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1章 美人足2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美人足2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道:“那你还看,这又不怪我,人家这几天一直跟你一起杀敌赶,都七八天了,我……有什么办法。

凌玉霄将她的一双脚布都解开,再看一双白净几乎完美无缺的一双脚就露在他的面前,玉霄暗自叹息称赞,十分的欣赏这一双纤秀的美人脚,因为她不但人生的秀丽,就连脚都生的那么美。

凌玉霄将她的一只脚抬起,然后淘气的挠挠她的脚心,雪紫儿不加防备,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雪紫儿双脚一动,红着脸嗔道:“你……你无赖……”

玉蝶皱眉道:“这时候你还闹?怎么样?她的脚没事吧?”

凌玉霄叹了口气,将小葫芦拿出来,念动法诀,将葫芦内的清水调了出来,给雪紫儿先冲洗白嫩的脚。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道:“我……我自己洗。”

凌玉霄道:“废话,你以为我给你洗脚呀?你想的美,自己洗干净点,我好给你治伤上药。”

雪紫儿红着脸也不理他,她赤着半个脚踝,害羞都来不及,哪还有功夫去跟他斗气,只是默不作声,开始洗着自己的脚。

这水晶泡泡真是太奇妙了,水顺着泡泡就流到了地上去,水晶泡泡内依旧没存一点水。

雪紫儿洗干净脚,将脚上的污垢洗掉,看上去更美了。

凌玉霄出神的望着她的脚,雪紫儿这个害羞,轻声嗔道:“你……你看什么,还不快给我看看,我的脚要……要不要紧?”

凌玉霄哦了一声,拿起她的脚仔细的看了看,只见雪紫儿的脚心都有点黑了,还真被电伤着了。

凌玉霄用手指在她的脚心上按了按,雪紫儿疼的哎呀一声,又咬紧了牙。

凌玉霄给她揉了揉脚踝,又揉揉脚心。

玉霄可并非是胡闹玩笑的赚她的便宜,而是真的给她看看医治一下,玉霄在医术方面还真学过一些,不算精通,可是一般的伤他还真懂。

因为九子之一五子齐天寿善于医术,最喜欢炼药,玉霄也在哪里学过一年,对于药方面的知识还懂一些,不能说是精通,可也不简单。

他治疗玉蝶的伤疤时,就可看出他的医术的确有点根基,懂得颇多了。

玉霄在雪紫儿脚心上几个穴位上揉捏了一下,然后将真气灌入她脚心的穴道上,雪紫儿就觉得脚心凉飕飕的,果然好受的多了,不像刚才火辣辣的那么疼了。

雪紫儿暗暗称奇,没想到玉霄还真懂医术,他这么一按摩她脚上的穴位,她当真是舒服的很,也不那么疼了。

几个姑娘都看的出奇,知道玉霄真的懂,玉蝶也是暗暗的佩服玉霄的本事,从给她治疗伤疤的时候,她就看出来玉霄的确会医术了。

玉蝶轻声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紧?”

凌玉霄道:“还好,没伤坏了骨头,只是皮外伤,我给她上点药,就没事了。”

玉霄说罢,将葫芦内的酒又调出来了一点,涂抹在了雪紫儿的脚心和脚踝上了。

几个姑娘大奇,这用酒涂抹她的脚,这是什么意?

楚桂儿问道:“你这是什么意?为什么用酒呢?”

凌玉霄淡淡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酒可以消毒,又可以杀菌,又可以散热祛淤,用处可多了,我这是给她活血祛淤,顺便给她杀菌呢,然后再给她敷药,明白了吗?”

几个姑娘恍然大悟,楚桂儿吃吃笑道:“小师弟,看不出你还真有两下子呢。”

凌玉霄得意的道:“这还用说?别忘了,我可跟齐师傅学过一年的医术呢,让你们学,你们不学,现在知道学习的重要了吧?”

