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1章 美人足1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美人足1

十四个人飞到了死亡谷口,这一次众人可学乖了,将兵器放在了地上,他们可不敢下地了,这里离着死亡谷口并不远,谁知道会不会传过电来呢?

谁知道这些兵器带的电,能不能电到人呢?

所以众人不敢轻易的动,都在水晶泡泡内静静的看着,过了一阵,地上的剑电光不再闪烁了,玉霄笑道:“好了,拿回兵器吧。

雪紫儿这一次不再鲁莽了,也沉住气了,拦住了玉霄,道:“再……再等等吧,万一还有电,那……”

凌玉霄这个笑,哈哈笑道:“雪姐姐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呀,什么时候雪姐姐这么胆小了?刚才那一步踏进电区的本事和魄力哪里去了?哈哈哈,嘻嘻嘻……”

雪紫儿羞红了脸,照着玉霄敲了一下,嗔道:“还说呢,我怎么知道地上都有电的?知道有电我能下去?”

凌玉霄悠然笑道:“所以说你笨呀,知道狗熊是怎么死的吗?”

雪紫儿吃吃笑道:“当然知道,是被你气死的!”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么说,雪姐姐是狗熊了?因为雪姐姐快被我活活气死了,岂不是狗熊吗?”

雪紫儿气的扬起巴掌,嗔道:“你!”

她斗口哪里是玉霄的对手,斗口不行,只能动手解气了。

玉霄急忙跳到了一边,悠然笑道:“你们不拿自己的剑,我拿,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男子汉大丈夫,看看咱的胆子!”

曲仙儿嗔道:“你不怕电?看看有没有电再拿呀!”

洪袖儿道:“就是呀,没看清有没有电,就拿,你有病呀?”

凌玉霄笑道:“你有药呀?”

洪袖儿嗔道:“有你个大头鬼!”

凌玉霄嘿嘿直笑,念动法诀要召回双剑,楚桂儿嗔道:“你第一个拿剑,到泡泡外面拿去,别把我们一起电着。”

凌玉霄哈哈笑道:“真是胆小鬼,不就是触电吗?多舒服呀,哈哈……”

凌玉霄将双剑召回,得意洋洋的拿着自己的两把剑,突然之间,玉霄脸色大变,浑身颤抖,颤声道:“坏……坏……坏了……真……真有电……快,快救我……”

众人脸都变了色,几个姑娘立刻都飞出了泡泡内,围住了玉霄,就连雪紫儿也飞了出去!

楚桂儿嗔道:“叫你先别拿,这……这可怎么办?”

洪袖儿道:“就是,怎么办呀?”

魏晓晨吃吃笑道:“依我看,干脆砍掉他的手,剑不在他手上了,自然就不会有电了。”

几个姑娘冰雪聪明,立刻明白了又被玉霄捉弄,就连雪紫儿都明白过来了。

几个姑娘这个气,但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研究,楚桂儿道:“砍掉他的手,那多疼呀,不如咱们只砍掉他的手指吧。”

雪紫儿微笑道:“依我看,我觉得还是砍掉他的脚好。”

卓悠悠吃吃笑道:“他的手上拿着剑,为什么砍他的脚呢?”

雪紫儿笑道:“这就叫根源嘛,电都是从脚上来的呀。”

凌玉霄知道没骗了这几个姑娘,也不玩了,将双剑归鞘,气道:“不玩了不玩了,真不好玩,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坏,真要是有电,等你们来救我,你们研究怎么救我的功夫,我都被电死了,一个个的真没良心,不跟你们玩了。”

几个姑娘吃吃直笑,卓悠悠道:“谁叫你骗人的。”

雪紫儿笑道:“活该,自作自受,好了,兵器没电了,咱们取回兵器吧。”

雪紫儿高高兴兴的念动法诀将兵器召回到手中,她根本没防备,紫芒刃刚一到手,立刻就觉得手酥的一下,就被电过了一下,她的手臂立刻麻了,雪紫儿吓得脸色惨白,妈呀一声,就将紫芒刃扔到了地上。

凌玉霄在泡泡内看的清清楚楚,乐的前仰后合,笑成了一团。

雪紫儿气的飞回了水晶泡泡内,怒道:“凌玉霄,你!”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什么我?你刚才没看到我被电电了吗?你们以为我装的呀?那是真有电。”

雪紫儿这个气,嗔道:“还有电,你为什么说没事?你这不是骗人吗?”

