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7章 夜嬉1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嬉1

而且二人睡觉休息,一双手捂住了酥胸,就好像怕玉霄晚上没事去摸她们那地方似的。

廉政和魏晓晨睡在一个水晶泡泡内,二人也隔着三尺多远,谁也不敢碰到谁,虽然他们在一起睡过觉,可是这么多人,哪里能被别人看出来,所以,魏晓晨依旧装作是守身如玉的处女。

玉霄淡淡一笑,他也只是逗几位姑娘玩玩,他可没这么下流的趁着休息睡觉的时候去轻薄她们,就算轻薄她们,他也会选择明目张胆的。

守第一夜的是蔵独,**可不敢大意,丝毫没有闭眼休息,就圆睁自己的双眼,警惕的望着四处的动静,支棱着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包括天上。

因为,绿洲中就是魔鬼城,四个妖魔就进了城中,这里的确危险的很,万不能掉以轻心。

虽然守夜,可是这种守夜可真是辛苦的很,因为这不像别的守夜,可以打瞌睡,这种守夜可万不能打瞌睡,因为这里乃是魔鬼城,凶险万分,守夜的人负责着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如何能倦怠?

因为只要一打瞌睡,一倦怠,说不定就会中了敌人的暗算。

玉霄在睡觉前,将陆地上的怪兽冰冻住了,有这么多幻象吓唬怪兽,怪兽不至于出来伤害它们,天空中,玉霄也做了一道气盾,楚桂儿也密布了很多怪兽护住了头上,但这些气盾和怪兽都是幻象,只能吓唬动物行,可若是敌人来袭击,没有发觉,将兵器祭出,就可以破了幻象,完全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所以,守夜之人必须眼睛不眨的警惕着四周,就连打坐闭目养神都不行,这当然很辛苦了。

**就这样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一直守了一个多时辰,用先在的时间计算,就相当于两个多小时。

时间差不多了,禅悟自动的起来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来替蔵独守一会。

蔵独也真累了,这要是打坐的话,是完全没什么事,也不会累,只是这根本不能打坐休息,而且还要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这如何能不疲倦?

禅悟也是一样,不敢有丝毫大意,手握着自己的两柄伏虎霸王锤,一旦发现什么动静,一旦发现贼人祭来兵器袭击众人,立刻就将手中的兵器祭出去,护住熟睡的众人。

沙漠的夜很冷,但月儿很亮,就见斗转星移,时间渐渐的逝去……

这期间,远处飞来过几只黑影,看那样子,不是鹰、秃鹫什么的,就是蝙蝠什么的,但远远的看到这里黑压压密布可怕的飞禽,一只只根本没敢过来,早就逃的远远的了。

禅悟暗自称赞,称赞楚桂儿当真是心灵手巧,这幻化之术当真是了不起,但他也暗自称赞玉霄的本事,因为玉霄用九子凝冰剑,将幻象冻得就跟冰一样,一直快两个时辰了,这些幻象依旧是清清楚楚。

沙漠中,沙沙响动,又从沙漠里钻出了好多可怕的动物,但那些动物一见楚桂儿所画的这些可怕的动物,一只只动物吓得胆战心惊,离着远远的,都不敢靠近,就算喝水,都是极快的速度绕到一边去,也不敢来这里百丈之内胡闹……

也许,这附近的可怕动物都被桂儿的幻象吓怕了,这沙漠里湖泽中静静的,出奇的宁静,再也不见什么动物彼此的残杀了。

众人睡的还真是安静的很,禅悟守了约莫有一个多时辰,不用别人叫,廉政也醒了,其实,他们守夜的人,基本上都没睡熟,估计着大约的时间,就起来彼此的替换。

廉政对着禅悟微微一笑,示意禅悟去休息。

禅悟单手施礼,然后轻轻靠在水晶泡泡中,也开始休息了。

廉政也是一样,也不敢大意,将正气鸿蒙阴阳剑拿在手中,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注意着山后山前天上水里的动静,准备一有危险,第一个冲上去拦住。

廉政刚醒,魏晓晨也醒了,廉政轻声在她耳边道:“你睡吧。”

魏晓晨轻轻咬着他的耳朵道:“我跟你一起守。”

廉政微笑着轻轻道:“你不怕黑眼圈吗?”

