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5章 夜战1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战1

玉霄将双剑扯出,在前面画了十四个小圆圈,然后用手一指,将这十四个小圆圈射出,就见这些小气圈旋转着就飞向了二十几丈远的湖水内,立刻湖水内出现了波纹涟漪,水中出现了十四个小漩涡……

玉霄将手一引,再看水中十四个小漩涡旋转着飞来,十四道三寸方圆的小水柱旋转着飞向了这十四个人的水晶泡泡边上。

众人看着,不由得连声喝彩。

廉政诚心赞道:“小师弟,你这一招真可谓是妙到毫巅了!”

玉霄淡淡一笑道:“大家先洗洗脸,洗洗手,吃点东西吧,何必跑水里去这么危险呢?这不就行了吗?”

雪紫儿吃吃笑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玉霄微笑道:“大漩涡我都能做,这小小的水柱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快洗洗吧。”

十四个人纷纷将手伸到了水晶泡泡外,开始洗脸洗手,这里的水还真干净,而且都是淡水,不过却不凉,因为这里白天热死人,晚上才冻人,现在太阳刚刚落山,水里的温度还没降下来,正好不冷不热的。

六个姑娘洗漱完毕,擦了擦身上的灰尘污垢,一个个又恢复了美丽的容貌,不再那么灰头土脸的了。

幸好众人还带着不少的吃的,于是,各自吃起干粮来,暂时的充充饥。

玉霄微笑道:“喂,你们想吃什么?想吃鱼?还是野兔呀,蛇肉呀什么的?咱们可以去抓。”

玉蝶道:“算了吧,天这就要黑了,这里太危险,随便凑付吃点吧。”

十四个人吃喝完毕,就坐在泡泡内运气调息。

六个姑娘和玉霄在一个大泡泡内,雪紫儿也在其中,这七个人一上都在一起玩,跟玉霄是形影不离,总在一起。

廉政和魏晓晨在一个水晶泡泡内,这么多人,当然不会发生什么男女关系,但彼此靠在亲昵的说着情话,这倒也没什么。

另外寂籁和碧萝在一个水晶泡泡内作伴,禅机和蔵独在一个泡泡内,十四个人就待在四个大泡泡内,静坐调息。

玉霄躺在美女们的中间,跟几个红颜知己,说说笑笑的,欣赏着魔鬼城凄美的沙漠风光……

第一百六十五章夜战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也消失在漫天黄沙中,天,渐渐的黑了,沙漠中真是奇怪的地方,天一黑,立刻就冷了许多。

不过,天虽然黑了下来,可是天空中却是明月高悬,朦胧的月光,照耀在整个沙漠上,发出淡淡的清冷的光,同时也照耀在这平静的湖面上,显得这里更加的宁静。

果不其然,天一黑了下来,风果然小了很多。

四个水晶泡泡内的情景各不相同,两个和尚打坐参禅,似乎入了定,那个水晶泡泡内最安静不过。

碧萝和寂籁小声的说着悄悄话。

廉政和魏晓晨并坐在一起,魏晓晨依偎在他的身边,二人也轻轻的说着情话。

至于玉霄这边是最热闹的,玉霄招来飘渺的白云,做了一个如棉花一般的白云床,躺在那里仰望星空。

至于几个姑娘也是一样,就都在玉霄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玉霄拿出酒葫芦,边喝着美酒,边苦笑道:“喂,你们能不能静一静?给你们做了这么多泡泡,你们为什么非要到我这泡泡里玩?跟狗皮膏药似的,真烦人。”

其他姑娘根本不在乎,但雪紫儿脸一红,她可没被人这么说过,而且雪紫儿极其的要面子,当下红着脸嗔道:“你以为你是香饽饽呀?谁惜靠着你,哼,我是……来找玉蝶姐姐的……”

玉霄哈哈笑道:“那你别挨着我坐呀,靠着我这么近,想吃我豆腐呀?告诉你,我可是守身如玉的,你休想用美色诱惑我,可别想强艹我……”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嗔道:“无耻,下流!我喜欢坐那里就坐那里,用你管了?我就喜欢坐在这里怎么的?就挨着你,就挨你,就挨你,气死你,气死你……”

玉霄哑然失笑,故意道:“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雪紫儿气呼呼的鼓着嘴道:“我是说,我喜欢在那里坐,就在哪里坐!哼!”

