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3章 天雷阵3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雷阵3

这究竟是什么世界?为何生命跟生命之间只有彼此残害才能生存下去,这究竟是为什么?

玉霄苦恼万分,他虽然聪明绝顶,但也想不通这个难题,但不管怎样,人都是自私的,他也一样,他断不可能为了所谓的正义,为了所谓的仁慈,为了这个世界上的真理,就不去管自己的朋友们。

在这个世上,没有正义,只有自私的情。

玉霄有时候都在想,若是自己一出生就被魔域的妖魔所救,妖魔们传给他道术,抚养他长大,那现在他,是不是就成为魔域中的一员,也会将灭绝人类当作是一种神圣而伟大的责任呢?

若是自己是妖魔之一,那么今日之战,死的将会是谁呢?

她们会不会被自己活活的杀死?而且杀死她们之后,自己是否还会很高兴的吃她们的肉,奸污她们为乐呢?

玉霄简直不敢往下想,因为这么想下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那么做,也许在那时候,她们在自己的眼中就是魔域中的女妖吧,是可杀不可留的坏人吧!

但他既然被人所救,又被仙疆中的道士传授道术,他当然会帮着自己的恩人,虽然玉霄觉得自己很自私,但生命又有谁不是自私的呢?

玉霄心绪烦乱,追着魔域的四大妖魔也没有尽全力,因为他的目的不是击毙这四个妖魔,而是想通过他们找到天魔的行踪。

玉霄长吁短叹,就做出个水晶泡泡,驾驭着水晶泡泡追着妖魔。

两方面的人相隔一百多丈,始终都保持着这个距离,一直往西北而去。

就这么十四个人一直追出去了半日,从上午一直快追到了下午黄昏,足足追了两个时辰,渐渐的,离开了昆仑山脉,竟然追到了戈壁沙漠中!

放眼再看四周,漫无边际的黄沙一望无际!

绿草、红花、流水再也看不到了,眼中全都是沙子,漫无边际的黄沙!

这里的气候还真怪,白天热的要命,晚上冷的可以冻结成冰了。

风越来越大,沙漠中的风卷着无数的沙粒扑面吹来,弄的众人浑身都是灰尘了。

十四个暗自苦笑,转眼间追到了大沙漠,这些妖魔究竟要逃到哪里去?难道天魔就藏身于沙漠之中吗?

几个姑娘纷纷钻进了玉霄的水晶泡泡内,卓悠悠啐了一口,将一嘴的灰尘吐出,骂道:“这鬼地方,真要命!”

曲仙儿嗔道:“唉,你看看,衣服都脏了,都怪你,臭玉霄,都怪你!”

廉政等人也钻进了玉霄给他们做的水晶泡泡内,躲避着风沙,在水晶泡泡内追击。

雪紫儿也吐了一口吐沫,嗔道:“你个臭无赖,看看你办的好事,都怪你!”

洪袖儿道:“可不是嘛,都是他不好!”

玉霄失声道:“喂,你们讲不讲理?这鬼天气关我什么事?”

雪紫儿嗔道:“怎么不关你事?我问你,我们的衣服谁给弄湿的?还不都是你给弄湿的?”

曲仙儿揉搓着衣服上的灰泥,嗔道:“就是,你要不给我们弄湿衣服,我们的衣服怎么会沾上这么多灰泥呢?怪你不对吗?”

凌玉霄看着这几个姑娘身上灰泥斑斑的狼狈样,乐的哈哈直笑,嘿嘿笑道:“哇,各位大美女们真是漂亮极了,没想到泥美人更美呢,嘻嘻嘻……哈哈哈……”

楚桂儿抖抖身上连泥带土的衣服,嗔道:“你还笑?臭无赖,你赔我们的衣服。HTTp://”

洪袖儿嗔道:“你看看,人家的新衣服都成了泥的了,你这坏蛋做不出好事来,真是坏透啦。”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怎么知道会追到沙漠来呢?哈哈……其实,早知道能追到沙漠来,那我就……多给你们喷点水,哈哈哈……”

几个姑娘围住玉霄又咯吱他,又掐他,楚桂儿坏的将鹅黄色衣服上的泥水就给玉霄抹在了脸上,吃吃笑道:“哈哈哈,大花猫,你成了大花猫啦……”

玉霄反手将泥沙又给她抹在了脸上,哈哈笑道:“你成了小花猫啦,哈哈哈……”

