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7章 七星阵2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七星阵2

这些姑娘们一起又开始胳肢玉霄来了,又跟玉霄闹成了一团。

岳商咳嗽了一声,道:“仙儿,桂儿,袖儿,好了,好了,饶了他吧,咱们商议正事要紧。”

曲仙儿道:“哼,臭玉霄这次不跟你玩了,别闹了,你再胡闹,我们咯吱死你,叫你痒死。”

凌玉霄道:“好了,不闹了行了吧,我看,还是听听岳师兄和廉师兄的意见吧,人家恐怕早就有主意了,只不过,非要研究一下,以视公平公正罢了,二位师兄,你们说说吧。”

岳商和廉政彼此看看,心中是敬佩不已,没想到,玉霄虽然胡闹,一眼就看穿了他们已经有了准备,论聪明,玉霄实在是够聪明的。

廉政和岳商就是这种人,有时候明明有了主意,偏偏去再听一下别人的意见,这要是换做玉霄,直接就会说什么主意,他们为人则委婉一些,也从不会锋芒太露,这点跟玉霄则不同。

岳商道:“廉师弟,还是你说吧。”

廉政点头道:“好吧。”

廉政看了看这些人,笑道:“其实呢,咱们是布北斗七星阵,不过,十四个人布两个我看就不必了,因为北斗和七星若是在一起,我看还不如一个的威力大,依我之见,我看就布一个四维七星阵也就是了。”

楚桂儿道:“这名字新鲜,我还真没听说过,何为四维七星阵呢?”

廉政道:“这个阵是我想出来的,也就是在七星阵中安插点彼此援护的人罢了,故此才叫四维,不管敌人在哪里进攻,咱们都可以彼此接应。”

楚桂儿道:“那请教一下,怎么布置呢?”

廉政道:“很简单,北斗七星的样子不变,只不过,在北斗方形阵中安插四个人,在七星三点上多安插三个人,就这么简单而已。”

魏晓晨道:“廉哥哥,详细的说来听听。”

廉政道:“咱们几人中,我,晓晨,岳师兄,雪师姐,我们四人组成魁身,咱们四个占据天璇、天枢、天玑以及天权四个方位组成魁身,而小师弟、玉蝶姐和卓师妹就组成斗柄,不过,斗柄不要拉的太长,三个人组成三角形,一定要在一起策应,另外一方,也要多一个斗柄,就由禅悟师兄,**师兄和碧萝师姐,你们三人也是一样,要成斜三角形,彼此呼应,这样的话,我们四个人护住这个阵,你们六人在左右两侧策应,若是你们抵挡不住,就可退入阵内,这样咱们有攻有守,不至于被敌人冲散。”

曲仙儿问道:“那我们三个呢?”

寂籁道:“还有我呢?我做什么?”

廉政道:“你们四个人就在魁阵里接应,我们将你们四个保护在阵中……”

洪袖儿道:“啊!你把我们当饭桶啦?我们用你们保护吗?”

凌玉霄微笑道:“袖儿,让廉师兄说完,这阵很妙,你一会就明白了。”

廉政道:“我……我不是那个意呀,其实,你们四个人,都适合大面积攻敌,不适合近身作战,仙儿善于弹琴做剑,袖儿善于软功,双袖很长,但不利于防守,桂儿幻化之术最厉害,善于幻化,还有寂籁师姐,也是善于以琴音作剑,所以,你们四个就在四方阵形内,正好发射暗器,幻化幻象,前来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护住你们,你们配合我们防守,再加上左右两侧的接应,这样咱们的阵就没有破绽了。”

楚桂儿鼓掌赞道:“妙,妙极了,廉师兄,小妹佩服佩服,魏姐姐果然有眼光。”

