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2章 支援2

第一百五十二章 支援2

她幻化出来的怪兽,虽然不能杀敌,可是却能伤敌,敌人若是躲避不了,被怪兽撞到,那这虚幻之象就会炸开,敌人就会受伤,而且她这么多怪兽化出,敌人一见简直都能吓死。

卓悠悠半空中霜寒剑不停的挥舞,利用寒功,画出无数的冰雹就射向了众多贼人的双眼。

玉蝶将星涟剑挥舞,一招银河倒泻,就见漫空中乱剑齐飞,不住的射向城外的贼人。

这十人一来,立刻战局就起了变化!

无数的贼人那见过这可怕的道术,就见半空中流星剑乱飞四射,冰雹劈头盖脸的砸来,七彩气剑飞到哪里,哪里就炸开,漫天红云,卷着断刃刀,飞到哪里,哪里就是血光一片!

最可怕的是,空中飞来无数的怪兽,有诡异的蝙蝠,有令人作呕的蟾蜍,有长着翅膀的飞虎,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毒蛇蜈蚣……

这么可怕的怪物漫天飞来不计其数,当真是令人心胆俱裂!

虽然贼人们用兵器一挡,就砰的一声,幻象不见,可是那幻象冲来的力道太大,一撞就能将人撞出去,若是躲避不及被幻象撞上,幻象砰的一声炸开,就能将人打成重伤!

这五人的道术用来对付这些小贼最适合不过,因为她们五个女子最善于的就是大面积攻击敌人。

敌人虽然人多,可是那见过这可怕的道术,当真是心惊胆寒!

转眼间,城外的贼人就抵御不住了,乱作了一团。

最可怕的还是楚桂儿的幻化之术,这幻化出的怪兽,不抵挡还不行,一抵挡就无穷无尽的,令这些贼人根本抽不出身子去攻击了,只能防守了。

这些人都叫桂儿幻化出的怪兽所骇的目瞪口呆。

楚桂儿这一招幻化之功可谓是盖世绝伦天下间少有对手,她心灵手巧,信手一挥,就是一道道真气幻化而出的怪物,而且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幸好这些贼人是人,并非是动物,若是动物的话,楚桂儿幻化出动物的天敌,动物早就被吓得亡命而逃了。

五个巫师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修道高手,当真是惊异非常。

凌玉霄骑着天马凌空一剑,照着巫灵巫尊劈来!

跟巫灵巫师斗在一起的正是玉霄没有见面的那个梵音阁的护法师兄邵七玄。

巫灵正跟邵七玄打了个不可开交,眼见着再过几十招就有可能打败邵七玄了,这时,玉霄冲了上来。

邵七玄已经快招架不住了,他跟妹妹一直坚持了这么久,早就精疲力尽,虽然来了援兵,可是贼人中的高手也不少,依旧是打了个势均力敌,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凌玉霄双剑劈出,巫灵不敢硬接,急忙跃身退后,避开这凌厉的一剑。

邵七玄一刀挥出,一招七玄半月斩,七玄刀上一道白练射出,刀气照着巫灵拦腰斩去!

玉霄暗自称赞,这一招当真是用的不错。

巫灵乃是魔域高手,比邵七玄的修为可高的多了,一见刀气来到,并不慌乱,将手中的骨玉权杖一转,舞起一道道光盾,将刀气破掉。

凌玉霄道:“这位大哥,可是邵师兄邵七玄吗?”

邵七玄是个大个,那块头跟牛犇犇差不多,都是犹如金刚罗汉一般,邵七玄心中高兴,但不认识玉霄,问道:“这位朋友,多谢援手,不知你是谁?”

凌玉霄将双剑一抖,射出一道道火焰和冰剑,逼开了巫灵巫尊,然后道:“小弟凌玉霄,本是本是天帝山玉清教门下,最近,梵仁,梵音四位师傅收我为徒,现在也是梵音阁的俗家弟子,师兄请下去,这个巫师交给我了。”

邵七玄大喜,道:“哦,原来是小师弟,这是魔域十大巫尊的头一位,嗜血魔灵巫灵巫师,十分的厉害。”

原来,邵七玄听七大金刚粗略的谈起过玉霄的名字,知道四位神僧同时收了一个关门弟子,正是凌玉霄。

凌玉霄微笑道:“师兄尽管放心,请师兄去对付进城的贼人,保住城池,这个巫师交给我就行了。”

邵七玄道:“好,有劳师弟了!”