魏晓晨咬着他的耳朵淘气的道:“怕什么,反正有人要我。”

廉政淡淡一笑,握住了她的手,二人背靠背的一只手握在一起,一边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情况,尤其是绿洲中的动静。

二人靠在一起,觉得无比的幸福,什么叫幸福,只要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就算再苦,那也是幸福的。

第一百六十七章夜嬉

昆仑山北的沙漠里,晚上很冷很冷,冷的都要结成了冰,这里白天热死人,晚上冻死人,若不是这些人都是修道之士,而且都是修行的玄寒之功,恐怕谁也受不了。

几个姑娘虽然修炼的是玉女玄冰诀,可是也感觉到有点冷。

这些姑娘彼此靠在一起,都缩成了一团,虽然不至于冻的颤抖,但也看得出这些姑娘的确也感觉到了冷。

曲仙儿一开始离着玉霄三尺远,跟玉霄保持着距离,可等睡着了,三滚两滚就到了玉霄的身边了,将手抱住了玉霄,就连一条**都搭在了玉霄的身上。

玉蝶也一样,睡着睡着,渐渐的就往玉霄身边靠拢,最后,也靠在了玉霄的身边。

魏晓晨和廉政在三四丈外看着,不由得暗暗好笑。

二人微笑不语,依旧手拉着手,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玉霄被二人这般的抱着压着,哪里能不醒。

玉霄一皱眉,推了推曲仙儿,曲仙儿嗯了一声,动了动嘴,不但没醒,反而又抱紧了玉霄,将脸都钻进了玉霄的怀中了。

这几日不断的赶追敌,连番厮杀,这几个姑娘也是够累的了。

玉蝶一只手搭在玉霄肩头,将头贴着玉霄的脸,也是蜷缩着熟睡,睡的这个香。

玉霄苦苦一笑,他明白了二人为什么会糊里糊涂的到了他这边了,因为他身上是暖的,就连旁边都是暖的,二人感觉到了温暖,故此潜意识的往暖处靠去。

玉霄是不怕冷,因为他身上有天地苍穹剑,这把剑的热量太热,别说是沙漠这里,他进冰河的时候,都是靠这把剑取暖护住心脉,否则,仅凭着自己的修为,也扛不住冰河的寒气。

玉霄将两只手左右一伸,按在了玉蝶和曲仙儿的小腹上,将热气给二人输入了体内,助二人驱寒。

玉霄闭着眼睛,一边休息,一边将热气慢慢的输入到了二人的体内。

在这时,楚桂儿揉着眼睛爬起来了,她是被冻醒的,楚桂儿瑟瑟发抖,赶忙运气打坐,这才觉得好一些了。

楚桂儿醒了,玉霄根本就没发觉,依旧闭目休息,昏昏欲睡。

楚桂儿揉揉眼睛一看,只见曲仙儿和玉蝶二人被玉霄抱着,玉霄的两只手正按在两个姑娘的小腹上,桂儿这个气,不由得醋意大发。

其实,这要是玉霄过来抱着她,她恐怕不会反抗,反而装睡,任凭玉霄抱着她了,但这抱着别的女人,她就吃醋了。

楚桂儿过来就将曲仙儿摇醒,嗔道:“喂喂,醒醒,你都被人占便宜了,还睡的跟死猪似的。”

曲仙儿睁开眼,一见自己竟然抱着玉霄,简直都骑着玉霄了,妈呀一声,红着脸就退到了一边,双手抱胸,护住了‘要害’。

她这么一叫,谁又能不醒?

玉蝶也醒了,一见竟然靠着玉霄而眠,不由得也臊红了脸,急忙也退后点了。

曲仙儿羞的满面通红,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敲了三下,嗔道:“你……你无耻……人家睡着了,你……你抱着人家,下流!”

玉蝶也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喂,霄弟,你可真坏,为什么抱……”

玉蝶没说完,脸就红透了,一想到被玉霄抱着,自己身上还不知道被玉霄摸过哪里,如何能不害羞。

其实,若不是因为多日的劳累,玉蝶也不至于睡的这么死。

玉霄这个气,苦笑道:“喂喂,你们俩讲不讲理?你以为我愿意抱着你俩这大笨猪呀,是你俩自己滚过来抱着我睡的好不好?怎么能怪我呢?”

