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6章 多情1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多情1

几个姑娘如何能依,玉霄心中究竟想些什么,她们没看到,反而被玉霄看透了她们的心,几个姑娘又羞又恼,非要让玉霄去照照不可。

凌玉霄心中感到有点愧疚,因为她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只有自己。

而自己呢?心中却有八个人!

一个人的心究竟可以给几个人?

但这又怎么能怪他hua心和用qing不专呢?

不说别人,单说卓悠悠,那可是玉霄自幼喜欢的女孩子,也是他十岁之前最要好的小伙伴,如今,活着的傲人族人,仅仅只有五个,他喜欢卓悠悠,是在曲仙儿三姐妹之前,又有什么错?

而且卓悠悠这么可怜,十岁就被欺辱了,如何能嫌弃她,抛弃她呢,怎能说不喜欢她呢?

至于曲仙儿三姐妹,那是他十岁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红颜知己,每日里都耳鬓厮磨,一起玩耍,一起练功,形影不离,日久生情,又有什么错?

难道非要选择一个,而令其余的痛苦伤心吗?

他做不到,因为他太多青,也太重情。

有的人的心只能一心一用,而玉霄却不然,也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总是可以一心多用,他也是聪明绝顶。

这些姑娘喜欢他,当然更没有错了,因为自幼一起长大,跟她们玩耍的男孩子只有玉霄一人,虽然有别的男孩,不过,她们高高在上,如何能看的上眼呢?

曲仙儿三姐妹之所以这么喜欢玉霄,也许就因为玉霄一身傲气,跟其他的男人不同,因为玉霄不跪拜,不丢了做人的尊严,就算是在师傅面前,也没有唯唯诺诺的一脸奴才相,也许,没有骨气的徒弟太多了,她们见到的也太多了,所以,内心中就瞧不起,可是玉霄完全不同,只是他的骨气和傲气,就足矣打动她们的芳心了。

更何况玉霄不但有骨气和傲气,而且聪明伶俐,幽默风趣,又英俊不凡,她们爱上玉霄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三个姑娘又哭又闹,这是她们一向用来对付玉霄的办法,凌玉霄叹了口气,轻轻的替她们拭去晶莹的珠泪,柔声道:“几位妹妹,不瞒你们说,刚才我看过井里了,里面有你们四个的人影,你们心中有我,我心中肯定也有你们,若是我心中没有你们,估计这井里你们也就看不到我的影子了,何必非要知道我最喜欢谁呢?你们对我好,我也会对你们好,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什么时候对你们不好了?我早说过,你们在我心中一样的重要,不管是谁出了事,我都不会不理,只要你们喜欢我,都愿意嫁给我,那我对你们一样好,不过,若你们喜欢别的男人,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勉强你们非要跟我在一起的,其实,人做不做夫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可以在一起,就算不能做夫妻,做朋友,能一辈子在一起玩,在一起闹,一辈子不寂寞,就这么过一生,那也是一种幸福,我都心甘情愿,好了,不要哭了……”

玉霄一向很少这么认真的说话,他这一次说的都是真心话。

男女在一起,难道非要是夫妻才能一辈子在一起吗?

朋友难道就不行吗?男女之间难道真的不能做朋友吗?关系非要弄得这么不纯洁吗?

玉霄不这么认为,若是她们几个都喜欢上了别的男人,玉霄不会伤心,也不会难过,只会祝福她们,因为就做一生一世的朋友,彼此之间永远都那么的干净纯洁,这纯洁的友谊,比夫妻之情还要珍贵!

不管是做夫妻也好,做朋友也罢,只要能在一起,能见到她们活的开心快乐,能一起变老,一起走过这漫长的人生,那也是一种幸福!

所以,玉霄不在乎,只在乎彼此在一起快不快乐,所以,只要他们在一起,玉霄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逗她们快乐,因为他觉得,在一起就是缘分,就是一生一世的缘分,就一定要珍惜!

三个姑娘一见玉霄一本正经的,语重心长的说着,就觉得心中沉甸甸的,因为她们最怕玉霄这么认真,因为只要玉霄一认真,那就证明他的心很沉重,说的也都是实话,否则,他永远都不会这么认真的说话。

其实她们也没有真的哭,这是她们撒娇的一种手段,对付玉霄,让玉霄听她们话的一种手段,因为她们一哭泣耍赖,玉霄就会让着她们了。

曲仙儿破涕为笑道:“你……你真的也看到了我们吗?”

凌玉霄郑重其事的点头道:“不错,我若骗你们,我不得好死,不瞒你们说,我看到了八个姑娘的影子。”

四个姑娘一起失声道:“八个人?”

