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6章 沙漠夜2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沙漠夜2

几个姑娘这个笑,因为玉霄的确是太滑头了,这守夜的事,都是中间的两三个时辰最难熬,而前头一个时辰,和后面一个时辰最轻松,因为前面守的第一个时辰,正如雪紫儿所说,不过是睡晚点罢了,至于后面最后那一个时辰,也正如雪紫儿所说,不过就是早点起一会罢了。

曲仙儿吃吃笑道:“叫你守第三夜,我看最合适。”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是随便都没问题呀,咱们做小师弟的,被师兄们欺负还不是常有的事嘛,不过嘛,我这人有个毛病,嘿嘿,这么多大美女睡在我身边,我晚上守夜,说不定寂寞了,顺便做做好事,挨着替你们揉揉你们肿了的地方,嘿嘿嘿……”

几个姑娘呀的一声,玉蝶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现在怎么这么坏了,该打!”

雪紫儿气道:“你……你若是趁着我们睡……睡着了,敢轻薄我们,那……那我杀了你!哼!”

凌玉霄嘿嘿笑道:“你可别臭美了,谁爱轻薄你?你以为我亲你,你就觉得你自己的小嘴很香呀,其实呀,臭死啦,你是不吃臭豆腐啦?真臭,呕……”

雪紫儿羞红了脸,一扬巴掌要打他,玉霄将姐姐推到了前面,嘻嘻笑道:“打她吧,打我姐姐,我这么坏,都是姐姐教导无方,所以,第一个打我姐姐才对,哈哈哈……”

雪紫儿气的放了下了手,嗔道:“你这人,真不是好东西,你看看玉蝶姐姐,再看看你,你俩真不是亲生的!”

卓悠悠吃吃笑道:“他们本来就不是亲生的……”

雪紫儿扑哧一声也笑了,因为玉霄的确跟玉蝶不是亲兄妹。

雪紫儿气呼呼的骂道:“臭无赖,懒得理你,哼!”

廉政几个做师兄的,心中这个笑,是又笑又气,因为玉霄就算赚便宜,也是冠冕堂皇的有理。

他口口声声的说做师弟的被师兄欺负还不是常事,那意就是说,若是不按他所说,就是欺负做师弟的。

但这几个人谁跟玉霄一般见识,因为他们都是做师兄的,而且也都很喜欢玉霄,所以,根本不在乎谁吃亏谁赚便宜的事。

岳商笑道:“就按小师弟所说的办吧,这样吧,让蔵师兄守第一个时辰,禅师兄守第二个时辰,我守第三个时辰,廉师弟守第四个时辰……”

玉霄接口道:“这第五个时辰嘛,理应该我三位师姐一起守才对,谁叫她们是我师姐来,对不对呀,三位师姐,我的好师姐……”

三个姑娘这个气,曲仙儿失声道:“喂,你一个时辰都不守?光睡懒觉呀?”

洪袖儿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呀?这么懒!”

楚桂儿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呢,真小气。”

凌玉霄笑道:“喂喂,谁说我不是男人?要不要脱裤子检查检查呢?”

曲仙儿敲了他一下,嗔道:“放你的……臭无赖……”

凌玉霄嘿嘿笑道:“谁让我最小呢?你们当师兄师姐的总不能欺负最小的师弟吧?要不这样,你们叫我一声师兄,我就自己守一夜,大家以为如何呢?”

雪紫儿道:“喂,你是个男人,这里五个男人,轮着守夜,你怎么叫仙儿她们替你呢?你也好意,难道你不想做男人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呀?”

这要是别人一定没话说了,可玉霄哪能没话说。

凌玉霄微笑道:“喂,你没听说过男女平等的吗?怎么,你们女人蹲着撒尿,就比我们男人矮一头吗?难道你不想男女平等吗?”

雪紫儿立刻语塞,道:“你……”

哪一个女人不喜欢男女平等的,不过,女人喜欢男女平等,通常都是赚便宜的时候,喜欢男女平等,可要是吃苦受罪的时候,女人就会说她们是女人,应该被照顾了。

所以,吃亏受罪要男人去,赚便宜的事,让给女人,这就是女人所希望的男女平等。

凌玉霄悠然笑道:“我的和尚师傅的师傅佛祖都说众生平等,畜生都跟人一样平等的,怎么你们女人这么奇怪,不想男女平等,这岂不是还不如狗呀,猫呀的,狗猫都想做到人畜平等,不知道雪姐姐觉得男女平等这么做对吗?”

