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3章 天雷阵2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雷阵2

这一招正是他最擅长的水中功夫,那一招龙漩涛浪制造漩涡的功夫,这一招他练得可无比的娴熟,只要化出圆圈,就可以引出漩涡!

玉霄将双剑一抖,双剑不停的画出圈子,再看湖泽中,一道道水纹顿时出现,紧接着水波翻滚,出现了无数的小漩涡!

玉霄用手一引,再看那无数道小漩涡,立刻见风就长,两尺多方圆的水柱旋转着就射来,在五六丈的空中瞬间就交织成一个水柱网!

再看水柱越来越多,纷纷旋转着就交织成了一个漩涡水柱网,这漩涡水柱,一头在水里,一头落在了地上,好似一个拱形的桥一般,就将众人罩在了水柱桥下!

可把四个妖魔惊呆了,这算什么道术?

这难道算是水罩?

楚桂儿乐的拍手叫好道:“哈哈哈,真好玩……”

凌玉霄急忙喝道:“喂,大家不要碰到这水桥,因为这水桥可以通电,大家先进水晶泡泡!”

玉霄将双剑连挥,又幻化出无数的水晶泡泡,众人急忙钻进了水晶泡泡内。

玉蝶也掐动法诀将自己的玉洁冰清雪莲花的花瓣召回,手拿着小花,也进了水晶泡泡。

那个怪物不知道厉害,而且现在雷电交加,不住的劈下,那怪物也挡不住雷电往下劈来。

就见一道闪电咔嚓一声,恰好劈中水桥,再看水桥上一道电光闪烁,顺着桥的那头,直接就射进了湖泽的水中!

这水珠桥本来就是两头着地,一头触在了满是电的地上,一头在水里不断的翻滚旋转,这一来倒好,地上的电和天空中劈下来的闪电,立刻被引到了湖泽内!

就见湖泽内一阵电光闪烁,然后就是‘砰’的一声巨响,整个湖泽内就是惨叫一片!

再看湖内,无数的跳进水的人猿族人,在湖中不住的惨叫,浑身上下都闪烁着电光,时间不大,就漂浮在了水面上,不但连人都飘了起来,就连水中无数的鱼都被电死飘了起来!

湖水内大约还有六七十个人猿族贼人,这一来,一个也没有逃掉,都活活的被电死在了湖水内!

可把四个妖魔吓坏了,界巽看的清清楚楚,没想到这雷电竟然被玉霄引到了湖水里,反而全部害死了自己的族人,当真是气的怒愤填膺,悲愤欲绝!

就连廉政等自己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玉霄虽然没有用出什么神奇的道术,但是这一招借力打力的巧妙化解,真可谓是妙到毫巅了。

水柱交织成一个拱形桥,就见这拱形桥上依旧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电光,简直成了一个七彩的水桥一般,当真是美的就好似彩虹桥一般!

玉霄怕这水滴滴下来都有电,将剑一挥,做了一个气罩,罩住了众人。

玉霄看了看地上依旧燃烧着的符咒魔火,冷笑道:“哼哼,旁门左道,雕虫小技,今日我叫他们自食恶果!”

玉霄将剑又是一抖,只见一道三尺方圆、无限延长的水柱就好似一条水龙一般,旋转着就卷向了地面上无数的符咒!

水漩涡旋转着在地上来来回回的呼啸而过,就好似一条银龙一般,就将地上的魔火和符咒都给卷了起来,再看那些燃烧着的魔火和符咒,纷纷都被卷进了这个小漩涡中,无数的符咒和魔火,就在漩涡内旋转着!

凌玉霄大喝道:“妖道,还给你!”

只见这道水柱就好似一条游龙一般,闪烁着电光和魔火,旋转着、咆哮着就射向了湖边的四个妖魔!

可把四个妖魔吓坏了,元真大叫道:“快走!这水柱有电!”

界巽大哭道:“师傅,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元真大喝道:“再不快走,连命都没了,还报什么仇?等有机会再找他报仇,快走!”

元真拉起徒弟,四个妖魔御魔器而飞,一直往谷外飞去!

界巽大叫道:“雷兄弟,快走!”