玉霄道:“不对不对,是下面那一句。”

雪紫儿道:“就挨着你坐,就挨你,就挨你,就挨……呀……”

雪紫儿说着说着发现不对了,这挨着的挨,和爱你的爱是谐音,这么一说,就好像说的是,就爱你,就爱你似的,她猛地觉察了,立刻就臊的红了脸。

玉霄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明白了,这才故意的逗逗她玩,因为玉霄看得出来,雪紫儿其实是喜欢自己的,所以,既然自己也喜欢她,她也挺喜欢自己,那跟她开开玩笑,逗她玩玩多有意,所以,玉霄也没少逗雪紫儿玩。

曲仙儿三姐妹扑哧一声就笑了,没想到玉霄这么坏,简直坏透了,其实连她们也没注意这句话的毛病。

玉霄哈哈笑道:“雪姐姐,你真的爱我呀,我真是太高兴了,雪姐姐,再多说几声你爱我,我听着很高兴,再说呀,说呀……”

雪紫儿这个气,气呼呼红着脸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嗔道:“你真是臭无赖!我是说,挨着,不是爱,你无赖……”

玉霄哈哈笑道:“既然雪姐姐向我表明心扉,那我也就不气了,其实呢,我也爱着雪姐姐呢。”

雪紫儿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就觉得芳心乱跳,不知如何回答。

玉霄喝了口酒,看了看雪紫儿通红的脸,趁着雪紫儿不注意,心中暗自好笑,突然抱住雪紫儿的头,就亲在了她的嘴上,将口中的酒嘴对嘴的给雪紫儿灌的一嘴都是。

雪紫儿唔唔的直叫,双拳不住的打着玉霄,但小嘴却被玉霄撬开,一口辛辣的酒流进了她的嘴里,玉霄亲了雪紫儿一口,乐的前仰后合的道:“哈哈哈,既然你爱我,那我也爱你,我就亲亲你,满足你的愿望,让你开心,哇,雪姐姐的嘴巴真香呀,嘻嘻嘻……哈哈哈……”

雪紫儿被酒呛得咳嗽了几声,表面上生气,但心里却甜丝丝的,但这么被捉弄,若不收拾玉霄,那简直太丢人了,雪紫儿扬起巴掌就去打玉霄,嘴里骂道:“你这臭无赖,你真是可恶死啦,你什么东西变得?打死你,打死你……”

另外几个女子暗自叹息,暗暗的吃醋,因为她们看的出来,雪紫儿渐渐的也要成为她们的情敌之一了,这一来,玉霄竟然有这么多女人喜欢她,多一个女子竞争,另外的女子怎么也不是滋味。

就连玉蝶的心都一阵阵苦涩,虽然玉霄也说娶她做媳妇,她也很喜欢玉霄,但她始终认为彼此都是姐弟,传扬出去难听,于世俗不容,虽然她们不是亲姐弟,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但说出去却觉得不好听,而且玉霄身边招惹了这么多女子,玉蝶更是心中不高兴了。

几个姑娘都哼了一声,也不去管玉霄,转过头不理玉霄和雪紫儿的打闹。

这要在以前,玉霄这么胡闹的轻薄她,雪紫儿恐怕早就拔出刀来跟玉霄拼个你死我活了,但现在,雪紫儿仅是捶打几下玉霄罢了。

一个女人再坚强,只要被男人俘虏了芳心,那男人捉弄她,调戏她玩,她也会变得害羞起来,也不会那么凶了。

雪紫儿打了玉霄几巴掌,擦了擦嘴角边的酒,嗔道:“你漱口了没?弄的人家一嘴都是酒味,你简直混蛋,再要胡闹捉弄我,我一刀杀了你,哼!”

曲仙儿不冷不热的道:“有人说杀了他,但不知道舍不舍得呢。”

洪袖儿阴阳怪气的道:“有人被捉弄了,表面生气,其实呀,心里还不知道多高兴呢。”

楚桂儿道:“咱们还是别打扰人家打情骂俏啦,要不咱们躲开吧。”

雪紫儿羞红了脸,嗔道:“是……是他胡闹的,又不是我……”

凌玉霄这个笑,洋洋得意道:“唉,有人说话怎么酸溜溜的呢,莫不成喝了醋不成?奇怪,怎么有人喜欢吃醋呢?”

