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6章 多情2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多情2

四个姑娘睁大了眼睛,曲仙儿重重敲了他一下,骂道:“你怎么这么混蛋呢?不管怎么说,人家是你的父母,把你生出来的,你哪能骂他们是王八蛋呢?”

洪袖儿道:“真是忤逆不孝!”

凌玉霄道:“废话!他们生我不管我,我为什么要孝顺?再说了,我让他们生我了?没经过我同意就生我,害我在这世上受苦受罪的,难道他们还有功了?我凭什么感谢他们?不揍他们一顿我都是孝顺了,若不是我傲人族的爹爹救了我,我早就死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这么淘气,说不定生下来,就令人讨厌,说不定,你一生下来,吃你娘nai的时候,就咬了你娘的那个……哈哈哈……我若是你娘,我都扔了你,叫你这么坏,这么se,哈哈哈……”

凌玉霄这个气,楚桂儿竟然这么捉弄他,竟然取笑他小时候吃母亲的nai水,真是胡说八道,太损了。

但玉霄更坏,笑着扑向了楚桂儿,哈哈笑道:“是呀,娘,我要吃,小师姐,你就做我娘吧,让我吃几口吧,我要吃乃乃啦……”

他说着笑着就扑向了楚桂儿,楚桂儿又羞又臊,急忙捂住了胸,转身妈呀一声就逃,边跑边叫道:“师姐,快拉住他,臭色狼要耍流mang了……”

她真怕玉霄大胆的真的撕开她的衣服,一口咬在她的胸上,那岂不是羞死人了。

曲仙儿等人这个笑,玉霄一见桂儿跑了,又扑向了另外三个,故意**笑道:“哈哈哈,桂儿害羞,你们就圆了我小时候的愿望吧,来吧,哈哈哈……”

三个姑娘惊慌失色,妈呀一声,捂着胸就跑,四个人跑到了玉蝶,雪紫儿和魏晓晨身边,将三个姑娘往前一推,楚桂儿吃吃笑道:“吃吧吃吧,你吃雪姐姐的吧,雪姐姐那里最大了,水最多了,嘻嘻……”

曲仙儿一推魏晓晨,吃吃笑道:“还有魏姐姐的,你吃吧……”

洪袖儿将玉蝶推到玉霄面前,扑哧笑道:“玉蝶姐姐在这呢,若是她们的不够,玉蝶姐姐也喂喂你……”

三个姑娘听的稀里糊涂的,没明白怎么回事,玉蝶皱眉道:“你们胡闹什么呢?”

卓悠悠乐的前仰后合的,吃吃笑道:“他想吃…了,姐姐,你们三个就喂这大宝宝吃nai吧,哈哈哈……”

玉蝶,魏晓晨,雪紫儿一听竟然是这么荒唐的玩笑,当真是羞臊不已,雪紫儿气的骂道:“你们几个,真是胡闹,神经病!哼!”

魏晓晨虽然被男人吃过女人的那个地方,但那有明着这么胡闹的,羞的魏晓晨急忙捂住了脸,气的推了一把曲仙儿,骂道:“你这死丫头,这也能开玩笑的吗?真是荒唐……”

玉蝶也是一样,那有这么开玩笑的,女人的那个虽然是给婴儿喂nai的地方,可那有这么大的人还去吃的,更何况,她们都还是未开怀的处女,就算是婴儿,她们也不能给喂呀,他这么的大男人,除了妻子的可以吃之外,女人的那地方怎能随便让男人吸允呢,这真是荒唐可笑的玩笑。

气的玉蝶是又羞又臊,这一次玉蝶都真生气了,叱道:“你们多大了?怎么一点正经都没有呢?霄弟,你真是太不像话了,再要这么胡闹,我可真揍你了!”

凌玉霄嘻嘻笑道:“姐,你别听她们胡说,我不是想吃你们三个的,是她们四个的……”

玉蝶气的扬起巴掌,照着玉霄肩膀就是一巴掌,嗔道:“你还说?不准闹了……”

雪紫儿狠狠瞪了玉霄一眼,重重的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骂道:“无耻!”

魏晓晨狠狠踩了玉霄脚一下,接着雪紫儿的话道:“↓流!”

凌玉霄哈哈笑道:“哦,雪姐姐是吃醋了,这样吧,我也吃你的,你就不吃醋了,若是廉大哥肯大方点,大嫂的让我吃,那最好不过了,哈哈哈……”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气的拽出紫芒刃,怒道:“你!你这臭无赖,我杀了你!”