天空中的那个怪物,一见发出雷电害死了自己的族人,是气的暴跳如雷,大吼道:“师傅,你们快走,我来断后,拦住他们!我跟他们拼了!”

那个怪物忽扇着肉翅,手中雷公凿不断的凿出雷电,嘴里喷着烈火,就扑向了玉霄!

这怪物也真是不要命,玉霄上面还有一道水桥阻,而且这水桥上还满是电流,他居然丝毫不怕,就直接穿过这道水桥,身上闪烁着电就扑向了玉霄!

雷泽怒吼道:“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玉霄心中悲痛,但这怪物来势这么凶,而且浑身带电,若是撞到任何人的身上,换做谁都会被活活的电死!

玉霄对这个怪物心中有几分敬意,因为这怪物虽然想杀了他,可是他看到族人惨死,他竟然肯拼了性命为族人报仇的大无畏精神令玉霄万分崇敬!

他竟然肯为了师傅,拼命敢来阻拦自己,可见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怪物!

不管怎么说,他就算是坏人,也是坏人中的英雄!

但这时却万不能留情,因为只要一留情,心软手软,死的人不是这个怪物,而是自己的人了!

玉霄长叹一声,将双剑一挥,再看空中那道满是电光的水桥立刻分成了无数的银龙,就卷向了那个怪物!

无数道漩涡交织成一张水网,就将这怪物卷进了漩涡内!

那怪物没等飞到玉霄的近前,就被无数的水漩涡卷进了其中!

那道水桥满是闪电的电流,该是何等的厉害?

别说是他,就算是神仙也抵御不住!

就见那怪物全身上下闪烁着电光,噼啪、噼啪、噼啪……

电光不断的闪烁着,漩涡不断的旋转着,那怪物身上,魔火,电光交织成了一道道绚丽的图画,终于,轰的一声巨响,再看那怪物立刻化为一团血迹,消散在漩涡内!

界巽怒吼道:“凌玉霄,我一定要杀了你……”

声音渐渐的远去,四个妖魔空中低飞着一直往西北方飞去……

玉霄眼中的泪水已经滚落,因为他又杀了一个可敬的妖魔!

玉霄长叹一声,用剑一引,再看无数的水柱又飞回到了湖泽内,再看湖泽内砰砰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

整个湖泽内,几乎所有的生命全都被活活的电死在水中!

玉霄大喝道:“追,别叫他们跑了!”

十四个人各自驭自己的仙器在后就追,一直往北追去。

前面四个妖魔走的并不远,而且飞的也不快,好像是故意引玉霄等人前来追杀一样。

但玉霄等人最怕是没有线索,有埋伏他们不怕,最怕的是找不到魔域中的人,有线索又怎能不追呢?

所以,就算前面有埋伏,玉霄等人也是非追不可。

曲仙儿几姐妹边跟玉霄一起追着妖魔,边吃吃的笑,洪袖儿哈哈笑道:“小师弟,我可真服了你了,你这个点子真厉害!”

楚桂儿微笑道:“可不是嘛,我还以为咱们必死无疑了呢,你那个水桥是怎么做的?真漂亮,喂,下次带我们去水边玩,给我们做个水桥呀,我们姐妹在水桥上来回的滑着玩,那一定很好玩,哈哈……”

玉霄苦苦一笑,叹道:“水是可以通电的,只要引水破电,这种点子想到又有什么奇怪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那我们怎么想不到呢?”

凌玉霄微笑道:“这还不简单嘛?因为你们笨!”

曲仙儿嗔道:“就你聪明行了吧,我们又不会做水桥。”

玉霄道:“所以说,人要创新,这个可并非是师傅教的,这可是我自创的,我只是将我的漩涡做成水桥,就这么简单而已,唉……只是可惜,又电死了这么多怪人……”

卓悠悠道:“死了活该!他们不死,难道咱们死呀?你何必为他们伤心呢?谁叫他们不听的,非要杀咱们,咱们又不是没给他们机会逃命,可是他们非要送死,这能怪的了谁?”

雪紫儿道:“不错,若是咱们本事不如他们,那死的就是咱们了,咱们死了后,这些人会为咱们伤心?会为咱们难过?恐怕咱们死后,这些人不将咱们活吃了就算好的了,所以说,这些坏人,死了就对了!”