凌玉霄哈哈直笑,反问道:“那我刚才被电电到,怎么没人关心我呢?还有,我几时说过没电的?是你们不信我罢了,这能怪我呀?这个呢,就叫罪有应得,活该,自作自受,谁叫你们没好心呢,嘻嘻嘻,哈哈哈……”

雪紫儿刚才骂玉霄的话,现在被反骂了回来,把雪紫儿气的过来就掐玉霄,嗔道:“你真不是好东西,你这臭无赖,又耍我,我跟你没完!”

凌玉霄将手伸出,笑道:“来吧,来吧,我手上还有电,过来电晕你,我可就不气了,把刚才损失的便宜都赚回来……”

雪紫儿呀的一声,急忙跑开,凌玉霄在后就追,双手连挥,在后面就抓她,二人就在水晶泡泡内追逐开了。

几个姑娘玉霄也不放过,一双手到处去抓,就连曲仙儿等人也急忙咿呀怪叫的连连躲闪。

玉蝶苦笑摇摇头,道:“几位妹妹,别闹了,怕什么,他身上已经没电了,他是吓唬你们的。”

曲仙儿边躲避,边道:“姐姐,这臭无赖可坏了,谁知道真假,电到可难受了。”

玉蝶叹了口气,将手一拦,嗔道:“霄弟,别胡闹了,没事你又胡闹什么?看把她们吓的。”

凌玉霄嘿嘿笑道:“姐,你快闪开,电到你可就不好了,我要电她们这几个没良心的坏蛋,谁叫她们见到我被电到,反而幸灾乐祸呢。”

玉蝶淡淡一笑,撇撇嘴道:“谁信呀,我才不信你手上还有电呢。”

凌玉霄眨眨眼道:“姐,你要是不信,那你摸摸我的手看看,就知道真假了。”

雪紫儿急忙道:“玉蝶姐,别,他骗你的,他的手真的有电的。”

玉蝶道:“哼,我才不信呢,臭小子,想骗姐姐,没门。”

玉蝶以为玉霄玩笑,故意的逗她玩,根本不信玉霄手上还有电,为了让这些姑娘们相信玉霄骗她们玩,所以她伸手就故意的拉住了玉霄的手。

但玉蝶万万没想到,她的手一碰玉霄的手,就觉得嗖的一下,手臂就被过了一下,玉蝶哎呀一声,没想到玉霄手上还真带电,吓得急忙缩回手去,玉霄多坏,一见姐姐要缩回手,他反而将姐姐的手抓住不放,玉蝶就觉得一阵阵电流嗖嗖的传来,玉蝶哎呀大叫,急忙甩掉了玉手,就觉得手麻酥酥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可把玉霄笑坏了,乐的玉霄笑弯了腰。

原来,玉霄身上本来电就没完全消失,而且刚刚他的双剑之上的确还有一点余电,但他对这点电完全能抗拒,不过他故意的装那种样子,逗她们玩罢了。

其实她们没上当,基本上也在他预料之中,但他更坏,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要是她们没上当,以为他装的,那他就当是装的,看谁去捡剑,被电过了一下的狼狈样,他好在一边看哈哈笑。

电上的电基本上散的差不多了,是不会电死人的了,顶多将人的手电酥麻一下罢了,他本就爱恶作剧,这么好玩,他如何能不捉弄她们玩呢。

所以,雪紫儿又上了当,拿兵器的时候被电到了。

更坏的是,玉霄趁机将那点电储存到手上,他的手上是真有电,这点电他是不怕的,因为他抗电的能力强些,他用修为将电储存到手上,为的就是看谁上当,他好开心的一笑。

这些姑娘可学乖了,所以被追得跟玉霄在泡泡内来回的转圈,不敢碰玉霄的手,可是玉蝶以为玉霄故意开玩笑,那知道玉霄的手真有电。

玉霄这么坏,一见姐姐玉蝶,他其实就打心里喜欢,小的时候,他就没事喜欢捉弄玉蝶玩,大了姐姐玉蝶更加温柔漂亮了,脾气还是没变,不过,他们不是亲兄妹,玉霄打心中就喜欢玉蝶,这一点,也是他见到情缘井才明白的。

