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0章 触电1

第一百六十章 触电1

雪紫儿静静的闭着眼睛趴在玉霄怀里休息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这才觉得恢复了力气,但依旧是不想动,因为她感觉那种感觉好美好美。

终于,曲仙儿、楚桂儿、卓悠悠和玉蝶都好多了。

曲仙儿从师兄怀中坐了起来,揉了揉酥麻的手臂,理了理被电乱了的秀发,盘膝而坐,运功调息。

楚桂儿和卓悠悠也是一样,她们虽然是被导入的电电中,可也不比雪紫儿轻。

玉蝶也红着脸挣扎着坐了起来,轻声道:“多谢你,廉大哥。”

廉政尴尬一笑,道:“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无礼的……”

玉蝶淡淡一笑,因为她感觉的到,廉政的确是正人君子,当真是正的很,她这么美,他几乎都不敢正眼去看她,双手更不敢触摸她的娇躯了。

魏晓晨就在旁边的水晶泡泡内,见到廉政这个模样,这个笑,她可知道廉政的为人,那可真可谓坐怀不乱的君子。

魏晓晨吃吃笑着,故意板着脸道:“廉哥哥,美人在怀,舒不舒服呀?哼!你竟然抱着别的女人,不理你了……”

廉政红透了脸,苦笑道:“晨……妹,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呀,当时……玉蝶姐我……怎能无礼……你……别误会……”

玉蝶嫣然一笑,轻轻道:“廉大哥,你别着急,晓晨妹妹跟你闹着玩呢,你别这么认真。”

魏晓晨掩嘴而笑,吃吃的笑个不停。

玉蝶离开了廉政的怀中,端坐在泡泡内,也开始调息。

她们四人一会的功夫就好的差不多了,电电到她们,只是令她们酥麻一会,只要休息一阵,就会好的差不多了。

曲仙儿和楚桂儿一复原,一看玉霄怀中抱着雪紫儿,这个亲密,不由得醋意大发,曲仙儿嗔道:“臭玉霄,你无赖,为什么抱着雪姐姐?”

楚桂儿嗔道:“你们好亲密呀!”

凌玉霄哈哈笑道:“怎么,你们吃醋了呀?我不但抱着雪姐姐,而且我还亲雪姐姐的小嘴,气死你们……”

曲仙儿嗔道:“你……你敢……”

凌玉霄胆子该有多大,直接托起雪紫儿的下巴,就在雪紫儿满是幽香的樱唇上亲了一口,大笑道:“怎么样,我亲了,气死你们,气死你们,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要是你们吃醋,都过来,我一个一个的亲,让你们都满意……”

雪紫儿其实能动了,但被玉霄当着这么多人亲在了樱唇上,若是让别人知道她能动了,还让玉霄亲吻,那岂不是羞死人了,雪紫儿也是聪明,急忙呻吟一声,故意有气无力的道:“你……你无赖……趁人之危,等我……等我好了……我再找你算账……”

几个女子都以为是真的了,因为雪紫儿是第一个被电到的,她们尝试到了被电到的滋味,知道厉害,还真以为雪紫儿无力挣扎。

雪紫儿其实这时候恢复了一点力气,完全可以挣扎着坐起来,但要是这么做,那还不露馅了,被人笑死。

凌玉霄哈哈直笑,喃喃道:“亲一口也是亲,亲两口也是亲,干脆我多亲几下,到时候你打我的时候,我也不会后悔,这顿打也值了,否则,岂不是白白的挨打了。”

曲仙儿和楚桂儿气的跺脚骂道:“臭流氓,不准你胡来!”

楚桂儿叫道:“袖儿,你干什么呢?还不快将这臭无赖拉开,他欺负雪姐姐。”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但一个是力气还没恢复,再一个就是她内心中还真喜欢让玉霄吻她,但玉霄这么胡闹,最起码也装作反抗的样子才好看点。

雪紫儿伸出手无力的敲打着玉霄的前胸,嘴里唔唔的,但小嘴却张开,迎住了玉霄的吻。

玉霄也真是大胆,也没有他这么胡闹的,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和雪紫儿拥吻在了一起,一双手还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

凌玉霄深深的吻了吻雪紫儿,这才满意的道:“哈哈,真香呀,比仙儿的小嘴还香呢,桂儿的小嘴一股子奶味,袖儿不爱刷牙……”