卓悠悠吃吃笑道:“霄哥哥,你这人那都好,不过,跟玉蝶姐姐一样,就是总心软,心慈面软,你俩可真是姐弟,除了你俩的性子不一样之外,在这一点上简直像极了。”

玉蝶苦笑道:“爹娘教导我们,人不可太过残忍,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赶尽杀绝的,而且就算对方错了,尽量也要给对方一个改过的机会,爹娘的话,我们怎能忘掉?”

玉霄道:“是呀,爹娘的教诲我们姐弟一向牢记于心,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乱杀无辜的,也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的。”

卓悠悠撇撇嘴道:“那又怎么样?凌伯伯,凌伯母就算是天下间最好的好人,那又如何?谁又可怜过咱们?那些妖魔屠杀咱们傲人族的时候,何曾手软过?所以,好人不长命,对付恶人,就一定要比恶人恶,只有这样,才不被其所害,这个道理,你们还不懂?”

魏晓晨吃吃笑道:“他们怎能不懂?不过,这乃是他们姐弟的天性罢了,是很难改的。”

雪紫儿道:“玉霄,我问你,刚才那么危险,你一直都没用这招,你是一直没想到呢?还是不忍心呢?”

凌玉霄苦笑道:“这有什么好问的?”

雪紫儿嗔道:“你回答我啊!”

凌玉霄叹道:“我……我早就想到了这招,自从我见到水,看到他们放电,我就想到了用漩涡水柱将魔火熄灭,也完全可以用含有电的水柱攻敌。”

雪紫儿暗自叹息,心中也越发的喜欢玉霄,因为玉霄的确是心地良善,的确是一个好人,一个值得爱的男人。

卓悠悠嗔道:“那你怎么不早用?”

凌玉霄苦笑道:“我……我要用出这招,那那些人就都活不了了,这水柱是从水里来的,电顺着水进入了湖水内,还不都被电死了吗?”

曲仙儿气道:“那总比我们被电死的好吧?”

洪袖儿道:“就是,刚才多危险!地上全是电,一个不小心,碰到了地,不都电死了?而且妖魔射来这么多符咒魔火,又祭出兵器来打咱们,你还留情做什么?”

楚桂儿嗔道:“迂腐!你以为手下留情,人家就会领情,人家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呢!真是傻瓜!”

雪紫儿叹了口气,但却柔声道:“霄弟,下一次记住,不能再留情了,因为咱们人少,敌人人多,正所谓众寡悬殊,本就吃大亏了,再要心慈面软,那咱们这十几个人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魏晓晨道:“就是呀,前面还不知道多么危险呢,咱们能制敌于死地,能一招杀敌,就别用第二招,因为拖得越久,就越对咱们不利的。”

凌玉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

但玉霄心里却苦涩的很,他不住的问自己,自己见敌就杀,而且是闯到别人的区域去杀敌,那跟侵略又有什么两样?

这些人猿族人,难道就没有一个好人吗?也许,自己带人闯进他们的世界,在他们的眼中,自己才是侵略者,他们是为了正义而战,为了族民而战!

杀了也不知道多少人,其中当然也有好人,最起码,在魔域人眼中死去的人是一些好人,这难道也是正义?

将心比心,这些人猿人,每一个都和睦相处,在他们眼中,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就跟他们这十四个人是一样的亲密,在人猿的眼中,死去的人都是一些好人,而屠杀他们所谓的正义的这十四个人,跟恶魔又有什么区别?

他长长的叹息,因为他发现所谓的正义,所谓的仙疆和魔域,竟然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想方设法的要将对方杀之后快,无论是仙,还是魔,都没有半点仁慈之心!

在这些魔域人的眼中,自己又是什么呢?自己跟魔鬼又有什么区别?

玉霄暗自叹息,因为他知道,自己在魔域动物的眼中,自己才是魔鬼,自己才是妖魔,自己就是凶残人类屠杀动物,捍卫人类统治权的刽子手,是人类中的鹰犬!

是仙,是魔,是正义,是邪恶,是英雄,还是恶人,又有多少区别?

还不都是杀生害命?也许,仙疆和魔域之争,根本没有对与错,正与邪之说!

不管死的是人,还是动物,都是这个世界上的玩偶,都一样是那么的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