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7章 七星阵1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七星阵1

曲仙儿三姐妹,卓悠悠,包括玉蝶,都在气泡内,几个人聊着天,说笑着,一同去赴死亡之约。

廉政和岳商可是最谨慎的人,廉政和岳商边一起御剑飞翔,边在一起商议着如何应付各种危机。

两个人商议了半天,而玉霄根本不往上面想,在他眼中,到了目的地,他才会认真对待了。

玉霄不操心,可是他们却不能不去想,因为去死亡谷可不是玩笑!

廉政看到玉霄这么不在乎,苦笑不已,跟岳商一商议,飞进了水晶泡泡内去找玉霄。

因为玉霄毕竟是这里的指挥,一切行动,都还是要听他的,也只有他才能发号施令,因为不管是梵音阁,还是这几个姑娘,几乎都是他的亲信,也几乎都甘心做他的部下。

而且九子也有令,让玉霄指挥,再说,廉政和岳商没有魄力,虽然谨慎多智,可并不是帅才,就连他们自己都清楚这一点。

玉霄正半卧在云雾飘渺的云**,靠着白云做的靠背,拿着小葫芦,正在慢慢的品尝着昆仑酒井内天然的美酒。

见到二位师兄飞进泡泡内,凌玉霄懒洋洋的扬起小葫芦,微笑道:“二位师兄,是来讨酒喝的吧?来来来,我这葫芦内的酒虽然装的不多,可是也有好几十缸,也足有几百坛,就算咱们天天喝,喝半个月都够了,二位师兄,咱们一起喝酒。”

曲仙儿嗔道:“你就知道喝酒,你不是说酒是马尿的吗?那你怎么也喝酒了?”

玉霄哈哈笑道:“我又不是酗酒,我只是喜欢那种味道罢了,再说了,别人喝是马尿,我喝就是琼浆玉露,哈哈……”

廉政正色道:“小师弟,别玩了,我们不是来喝酒的,是来找你商议事的。”

玉霄问道:“什么事?”

岳商道:“你想没想过到了死亡谷怎么办?”

凌玉霄笑道:“怎么办?进去看看呗.。”

廉政问道:“那遇到埋伏怎么办?”

“一个字,打呗,哈哈……”玉霄喝了一口酒,满不在乎的说道。

廉政苦笑摇摇头,叹道:“小师弟,咱们遇到埋伏,就是难对付的埋伏,还有,魔域六圣,三大圣女,以及五个巫师,还有他们的一些徒弟,另外还有不少的小贼,这些高手加起来,不算他们的徒弟,也有十五个高手,而咱们的人只有十四个,而且那些高手的本事并不在咱们之下,你说怎么应付?”

凌玉霄微笑道:“那廉大哥说怎么应付呢?”

廉政道:“咱们十四个人,不能被贼人冲散,要聚在一起,否则,被各个击破,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岳商道:“对呀,小师弟,可万不能大意呀。”

玉霄苦笑道:“可若是敌人多,咱们又怎能不被分散呢?要不,咱们遇到敌人就逃命?”

廉政正色道:“实在不敌的时候,当然还是要暂时的逃走的,但那时,就算咱们要逃,都逃不掉,所以,想要对付比咱们强大的敌人,我认为,咱们十四个人一定要布一个阵,以阵坚守,且战且走,也许还有胜利的机会。”

玉霄道:“布阵?布什么阵?对于阵我可不熟呀。”

廉政道:“这没有关系,阵法我比较熟悉,另外桂儿师妹估计精通,因为楚师叔可是布阵的高手。”

不但廉政对于阵法熟悉,楚桂儿也不例外,而且桂儿的本事,可真不一般,她棋艺冠绝天下,如何能不懂的阵法呢?