雪紫儿还不能说不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道:“对,行了吧!”

玉霄嘿嘿笑道:“那其余的姐妹呢?”

这些女人哪里能说不希望男女平等的,只好应道对。

玉霄接着道:“若是男女平等连你们女人都认为对的话,那为何只让我们男人守夜,你们睡大觉呢?这岂不是不平等了?难不成,吃亏受罪倒霉的事,我们男人做,赚便宜,享受的事都你们女人的,这样就算平等吗?哈哈,这种平等可真是不多见呀,既然我们男人有四个守夜守了四个时辰,你们女人是不是该守一会呢?看看我们男人多大方,一晚上五个多时辰,我们就守四个时辰,只让你们女人守一个时辰,给你们女人享受男女平等的机会,给你们自尊和平等,难道你们不想要吗?这也难怪了,怪不得男女成亲后,晚上男女做那件事的时候,都是男人将女人骑在下面了,只因为还是男尊女卑呀,哈哈哈……”

九个姑娘一个个目瞪口呆,无言以对,虽然羞的满面通红,听到他说男女做那件事的时候,女人被骑在下面,虽然刺耳难听,但还不能跟他争辩,因为做那种事的时候,的的确确女人通常被男人骑在**,再说,这种事如何跟他辨理?

而且玉霄说的头头是道,句句是理,令人不得不佩服,也无法辩驳。

岳商苦笑道:“好了,小师弟,后边我替你守就行了,别逗她们玩了。”

玉霄嘿嘿笑道:“不不不,这可是原则问题,师兄不该太宠她们了。”

玉蝶微笑道:“行了行了,你们就别听他胡说了,好了,我替他守就是了,别胡闹了。”

玉霄笑道:“看看,看看,看看我姐姐,看看人家多大方,这一次,我姐姐做你们的大姐,做我的大老婆,你们服气了吧,这就叫大度。”

玉蝶红着脸,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再胡说?我可打你了,越来越不像话了。”

玉霄嘿嘿笑道:“姐姐,你就别守夜了,你看看你这么漂亮,你要是睡的少,不成了黑眼圈了呀?那不就不漂亮了呀?所以,你别守夜了,叫我三个师姐守夜好了,她们本就生的难看,有了黑眼圈,无非是再多一点难看罢了……”

曲仙儿三姐妹这个气,玉霄竟然说她们难看,谁能不生气。

三个姑娘立刻围住了玉霄,曲仙儿老样子,重重敲了玉霄好几下,嗔道:“你怎么这么坏?你说谁难看呢?你才难看呢!”

洪袖儿拧着他的耳朵道:“我们守夜倒要没什么,你怎么说话的?哦,你心疼玉蝶姐姐,怕玉蝶姐姐有黑眼圈,就让我们守夜呀?你这人,真不是好东西。”

楚桂儿捏着玉霄的鼻子道:“要说天底下最坏的人,就是你了,守个夜你都拿人寻开心,臭无赖!”

玉霄嘿嘿笑道:“喂喂,你们怎么这么虚伪呢?难道说你们漂亮就高兴啦?真是虚伪,女人就是虚伪,那好吧,三位师姐都很漂亮,仙儿师姐比癞蛤蟆漂亮十倍,袖儿师姐比我的菁菁鸟好看多了,桂儿师姐比肉包子好看一百倍,你们满意了吧……”

三个姑娘气的啼笑皆非,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才是癞蛤蟆呢!臭无赖!”

楚桂儿气道:“你才是肉包子呢,你真坏死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吧,你们谁生的难看谁守夜,谁守夜谁比癞蛤蟆难看,你们守吧,生的好看的,都睡觉,好不好?”

碧萝和寂籁本想说她们替玉霄守夜行了,但玉霄这么一说,二人立刻又闭了嘴,因为她们要是去守夜,无形中就承认自己生的难看了,而且玉霄还把守夜的女子说成是难看的像癞蛤蟆,这谁能受得了。

这一来,玉蝶都不敢说我守夜了,因为她这么一说,就等于承认自己难看的像癞蛤蟆了。

可把这几个姑娘气坏了,守夜被说成难看的像癞蛤蟆,有了黑眼圈,难看点没事,不守夜,又被说成是男尊女卑,她们女人始终做不到男女平等,始终被男人骑在**,踩在脚下,这真是令人左右为难。

魏晓晨骂道:“喂喂,你这什么意啊?你这么说,叫我们怎么办?是守夜还是不守夜?有你这么坏的吗?”

