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3章 天雷阵1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雷阵1

曲仙儿幻化气剑,射向了贼人。

楚桂儿幻化幻象,撞向了贼人。

寂籁也挥舞琵琶,也开始发射气剑。

洪袖儿抖开两条红袖,见风就长,长达百丈,就见红袖上系着一把两尺多长的断刃刀,被红袖带着,甩了开来,扫向了贼人。

这种功夫可真厉害,一扫就一道血光,躲避不及的贼人,不是被红袖卷起,摔向了湖中,就是被断刃刀活活的给斩断手足!

凌玉霄也不敢寂寞,哈哈笑道:“这个办法不错,咱们就这么远跟他们打,看谁倒霉。”

玉霄将双剑一晃,立刻幻化出无数的气剑,一招万剑归宗,就射向了贼人!

玉蝶微笑道:“我也玩玩。”

玉蝶将剑一抖,幻化出无数的流星,也化作气剑射向了贼人!

卓悠悠嘻嘻直笑,化出无数的冰雹,劈头盖脸的砸向了贼人,因为这种远距离攻击,正是她们最擅长的,敌人选择这么跟他们打,吃亏的反而是他们。

可把蒙明等人气坏了,本想引诱玉霄等人中计,但玉霄等人就是不中计,反而远远的跟他们打斗,他们反而更吃了亏!

蒙明大吼道:“杀!跟他们拼了!”

他开天炼狱斧一抡,劈开了一个幻象,然后舞动如飞,挡开了无数的气剑和冰雹,第一个就扑了上来!

十几个人暗自好笑,一见妖魔冲了上来,十四个人还是老样子,依旧排成了阵势迎住了妖魔!

四个妖魔且打且退,渐渐的,终于把十几个人引到湖泽边附近,再看元真大吼一声道:“弟兄们,快下湖!”

再看那些人猿们纷纷跳进了湖泽内!

他们为什么会跳进湖内,究竟有什么阴谋?

第一百六十三章天雷阵

贼人们都跳进了湖泽,难道他们只是为了逃命不成?其实,若是仅仅为了逃命,就算他们在玉霄身边逃走,玉霄都不会追杀,也都会放他们一条生的。

若不是迫不得已,玉霄才不会跟这些人猿族的人拼杀,但这些人是执迷不悟,非要杀了他们不可,他又如何能不自卫呢。

这里除了玉霄水性精通之外,其余的对于水可是不太精通了。

虽然人猿族的人都跳了下去了,可是四个妖魔却没有跳进湖泽中。

元真大吼一声,喝道:“凌玉霄,让你见识见识我天雷霹雳阵的厉害!”

元真掏出了无数的符咒,就见那些黄色的绸布,只有两寸多长,三指宽窄,在小布条上弯弯曲曲用血写了许许多多诡异的符号,也不知画了些什么。

这种符咒就是后来道士驱鬼收魂的灵符雏形,不过,符咒一般都是用纸做的,可是那个时候,纸还没有造出来,所以这符咒只能用布绸做了。

元真将符咒插在五尺多长的枪尖上,不住的摇晃着,嘴里念念有词道:“天雷正法,诛魔灭妖,见我令者,速速执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疾!疾!疾!”

凌玉霄暗自好笑,心道:“这妖魔居然说我们是妖魔,真是好笑,你拿几道破绸子条有什么用?难道这也能杀人不成?真是可笑。”

但廉政和魏晓晨却通晓鬼道,知道符咒的厉害。

廉政沉声道:“不好,大家小心,做好准备!”

再看元真随着一声咒语,就见他枪尖上的黄色符咒嗞啦一声竟然着了!

元真用手摇晃着着了火的符咒,然后将另外的符咒一撒,再看漫空中都是黄色的咒符了,飘飘洒洒落到了四面八方的每一个角落里。

这些符咒一落在地上,立刻都起了火来,火焰足有五尺多高!

再看四面八方,这些符咒错落有致的排列着,竟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阵型,就好似符咒上的怪形状差不多少!

一连串的符咒也飞向了十四个人,喷着火蛇就射向了众人!

没等众人迎战符咒,凌玉霄将双剑一挥,就见两道真气墙顿时出现,这正是玉霄自创的一招鱼跃龙门!