而且不但是桂儿懂,就连玉蝶也懂得布阵,因为玉蝶的剑术中都有阵法的影子,玉蝶其实也是布阵的行家。

玉霄在这一点上就差了许多了,因为他的心都用在了两种真气的修炼以及神龙御剑术上,对于这些旁门,他只是粗略的一学,也没放在心上。

凌玉霄哈哈笑道:“怪不得几位师傅把廉大哥和岳大哥派来呢,二位师兄小心谨慎,多智多谋,正好在我疏忽的时候,可以提醒我,辅助我,让我不轻敌,真是不错不错,有二位师兄做我助手,扫荡魔域,简直是易如反掌!好,就按二位师兄的主意办。”

岳商道:“那小师弟,请几位师兄聚在一起,咱们研究研究阵法,大家熟悉一下。”

说是请,也就是请正在飞着的两个俗家尼姑和两个和尚罢了,因为其余人都几乎在玉霄的气泡内,而魏晓晨和雪紫儿一叫就来。

凌玉霄道:“嗯,好吧。”

玉霄冲着不远处正在驭仙器飞行的梵音阁的两位师兄和师姐叫道:“喂,二位师兄,二位师姐,请过来一下,小弟找你们有事情商议。”

禅悟、蔵独、寂籁以及碧萝一见是玉霄召唤,不敢不听,因为他们可见识到了玉霄的厉害,就连四位神僧都对玉霄礼貌的很,虽然玉霄名义上是徒弟,可是比师傅都威风。

想想他们就觉得好笑,因为世上的奇事怪事多的很,可再多再怪,也没有玉霄拜师好玩,因为玉霄拜师,并非是徒弟拜师傅,而是师傅拜徒弟,求了徒弟半天,这徒弟才答应做徒弟,这种怪事和荒唐事可以说是旷古绝今了。

但他们了解师傅的苦心,这乃是迫不得已,因为玉霄乃是天下人的救世主,那是天命所归,别说是他们四个高僧,就算是佛祖在这时候,为了拯救天下苍生,都要拜玉霄求玉霄做徒弟不可。

因为除了玉霄之外,这世上无论是神,或者是人,再也没有人能救人类了,若是没有玉霄,可以说,是所有人类的末日,到时候人类都灭绝了,佛祖又怎能不灭绝?

所以,不管怎么说,这小祖宗没人敢惹,他们也惹不起。

四个人赶忙飞到玉霄边上,蔵独陪笑道:“小师弟,有什么事?”

蔵独可见识到了玉霄的本事,不但嘴上的本事他见识过了,就连玉霄的真本事他也偷眼见过,对比一下,当真是佩服万分,因为跟玉霄交手,他根本就赢不了玉霄。

其实别说打败玉霄他做不到,就连玉霄的朋友禅印和尚牛犇犇,**也不是对手,其实在梵音阁,护法比金刚地位要高一级,牛犇犇身为三大护法中的头一位,可见本事的确是了不起了。

凌玉霄笑道:“师兄,师姐,请进来说话,咱们一起研究一下怎么对敌,布阵的阵法。”

碧萝微笑道:“没想到小师弟还会布阵呢?不简单,不简单。”

寂籁吃吃笑道:“小师弟伶牙利口都将咱们四个师傅驳的哑口无言,若没有两下子能做到吗?哈哈哈……”

碧萝和寂寥都是二十三四岁的女子,也没有剃度,乃是代发修行的尼姑,她们本也年轻,生性本也是活泼的。

四个人钻进了气泡内,碧萝用脚跺了几脚试了试,笑道:“小师弟,你这气泡里坐这么多人,能结实嘛,别到时候,破了再把师姐摔死……”

碧萝跟白莲十分要好,也跟白莲一样,爱说笑,不像那些尼姑那样的不通情理,不苟言笑的。

凌玉霄微笑道:“师姐就尽管放心吧,我这气泡,除了师姐用真力使劲击打能破,咱们坐在上面,不管怎么玩,就算师姐高兴的在这里打滚,也不会破的。”

玉蝶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霄弟,你又顽皮了,跟二位师姐怎能这么说话,说正事吧,别玩了。”

玉霄对着玉蝶一笑,嘿嘿笑道:“是是是,我的亲娘,姐,我别叫你姐了,我干脆叫你娘吧,你比咱娘还唠叨呢……”

玉蝶脸微红,轻轻的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胡说八道,别胡闹。”

卓悠悠拧住了他的耳朵,道:“别胡闹,好好的研究布阵的事吧!”

凌玉霄笑道:“好吧,好吧,还是廉大哥说说布什么阵吧。”

廉政道:“大家先各自说说自己的建议吧,咱们研究决定。”

禅悟道:“要不布我们梵音阁的金刚罗汉阵?或者是伽印莲花阵?”

