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6章 沙漠夜1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沙漠夜1

曲仙儿吃吃笑道:“聪明,真聪明,哈哈哈……”

凌玉霄嘻嘻问道:“喂,小师姐,我不在的时候,你想我了,是不是画出我的模样抱着我睡觉呢?晚上睡不着,是不是画出我的模样叫我抱着你睡觉呢?要不然,上一次你跟龙女派的师姐比试的时候,为什么画我画的这么像呢?肯定小师姐春心动了,这就叫春了,想男人了,故此才画我解闷的,对不对呀?哈哈哈……嘻嘻嘻……这样吧,为了奖赏你有功,今夜就让你抱个真的吧,今夜本大少爷抱着你睡觉,咱们玩亲亲抱抱摸摸的游戏好不好呀……”

楚桂儿闻听这话,简直气的要命,更羞臊不已,没想到玉霄竟然又来捉弄她了,而且这种事根本谁也想不到的事,没想到玉霄竟然往哪里想。

玉霄竟然说她想男人了,**了,晚上想他的时候,就画他的模样陪着她睡觉,而且玉霄还说,要跟她玩亲亲摸摸搂搂抱抱的游戏,这简直太羞人了。

其实,玉霄还真没说错,楚桂儿有时候想玉霄了,但男女有别,哪里能真的去让玉霄抱着她睡觉,所以,楚桂儿还真的画过玉霄的幻象,寂寞的时候,就抱着玉霄的幻象睡觉,不过,这种事很秘密,谁也不知道。

这要被人知道了,那还不羞死人呀?

楚桂儿气的一跳多高,过去就捏住了玉霄的鼻子,重重的敲了他几下,嗔道:“你放狗屁!谁想男……谁……你无耻,下流,谁没事爱画你,你以为你谁呀,我最讨厌的就是你!打死你,打死你,叫你胡说八道的,打死你,我非要告诉爹,叫爹爹打死你,我非告诉娘不可,叫娘好好罚你,呜呜呜,你欺负我……”

其实她并非真哭,而是没有办法,故意装装样子,否则,当真是被别人笑惨了,就连她两个好姐妹,跟她玩笑的时候,都难免取笑她,所以,桂儿只能撒娇哭泣,让玉霄过来道歉,她也有个台阶好下。

玉霄嘿嘿笑着,拉拉她的衣袖,道:“嘿嘿,小师姐,这就生气啦?不过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干嘛这么小气呀。”

楚桂儿一甩袖子,呜呜哭道:“你坏,你无赖,你这是沾污我的清白,诬蔑我的名誉,你流氓,你大色狼,呜呜呜,你欺负我,我不干……”

玉霄掰开她揉着眼睛的手,嘿嘿笑道:“喂喂,你还真掉泪了呀?你可真行,说哭就哭,这一点,比你俩师姐强多了,她们假哭可从没掉过泪,可是你呢,却可以做到假哭跟真哭一样,真是服了你了。”

楚桂儿蹲在泡泡内,呜呜哭道:“谁假哭了,你不道歉,我就哭,我回家就告诉娘亲,说你总欺负我,还说这种话来侮辱我,呜呜呜……”

曲仙儿姐妹就在一边吃吃笑着看着,知道桂儿又撒娇了,其实并非真哭,只是为了对付玉霄,讨回点面子好看罢了,这一手对付玉霄,可是行之有效,好姐妹下不来台,她们那里能不帮着。

曲仙儿道:“喂,桂儿都哭了,你还胡言乱语的?”

洪袖儿道:“还不去道个歉,你本来就不对,真是胡说八道,你不知道我们女孩子的名节是最重要的嘛,你这是子虚乌有的胡说。”

玉霄这个笑,只好轻轻拉拉桂儿的衣袖,柔声道:“喂,喂,别哭啦,算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哭啦。HTTp://”

“怎么算你错了,你本来就错啦,人家帮你打怪兽,你却诋毁人家的名节……呜呜呜……你没良心……”

玉霄嘿嘿笑道:“好好好,都是我错了好不好,小师姐,小师弟向你道歉了,小师姐大人有大量,不和小师弟一般计较好不好?”

楚桂儿嫣然而笑,擦擦泪水道:“这还差不多,再要胡说八道,我非打你不可。”

玉霄轻轻的给她擦了擦晶莹的泪珠,微笑道:“小师姐,咱们这么要好,开个玩笑嘛,好了,为了拟补我的过错,我奖赏你……”

楚桂儿道:“奖赏我什么啊?”