三个姑娘一起哼了一声,使劲的扭过头去,鼓着嘴,生着气,不去理玉霄。

不光三个姑娘,连卓悠悠和玉蝶都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去理他。

玉霄哈哈直笑,故意道:“哦,我知道了,各位大美女是吃醋了呀,好吧,我这人就这么公平,既然都是我的小媳妇,那我怎么厚此薄彼呢?这样吧,我一人亲一口,这样大家就不吃醋了吧?我先亲姐姐,哈哈哈……”

玉霄抱住玉蝶的头,一口就亲在了玉蝶满是幽香的嘴上,羞的玉蝶,挥动粉拳就去打他。

玉霄是敢说敢做,丝毫也不顾忌什么,其余的美女们一个个呀呀怪叫,急忙躲避着玉霄的亲吻,实际上,一个个并非真的躲避,倒是希望被玉霄亲到,所以,玉霄如愿以偿,六个美女每人的小嘴上都被亲了一口。

羞的六个女子对玉霄又打又拧的,但却都笑成了一团。

玉霄嘿嘿笑道:“各位都是我的好媳妇,咱们何必这么生疏呢?你们早晚都是我的女人了,对不对呀?喂,我有个提议,你们看,看看这天多无聊呀,要不这样吧,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玩个游戏吧。”

楚桂儿笑道:“好呀,好呀,玩游戏好玩,玩什么游戏?”

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吧,咱们玩亲亲抱抱的游戏吧,每个人都叫我亲亲抱抱半个时辰,等玩完了,天就亮了,不过,我可不卖身的,你们可别借此机会跟我洞房,我可受不了这么多美女呀,哈哈哈……”

可把六个姑娘羞坏了,玉蝶脸都红透了,伸手拧住玉霄的耳朵,嗔道:“你有点正经行不行?连姐姐也欺负,你简直坏透啦!”

玉霄嘿嘿笑道:“我的好姐姐,你又不是我亲姐姐,干脆你嫁给我得了,我让你做大老婆,嘻嘻嘻……哈哈哈……”

玉蝶羞的满面通红,拧着他的耳朵,不住的捶打着他,嗔道:“你……你再说,我打死你,混蛋,你喝醉啦?臭无赖……”

令外几个姑娘一听他要玩亲亲抱抱的游戏,一个个哪里能不害羞,六个姑娘一起,按住玉霄,开始咯吱着玉霄,七个人嬉闹在了一起。

两个和尚不住的念阿弥陀佛,但心中却是一点也不平静。

玉霄跟几个姑娘玩闹了一会,笑道:“喂,仙儿师姐,这么闷,吹个曲子听听呀。”

曲仙儿一甩袖子,嗔道:“才不给你吹,去找爱你的雪姐姐吹去,哼!臭无赖!”

玉霄哈哈笑道:“哦,我知道了,师姐一定是嫌弃我刚才亲你的时间太短,而且我亲雪姐姐,给了雪姐姐一口酒,而且我亲你,没给你嘴对嘴的喂酒,也没有亲开你的小嘴,你很不满意是不是?这样吧,我重新亲你,也喂你一口酒,你就不吃醋了。”

曲仙儿拿着凤鸣碧玉箫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敢……你敢……我……我告诉娘,你欺负我……”

玉霄摸着头道:“好呀,你还敢真敲我,看我敢不敢……”

玉霄作势要去亲她,曲仙儿又羞又臊,虽然想让他亲,但这么多人,也不能这样随便他轻薄,这种事,也要两个人的时候再做才行,这么多人,这岂不是太羞人了。

曲仙儿使劲推了玉霄一把,嗔道:“行了,行了,怕了你了,给你吹一曲还不行吗,真是臭无赖……”

曲仙儿刚想吹支曲子,就在这时,就听到沙地上沙沙沙的声音响个不停,玉霄赶忙道:“嘘,大家听,什么声音?”

这些人都是修道之士,耳音极其的好,大家也都听到了怪异的声音,一个个纷纷屏住了呼吸仔细的看着。

借着清幽的月光,只见沙漠里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群群大老鼠,一只只的老鼠都足有三四尺大小,黑黝黝的一大片,就往湖水那边而去,看那样子,是前去喝水的。

这一群大老鼠,少说也有百十只之多,而且都这么大,简直太诡异了,众人当真是吃惊非小。

玉霄赶忙将四个水晶泡泡往空中又飞高了三丈多,以免被老鼠们发现。

几个姑娘们一个个吓得脸都变了色,纷纷掩住了嘴,这才相信玉霄所说果然不假了,这里的确危险的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