玉霄一边给雪紫儿用酒擦拭着她的脚,一边给她按摩着,雪紫儿就觉得脚心暖暖的,凉凉的,甚是舒服,心中一阵阵荡漾,就觉得芳心乱跳,脸越来越红。

一个女人的脚哪能随便给男人看?就算是女人,都很少能见到女人的脚。

雪紫儿当真是动了情,自从玉霄救她,又没事捉弄她,弄的她又是害羞又是嗔怒,她这一生从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但自从遇到了玉霄,她人也变得开朗了。

雪紫儿已经羞的抬不起头来了,任凭玉霄随意的揉捏着她纤秀的玉足,再也不出一言,但心中却盼着玉霄多给她揉捏几次,因为她觉得好幸福,好幸福,她觉得在这一刻,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

玉霄给她在穴位上揉捏了几下,所幸雪紫儿修为很高,虽然触电严重,脚上却仅仅受了点皮外伤,骨头却没有大碍,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要是换做普通人,恐怕就连一双腿都能被电烤焦了。

玉霄拿出一种好似露水一般的药,倒了点在手心,然后给她在脚心、脚背、脚踝以及小腿上涂抹上了,雪紫儿觉得这药黏黏的,凉凉的,不仅红着脸轻声问道:“这……这是什么药呀?”

玉霄嘻嘻笑道:“**,女人只要涂抹到脚心上一会就会春心荡漾,不和男人洞房,就会浴火焚身难受的要死,嘻嘻嘻……哈哈……你等着难受吧……”

雪紫儿的脸一直就没白过,已经跟大红布相似了,现在一听,玉霄这时候还能胡说八道的开玩笑,更是羞愧难堪了,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你个臭无赖,从来就没个正经,你简直坏透啦,啊……哈哈哈……嘻嘻嘻……痒死我……了……快放手……”

玉霄差不多给她上完药了,一见雪紫儿白嫩纤秀的脚,不由得心中一荡,而且他本就爱胡闹玩笑,上完了药,抓住雪紫儿的脚踝,哈哈直笑,挠着她的脚心。

雪紫儿如何能不痒,痒的雪紫儿直笑,急忙甩开他的手,玉霄更坏,就抓住她的脚,挠着她的脚心不停。

曲仙儿三姐妹又吃醋,又好笑,三人上前,这个敲玉霄,那个打玉霄,玉霄这才放开了手。

曲仙儿嗔道:“喂,你有点正经行吧?真是大坏蛋。”

雪紫儿红着脸摸着自己的脚,那种年代,女孩子的脚哪里能轻易给男人看,更何况被男人这么捉弄她了,雪紫儿简直羞的抬不起头来了,但心中却是欢喜的很。

雪紫儿嗔道:“你个臭无赖,你坏死啦,没人比你更坏啦,痒死我啦。”

凌玉霄哈哈直笑,道:“我可是好意呀,常言道,笑一笑,少一少嘛,你不爱笑,就跟块木头似的,我是让你多笑笑嘛。”

雪紫儿红着脸轻轻道:“你才是木头呢,弄的人家好痒,你真不是好人,大坏蛋。”

雪紫儿轻声嘟囔着,捡起自己的裹脚布,这就要穿起鞋子来。

凌玉霄赶忙道:“喂喂,先别穿鞋子,这种药还要晾一会呢,等药被完全吸收,再穿上鞋子,你放心,除了我喜欢看你的大臭脚,谁稀罕看,就别不好意啦。”

雪紫儿哦了一声,顺从的坐在一边,将双脚伸直,低着头,红着脸的默默无言,乖的就好似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

凌玉霄哈哈笑道:“来来来,这次该轮到姐姐你了,快过来,先洗洗脚,我再给你上点药。”

玉蝶被电电着了,也是觉得手心和脚心麻酥酥的,尤其是脚心炙热难当,很难受,但真要脱掉鞋子,她也是羞的要命,不好意。

玉蝶红着脸道:“我……我不要紧的……就……就不用了吧?”

玉霄暗自好笑,因为姐姐永远都是这样,就算拒绝别人都会很委婉,玉霄对付玉蝶可有的是办法,因为玉蝶这种女人最怕被强制了,只要玉霄一坚持,她的心理防线就会被攻破,就不那么简直自己的意见了。

玉霄伸手就将姐姐拉了过来,就去脱姐姐的鞋子,玉蝶急忙拉住了玉霄的手,红着脸轻轻道:“别……别……我……我……”

玉霄道:“你什么你?你是不是觉得脚心炙热难当,痛得很呢?不但是脚心,还有掌心对吧?告诉你,电这种东西,最容易伤到的地方就是四肢末端,你手心运功方便,抵抗能力也强,可是你的脚却不行,因为很少有功夫能运气到脚上的,我可不想我美丽漂亮,天下第一美人的姐姐,以后变成一个瘸子,你的脸刚好,脚再瘸了,你觉得很好玩呀?到时候,一定也很好玩,哈哈哈……”

玉蝶轻轻道:“真……真有……这么严重?”