就见符咒刚刚飞到天地苍穹剑的火焰墙气盾,就被阻住,虽然有一些符咒穿过了火焰墙,但后面一道冰墙就将符咒冻结在夹层中!

元真大吃一惊,没想到玉霄还有这一手,凌玉霄冷笑道:“喂,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用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妖法!”

元真又挑着一张符咒,一晃符咒就着了火,然后元真将枪尖遥遥一指,大喝道:“天雷不发,更待何时?杀!”

再看半空中,一道道历闪闪烁,轰隆隆有雷声响过,紧接着咔嚓一声炸雷,然后一道历闪划破了黑云!

廉政大叫道:“不好,这天雷一发,在这符咒范围内,都是雷区,大家小心!”

玉霄哈哈一笑道:“不用担心,看我的吧!”

玉霄也不敢大意,将双剑连挥,再看凭空出现了两道光盾,遮住了大半个天空!

清虚紫府两种先天真气,混合着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的自然威力,就幻化出了一个大气罩,这一招正是玉霄自创的那招妙想天开!

玉霄化出气罩还怕不保险,将双剑一挥,幻化出了十四个水晶泡泡,沉声道:“大家进泡泡内,小心地上等会有电!”

众人纷纷钻进了气泡内,气泡悬空漂浮在一丈高的地面上,十四个人就在气泡内迎敌。

廉政道:“要想破了这阵,必须要将这些符咒的火灭掉!”

玉霄哈哈一笑道:“这个最简单了,看我的就行了!”

就在这时,就听到咔嚓一声巨响,雷电就劈了下来!

雷电之威力何其的大,这两道气盾也挡不住!

但这气盾也是奇妙无比,虽然不能全都遮住雷电,但却可使雷电不至于威力这么大。

随着雷电射下,再看湖泽内,一声怪啸,一个青脸背生双翅的怪物,飞了出来!

就见那怪物,尖嘴猴腮,青脸红发,就连眉毛和眼睛都是血红色的,那怪物浑身红毛,后背生着一双肉翅,手中却拿着一种很奇怪的兵器,一个凿子,一个锤子!

就见那怪物展翅飞向了半空,锤子照着凿子使劲的一敲,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凿子上射出来一股电光,就穿过气罩射向了玉霄等人!

廉政知道厉害,将正气鸿蒙剑祭出,再看正气鸿蒙阴阳剑的白色一面那个赤红的圆圈,立刻反射出一道白光,化作一道光盾,迎住了那道光!

轰隆!

一声巨响,这一道光射在剑光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炸声!

那怪物不住的用手中的锤子砸着凿子,一道道电光不断的射出!

这件兵器其实叫做霹雳雷公凿,据说,乃是雷公惯用的兵器!

这怪物名叫雷泽,乃是元真的徒弟,其实也是人猿族人,不过,却是一个怪胎。

雷泽隐身于湖泽中,为的就是发动天雷霹雳阵,他不怕雷电,一般的雷电对他没有用处,因为他可以储藏雷电,然后用真气将雷电在雷公凿上发出来,所以,这阵主要是靠他来发动。

雷泽一边敲打着雷公凿射出雷电,一边口吐烈火,喷向了玉霄等人!

玉霄暗叫一声厉害,没想到还有这种怪物,看着怪物的模样,简直就好似传说中的雷公相似,口喷烈火,发射雷电,端的是厉害至极!

众人不断的飞来飞去,躲避着射来的电光,有的将兵器祭出,挡住了电光,有的闪身避开,再看十四个人立刻乱成了一团!

空中敲击声不断的响着,雷电不断的劈着,元真也将符咒一一射来!

这符咒射到身上就会着火,这可是魔火!

于此同时,湖边上的四个妖魔也下了手,四个妖魔纷纷将兵器祭出,就砸向了众人,轰隆,一声巨响,两道气墙就被击破!

这一招可真够歹毒的,地面上电光闪烁,显见都是雷电了,人只要一落到地上,就会被活活的电死,而天上不断的射出雷电,对面又有兵器和符咒射来,当真是歹毒无比的一招!

十四个人急忙匆忙躲避,只有招架之功了,根本没有还手之地了。

玉霄大叫道:“大家小心,千万不能碰地,地上有电!”

咔嚓,一个水晶泡泡被击破!