楚桂儿嗔道:“你……你敢弄脏我的脸,打死你,打死你个坏蛋。”

玉霄哈哈笑道:“我不但敢弄脏你的脸,其他人我都敢。”

玉霄真是够顽皮的,将双手在泥土的衣服上乱抹,然后将满是泥泞的手就往六个姑娘的脸上摸去。

六个姑娘咿呀怪叫,躲避不及,一个个脸上都留下了五个灰手印,就连玉蝶的脸上也不例外,也成了花脸了。

六个姑娘这个气,纷纷围住了玉霄,又开始收拾玉霄起来。

这几个姑娘边咯吱着玉霄,边埋怨着楚桂儿,雪紫儿嗔道:“桂儿,你好好的又去惹这无赖做什么?看看你弄的,你不惹他,姐妹们的脸上能都脏了吗?”

楚桂儿鼓着嘴道:“谁知道他这么坏的,在他衣服上擦干净。”

几个姑娘嬉笑着用玉霄的衣服擦在脸上的灰土,玉霄哈哈笑道:“你们就使劲擦吧,我这衣服比沙漠的沙土还脏呢,对不起,我已经十天没洗了,而且那几天,我的衣服不小心丢进了茅坑中了,我懒得洗,于是捞起来晾干了接着穿,你们闻闻有没有臭味呀?”

几个姑娘这个气,明知道他说的是假的,一个个也假装恶心了半天,又过来找他嬉闹。

玉霄微笑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们的衣服干净,你们要不要听呀?”

“什么办法?”

玉霄悠然道:“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你们都把衣服脱了,不穿衣服光屁股,这样衣服洗干净了,就永远不脏了,这个主意不错吧。”

雪紫儿气的重重敲了他一下,红着脸嗔道:“放你的狗臭屁,胡说八道!”

曲仙儿嗔道:“你怎么这么色?没事竞想那种事,真不是好东西……”

玉霄哈哈笑道:“喂喂,我只是出个好主意嘛,你们不接受也就算了,好吧,我给你们调出点水洗洗你们的小脸,这总行了吧?”

玉蝶微笑道:“这还差不多。”

楚桂儿在几个姑娘中最聪明最鬼,急忙道:“喂,你给我们调水洗脸,可不准发坏,别到时候,故意的再弄湿我们的衣服,那我们可不饶你,哼!”

几个姑娘立刻醒悟过来,一个个道:“对,不说差点忘了,谁知道你会不会故意的弄湿我们衣服,然后把我们弄的一身都是泥,你看哈哈笑?”

“就是,幸亏桂儿提醒……”

玉霄苦笑道:“喂,你们怎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我是那种人吗?”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不是,你不是才怪!”

雪紫儿道:“这一次咱们可防着点了,别被他又给捉弄了,衣服再湿了,浑身都是泥了,这沙漠中,去哪里洗澡去。”

几个姑娘这次可小心了,让玉霄给调水,一个一个的洗,还有的姑娘在一边看着玉霄,玉霄这一次不再逗她们玩了。

几个姑娘洗了洗满是灰尘的脸,这才觉得舒服多了。

曲仙儿发愁的望着一望无际的黄沙,叹道:“咱们要追到哪里去呀?这莫不是世界的尽头了不成?这鬼地方,咱们最好早点离开。”

洪袖儿道:“是呀,要水没水的,要树没树的,而且咱们万一要是……要是……”

凌玉霄暗自好笑,一见她不说下去,就猜到她要说什么了,玉霄接道:“万一要是拉屎撒尿的,连树都找不到,那怎么藏起来拉屎撒尿呢?还不是被我偷看了吗?对不对呀?”

洪袖儿红着脸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讨厌!”

其实,她们还真是担心这种事,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一眼望去,连个遮盖都没有,真要方便的话,还要走出去很远,而且怕有什么危险,掉了队,还不能走远,当真是为难的很了。

楚桂儿道:“咱们的水不多了,这沙漠内那有水呀?万一渴了这口怎么办?”

玉霄悠然笑道:“就算沙漠又怎样?你们不是会幻化水露吗?而且我这葫芦内的水取之不净,你们想喝水我这里有的是,怕什么?”

几个姑娘一想也是,凭着她们的本事,要想弄点水简直轻而易举的事。

十四个人在后一直追着,一直追着四个妖魔往沙漠里飞去。

沙漠中究竟有什么埋伏?难道天魔会藏身于沙漠中吗?