凌玉霄点头道:“是八个,其中包括你们四个,另外还有两个,我说出来,怕你们生气,怕你们吃醋。”

楚桂儿央求道:“你就说吧,我们不生气也就是了。”

凌玉霄叹了口气道:“另外,你们也听到美人鱼蓝莹的事了,我也看到了美人鱼蓝莹的影子,这就证明,其实我也是喜欢她的。”

卓悠悠问道:“那……还有一个呢?又是谁?”

凌玉霄叹了口气,缓缓道:“三位师姐,你们应该去过朝鲜国了吧?”

曲仙儿道:“去过呀,你坏死啦,骗人家说回山了。”

凌玉霄道:“那是谁接待的你们,你们可曾见过一个很漂亮很温柔的姑娘吗?”

三个姑娘想了想,一起失声道:“呀,莫非是那个帮着你撒谎骗我们的臭丫头?”

凌玉霄微笑道:“正是她,你们可知道,我做的这个水晶泡泡,为什么要叫水晶翡翠泡泡吗?原因就是,我做这个泡泡的时候,我们俩正在大海深处亡命,躲避着龙卷风的追袭,由于她在水里不能呼吸,我一开始用嘴给她呼吸,但后来,这样实在是太累,我也觉得这么下去把持不住,于是,我才无意中想到了这么个气泡,做了个小气泡让她呼吸,后来,我灵机一动,就将气泡做大,才研究出了这个神奇的水晶泡泡,她新奇万分,于是就给我这个泡泡命名,就给取名叫做水晶翡翠泡泡,因为这泡泡就像水晶一样的透明,而且她名叫翡翠,我是为她做的,故此,她才会取了这个名字……”

四个姑娘静静的听着,这才明白这个神奇的气泡原来是玉霄在救人的时候无意中想出来的,玉霄拉着四个姑娘坐了下来,就静静的给她们讲起了骑着龙鱼逃避龙卷风,巧遇翡翠,二人之间的事。

这一次玉霄没有隐瞒,哪怕她们听了会吃醋,会伤心,会恨他跟别的女人快乐,会离开他,不理他,他也不在乎,因为这件事早晚他都要告诉她们的。

凌玉霄叹道:“这就是我跟她的故事,我跟她在一起住了两个月多,她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虽然我们没成亲,但是,我的心中也是喜欢她的,不但她现在我不能娶,就连你们我也不能娶,因为在天魔没被消灭之前,我肩负着消灭天魔的重任,我不管娶谁,都只会害了你们,所以,我暂时谁也不娶,就连翡翠都是跟我有关系,但却没有名分,不过,她心甘情愿没名没分的跟着我。”

三个姑娘脸上阴晴不定,半天,曲仙儿气呼呼的使劲敲了玉霄头一下,嗔道:“你无耻,↓流,你竟然跟别的女人那……还有了孩子,你……呜呜呜……”

那个女子听到喜欢的男人有了别的女人,跟别的女人有了关系,能不吃醋的?

洪袖儿气呼呼的也敲了玉霄一下,呜呜哭道:“你无赖……”

楚桂儿眼中也含泪,轻轻啜泣道:“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做过男……呜呜呜……”

卓悠悠眼中也含着泪珠,幽幽道:“唉,这真是天意,霄哥哥,其实,这也不怪你,你是个男人,你们在一起这么久,又是迫于条件,她又是心甘情愿,也难怪你们会……唉……我不怪你……”

凌玉霄握着悠悠的手,柔声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我也知道,她们一定会哭的,所以,我说,你们若是喜欢谁,我不会阻拦你们,我只会祝福你们的。”

曲仙儿呜呜哭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不骗我们了?为什么?”

凌玉霄幽幽道:“因为这一去生死未卜,说不定我们都会死,我不想在临死前骗你们。”

洪袖儿哭道:“你还不如骗我们呢……”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哭是什么意?是喜欢我?还是气我将chu男之身给了别的女人?若你们吃醋了,那我就补偿你们好不好?谁今晚跟我洞房呀?哈哈……”

曲仙儿气的骂道:“你……你无耻!”

凌玉霄微笑道:“我既没有说要娶你们,你们也没说要嫁给我,而且你们说,男人都死了,也不嫁给我,那我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有了孩子,关你们什么事?这不是岂有此理吗?”

