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8章 死亡谷3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死亡谷3

其实,死亡谷,地狱之门,一直以来都是灵猿魔圣元真和混沌魔圣蒙明的藏身地,这些年,他们就藏身在这死亡深谷中,躲避着追杀。

其实这一次,巫灵故意说出死亡谷的位置所在,乃是一计,也是出于私心。

说是一计,只因为若他不这么做的话,那天帝山、龙女派和梵音阁的高手,闻听天魔脱困,一定会派出大批修道高手前来追杀,那么,天魔想要平安的找个僻静的地方都不可能了。

所以,十大巫师和六大魔圣以及三大护教圣女定下了计策,先用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将凤凰岭的高手调出,然后集合高手,擒住凤凰圣母的女儿和孙女,逼迫凤凰圣母交出开启封天印的钥匙七彩凤凰石,一个因为凤凰圣母本就跟天魔是表兄妹,内心中本也不忍,再一个为了救女儿的性命,也不得不答应他们。

这一点,果然行之有效,计策成功了,成功的开启了封天印,将天魔的白骨和灵魂都救了出来。

下一步,就是带着主公天魔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助天魔涅槃重生,想要重生,想要完全恢复,差不多要二百天的功夫,这么长的时间,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天魔的安全。

所以,经过一再的研究商议,由蛟龙魔圣嗷泽,鲲鹏魔圣灵虚和比翼双魔夫妻背着天魔的尸骨,带着天魔的灵魂,去他们隐蔽的大海内的山谷中,隐蔽起来,另外的一些巫师也都悄悄的赶到灵虚和嗷泽的藏身处去救治天魔,帮着天魔重生去了。

另外的斩天、蒙明和元真以及三大圣女则负责引诱四处追杀天魔的高手,引玉霄等人到莽荒之地,引的远远的,好让天魔安全的逃离,不至于暴露目标,当然了,若是引诱这些追杀的人到了他们之处,能杀了当然更好了,不能杀,就只能逃走了。

本来玉霄遇到的那五个魔尊,也要回去救治天魔,回去配药,但为了掩护吸引玉霄等人,这才故意进攻中容国,不过,这些人为了将玉霄这些高手支走,这才故意说出死亡谷的位置。

但五大巫师这么说,其实也不对,因为本来计划着让玉霄到昆仑山或者到戈壁沙漠去找寻,根本没必要说出死亡谷的位置,完全可以让玉霄别找到,而他们会半派人引诱玉霄去追击,那样的话,死亡谷的藏身之地也不会被发觉。

可是巫灵有私心,虽然这些妖魔表面上是一起的,都是魔域中的重要之人,但魔域内却被分成了五大宗派。

第一宗门就是蛟龙魔圣灵虚和鲲鹏魔圣嗷泽的一派,蛟龙和鲲鹏本就是水里的霸主,所以,他们的兵马大都在大海中,虾兵蟹将,鲨鱼鲸鱼,海内怪兽,这都是他们的一派,名叫海龙宗,

第二宗派就是十大巫尊了,也就是巫门宗。

第三宗派就是三大圣女了,也叫做圣女宗。

第四宗派就是蛊雕和比翼鸟了,叫做天翼宗。

第五宗派就是混沌和灵猿了,叫做山王宗。

巫师心中暗笑,他可是故意告诉玉霄死亡谷的,就是让玉霄去攻打山王宗,不管谁胜谁负,都不要紧,因为玉霄等人败了死了,对他当然没损失,可是山王宗的人败了,肯定元气大伤,那么他们巫宗门势力就大了,这当然对他们也是好事了。

所以,巫灵一个是引诱玉霄等高手去追杀,让天魔能安全的藏起来,再一个正好来一个借刀杀人之计罢了。

这一些事,玉霄哪里知道,玉霄没有办法,大海捞针到哪里去找天魔的踪迹?所以,只要有线索,他当然会前来探查了。

灵猿元真前来接应,带来了不少的援兵,看这样子,最起码也有一百多。

就见这一些援兵,每一个都像极了猿猴,但又都很像人,看上去像人又像猿,乃是十足的野人打扮,一个为首的猿人,手臂又长又细,也拿着一杆铁枪,就在元真身边,这杆枪名叫疾风迅雷枪。

这野人正是元真的爱徒,名叫界巽,并非是像元真这般修炼成人的六耳白猿,而是人类。

这种人类也是人类中的一个族类,名叫人猿族,由于他们浑身长满了长毛,手臂长可过膝,像极了猿猴,故此被正常的人类所歧视,所以,人猿一族根本不敢见人,因为被正常的人类见到他们,就会屠杀残害他们,所以只好隐蔽在深山,跟野人差不多。