玉霄这么爱恶作剧,哪里能放过姐姐,所以,他越是说有电,玉蝶越是不信,玉蝶就这么上了当。

凌玉霄这个笑,哈哈笑道:“姐姐,触电的感觉怎么样呀?舒服吧?哈哈哈,来来来,你再拉拉我的手,好舒服的,嘻嘻嘻……”

玉蝶这个气,嗔道:“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都爱捉弄人,看我不打你,哼!”

玉蝶气的扬起白净的手,就去打玉霄,玉霄连连道:“喂喂喂,姐,你讲不讲理呀?我都告诉你有电了,是你自己不信,这能怪我啊?”

玉蝶一想,可也对,玉霄还真是告诉她有电,是她自己不相信罢了。

凌玉霄得意的笑道:“唉……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奇怪呢?跟你们说真话的时候呢,以为我骗你们玩,跟你们说假话的时候呢,以为我说的是真话,唉……搞不懂……”

卓悠悠嗔道:“谁知道你那句真,那句假,你这么爱捉弄人。”

“是你们笨而已,哈哈哈……”

雪紫儿气道:“打他,这无赖,太可恶了,简直气死人了。”

几个姑娘吃吃直笑,一起围了上来,就连玉蝶都上来开始咯吱玉霄。

玉蝶是一个娴静的女孩,一向最是温顺,为人也最是和善,最不爱生气,但就算她这么一种性格,有时候也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生气气来,就过来跟玉霄嬉闹。

玉霄跟几个姑娘嬉闹了一会,这些姑娘这才喘息着忍住笑不闹了,这些姑娘之所以这么喜欢玉霄,也许就因为玉霄就是这么可爱的人,就算捉弄她们,也都是这么惹人欢喜的缘故。

岳商道:“咱们别玩了,兵器的电差不多释放没了,咱们拿回兵器吧,两个魔圣也不知跑哪里去了,咱们还要去找找呢。”

楚桂儿道:“依我看,两个魔圣,还有天狼和那个族长,还有一些人猿,估计都被活活电死在地里了。”

洪袖儿道:“估计都成了烤乳猪了。”

廉政道:“哎,我看不见得,也许地下的地洞可以通出去很远,他们说不定顺着地道走了。”

曲仙儿道:“可是……可是那洞都被封住了,而且那里这么多电,咱们也没法下去找呀。”

凌玉霄轻轻的敲了敲曲仙儿的头,道:“你傻呀?用的着下去找?再说了,那方圆几百丈内有电,不见得谷深处就有电呀,这山谷这么大,咱们再往谷深处找找不就是了。”

曲仙儿嗔道:“就你聪明行啦吧,哼,一肚子坏水,大坏蛋。”

廉政道:“小师弟说得对,咱们再往谷里找找看看,不过,大家这一次一定要小心。”

众人召回了剑,这一次剑上的电都差不多消失了。

玉霄问道:“喂,雪姐姐,你的脚没事吧?你最好是看看,别被电电坏了腿,骨头坏死就麻烦了。”

雪紫儿还真觉得脚酥麻,疼痛的很,但害羞不敢脱掉鞋袜看,只好咬着嘴唇道:“没……没事的,我能行。”

玉蝶道:“是呀,雪妹妹,你还是脱掉鞋子看看吧,要是严重,必须上点药才行,或者想点别的办法。”

魏晓晨也道:“是呀,雪姐姐,这可不是玩的,听人说,要是被电的厉害,骨头真的会出毛病的。”

玉霄道:“所以说,你们最好都看看,要是脚心都黑了,那骨头就完了,就成了瘸子了,不用多久,骨头就坏死了,要想办法医治才行呢,你们刚才谁被电电到了?赶紧脱掉鞋袜好好的看看,那可不是玩的!”