三个姑娘哑口无言,的的确确,她们总是嘴上说玉霄,说他别臭美了,就算男人死绝了都不嫁给他,这话她们的确说过。

可说这话,本就是一个女人为了面子所说的遮掩话,若一个男人去认真,那男人就是太傻了。

玉霄并不是傻,而是太聪明,用她们的话,来气她们。

凌玉霄又恢复了那种放dang不羁的样子,哈哈笑道:“怎么样,没话说了吧?若你们喜欢我,也想男人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们睡觉,这样吧,仙儿今晚跟我,或者干脆你们四个一起跟我得了,到时候,四个大美女都……嘿嘿嘿,哇塞,那真是美极了,到时候,咱们就来个身材选美,看你们谁的身材好,嘻嘻嘻……哈哈哈……”

四个姑娘羞的满面通红,这种lou骨的玩笑话也只有玉霄敢这么说,四个姑娘嘤咛一声,气的一起跳了起来,就来打玉霄。

玉蝶和雪紫儿、魏晓晨三人在远处看着五个人又哭又笑的,也不知说些什么,当真是觉得好笑的很。

因为玉霄不知说了什么,她们不哭了,又不知说了什么,她们又哭了,又说了些什么话,她们就生气了,看到这几个姑娘一会晴天,一会下雨的,哭哭笑笑的,当真是令人好笑的佷。

凌玉霄又逗她们生了会气,然后也不闹了,笑道:“几位师姐,悠悠,别闹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就认命吧,要不这样,你们先去找个男人,先破了处女之身,然后再嫁给我,这样咱们就扯平了嘛,嘻嘻嘻……哈哈哈……”

这更是令四个姑娘生气了,那有人这么比喻的,若是她们这么做,成了什么人了,岂不是水xing扬hua的女人了?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气的不断的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放pi,你无赖……”

另外三个姑娘也是一样,楚桂儿嗔道:“你简直不要脸,你把我们当什么女人了?放……”

洪袖儿嗔道:“你不是说不闹了嘛,怎么又胡说八道的,哼……”

凌玉霄大笑着将四个姑娘揽进了怀中,柔声道:“好了,不玩笑了,你们也别胡闹了,这一次说不定咱们人类都会被灭绝了,什么情情爱爱的,到时候,什么都完蛋,你们乖乖的听话,我自己去死亡谷,你们就别去了,若是我死了,你们就带粒珍珠果送给翡翠,因为我说过,会找到珍珠果,让她青春永驻,永远都不会老的,这是我的承诺,告诉她,我已经死了……”

曲仙儿怒道:“不行!我非去不可,哼!你虽然跟她那……但,但是,我可以跟你死在一起,她却不能!”

洪袖儿道:“对,我们能死在一起,她却没这个福气,气死你!”

楚桂儿道:“叫我们给她送珍珠果,做你的美梦,就算我们去了,也将她的脸刮花,叫她这狐狸jinggou引你,哼!”

凌玉霄苦笑道:“怎么去死,你们也争风吃醋的?唉,天呐,女人……女人真是麻烦……”

卓悠悠吃吃笑道:“谁叫你招惹这么多女人了,就烦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凌玉霄叹道:“算了,算了,那咱们就一起去死吧!”

曲仙儿问道:“对了,你说看到八个女人,算算不才六个吗?还有两个狐狸jing是谁?说,是谁?”

凌玉霄苦笑,心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一个是玉蝶姐姐,一个是雪紫儿,只是这两个人,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你们了,要不,雪紫儿还好说,可是姐姐呢?她名义上可是我的姐姐呀,怎能叫她羞愧的抬不起头来呢。”

凌玉霄哈哈笑道:“不告诉你们,就不告诉你们,哈哈,气死你们,气死你们。”

四个姑娘一起来咯吱玉霄,这个道:“你说不说,不说我们不依……”

“就是,是哪个狐狸jing?”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告诉你们吧,其实呢……哈哈,连我也不认识那倆是谁,也许是我未来老婆的样子吧,也可能她们还没出现呢,等到了她们出现的时候,我知道了她们是谁,叫什么名字,再告诉你们吧,不过呢,那俩美女我看可比你们漂亮一百倍呢,哈哈哈……”

“你坏,你无赖……”

“臭不要脸……”

几个姑娘气的跟玉霄又打又闹的,渐渐的,翡翠的事她们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凌玉霄玩了一会,忽然想起件事,问道:“喂,我听说有什么黄泉井,那是怎么回事?”

卓悠悠道:“黄泉井据说,能到幽冥地府去,是唯一阳界到幽冥地府的,不过,听玉蝶姐姐说,到幽冥地府有十万里水呢,但黄泉井的传说是不是真的,这个谁也没试验过。”

凌玉霄眼睛一亮,道:“哇,真的呀,那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怀疑究竟有没有阴间,若是能去亲眼看一看,那该多好呀,而且,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我不知道,若是能找阎王哥们查查生死薄,找找我的父母,等找到这两王八蛋,我才找他们算账呢,为了快活,生下我就不管了?这俩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