,贾册用的是一面铜锣,这人右手是一个铜锤,足有两尺大小,左手却拿着一面铜锣,这面铜锣就好似盾牌一般,足有两尺见方,又圆又厚,而且四周还带着锋利的齿刺,那锋利的尖刺正好是九个,每一个的刺都有一寸左右长,就好似一把把小匕首一般的锋利!

贾册的这件怪异的兵器名叫锯齿金锣锤,乃是一件奇异的兵器。

贾册一边用手中的铁锤当作锤,有时候还敲击铜锣,震得人耳鸣眼花,当真是讨厌的很。

跟贾册斗在一起正是八大金刚中的龙金刚禅悟,禅悟用的是双锤,都是短锤,一柄锤也就是三尺左右长,锤头就好似小西瓜那么大小,这柄双锤名叫伏虎霸王锤!

二人也是斗了个势均力敌,一时半刻也难分胜负。

最后一个怪人,身子好似毒蛇一般的软,高高瘦瘦的,三角脸,三角眼,头比常人的头大一些,嘴也比常人大好多,真好似蛇精相似,就连脸色都是青色的,实在是生的难看至极,若这人不张嘴,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这人一张嘴,就看出这人的怪异之处了。

只见这人舌头足有三尺长,那根舌头是又长又粗,那舌头足有鸡蛋那么粗,最奇异的是,那根舌头竟然是分叉的,就好似毒蛇吐出的舌头一样!

这人正是歧舌族的族长佘歧,歧舌族的人也是怪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生着一条长舌头,而且舌头尖是分叉的。

佘歧用的是一条长鞭,这条长鞭漆黑如墨,粗似鸭卵,最可怕的是,这条长鞭的鞭梢密密麻麻的都是毒刺,一扫一片,而且人只要被毒鞭的毒刺抽中,就会中了毒,当真是厉害至极,也阴毒至极的兵器!

这根毒鞭名叫黑蟒龙刺鞭,乃是一条魔鞭!

跟佘歧斗在一起的正是摩呼罗迦金刚,梵音阁代发修行的女尼寂寥,寂寥用的也是一条长鞭,这条长鞭名叫鱼龙玉鳞鞭,乃是一条宝鞭,银光灿灿,跟佘歧的黑墨毒蛇鞭正好相反,乃是洁白如雪,十分漂亮秀雅的一条软鞭。

二人也是在几丈高的空中厮杀在一起,打的不可开交,难分上下。

另外,天金刚禅机,手抡一条月牙金刚铲,这条大铲名叫降龙月牙铲,禅机拼命守住了城门,暂时的堵住了贼人潮水般的涌入。

另外,乾达婆金刚寂籁,手挥一根七弦琵琶,这琵琶名叫鬼泣催命琵琶,琵琶铮铮作响,似哭似泣,极其的刺耳,就见琵琶中射出道道气剑,好似飞箭一般,射向了众多贼人。

紧那罗金刚碧萝虽是女子,用的竟然是一条碧绿色的大棍,这条大棍名叫翠烟擎天棍,碧萝双手舞棍,呼呼作风,也挡住了大批的贼人。

凌玉霄大体的一看,就在这时,后面的人也都赶了上来。

这么混乱的战场,调解根本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入战斗,跟贼人一拼了!

玉霄大声道:“三位师姐,悠悠,姐姐,你们多加小心,你们五人在半空中,幻化飞箭射城外的贼人,那些妖魔头领交给我们五人了!”

玉霄大喝一声,半空中高举双剑,催动天马,凌空就扑向了那五个巫师!

廉政催动吉量神马,也飞了下去,跟玉霄一起去斗那五个巫师。

因为在这里的人中,那五个巫师可是高手,虽然二人并不知道这五人是巫尊,但也猜了个**不离十。

魏晓晨和雪紫儿也不敢示弱,纷纷舞刀,也扑向了五个巫师!

岳商一笑,一见四人选定了对手,他就去助七大金刚斗那四个族长去了。

曲仙儿将凤凰栖霞披解下,弹琴做剑,化作剑雨射向了城外的贼人。

洪袖儿半空中用红袖系着断刃刀,半空中红袖漫天,断刃乱飞,也对付那些正在进攻的小贼。

楚桂儿最是悠闲,就咯咯笑着,端坐在自己的七色彩虹桥上,幻化出一批又一批的奇异怪兽,就往贼人群中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