玉霄道:“你没看到雪姐姐的脚吗?你们都是被电电到的,都差不多的。”

玉蝶红着脸问道:“那……你,你自己要不要紧?你……你也赶快上点药吧。”

凌玉霄微笑道:“我的好姐姐,你就放心吧,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会运用电,你们呢是运气抵御电,跟电强行相抗,当然受伤了,而我呢,就将电来回的引导,让一部分电一点一点的顺着周身毛孔散发出去,将一部分电然后储存到丹田,护住四肢,护住内脏,所以,我可轻的多了。”

玉蝶轻轻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难怪你的手有电了。”

凌玉霄伸手将玉蝶的脚抓起,就去给玉蝶脱鞋子,玉蝶红着脸道:“我……我自己来,我……先洗洗脚……”

玉蝶红着脸,没有办法也轻轻脱掉了鞋袜,露出了一双洁白完美无缺的脚,轻轻的用手遮住了脚,羞的简直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姐姐,你不但人生的漂亮,就连脚都完美无缺,是天下第一美人脚,比雪姐姐的都要胜一筹。”

玉蝶嗔道:“净胡说八道,讨厌。”

凌玉霄哈哈笑道:“三位师姐,悠悠,快来,你们一起脱了鞋,一起先洗洗你们的臭脚丫子,然后我给你们上药。”

四个姑娘也是羞的要命,曲仙儿道:“我……我就不用了……”

洪袖儿道:“我觉得不大要紧……”

其实洪袖儿的确不太要紧,可是玉霄哪里能放过她,当然要趁此机会逗她玩玩了。

玉霄正色道:“谁说不要紧?等你们都发现要紧的时候,你们的脚骨,会一点一点的腐烂掉,你们看到被电击中,浑身成焦炭的人了没?若是不根治,慢慢的,那道黑气就慢慢的扩散,你们的臭脚丫子,骨头就慢慢的坏死,到时候,就好似骷髅的枯骨一样的,一点也不结实了,只要一走,就咔嚓,噼啪,就跟干枯的树枝一样,嘎巴就断了,哇,到时候,你们就真好玩了,那时候,我就只能给你们将两只脚都砍掉了,然后呢,在你们的断脚上,安装一个假肢,喂,你们说安装什么材料的好呢?是铁的好呢?还是木头的好呢?哈哈,对了,昆仑山有好多美玉,你们不是喜欢美玉吗,我就用美玉给你们做一双假腿,到时候,你们就有一双美腿啦……”

玉霄越说越可怕,可把四个姑娘吓坏了,四个人真信了,因为她们也的确觉得脚痛,被电电的难受,一听玉霄说后果这么严重,吓得一个个妈呀一声,惊慌失措。

楚桂儿失声道:“不不不,我不要假腿……”

凌玉霄哈哈笑道:“师姐的本事大,你自己画一双脚就行了嘛,再说了,不用假腿,你们就没有脚了,只能爬着走了,到时候,你们就跟陶师傅的乌龟比赛看谁爬的快,我给你们做公证,哈哈哈……嘻嘻嘻……”

雪紫儿和玉蝶坐在一边这个笑,玉霄也真是爱胡闹,说的跟真的一样,四个姑娘当真是怕了。

凌玉霄伸手将四个人拉过来,照着曲仙儿的屁股就打了一巴掌,叱道:“还不快坐下,脱鞋子,别玩了。”

曲仙儿红着脸,嗔道:“你……你打我屁……做什么?无赖……“

凌玉霄笑道:“六师姐,你的屁股最好看了,也挺大的,真好玩,常言道,腚大能生,六师姐将来之后一定能生,到时候生胖娃娃,袖儿,桂儿,只能生一个,而六师姐一生就生一窝,一窝生九个,哈哈哈……”

曲仙儿又羞又气,气的照着玉霄的就咬了一口,嗔道:“你放屁,你当我是母猪呀?臭无赖,你才能生呢,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