魏晓晨俏脸通红,轻轻的低下了头,她也佩服廉政的智谋,因为他做事谨慎,这一点比玉霄强多了。

玉霄虽然比他聪明,但论小心谨慎上来讲,却不如他。

岳商道:“我和廉师弟,善于用剑,魏师姐和雪师姐善于用刀,咱们都善于拼杀,所以,奋力守住这个四方阵,再加上仙儿的琴剑,袖儿的红袖,桂儿的幻化,寂籁师姐的琵琶剑,助我们防守,这样,四方魁阵就能保住了,玉蝶姐的星涟剑,悠悠的霜寒剑,也都是用剑的高手,小师弟本领最高,再加上玉蝶和悠悠在一起辅助,完全可以护住四面的空缺,那边禅师兄和蔵师兄,加上碧萝师姐,都善于作战,禅悟师兄的伏虎霸王锤所向披靡,就算遇到六魔圣,也不至于一下子败北,蔵师兄的九股托天叉也是厉害无比,碧萝师姐的翠烟擎天棍乃是一绝,你们三人护住右翼,就算遇到高手,也不能将咱们冲散。”

廉政道:“这样呢,咱们进可攻,退可守,就算是遇到六大魔圣,五大巫师,三大魔女,咱们一时半刻也不会败北了。”

凌玉霄鼓掌赞道:“好,妙计,就这么办!”

廉政道:“那咱们就演练熟悉一下阵法的变化,怎么互相配合,大家熟悉熟悉,万一遇到高手,别乱了阵脚。”

廉政当真是心细如发,谨慎多智,还没到死亡谷,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应付众多高手的策略,做到了有备无患。

于是,十四个人就在水晶泡泡内,仔细的又研究,开始熟悉阵法。

这个四维七星阵果然是奇妙无比,这样的话,就算敌人有百十人,从四面八方杀来,无论从那个方向都不能轻易的破阵。

近身,有四大砥柱,岳商,廉政,魏晓晨和雪紫儿挡住,这四人的修为和本事,就算是六大魔圣跟他们交手,没有个百多招也休想占到便宜。

而且四方阵内还有四个善于远距离攻击的人作为后援发射气剑、幻影,而她们善于幻化,琴音作剑,但不善于防守,但有四人组成个圆圈护住她们,让她们可以不必防守,只需要进攻,这样威力就大了许多了。

这样,他们外面的四人,和里面的四人彼此接应配合,可谓是万无一失了。

而玉霄和姐姐以及悠悠三人,三人一体,联手御敌,想要击败他们当然不容易,而且三人若是不敌,可以退入阵内暂时一避,休息一下,然后可再战。

另外一面的禅悟、蔵独和碧萝,都是善于近身作战的,本事非凡,均不会逊色于岳商等人,所以,也可以独当一面。

廉政这么安排可谓是经过深熟虑,把几个人的特长和缺点结合在一起,采取了互补的形式,当真可以说是妙计。

一个阵法若是运用的好,可增加几倍的威力!

更何况他们本就是高手,修为都是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若是借助阵法的巧妙配合在一起御敌,当真可以说威力相当于增加了一倍。

死亡谷其实也不好找,这么大的昆仑山脉,蔓延千里,就算知道大约的位置,可若是寻找起来也是费劲的很。

十四个人为了寻找死亡谷,又不能高飞,而且是边飞边找寻,这当然费事了。

幸好十四个人都是修道高手,御剑飞行,空中寻觅,可以说是轻松的多了,换做普通人找寻,就算找三个月都不见得能找到,因为这里丛山峻岭,狼虫虎豹多如牛毛,别说有狼虫虎豹,就算没有,步行爬山几千里,累也能累死。

十四个人一直找了五天,终于找到了死亡谷。

死亡谷当真是犹如传说中的那样恐怖,十四个人落下地来,站在谷口,就都愣住了,就知道来对了地方。

就见两山之间有一个深谷,荒草绿茵,足有一人多高,这里大多都是低矮的灌木丛,小溪,湖水,看景色,这里应该算是一处动物很好的休憩地。

可是谷外的各种残骸,却令人毛骨悚然,让人知道,这里非但不是天堂,简直就是地狱!

在谷外,也有不少各种动物的白骨尸骸,漫山遍野都是,鸟儿的羽毛,动物的皮毛,恶臭味,腥臭味,就堆满了谷口。

也不知什么人在死亡谷口立着两块一丈高,四尺宽的石碑!

在左边立着一块碑,血红的大字,上面写着四个血红又阴森可怖的大字:死亡之谷!