玉霄坏坏一笑,抱住楚桂儿的头,在她小嘴上使劲亲了一口,哈哈笑道:“就奖赏你一个吻,哈哈,依我之见,你不是说我子虚乌有吗,干脆咱们生米做熟了饭,不就不是假的了吗?这样,不就不是玷污你的名节了吗?嘻嘻嘻,哈哈哈……”

楚桂儿又羞又气又欢喜,红着脸追打着玉霄,骂道:“臭无赖,你坏死啦,我打死你,你真不是好东西……”

玉霄躲避着桂儿的追打,一边还笑道:“噢噢噢噢,小师姐的初吻没啦,已经不纯洁啦,注定做我小媳妇啦,噢噢噢噢,我的小媳妇,哭哭啼啼,原来是为了早点穿上红嫁衣,嘻嘻嘻,哈哈哈……”

他唱着歌谣气着桂儿,桂儿羞的满面通红就来来回回的追打他,玉霄在几个姑娘身边来回的穿梭躲避着桂儿的追打,他不单是来回的穿梭,而且还招惹另外的几个姑娘。

玉蝶的脸被玉霄掐了一把,被玉霄亲了一口,仙儿的屁股被玉霄重重的掐了一把,袖儿的大腿被摸了一下,悠悠的小嘴被玉霄亲了一口,雪紫儿的胸被玉霄故意的用手肘蹭了一下……

再听这些姑娘们,呀……啊……嗷的叫成了一片,一个个都摸着自己被玉霄侵犯过的禁区,就觉得芳心乱跳……

玉霄边玩闹,边唱着歌谣道:“噢噢噢,仙儿的屁股圆又软,摸上去弹又弹……姐姐的脸蛋水嫩嫩,活像两个剥了皮的臭鸭蛋……雪姐姐的胸最丰满,就像两个肉包子,悠悠的小嘴最香甜……袖儿的大腿紧绷绷……

可把这几位姑娘气坏了,玉霄摸了她们的禁区,竟然还编成了儿歌唱起来,这些姑娘又羞又臊,嘤咛一声,羞的满面通红,一起来追打玉霄,就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

六个姑娘嗔怒着来回的追打着玉霄,这水晶泡泡才多大,哪里能抓不到玉霄,几个姑娘抓住玉霄,这个拧,那个掐,这个敲,那个打,一时间,闹成了一团。

玉霄连连道:“喂喂喂,干嘛这么小气嘛,摸一下又不会死人,这样吧,姐姐,我摸了你的脸,你再摸回来吧,我亲了你一口,你亲我两口,你不就赚了嘛……”

玉蝶这个笑,是又羞又臊,但心里还很欢喜,因为她性子文静,不爱闹,但内心中却也是寂寞的,所以,自小只有玉霄才逗她玩,她觉得真开心,总是被玉霄逗得连淑女的形象都没了。

玉蝶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坏蛋,你的脸才是剥了皮的臭鸭蛋呢……”

曲仙儿骂道:“你才……你无赖……”

玉霄嘿嘿笑道:“这样吧,我掐了仙儿师姐的屁股一下,仙儿师姐,你掐我两下不就得了?袖儿跳舞跳的,大腿最是美了,紧绷绷的,我摸了你大腿,你就摸回来就是了嘛,悠悠呢,我亲了你的小嘴,你亲回来吧,一下不够,我吃点亏,亲我四下总可以了吧?至于雪姐姐那里呢……”

雪紫儿正咯吱着玉霄,一听玉霄要说她的胸被摸了,那岂不是羞死人了,雪紫儿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嗔道:“你再说,再说,我撕烂你的臭嘴,臭无赖……”

几个姑娘又是咯吱他,又是掐他,拧他的,玉霄连连讨饶道:“各位好姐姐,大美女,这样吧,你们的清白被我玷污了,我吃点亏,负责还不行吗?大不了都娶了你们也就是了,这样不就行了嘛,嘻嘻嘻……”

“这臭小子还敢胡说,打他……”

“胳肢死他,痒死他……”

两个和尚紧蹙双眉,不住的念佛道:“阿弥陀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碧萝和寂籁在一边看着都羞的脸红了,不过也笑的肚子痛,二人吃吃直笑,笑弯了腰。

魏晓晨依偎在廉政怀中,轻声嗔道:“你看看人家玉霄,多会逗人开心,你呀,就是个木头。”

廉政微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你也希望我摸摸你的禁区呀,也好,没人看见,我圆了你的愿望……”

他揽住她腰肢的手,轻轻的往上移,按在了她饱满的胸上,轻轻的揉捏起来,魏晓晨觉得心中一荡,嘤咛一声,嗔道:“你也坏死啦……”

廉政附身吻在了她的嘴上,跟她深情的亲吻在了一起,那边玩闹着,他们则亲吻在了一起……

玉霄被收拾的难受不已,一眼瞥见了二人亲吻,玉霄大叫道:“别闹啦,快看,那边有人亲嘴!快看呀!”