魏晓晨飞起一脚朝着玉霄的屁股就踢去,骂道:“你这臭不要脸的!”

凌玉霄哈哈笑着,急忙躲开,然后转身就逃,边走边哈哈笑道:“不给吃就不给吧,干嘛这么凶嘛……”

雪紫儿气的使劲跺跺脚,骂道:“臭不要脸!”

玉蝶苦苦一笑,叹道:“雪姐姐,魏姐姐,别生气了,他们太胡闹了,你别往心里去。”

其实,雪紫儿今年跟玉蝶同岁,魏晓晨也是跟玉蝶同岁,几个人彼此的都是姐姐的叫着,谁为大,没有人去管,都是这么叫的。

四个姑娘这个笑,在一旁拍手叫道:“对对对,打他,杀了他,雪姐姐,快上呀,上呀,哈哈哈……”

雪紫儿羞红了脸,推着三个姑娘道:“去去去去,一边玩去,这么大的姑娘了,没个正经,也不害臊……”

曲仙儿三姐妹这个笑,三个人一起对着雪紫儿扮了个鬼脸,拍着手唱着歌谣道:“我们愿意,我们喜欢,气死你,啦啦啦,气死你,啦啦啦……”

魏晓晨拼命掩住嘴,但依旧吃吃吃的笑弯了腰。

凌玉霄哈哈笑道:“喂,几位师姐,我不吃你们的了,快来呀,咱们去黄泉井,到地府玩玩去呀,走啦,走啦……”

四个姑娘一听,大惊失色,也不闹了,因为玉霄的为人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说不定一时好奇,真的骑着龙鱼跳进了黄泉井,到地府去玩玩呢。

四个姑娘飞奔上前,急忙拉住了玉霄,曲仙儿嗔道:“喂,你疯啦?”

洪袖儿道:“阴间地府能随便去的吗?”

卓悠悠道:“你去了还能回来吗?你神经呀!”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没疯呀,你们想想,地府有生死薄,只要我去地府,找到阎王,拿到生死薄,将天魔的名字一笔勾掉,叫他灰飞烟灭,再把魔域的六大魔圣,十大魔尊,三大圣女都一一勾掉,那岂不是比去死亡谷要平安的多了吗?这个办法是好办法,快快快,我这就去地府一趟,我的龙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在井里过去,是没问题的。”

就连雪紫儿都不生气了,也失声道:“你真是神经呀?”

玉蝶皱眉道:“霄弟,你别闹啦,地府阴间活人去能行吗?去了就上不来了,再说了,那只是传说,当不得真的。”

凌玉霄这次其实没说谎,正色道:“看看怕什么?我骑着龙鱼一晚上走个来回,别说十万里水,就是追日的时候,飞了几万里,龙龙都跟玩似的。”

卓悠悠气的用手摸摸玉霄的额头,叹道:“唉,原来你发烧了,在说胡话呢。”

曲仙儿道:“就是,这人病的不轻,咱们别理他!”

洪袖儿气道:“你以为阎王是你家的?你想看生死薄,就给你看?你想改生死薄,就给你改?我看你病的真不轻。”

凌玉霄道:“这有什么?我现在一身道术,我怕他吗?若是给我看罢了,不给我看,我就杀了这阎王,一直以来,我就想找阎王算账!这一次,正好去找他理论理论,算个总账!”

楚桂儿失声道:“阎王欠你什么账?你神经呀!”

凌玉霄道:“他当然欠我账,早晚有一天,我要是找到去地府的,就去找他算账!哼,我外公死的时候,没叫我跟外公见一面,就夺走我外公的性命!还有,我们傲人族一百多条人命,虽然是狼魔所杀,可是他若是肯改生死薄,别叫我们傲人族一百多条人命死,他们怎么能死呢?所以说,都怪这臭阎王,等我见到他,非要跟他算这笔账不可,我去阴间查查生死薄,查一查爹爹和娘他们投胎去了哪里,若是灵魂还在,我就找回爹娘的灵魂,若是阎王不答应我,我双剑一出,杀他个地覆天翻!”