曲仙儿嗔道:“你放……你胡说,我怎么会……就是你,就是你,你……你轻薄我,呜呜呜……我告诉娘,你轻薄我……”

曲仙儿其实也没生气,心中反而暗暗的欢喜,因为被心爱的男人抱了抱,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若不是楚桂儿摇醒她,她就算自己醒了,恐怕都会装作没醒,任凭玉霄搂抱抚摸了。

但被桂儿发现了,不装装样子,岂不是羞死人了,所以,只好装装样子生气罢了,因为女人的矜持和脸面,是不能失去的。

另外几个姑娘也醒了,瑟瑟发抖着纷纷揉着红红的眼睛,就把玉霄围住了。

雪紫儿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你下流!没想到你真的趁着睡觉的时候,来……来……”

“你无耻……”

“呸……坏蛋……”

玉霄这个气,双手加额道:“哦,我的天呀!真要命,喂喂,就算我抱抱你们又怎样?你们可是睡在我的房间里呢,再说了,还不是我要抱你们的,是你们自己过来的,怎么都赖我呢?这样吧,为了洗清我的不白之冤,对了,刚才谁守夜?”

魏晓晨吃吃笑道:“是我们守夜。”

玉霄道:“大嫂,你俩守夜,应该看到了吧。”

魏晓晨这个笑,故意道:“看到了……”

曲仙儿羞涩的问道:“怎么样?”

魏晓晨悠然笑道:“我虽然离着远,可是我看到玉霄左手拉住了玉蝶姐,右手拉住了仙儿,将二人慢慢的拉进了怀里,然后一双手这里……哪里……哪里……这里的,咳咳咳咳,我就不说了,你们懂得……”

可把玉霄气坏了,暗自骂魏晓晨真是够坏的。

曲仙儿故意呜呜哭道:“你无赖,你…流,我告诉娘,你……你欺负我……”

凌玉霄叹了口气道:“好吧好吧,就算我欺负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刚才呢,我的手把你全身都摸遍了,摸的好舒服呀,不但是你,你们每个人睡的都跟死猪似的,都被我摸了个遍,这你们满意了吧?”

六个姑娘一起失声惊叫,因为她们也感觉睡的太死了,就算被人摸了都不知道。

雪紫儿掩住了胸,立刻觉得胸边的衣服有点松了,又羞又气……

另外的几个姑娘,也是急忙整理衣服,就好像这是真事一样。

玉霄悠然笑道:“你们都被我轻薄了,我亲亲抱抱的,好舒服呀,这样吧,既然你们都**于我了,就都做我媳妇就得了,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嘛。”

雪紫儿就算不生气,也要装作生气,举起巴掌就要打玉霄。

玉霄将脸一沉,冷冷的道:“你打我试试?你若是敢打我一巴掌,我立刻将你脱得光溜溜的,不信你就试试!”

雪紫儿本想轻轻的照着玉霄的脸打一巴掌,根本也没想用力,因为要不这么做,实在面子太难看。

其实,雪紫儿早就对玉霄动了情,再加上被玉霄救过,玉霄又送她珍珠果,她自己又见到情缘井,明白了自己的心,所以,她早就动了情,根本不忍心去打玉霄,就算玉霄轻薄了她,她都不会翻脸了。

但怎么都要为了面子,装装样子罢了。

但听玉霄这么一说,雪紫儿的手举起顿时停住了,若因为打了玉霄,真的被玉霄给脱衣服,别说脱光了衣服,就算玉霄当着众人的面,去摸她的禁区,她也受不了这羞辱,所以,她将手停住了。

玉霄冷冷的道:“你们打我哪里都好,可是谁敢打我耳光,哼哼,可别怪我翻脸无情,到时候,将你们一个个剥的光溜溜的,你们不信就试试,别忘了,你们可并不是我的对手!”

玉蝶和悠悠并没有生气,也绝不会这么去打玉霄,其实就算玉霄对她们侵犯了,她们也不会去这么羞辱玉霄,因为傲人族的人最讲究的是尊严,这要是打他一计耳光,相当于侮辱他一样,所以,玉霄一定会翻脸。

为了这么点小事,将玉霄得罪,根本犯不上,而且玉蝶的心中根本就喜欢玉霄,玉霄还是她名义上的弟弟,二人青梅竹马,玉霄就算心动了,过来轻薄她,赚了点手脚便宜,玉蝶就算看在死去的父母份上,看在姐弟的情份上,都不会跟玉霄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