第一百六十四章魔鬼城

狂风卷集着漫天黄沙,整个天空都灰蒙蒙的,迎面吹来的黄沙都冰冷如霜,十四个人幸亏都是修道高手,都有修为在身,还能扛得住这恶劣的条件。

十四个人不敢低空飞了,因为飞的太低,风沙就越大,连都看不清了,所以,众人都在四十多丈的高空中飞着,一边飞着一边俯瞰沙漠的风景。

其实,这沙漠的风景还真不错,夕阳渐渐的落下,夕阳的余晖就斜射在金黄色的沙子上,令整个沙漠荒丘都成了一种金红色,那景色当真也是美若人间仙境。

只可惜风景还不错,就是风大了点。

玉霄的水晶泡泡内都笼罩着一层层黄沙灰尘,连水晶泡泡都变得不再通明了。

几个姑娘这个骂,不住的骂着这鬼天气,骂着这里的狂风,骂这鬼地方。

几个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止不住的吃吃笑个不停,因为所有的大美女们都是狼狈不堪了,都成了灰头土脸的人了。

这也幸亏是玉霄有水晶泡泡替她们抵挡风沙,否则,她们吹弹即破的嫩脸都能掉层皮了。

曲仙儿比谁都爱干净,比谁都爱美,不住的捂着自己娇艳的脸,嗔道:“这该死的破地方,这么大的风,再要这么下去,脸上的皮肤都被吹破了,皮肤都粗糙了,这可怎么办?”

卓悠悠道:“你就知足吧你,要没有这水晶泡泡挡住了风沙,你现在还不知什么样了,还美女,到时候,瞎子都不看你了。”

玉霄这个笑,拍着巴掌笑道:“太好了,我早就看你们这些美女们不顺眼了,最好你们都变成丑八怪,那才好呢,哈哈哈……”

雪紫儿嗔道:“喂,你什么意啊?怎么还幸灾乐祸呢,姐妹们生的美,惹到你了?”

玉霄哈哈笑道:“废话,当然惹到我了,你们生的这么美,那个男人看了会不动心?你们简直是祸水,让男人一见了就得了相病,而你们呢,还不住的卖弄风姿的利用你们的美诱惑人,让人家男人得了相病,还不嫁给人家,你们这些美女,没一个好东西,这简直太可恶了,最好天下间没有美女,都是丑八怪才好呢,嘻嘻嘻……哈哈哈……”

玉蝶道:“胡说八道,我们女人生的美,我们自己有什么办法?这还有错吗?”

洪袖儿道:“你怎么不说你们男人好色呢。”

玉霄道:“是呀,不好色,不好色你爹能娶你娘呀?哈哈哈……你爹爹你以为就不好色呀?洪师傅也不知道多喜欢你娘呢,要是你爹爹不好女色,那有你洪袖儿呢?哈哈哈……”

洪袖儿羞红了脸,照着玉霄的脖子就是一巴掌,嗔道:“你无耻!你连我爹爹和娘你都敢捉弄,你坏死啦,我非要跟爹爹说,叫他打你,哼!”

玉霄道:“喂,我只是说说道理罢了,就算你告诉我师傅,我也不怕,到时候,我就问你爹爹,我就问他,我说,师傅啊,听人说你是正人君子不好女色,那么,你每日里跟师娘阳娇睡觉的时候,一定是分开睡了,不过,你们既然分开睡,那么袖儿师姐是怎么来的呢?哦……我知道了,袖儿师姐正如你们自己所说,是从地里刨出来的,看来,师娘一定还是冰清玉洁的大姑娘呢,嘻嘻……哈哈哈……”

洪袖儿气的过来就捶打玉霄,嗔道:“你无耻,你下流!你才是地里长的呢,你坏……”

她们早就大了,哪里能不明白是父母**所生的,她们也当然知道,父亲和母亲晚上睡觉睡在一起,父亲对母亲动手动脚浑身**,或者跟母亲做那种令人一想就脸红的事根本不奇怪,但这种事,谁都知道,但谁又能说呢?

所以,男女成了亲后,依旧在外人面前一本正经的,就好似夫妻真的是相敬如宾,男人不对女人侵犯,女人也不需要**一般。

虽然玉霄说的并不错,但他这么开玩笑,袖儿如何能不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