故此人猿族十分痛恨人类,虽然他们自己也是人类,可是也恨人类的歧视。

正巧,魔域妖魔隐蔽深山,遇到了人猿族,于是显露了一下自己的本事,想收几个徒弟,增加点力量,人猿族一见元真这么厉害,于是就拜元真为师了。

人猿族的族人并不太多,只有二百多族人,但一个个都是身强体壮,能杀善斗,十分的骁勇,如今又学了一些魔教的法术,更是厉害非常了。

元真将魔域的伟大目标告诉了徒弟,界巽十分的兴奋,因为他恨透了世上生的正常但心里极其恶毒的人类,恨不得将人类灭种除根,只留人猿一族活在世上,所以界巽就入了魔域,成为了魔域中的一员。

凌玉霄一见四周围拢上一大批似人又似猿的怪物,不由得十分纳闷,问道:“喂,先别动手,哎,那个拿枪像猿猴的怪物,你是什么东西?你身边的那个也拿着枪矛的,又是什么东西?”

界巽这个气,他会人类的语言,跟人类一样聪明,除了生的像猿,其余的跟人类没什么区别。

也许,他们人猿族之所以有点像猿猴,只因为进化的还不彻底吧。

其实,人类都是猿猴慢慢的演变的,其实老祖宗根本就是人猿,但人类一旦脱掉了毛,换上了洁白光溜溜的皮肤,换上了一张比猿猴好看的脸,就忘掉了祖宗是谁了,于是歧视这些怪人,当真是数典忘祖,的的确确可恨。

界巽厉声道:“我是人,不是什么东西!”

他话说完,就引起一阵大笑,因为他这么说,等于是骂自己不是东西一般。

界巽回过味来了,暗骂玉霄可够阴损的。

其实,玉霄还真不是故意要骂他,只是这么随口一问,没想到他这么回答,骂了自己,连玉霄自己都笑了。

凌玉霄微笑道:“真是抱歉抱歉,我不是有心的,那你们究竟是谁呀?是什么族呀?”

界巽大喝道:“叫你死个明白!这个是我师傅。”他用手一指元真,道:“这是我师傅,魔域六大魔圣之一的元真圣人,我是他的徒弟,叫做界巽,我们族乃是人猿族!”

凌玉霄叹了口气,微笑道:“朋友,咱们同是人类,而你身边的是猿猴成精的妖魔,你何必帮着妖魔对付我们自己人呢?在下不想乱杀无辜,还请大哥闪过一边,带着你的族人离开这死谷,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跟玉霄一起来的人十分的诧异,因为玉霄没有直接命令厮杀,而竟然劝解起对方来了,而且还是一本正经的,丝毫没有玩笑,这真是少见。

就连雪紫儿都敬佩玉霄,因为她看得出,玉霄不是嗜杀成性的人,一见对付的是人类,就想劝说他离开魔域,不想杀了他们,可见玉霄是多么善良了。

但众人也暗自苦笑摇头,也有点笑玉霄有点妇人之仁,有点太过迂腐和天真,因为贼人二百多围住了他们,他又怎能凭着几句话就令这些人猿不杀他们呢?

战争就是这么无奈,你不想杀对方,对方却不一定不想杀你,想要几句话打动对方的心,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荒唐事了。

玉霄可并非愚笨,而是他想最后一次劝说,若是这些人猿族听从劝告真的不伤害他,那是最好,若是非要杀了他,他出于无奈自卫杀人,他也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所以,每当遇到魔域中的人类时,玉霄都会苦口婆心真诚的劝说一番。

正如众人所想,人猿们那肯放过玉霄他们?不将他们撕碎了、活吞了都不会干休的,因为人猿就跟野人一样,遇到野人的人有几个能活着逃命的?

界巽狂笑道:“你想让我背叛圣教?哈哈哈哈,真是荒唐可笑!今日,你们这些人闯进我们人猿族的禁区,必死无疑,想要活着离开,简直是白日做梦!”

凌玉霄面沉如水,正色道:“朋友,你不要以为我们人少,就以为能欺负我们,我实话告诉你,若是打起来,刀剑无情,到时候我们可不会留情,你们人猿族若是因为此而被灭绝的话,那可休怪我心狠手辣无情了!你现在走还来得及,逃命去吧!”