把曲仙儿和楚桂儿气的,二人直跺脚,不由得连连大骂玉霄臭不要脸。

卓悠悠睁开眼睛,一见玉霄吻雪紫儿,也是暗骂玉霄太胡闹,但她却担心雪紫儿好了后,找玉霄算账,因为她可了解雪紫儿的为人,玉霄这么对她这么轻薄无礼,她如何能不生气,怎能放过玉霄。

雪紫儿装作生气的样子,故意骂道:“臭……臭无赖……等我好了……我……我杀了你……”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还敢说?你打得过我吗?好,既然这样,杀我一次也是杀,那我不妨再赚点便宜了,我就替你按摩一下你被电击中,肿起来的胸,谁叫我这么心善来?”

凌玉霄装着伸出手去摸她的胸,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急忙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胸,真的怕玉霄这么无礼,来摸她的胸,那她可真无脸见人了。

其实,她还真希望被玉霄抚摸抚摸自己这禁区,尝试一下那种心跳感,但这种事,只有一男一女的时候女人可以不必装样子,可这么多人的时候,就算是这男人的妻子,也不可能让丈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摸她的禁区,更何况雪紫儿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了,当然更不能让玉霄无礼侵犯了。

其实玉霄那能这么无礼,只是逗她玩玩罢了,一见她怕了,这才道:“还敢不敢杀我了?不出声就是不杀我了,哈哈,好吧,饶了你了。”

曲仙儿臊红了脸,骂道:“臭流氓!”

凌玉霄道:“怎么,你也想让我给你按摩吗?”

曲仙儿骂道:“你滚,你去死,你怎么不死?臭无赖!袖儿,你还不过去打他?还不去将雪姐姐拉起来?”

她那里知道,洪袖儿比谁都累,已经累的精疲力尽,这么一会的功夫,身子还没复原。

玉霄加雪紫儿两个人这么沉,而且还有曲仙儿等四个女子也被电吸住,她一个人相当于拽起来了六个人,而且还是被吸住的人,那能不用力?哪能不累?

洪袖儿苦笑道:“姐姐,你没看到吗?我刚才用力过猛,现在很累,根本还没复原,你们自己过来拉这个坏蛋吧。”

楚桂儿嗔道:“你没看到这个泡泡这么小,你们三个勉强挤在里面,我们怎么进得去?进去了把泡泡弄破了,不都掉下去电死了?”

曲仙儿苦笑道:“你以为我们就复原了,我们也没力气,也被电了。”

洪袖儿苦笑道:“那你们就看着这无赖欺负雪姐姐吧,反正欺负的又不是你们。”

其实,几个姑娘哪里是关心雪紫儿,哪里是怕玉霄占雪紫儿的便宜,而是吃醋,不想让玉霄赚雪紫儿的便宜罢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们再气我,我一生气,我现在就脱裤子,将雪姐姐脱的一丝不挂,跟她在这洞房,气死你们!”

曲仙儿嗔道:“你……你敢……”

但她也知道,玉霄胆子简直无边,这还真说不定。

曲仙儿和楚桂儿,加上卓悠悠和玉蝶,四个女子苦笑摇头,只好不说话了,知道对付玉霄这种胆大妄为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这样他才不至于胡闹。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喘息了几声,呻吟着道:“你……你敢动我……我就……就咬舌自尽……”

这时候,雪紫儿只能这么说说,挽回一点面子罢了,就算玉霄解开她的衣衫,将手按在了她的胸上,她也不会傻的自杀。

她这么说,显得面子上好看罢了。

玉蝶叱道:“霄弟,你再胡闹,等会我非要打你不可,真是太胡闹了,不像话!”

洪袖儿叹了口气,苦笑道:“小师弟,你能不能别胡闹了?”