可把几个姑娘吓坏了,因为她们看得出,玉霄可真没开玩笑,而且玉霄的大胆她们可清清楚楚,因为他自小到大,是什么都敢做,别说是阎王,就算是天帝他都没怕过,当真是一个无法无天傲气十足的人。

四个姑娘一起拉着他,生怕他真的去了阴间惹祸去,曲仙儿苦笑道:“我的天,你真是疯了,算我们多嘴了,其实,没有黄泉井的,都是逗你玩的,你别当真。”

“是呀,是呀,真的没黄泉井的……”

凌玉霄道:“行了吧,我又不是三岁孩子,姐,难道你不想救出爹爹和娘的灵魂吗?告诉我,黄泉井在哪里?”

玉蝶擦了擦冷汗,玉霄这么大胆胡闹,当真是令她心惊胆颤,人怎能跟鬼神斗?那岂不是白白送死?

四个姑娘又是使眼色,又是努嘴,意是告诉玉蝶,说没有黄泉井,是逗他玩的。

但玉蝶根本不会撒谎,一犹豫,但转念一想,还真不能告诉玉霄那口井在哪里,否则,一个看不住,玉霄就惹下了大祸了,玉蝶想了想叹道:“霄弟,其实,那口井我也不知道在哪里的,哪里十分的隐蔽,没有人知道的,你是找不到的,也许,那只是传说罢了,真的……”

其实,玉蝶这一次是撒谎,也是她平生以来第一次撒谎,其实,那口黄泉井就在凤凰岭断崖下,的的确确是隐蔽的很,玉霄不知道位置,是找不到的。

虽然她知道大体的位置,但哪里能告诉玉霄,因为去阴间地府,那可不是玩的。

凌玉霄皱眉道:“我不信,我看,我还是去问问圣母去。”

四个姑娘呀的一声,赶忙拉住了玉霄,曲仙儿笑道:“小师弟,你不是说要去给小糊涂仙打酒吗?我带你去酒井。”

“对对对,走走走,咱们先去打酒,再去问问圣母。”

曲仙儿三姐妹连拉带拖,曲仙儿对着卓悠悠使了个眼色,卓悠悠就明白了,那意是让她想办法去通知圣母一声,撒个慌骗住玉霄。

卓悠悠有心自己去,又怕被玉霄识破,有心让玉蝶去,若是玉蝶不跟着去,玉霄一样会怀疑,卓悠悠看了看雪紫儿和魏晓晨,轻轻道:“魏姐姐,雪姐姐,大事不好,玉霄真的想去阴间看看,你们谁快去给圣母送个信,好圆个谎,骗骗他。”

雪紫儿叹了口气,她的心也是不安,因为玉霄真要这么大胆的去地府惹祸,她的心觉的会痛,雪紫儿也不生气了,小声道:“我去一趟好了,他要问我,就说我生气了,被他气坏了,回去睡觉去了。”

卓悠悠道:“多谢雪姐姐。”

卓悠悠拉着玉蝶和魏晓晨,三个人均跟着玉霄一起去找酒井去了。

雪紫儿望着玉霄的背影,幽幽叹道:“唉,你真是我的冤家……”

雪紫儿一见玉霄被几个姑娘拉走了,静静的站了一下,然后走到情缘井口照了照,只见井内玉霄坏坏的而又英俊的笑脸又出现在了井水中,雪紫儿深情的望着井内的玉霄,幽幽长叹一声道:“唉,玉霄呀,玉霄,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是不是也喜欢过我呢?”

雪紫儿感慨万千,长叹一声,不敢怠慢,急忙去找凤凰圣母说玉霄想通过黄泉井去地府,叫圣母帮着圆个谎。

凤凰圣母听了都吃惊万分,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这么胡闹的想通过黄泉井去阴间地府去胡闹的,可是玉霄竟然就敢这么胡闹!

凤凰圣母现在是完全信了他就是拯救人间所有人类的救星了,因为简直就是魔星,除了魔星能克制魔星之外,没有人能做到了,这就叫以毒攻毒了,而且只是他的这份胆量,就已经冠绝天下!

凤凰圣母急忙将女儿凤鸣,以及三个神鸟找来,叮嘱了一番,告诉她们,一旦玉霄问起黄泉井的事,就说不知道黄泉井的位置在哪,让大家一起圆个慌。

雪紫儿这才放了心,而玉霄则身不由己的被拉着去了酒井。

玉霄一看,独独不见了雪紫儿,不由得问道:“咦,雪姐姐呢?”

卓悠悠故意嗔道:“还说呢,人家个大姑娘家,你这么↓流的要说吃人家的哪里……人家生气走了,谁爱理你这臭无赖,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