羞的廉政和魏晓晨急忙坐直了身子,一个将身子转向了东边,一个转向了西边,仿佛二人不曾有过亲密的动作一般。

几个姑娘好奇的往那边看去,再看两个人分开了,一起嗔道:“你又骗人!”

玉霄嘻嘻笑道:“谁骗你们了,人家亲嘴能让你们看呀?有几个像我这样大方的呀?喂,大哥大嫂,滋味如何呀?大哥,大嫂的小嘴香不香呀?我一辈子可亲不到她的小嘴了,只能向你请教请教是什么滋味的了。”

廉政是又好气又好笑,这要是别人这么说,谁都会生气,可是玉霄这么玩笑,根本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而且玉霄本就是这种人,别说是他玉霄都捉弄,若是玉霄见到师傅师娘亲嘴的话,玉霄都敢出言的捉弄。

廉政苦苦一笑,不理他,魏晓晨却红了脸,骂道:“臭无赖,你看花眼了,下流,无耻!”

凌玉霄嘿嘿笑道:“我知道了,大嫂的小嘴一定是苦的,要不然廉大哥怎么苦笑不已呢,哈哈哈……还是我六个小宝贝的小嘴最香甜了,哈哈哈……”

六个姑娘一起围住了玉霄,又叽叽喳喳的收拾他了,这个道:“你无聊极了,魏姐姐你也调戏?”

“哈哈,那我调戏你们行了吧?吃醋了呀?”

“吃你个大头鬼……”

“打他……”

魏晓晨臊的脸通红,嗔道:“这……这臭无赖!”

廉政轻声道:“喂,别跟他斗气了,你是说不过他的,别理他就没事了。”

魏晓晨推了廉政一把,嗔道:“你真没用,他欺负你媳妇,你就不管呀。”

廉政道:“那你叫我怎么办?”

魏晓晨嗔道:“打他去,打的他满地找牙。”

廉政苦笑道:“恐怕满地找牙的是我,你看他身边六个大美女,别看她们打他可以,我要去打她们的心肝宝贝,恐怕被打的满地找牙的是我了,这样吧,你先去对付那六个丫头,我再去打他好不好?”

魏晓晨扑哧笑了,吃吃笑道:“我可对付不了这几个淘气的丫头,别说是六个,就算是仙儿三姐妹,我都头大了。”

廉政哈哈笑道:“看来还是小师弟本事,一人对付六个难缠的美女,依旧是游刃有余……”

二人掩嘴而笑,一起并肩坐着,望着玉霄捉弄几个姑娘,二人都乐的前仰后合啼笑皆非。

玉霄实在是太逗了,一句话,一件事,都能让人大笑不已,这一点,当真是谁也比不了。

几个人闹了一会,玩了一会,夜渐渐的深了,众人都疲倦了。

廉政提议道:“咱们以防贼人前来偷袭,晚上最好有人守夜,这样吧,咱们五个男人,每个人守一个时辰,咱们五个人轮着替换,直到天亮,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都没有人有意见,玉霄哈哈笑道:“那咱们怎么安排呢?”

廉政微笑道:“那小师弟觉得怎么安排好呢?”

凌玉霄道:“喂,咱们是从大到小的安排,还是从小到大的安排呢?”

曲仙儿问道:“什么叫从大到小,什么又叫从小到大?”

玉霄微笑道:“很简单嘛,从大到小呢,那就是从师兄开始,岳师兄开始守,其次是廉师兄,然后是禅悟师兄,再一个就是**师兄了,最后一个呢,就是我了,这就叫从大到小,那要是从小到大呢,那第一个就是我守,最后一个是岳师兄了,大家觉得那样好呢?”

雪紫儿气道:“那样都不好!你这人,真是鬼心眼太多,就会赚便宜。”

玉霄嘿嘿笑道:“这是怎么讲呢?”

雪紫儿道:“第一个守夜就是睡晚点罢了,好守,最后一个守夜的,天基本都亮了,基本不用守多久了,这样,不管是从大到小,还是从小到大,你都等于没少睡觉,跟没守夜一样,你真是太滑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