邵七玄纵身飞走,跳到了城门附近,帮着七大金刚对付四大族长和已经攻进城里的贼人。

巫灵手中用的是一根粗如鸭卵,长四尺多,略有弯度,看似像拐杖的一根白骨魔棒,这正是骨玉权杖中的一种,名叫嗜血白骨杖。

十大巫师都用的是权杖,这正是巫师惯用的一种兵器。

巫灵一见玉霄手中的双剑就大吃一惊,问道:“你手中的剑可是玄寒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

外界传说,也有错误,因为没有人见过九子凝冰剑,只是听闻,故此一直传说这把剑叫做玄寒凝冰剑,其实也就是九子凝冰剑。

凌玉霄大叫道:“正是!废话少说,接剑!”

巫灵暗自吃惊,心道:“难怪巫姑卜算,说主公危在旦夕,要尽快救出来了,看来巫姑果然没有算错,主公的克星果然到了!”

原来,十大巫尊中,有一个女巫师名叫巫姑,善于卜算,人称天命神算子,巫姑算出,说两把能灭掉天魔元神的神剑已经出世,若不尽快救出天魔,天魔必然遭毒手。

所以,魔域的妖魔集合在一起,才设下这个诡计,来了一招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这一计果然行之有效,天魔安然脱险了。

凌玉霄那知道这些,虽然对面是魔域中的高手,十大巫尊之首,但玉霄毫不怯敌,挥舞双剑,就跟巫灵斗在了一起。

玉霄替下了邵七玄,那边雪紫儿也是直奔巫尊而去,凌空一刀,就将一个巫尊逼开。

那巫尊正是十大巫尊之一的巫冲,巫冲生的个头不高,但却一团的精神,全身腱子肉凸起,显见十分的勇猛。

巫冲面色黝黑,生的粗壮,胖乎乎的黑脸,披头散发,好似凶神恶煞一般的模样,手中也是一根权杖,不过这根权杖却是黑色的,名叫黑玉权杖,也是一件魔杖。

跟巫冲斗在一起的正是冷秋月,冷秋月跟哥哥一样,也是累的精疲力尽,但依旧咬牙支撑着。

雪紫儿紫芒刃逼开巫冲,冷冷的道:“这位妹妹,你下去,将这个妖魔交给我了!”

冷秋月抱拳道:“多谢姐姐援手,请问姐姐高姓大名?”

雪紫儿凌空一刀劈向了巫冲,只留下三个字:雪紫儿!

冷秋月暗暗的苦笑,心道:“这个姑娘当真是冷傲的可以。”

冷秋月心中感激,抱拳道:“姐姐多加小心,这人是魔域十大巫尊之一的巫冲巫师。”

雪紫儿不再理会冷秋月,紫芒刃紫气大作,横冲直撞,就跟巫冲斗在了一起。

冷秋月暗自苦笑,也暗暗的生气,因为她也是冷傲无比,但这一次见到比她还要冷傲的女子了,冷秋月擦了擦额角边的汗水,然后也杀进了城门附近,对付那些杀进城内的贼人。

巫冲素来也是以强悍著称,一向厮杀最是不要命,今日一见雪紫儿,就连巫冲都吃了一惊,因为雪紫儿生的美艳绝伦,但冲的很,简直比他还要凶悍,丝毫不像个女子。

巫冲大吼一声,挥舞黑玉魔杖就凌空砸来!

巫冲还真不信邪,暗暗的道:“你一个女子这么凶,难道我会怕了你不成?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雪紫儿不躲不避,双手握刀,迎面就架住了巫冲的一招!

轰的一声巨响,黑玉魔杖和紫芒刃就撞在了一起!

再看巫冲身子连晃几晃,就觉得心口窝闷热无比!

巫冲惊得脸都变了色,这一招,二人竟然是不相上下,看上去雪紫儿的修为竟然还在他之上!

其实,雪紫儿的修为跟他差不多,只不过他打了许久,雪紫儿是刚来精力充沛,这样硬碰硬,他才觉得雪紫儿比自己修为高。

其实雪紫儿也不好受,也觉得从对方魔杖之上反震来的力道震的自己也是胸口发闷,十分的不好受。

巫冲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雪紫儿咬着牙道:“龙女派宣静门下首徒雪紫儿,看刀!”

巫冲大吃一惊,暗暗的道:“原来是玉龙九女最文静的清净仙子宣静的大徒弟,她这徒弟竟然这么厉害!真是怪哉怪哉,她师傅这么文静的女子,怎么收的徒弟竟然这么凶悍?”