在四个大字的一边,写着七个小字:黄泉之死亡谷。

在右边也有一筒巨大的石碑,也写着人类的文字,也是用血红色诡异的大字,上面写道:地狱之门!

在大字的旁边也有一行七个血红色诡异无比的小字:地狱之门不归。

曲仙儿三姐妹看着这惨景,看到这些尸骸,不由得心中一阵阵发寒,就见这些尸骸中,不时的还有蜈蚣,蟑螂,蛇虫,在尸骸中爬进爬出,当真是诡异无比,恐怖无比!

桂儿浑身都开始在颤抖,这些场景实在是太惨了,难以用笔墨所描述。

她们是千金小姐,一生见到的都是鲜花,秀雅等美丽的场景,人间惨剧的尸骸,别说是她们,就连玉霄看到都心有余悸。

凌玉霄一见几个姑娘面有怯意,心中暗笑,哈哈一笑鼓掌道:“终于到了,哈哈,几位师姐,你们看到了没?”

曲仙儿颤声道:“什……什么?”

玉霄悠然笑道:“尸骸呀,你们看看,多惨呀,咱们进去后,要是死了,也会像这些动物的尸骸一样的惨,到时候,咱们的**会腐烂掉,天上的秃鹫就啄食咱们的血肉,等咱们成了一堆骷髅后,这些毒虫就会在咱们尸骨里做窝,将咱们尸骨当作是游戏的好地方,在这里爬进爬出,公欢母爱的寻欢作乐,三位师姐,悠悠,姐姐,你们这么漂亮,只可惜,到时候你们死了后,这张漂亮的脸,可就毁了,只剩下骷髅头了,估计大美人也会变成丑八怪啦……”

凌玉霄故意说一些人死后的惨状,没等进谷,他先设想一下死后是什么可怕的模样。

可把几个姑娘吓坏了,因为一想起这些,她们真的很害怕,别说是她们,谁想到自己死后的惨状,谁都会害怕。

也许,这种人间地狱的场景只有活人会害怕,人死了后,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她们害怕,只因为她们还活着,还有想,死,本来就是用来吓唬活人的,是永远吓唬不了死人的。

玉霄可不在乎这些,因为他早就不在乎生死,就算死后变成这惨状,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死后没有知觉了,这副臭皮囊变成什么诡异可怖的模样,又有什么了不起?

众人这个气,这些姑娘本就害怕,那有人还故意的去说这么可怕的话去吓唬人的?

廉政暗暗苦笑,心道:“唉,小师弟真是太坏了,你吓唬她们做什么?”

其实,并非是玉霄故意吓唬她们,而是玉霄看到这么惨烈的场景,心中又不忍心让她们涉险了,想说一些死后可怕的场面,让她们怕的不敢进去,他其实是打的这么个主意。

卓悠悠气的跳过来就捂住了他的嘴,嗔道:“你……你讨厌死了,为什么……说的这么可怕?”

凌玉霄道:“我可不是说的可怕,是告诉你们咱们死后就这模样,三位师姐,悠悠,姐姐,你们都是大美人,想死后变得这么丑陋吗?你们现在回去吧,等我的消息,我去看看,告诉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会死了,后悔可晚了。”

曲仙儿过来照着玉霄就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你坏,你……你吓唬人,我……我们不怕……”

洪袖儿冷笑道:“小师弟,你这点伎俩就别玩了,你以为说这个就能吓走我们吗?告诉你,不管里面多危险,我们都不会走!”

玉蝶苦笑道:“霄弟,咱们不是说好的,同生共死永不分离的吗?为什么你又要赶我们走?”

凌玉霄不再玩笑,正色道:“姐,你们都看到了,这谷内正如圣母所说,乃是凶险之地,我是天命所归,上天不会害死我的,若是上天害死我,那就证明咱们人类就真的该死,没有救了,可是你们呢?你们还是回去吧,或者在这里等我,我一个人进去查探一番。”

卓悠悠幽幽道:“玉霄哥,正如你所说,你若是死了,我们也活不成了,既然这样,咱们还不如一起去闯一闯这鬼门关,也许还有机会,我们主意已定,是不会更改的,虽然……虽然我们害怕,但……但不证明我们就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