碧萝道:“不过,金刚罗汉阵需要十八人,伽印莲花阵又太复杂,咱们人少一样没法布。”

禅悟皱眉道:“也是,的确不适合。”

楚桂儿微笑道:“要说布阵呢,咱可是行家,咳咳咳,阵法有,九曜星辰阵,天罗地网阵,十面绝户阵,七星连珠阵,九曲玲珑阵,银河落幕阵,紫府八卦阵,清虚太极阵,四象两仪阵,阴阳五行阵,奇门遁甲阵,天地三才阵……”

凌玉霄急忙摆手道:“行了行了行了……我的天,谁叫你背阵名的?你就说,咱们十四个人布什么阵好不就得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是告诉你们阵名,你们喜欢什么阵,我再教给大家布阵嘛,各位喜欢什么阵?我什么阵型都会的,你们挑吧。”

曲仙儿皱眉道:“桂儿,你说的这些阵,每个阵都是大阵,而咱们只有十四个人呀,如何能布的了这么大的阵呢?”

楚桂儿笑道:“也是,阵大人少,布不起来。”

玉蝶笑道:“我觉得有个阵法适合,咱们不如就布个北斗七星阵吧,七星阵七个人就足够了,咱们十四个人布两个七星阵,这总行了吧?”

楚桂儿哈哈笑道:“玉蝶姐这个主意妙,对了,七星连珠阵,北斗七星阵,这个阵法咱也会。”

凌玉霄捏捏她的小脸道:“知道你本事行了吧?”

廉政微笑道:“其实玉蝶姐所说正和我意,不过,咱们不是布两个北斗七星阵,而是十四个人布一个七星阵。”

楚桂儿道:“十四个人莫不成布个颠倒乾坤七星阵不成?”

玉霄问道:“何为颠倒乾坤七星阵?”

楚桂儿洋洋得意的道:“这个很简单,你看过北斗七星了吧?简单来说,北斗七星是由四个方形的点,和三点组成,就好似做菜用的勺子一般,四个点组成的方形,就是魁,也就是勺,三个点组成的图形,就是杓,也就是勺柄,这就是北斗七星阵阵名的来历。”

凌玉霄气道:“喂喂喂,不要答非所问好不好,我是问你颠倒乾坤七星阵是什么意?”

楚桂儿敲了他一下,嗔道:“我不给你解释清楚,你能明白吗?我所说的颠倒乾坤七星阵,就是一个北斗七星阵是正的,另一个北斗七星阵正好相反,也就是所谓的勺子对这勺柄,就是北斗对七星,七星对北斗……”

凌玉霄捂住了她的嘴,连连道:“行了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不就是一正一反吗?还用说的这么麻烦?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正的,一个反的,两头交接,就好似男人和女人一样,一凸一凹,一凹一凸,成亲后洞房,男人的凸,和女人的凹合并,不懂吧你?也就是说,男人有小**,女人没有,男人的胸小,女人的胸大,正好阴阳调和,互补……”

他没说完,楚桂儿也捂住了他的嘴,红着脸使劲掐了他一把,嗔道:“你这臭无赖,说正经的,你又想什么男女之事?臭无赖,臭不要脸……”

曲仙儿也敲了玉霄一下,叱道:“这么多师姐妹,你真是无聊,讨厌!”

玉蝶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霄弟,你又胡闹了?我看,一会不打你,你就能无法无天了。”

凌玉霄嘻嘻哈哈直笑,故意道:“我跟桂儿师姐一样,怕你们不懂,才给你们解释清楚点呀,我这么说,你们不就懂了吗?”

洪袖儿掏出一块准备擦屁股用的粗布就塞进了玉霄的嘴里,吃吃笑道:“堵住你的臭嘴!”

凌玉霄拿出粗布,叫道:“喂,师姐,你也太过分了吧?这粗布是你自己用来擦屁股用的,你拿来塞进我嘴里?对了,这粗布你还没用来擦屁股吧?”

洪袖儿臊的脸通红,那时没有发明纸张,她们女子准备很多粗布,用来方便用的,跟纸张的用处是一样的。

用完了之后,这粗布都是要扔的,那有擦完屁股还留在怀里的,所以洪袖儿知道玉霄是捉弄她呢,所以羞的满面通红。

洪袖儿气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擦你的头,无耻,不要脸,你才将擦完屁股的布装着呢,臭无赖,姐姐,妹妹,打他,这无赖,一天不打,他就上房揭瓦,要翻了天,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