凌玉霄哈哈笑着,冲着姐姐做个鬼脸,对着洪袖儿笑道:“怎么,袖儿师姐也想让我抱抱吗?快过来,我双美在怀,那是何等的快活?你过来,我抱着你俩,左一口亲你,右一口亲她,我这人可是最公平了,哈哈……”

玉霄伸出了手,洪袖儿急忙又将身子往后挪了挪,急忙叫道:“你……你别碰我,你……你身上有电,别碰我……”

她是被电怕了,刚才碰到玉霄二人,那一阵电流,就将她电的酥麻无力,知道二人身上的电太多,只要一碰,说不定又会触电的。

其实,二人身上虽然还有电,可是电流小了许多,已经渐渐的消失了,就算她跟玉霄坐在一起,身体接触,也不会像刚才那样触电被电的难受了。

曲仙儿苦笑道:“难怪袖儿躲得这么远,原来他们身上还有电……”

洪袖儿苦着脸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拉开这个臭无赖了吧?刚才可电死我了,难受死了,我现在身子还酥麻呢,而且用力过猛,双臂无力,你们别跟我说话了,我先调息一下。”

洪袖儿不再说话,也默运玄功,端坐在泡泡内开始调息。

凌玉霄和雪紫儿还是没有起来,因为就数雪紫儿受的电最多,所以她也是最重,所以复原的也最慢。

凌玉霄轻柔的摸着雪紫儿脸蛋,微笑道:“雪姐姐,你好点了没?”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点点头,又轻声问道:“你……你为什么要救我?这么危险……”

雪紫儿真是深受感动,因为刚才那种可怕的情景,谁敢伸手去救她?

若不是玉霄拉着她的手,她若是浑身一阵酥软,身子瘫软在地,那真是必死无疑,立刻就被强大的电流给活活的过死,变成一块焦炭!

玉霄不顾性命的去救她,她落在地上,玉霄拼命的飞下来拉住了她的手,想将她拖上去,但连玉霄自己都被电吸住,二人就这么僵持在空中了,当真可谓是凶险的很,简直就是九死一生的事。

这也幸亏玉霄机灵,也幸亏旁边还有人帮忙,曲仙儿姐妹引走了一些电,洪袖儿又及时被玉霄提醒,挥出红袖把他们拉上来了,否则的话,他们二人可是必死无疑,雪紫儿如何能不感动。

凌玉霄淘气的轻轻的捏捏她的脸蛋,柔声道:“雪姐姐,你还记得我说过吗?咱们不是说过同生共死的吗?我对你说过,你一个人死了后太孤单太寂寞,等咱们一起死了后,我的灵魂会一起娶你们为妻的,不会让你孤独的一个人去死,你说我怎能不救你呢?在这死亡谷中,你也是我的小媳妇呀。”

虽然玉霄这话依旧是玩笑胡闹,但也是出自于他的真心话,因为他也很关心很喜欢雪紫儿,也不想她出任何事。

雪紫儿眼中含着晶莹的珠泪,努力的不让泪水流落,凌玉霄轻轻的替她擦拭着眼角边的一滴晶莹的泪珠,柔声道:“咱们都是一起的,生死与共,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出任何事的,只要是我的小媳妇,不管是谁,出了危险,我都会不顾一切的去救她,你也是我的媳妇,所以,我不能看着你死。”

雪紫儿也顾不得害羞了,嘤咛一声,紧紧的将头扎进了玉霄的怀中,再也不发一言。

几个姑娘看着不住的发呆,魏晓晨这个笑,暗自叹息,因为她看得出,雪紫儿这模样,九成九已经喜欢上了玉霄。

曲仙儿等人也不是傻瓜,也不由得苦笑不已,因为她们听说玉霄在情缘井内还看到两个女子,但玉霄就是不说另外的两个女子是谁,现在她们基本都能猜出来了,另外两个女子中,其中一个说不定就是雪紫儿!

可是雪紫儿呢?她在情缘井中见到的又是谁呢?

几个姑娘又想起了雪紫儿第一眼看到情缘井中微微一怔的模样,暗暗的道:“难道她在情缘井中见到的人,也是玉霄不成?”

雪紫儿又趴在玉霄怀里休息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洪袖儿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擦了擦汗,嗔道:“喂,你俩还有完没完了,总抱在一起也不是办法呀。”

雪紫儿力气逐渐的恢复了,脸色通红,挣扎着从玉霄怀里坐了起来,洪袖儿一伸手要搀扶她,吓得又将手缩了回去,她真是被电怕了。

凌玉霄哈哈一笑道:“好了,袖儿师姐,现在电差不多都散没了,不会电人了,不过,你叫雪姐姐先调息一下吧,她被电的最严重,比你们要厉害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