雪紫儿的确跟师傅截然不同,师傅的脾气就好似玉蝶一样,文静贤淑,很少会发脾气,可是雪紫儿不同,脾气急躁,为人冷傲,目空一切,傲视八方,没有服气的人,一向争强好胜,但她的本事在龙女派也是皎皎者,除了魏晓晨能跟她打个平手之外,龙女派其余的弟子均在她之下。

另外,除了这二人之外,谢雨霏,卓悠悠的修为也不比这二人差多少。

雪紫儿凌空飞起,半空中头下脚上,一刀凌空斩落,朝着巫冲凌空劈去!

再看半空中,紫芒刃紫气漫天,空中一个十几丈长的刀芒就凌空劈了下来!

人未到,刀芒先到,就将巫冲罩在了刀气中!

巫冲惊得脸色惨变,这一招人刀合一的一招可谓是威力无比,巫冲暗暗的称赞,因为女人中能用出这么威力奇大的一招,丝毫不逊色于男人,这当真是少有的很。

巫冲暗暗的咬牙,心道:“我若是避开,显得我怕你,你硬接我一刀,我若是不敢接你这一刀,岂不是被人嘲笑?难道你一个晚辈,我会怕你?”

巫冲也是极其的好斗,今日遇到后起之秀,心中不服气,再加上为了面子,故此,巫冲也跟雪紫儿一样,不躲不避,双手舞动黑玉魔杖,也飞了起来,就迎着雪紫儿而去!

刀杖未到,几张长的刀芒和黑气先撞在了一起!

空中轰鸣声不断,轰轰……轰轰……

终于,紫芒刃和黑玉魔杖撞在了一起!

轰……砰!

再看二人乐子大了,巫冲被这一震之力,手中黑玉魔杖差点脱手飞出,他的人也从二十几丈高的空中就跌向了地上!

幸好他本事大,急忙驭手中魔杖稳住了身形。

雪紫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人也被一震之力,往空中射去,飞出去了三丈高,这才稳住了身形。

雪紫儿就觉得心口窝发闷,暗自称赞对方果然修为了得,不愧是魔域十大魔尊!

巫冲更是吃惊,因为他曾经跟玉龙九女交过手,玉龙九女中,除了翩翩仙子阳娇有这个气魄之外,还没有其他的女子有这个冲力!

而眼前雪紫儿生的美艳动人,顶多只有二十岁的模样,可是其本事竟然不在玉龙九女之下了,巫冲如何能不吃惊!

其实,雪紫儿如今的本事,确实不在师傅之下了,当真可以说是青出于蓝了。

雪紫儿天赋极其的高,而且为人好胜,又是首徒,怕在师妹面前丢人,所以刻苦修炼,所以她的本事远远的高于其她姐妹了。

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场硬碰硬的较量,不由得是又气又笑。

身有道术的人,打仗厮杀很少有这么硬碰硬的,这两人倒好,竟然硬碰硬的来,当真是好笑至极。

乐的楚桂儿在七色彩虹桥上就笑弯了腰。

楚桂儿拍手叫好道:“雪姐姐好样的,加把劲,我赌你胜!臭玉霄,咱们赌赌吗?”

雪紫儿气的哼了一声,一见楚桂儿这个悠闲,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里面就数楚桂儿悠闲,因为楚桂儿坐的最高,就高高的在半空,坐在七色彩虹桥的飘带上,双腿还不住的摇摆,哼着小曲,手中玉龙金睛笔胡乱的乱画一气,简直就好似玩一样。

玉霄也暗自好笑,知道雪紫儿好胜,而且玉霄也爱开玩笑,大笑道:“好呀,咱们就赌一赌,这样吧,雪姐姐输了的话,我娶她做老婆,雪姐姐赢了的话,她嫁给我做媳妇,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大姐姐了,好不好?”

可把雪紫儿气坏了,雪紫儿不但生气,而且还羞的满面通红,暗自骂玉霄真是够坏的,但现在正是生死拼杀,如何有时间去教训玉霄?

不但雪紫儿生气,就连五个姑娘都生气了,玉蝶生气玉霄这么爱胡闹,另外四个姑娘则也是气玉霄。

曲仙儿弹着琴就骂道:“你这臭无赖!怎么好事都是你的了?”

洪袖儿气呼呼的大叫道:“就是,怎么,输了你娶雪姐姐,雪姐姐赢了就嫁给你,你简直臭美,再说了,这赌有什么不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