玉霄这一次虽然也是有点玩笑,但也不完全是玩笑,因为他说的真对。

廉政咳嗽了一声道:“那……那我们先避开,你们先检查看看脚有没有事。”

岳商,廉政,还有两个和尚纷纷避开了,水晶泡泡内只留下了几个女子。

凌玉霄可没走,魏晓晨一推他,嗔道:“喂,人家都走了,你为什么不走?没看到姐妹们要脱掉鞋袜看看嘛?也不避开。”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用的着躲开吗?这几个都是我的小媳妇,她们我亲也亲了,抱也抱了,看看她们的脚有什么关系呢?”

曲仙儿嗔道:“你……你无赖,不给你看,娘说了,脚不能随便给人看的……”

凌玉霄微笑道:“喂喂,你们可别不知好歹?你当我愿意看你们的臭脚吗?也不知你们几天没洗脚了,臭都臭死了,我是没有办法,现在呢,我可是以大夫的身份给你们诊治一下的,别不知好歹了,别忘了,我可学过医术的,虽然不太精通,可也是半个神仙了,你们没我给你们诊治,就算叫你们自己看,你们能懂个屁呀?”

楚桂儿红着脸道:“还……还真是这么回事,小师弟学过医术的,我看,就叫他看看吧。”

洪袖儿脸也通红,轻声道:“可……可是,咱们的脚,让他看见,多……多羞……”

凌玉霄叹道:“喂喂喂,难道你们有病的时候也背着医生吗?你们别以为我真的喜欢看你们的臭脚,对了,谁没洗脚?先去将脚洗干净了,我再看。”

几个姑娘都红着脸低下了头,就连玉蝶也低下了头,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只顾着赶了,那有那个嫌功夫洗脚。

凌玉霄失声道:“啊!你们都没洗脚呀,我的天,臭死了,臭死了。”

卓悠悠嗔道:“谁叫你看的……”

凌玉霄苦笑道:“算了,算了,臭点就臭点吧,我吃点亏,来来来,赶紧的吧,一双臭脚还怕人看,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凌玉霄二话不说,先拉住雪紫儿的手,将雪紫儿按着坐下,这就伸手给雪紫儿脱鞋子。

雪紫儿红着脸,呀的一声,急忙护住了脚,脸羞的通红。

雪紫儿轻声道:“别……别……我……我真的没……没洗脚,好……好臭的……”

凌玉霄气的甩开她的手,叱道:“行了,别以为我喜欢看你的破脚,我可是为了你好,别婆婆妈妈的了,这里边就你被电的最严重,若是真的厉害,到时候,你的一双脚废了,你以后都不用洗脚穿鞋子了,你以为我喜欢给你治伤?要不因为你是我的小媳妇,我才懒得管你呢。”

雪紫儿红着脸低着头,一言不发,羞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任凭玉霄去脱掉她的鞋子了。

凌玉霄看了看四周,对着魏晓晨等几个没被电到的女子道:“喂,你们在这看什么呢?等会脱掉鞋子臭死你们,你们又没被电到,在这看什么热闹?是不是也想让我给你们也看看呀?”

碧萝、寂籁和魏晓晨三个人尴尬一笑,知道人太多,就是女子都会害羞,大家都没洗脚,更会害羞了。

三个没被电到的女子纷纷避开了,飞到地上去了。

雪紫儿心里甜丝丝的,暗暗的感激玉霄的细心和体贴,因为这里的女子等会都会脱掉鞋子让玉霄检查一遍,大家都是一样的,谁也不会笑话谁了。

凌玉霄脱掉了雪紫儿的两只绣花鞋,然后给她解开了含着淡淡幽香的包脚布,但这包脚布以前的确是幽香的,可是由于好几天的赶杀敌,再美的美人,脚也会臭了。

凌玉霄给她解开了脚步,将脚布丢到一边,在鼻子上轻轻的扇着,道:“臭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