二百多人猿一阵阵狂笑,都在笑玉霄简直幼稚可笑,如今,被围住的人是他们,众寡悬殊,玉霄居然叫他们逃命,简直太荒唐可笑了。

元真道:“徒儿,不要废话了,大家一起动手,杀!”

界巽一招手,大喝道:“杀,一个不留!”

再看人猿们嗷嗷嗷直叫,人没冲上来,先将手中的长矛抛出,射向了这十几个人!

这些人都是修道高手,如何能让他们人猿射中?

凌玉霄叹了口气,冷冷的道:“杀!”

雪紫儿暗自好笑,心道:“谁叫你废话的,这真是自找无趣。”

雪紫儿长啸一声,冲天而起,将紫芒刃凌空斩落!

就见一道十几丈长的刀芒直奔贼人人群中斩去!

轰隆,一声巨响,再看人猿中就开了锅,七八个人猿就飞向了半空!

曲仙儿三姐妹一见动了手,如何能留情,三个人立刻在半空中也开始施展法术。

就听琴声铮铮,似金戈铁马,似惊涛骇浪,随着琴声,一道道无形气剑激射而出,就好似利剑一般,射向了四周的人猿!

曲仙儿的琴音所化的气剑可并非一般的气剑,而是融入了清虚真气和玉女玄冰诀的寒气,若是被射中,轻则刺伤人,重则丧命,丝毫不会比长矛弓箭差。

洪袖儿踩着一条红袖,将另外一条红袖系着她的断刃刀,就甩向了贼人群,长长的红袖见风就长,化作十几丈长,紫气断刃刀也锋利无比,飞到哪里,哪里就是惨叫一片,哪里就是血光一片!

楚桂儿也不再胡闹,知道大敌当前,踩着自己的七色彩虹飘带,将玉龙点睛笔一挥,连连挥舞射出一道道气盾,幻化出一块块石头,就砸向了人猿!

她不幻化动物,只是画石头,更是迅捷无比了。

人猿射出的长矛哪里能伤的了他们,被桂儿的气盾一阻,力道大弱,射到这些人的近前都没有多少力道了。

卓悠悠咬破中指,将一口鲜血含在口中,往空中一喷,施展寒功,一招化血为箭,就见无数的血箭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射向了人猿!

她这血箭乃是蕴含着她的精气血液,然后被冰冻而成的一寸大小的锋利的寒冰,那样子就好似羽箭一般的锋利,这一招才叫做化血为箭。

又是一阵阵惨叫声骤起,也不知有多少人猿的眼睛就被血箭射瞎!

寂籁飞在半空,手舞琵琶,就听琵琶声似恶鬼哭泣,似生灵惨嚎,刺耳又难听,随着一阵阵刺耳的琵琶声,就见琵琶内射出一道道气剑,也是锐利无比,纷纷射向了人猿。

玉蝶叹了口气,知道这种场合绝不能再心软和留情,只好抽出星涟剑,也开始作法。

玉蝶的星涟剑可谓是秀雅至极,就好似她的人一样的秀雅,淡蓝色的星涟剑上有四十九颗璀璨的珍珠镶嵌在剑里,跟剑融为一体,就好似淡蓝色的天空中,灿灿的星星一般,故此,这般秀雅的剑才叫做灿灿星涟剑。

玉蝶将星涟剑祭出,就见星涟剑空中转个不停,在半空中出现了一条银河,恰似天上的银河一般,玉蝶左手掐着兰花指,念动法诀,将纤纤玉兰指轻轻的一指这些人猿,再看半空中,无数的璀璨的星辰一颗又一颗,拖着长长的尾巴射向了人猿群中!

这一招正是银河倒泻,气剑化作璀璨夺目的流星,只见漫空中都是灿灿的流星飞舞,当真犹如流星雨一般的美。

卓悠悠哈哈笑道:“玉蝶姐,你的这一招真是最美的一招了。”

玉蝶苦笑,因为再美的招数,都是用来杀人的。

人猿族的贼人实在是太多了,就从四面八方潮水一般的涌了上来!

这些人猿,一大部分也都会飞天的本事了,有的飞到半空,扑向了半空中幻化气剑的姑娘们。

有的射出羽箭,射向了空中!

有的射向了地上的玉霄等人!

有的手舞长枪和藤牌,呐喊着就扑向了玉霄等人!

一场惨烈的厮杀就这么开始了!

死亡谷不再死一般的寂静,终于有了生气。

但这种生气还是没有的好,因为很快的这里就会变成人间地狱!

地狱之门死亡谷,有进无出不归途!

难道这里真的是人间地狱?

难道人间真的就是地狱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