卓悠悠吃吃笑道:“喂,你到底想怎么的?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吧,你们都叫我声好哥哥,我就不为难你们了,否则的话,你们守夜就是生的难看的,比癞蛤蟆难看,以后大家就叫她癞蛤蟆了,不守夜呢,就是你们女人永远都被我们男人踩在脚下,这就难怪你们女人蹲着撒尿,而我们男人却要站着撒尿了,哈哈哈……”

几个女子又羞又气,但却又哭笑不得,知道还不能跟他辨理,因为怎么说,都说不过他,就算九个女子加起来,都斗不过他。

楚桂儿嘻嘻笑着,挽着玉霄的手臂,撒娇道:“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我替各位姐姐叫了还不行嘛,你说怎么办,都听你的还不行嘛……”

玉霄皱眉道:“好冷,好冷呀,拜托,好好说话好不好?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为难你们了,这个夜呢,还是我守,你们都是大美人,都不是癞蛤蟆,我怎么能忍心让你们黑眼圈呢,嘿嘿嘿,算了,谁叫我这人这么好,行了行了,就这样吧……”

雪紫儿小声骂道:“好个屁,没见过这么坏的坏蛋。”

玉霄道:“喂,雪姐姐,你说什么呢?”

雪紫儿立刻变成了一张笑脸,吃吃笑道:“我是说,小师弟真懂事,为人真好,真体贴。”

玉霄哈哈笑道:“就这么决定啦,睡觉啦,来,哪位美女靠着我睡觉呀?谁喜欢让我抱着睡觉呀?”

六个女子一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去理他。

玉霄大笑道:“哦,不说话那就是默认啦,那就证明,你们都想让我抱着睡觉,那我就不气啦……”

玉蝶嗔道:“去去去,别胡闹,去边上睡去,不准胡闹,胡闹我们可打你!”

曲仙儿嗔道:“不准你碰我衣服半点,碰到我,我咬死你,挠死你,哼!”

雪紫儿叱道:“臭无赖,你敢碰我,我一刀把你……呵呵呵……”

她想说一刀把他阉了,但这粗俗的话如何能说的出口。

但玉霄却故意问道:“一刀把我怎么了?说呀。”

雪紫儿红着脸嗔道:“一刀把你砍成十八块!哼!”

玉霄嘿嘿笑道:“你也太能吹了,一刀顶多把我看成两半,怎么能砍成十八块呢?”

雪紫儿哼了一声,不去理他。

洪袖儿道:“你要是敢轻薄我,我用红袖勒死你,哼!”

楚桂儿吃吃笑道:“喂,你要是敢……嗨,你就随便吧……”

几个姑娘这个笑,还有女人这么说的,这岂不是等于告诉玉霄,她等着玉霄去轻薄一样,几个姑娘这个笑。

曲仙儿嗔道:“羞羞羞,不要脸……”

桂儿却洋洋得意的道:“干嘛干嘛,小师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再说了,他就算对你们动手动脚又动嘴了,你们能把他怎么样?”

几个姑娘哼了一声,不去理她。

玉霄微笑道:“这样吧,蔵独师兄和禅悟师兄守第一夜第二夜,你俩轮换着守着,两个时辰后,换岳师兄和廉师兄,最后再叫醒我,就这么办吧。”

岳商等人那会跟他计较,其实,岳商就没打算让玉霄守夜,他守第四夜,根本就打算替玉霄一起守了就得了,但岳商不是那种爱表现的人,一向不会将心中的事说出,只会默默地去做事,这也是岳商懂事的地方,也是玉霄等师姐弟尊重他的地方。

几个姑娘各自找地方去休息去了,玉霄睡在了云床的中间,在他左边的是姐姐玉蝶,玉蝶的一边是悠悠,然后是雪紫儿,在他右边的是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楚桂儿在两个姐姐的中间,因为桂儿胆子小,不敢靠在外面,但玉蝶和曲仙儿都离着他三尺多远,生怕玉霄会碰到她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