里面的人正是卓悠悠,幸好悠悠早有准备,剑没有祭出,急忙御剑而飞,没有掉进雷区,但这也够惊人的,一边闪避这雷电,还不敢祭出剑,因为祭出剑,他们没有东西驾驭,是不能在空中停留太久的。

洪袖儿急忙甩出一条红袖,卓悠悠踩在了红袖上,这才出了一口气。

紧接着,咔嚓,咔嚓,咔嚓,一连串的响,无数的水晶气泡又被击破!

玉蝶一见不好,将怀中的冰清玉洁雪莲花拿出,念动法咒,再看雪莲花的九个花瓣,纷纷飘飘飞起,飞向了没有气泡人的脚下。

楚桂儿踩着自己的七色彩虹桥,笑道:“姐,我们姐妹不用,我们都有宝贝,给他们吧!”

的确,曲仙儿三姐妹可不怕,因为她们都有宝贝,曲仙儿有凤凰栖霞披,就踩在凤凰栖霞披上来回的飞,根本掉不下去,洪袖儿有两条红袖,又长又大,也不会掉下去,楚桂儿有七色彩虹桥,也是可以飞行的宝贝。

洪袖儿嗔道:“臭悠悠,别在我红袖上了,到玉蝶姐姐的花瓣上去,我这里才不带你呢,哼!”

卓悠悠道:“切,谁稀罕在你红袖上,哼!”

几个人这个笑,这时候,这俩人还有功夫开玩笑,卓悠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洪袖儿在她气泡破掉之后,怕她出危险,甩出红袖来救她,可见在袖儿的心中其实一直当她是姐妹了,不过,就是喜欢跟她斗口罢了。

楚桂儿边飞着,边幻化出幻象撞向了四个妖魔,也化出幻象去撞那个怪物。

但幻象毕竟是幻象,只要被电击中,就破掉,只要被四个妖魔的兵器砸中也会破掉,虽然这幻象不能致胜,但也起了作用,让这些妖魔的攻击放缓了许多。

几个人边躲避,边祭出兵器架住四个妖魔射来的四把兵器,一边还躲避着天空中射来的电光,当真是被动的很。

曲仙儿紧皱眉,嗔道:“臭玉霄,你快想个办法呀!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咱们就都被电成烤乳猪啦!”

凌玉霄苦笑道:“没看到我正在想吗?”

电光依旧不停的射下,十四个人就好似暴雨雷电中的十四个脆弱的蝴蝶一般,飞来飞去的,躲避着电光的袭击。

廉政暗自咬牙,一看如此的危急,知道不将天空中放雷光的怪物除掉,是难以致胜的,这时候,还有什么办法?只好一拼了!

这里都是自己的同门,而且都是那么要好,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家就这么牺牲?

这里必须有一个人冒险,必须有一个人敢于拼命,将那个怪物消灭,才有机会胜利,与其别人冒险,不如自己冒险!

廉政打定主意,长啸一声,这就要冲天而起,跟雷泽在半空中一较高下。

这可是危险的很,因为天上云层太低,雷电闪烁,一个不小心,就有引雷上身的危险。

玉霄看的清楚,知道廉政要牺牲自己上去拼命,他急忙大喝道:“廉大哥,不要冒险,我有办法对付,你保护好他们,看我的就是了!”

玉霄不敢怠慢,刚刚他一边躲避着雷电,一边在想着主意,其实,主意早就想好,还没实行,而且他也不忍实行,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用这个损招,廉政就要冲上去拼了,而且这么凶险,他只好用用这阴毒的玉霄拦住了廉政,廉政将剑一挥,护住了众人,沉声道:“大事不好,咱们能避开一下,但总有避不开的时候,这个雷公不除,咱们必死无疑!”

玉霄哈哈笑道:“廉大哥,你就负责保护好他们吧,你的剑可以克制电光,至于对付他们的事,交给我了!”

玉霄说罢,看了看湖泽里的水,微微一阵冷笑,将双剑连着画了无数个圆圈,玉霄画好圆圈,将这一个个小圆圈投入了湖水内。

一招了。

众人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曲仙儿问道:“喂,你这是做什么?现在你还有心情玩?”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就看好戏吧,我让这些畜生自食其果!”

这些妖魔也太歹毒了,这一招实在是太阴损了,玉霄迫不得已只好用出了这最后的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