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7章 夜嬉2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嬉2

悠悠更不会怪玉霄,悠悠早就喜欢玉霄,这么多年了,依旧不变。

小时候,玉霄都跟她动手动脚的玩,那时起,她就将自己当作了玉霄的女人了,打算长大后就嫁给玉霄,若玉霄想女人了,控制不住欲念,过来摸摸她,轻薄她两下,就算她醒了,恐怕都会装作昏睡不醒,就叫玉霄随心所欲了。

除了雪紫儿之外,其余的姑娘最了解玉霄,要说玉霄好色,爱胡闹,多情,她们都不否认,可若说他下流的趁着她们熟睡去占便宜,她们其实不信。

因为玉霄要占她们的便宜,根本不必等她们睡熟了,在她们醒着的时候,玉霄其实就没少逗她们玩,手脚便宜没少占,亲也亲过,摸也摸过,何苦这么下流的做这个呢?

曲仙儿也不哭了,嗔道:“你……你下流,你……”

雪紫儿的手刚举起,自己停住了,同时也被洪袖儿和楚桂儿拉住了,洪袖儿嘻嘻笑道:“算了,雪姐姐,他……他一个大男人,咱们这么多女人睡在他身边,他……那……也不奇怪,就算他那样了,摸几下咱们又不会死,又不会少块肉,而且他又救过姐姐,就算他摸你几下,你就当报恩就得了,算了吧,别跟他计较了……”

雪紫儿这个气,还有人这么替耍流氓的流氓这般辩护的,这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楚桂儿也嘻嘻笑道:“是呀,是呀,而且估计他胡说八道的,我只看到他抱着玉蝶姐姐和仙儿姐姐了,你睡在最边上,他还没时间过去呢,他骗你玩的,仙儿姐姐他摸了就摸了,抱了就抱了,亲了也就亲了,反正仙儿姐姐也没打算嫁给别人,就叫他负责也就是了,嘻嘻嘻……哈哈哈……”

雪紫儿气呼呼的骂道:“懒得理你们,无聊!不要脸,被人家轻薄了,还替人家说好话,难怪别人敢轻薄你们,不轻薄你们才怪呢,真被你们气死啦!”

楚桂儿吃吃笑道:“雪姐姐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吧,白日的时候,不知道谁被亲了,谁被抱了,谁又被摸到哪里了……嘻嘻嘻……哈哈哈……”

雪紫儿羞的满面通红,因为在跟玉霄玩闹的时候,雪紫儿其实也没少被玉霄赚便宜,虽然都是玩笑,虽然有时候玉霄是为了救她,但她的身上的确被玉霄碰过,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

不说别的,就说那次她触电了,被玉霄抱着半天,那都是明的。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既然都**给我了,这样吧,咱们现在就洞房吧,你们看看,咱们睡着的时候,廉大哥和魏大嫂二人都洞房过了,我们说好了的,大家一起玩个痛快,谁都不惊扰谁,你们没看到,我可看到了,魏大嫂和廉大哥亲嘴亲的,那真是爽死了,哈哈哈……”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嗔道:“你!你放屁,我们没有……”

玉霄更坏,被魏晓晨捉弄,若不戏弄回来,他那里能出气,玉霄故意哈哈笑道:“行了,行了,就别狡辩了,我抱着仙儿,亲着仙儿的时候,本就是跟你俩学的嘛,廉大哥摸大嫂的胸,我就摸仙儿的,廉大哥跟大嫂亲嘴,我就亲姐姐的嘴,咱们是一起行动的,而且你们还说过,咱们不是比赛谁亲嘴亲的时间久的吗?所以,我就点了仙儿和姐姐的穴道,咱们就开始比赛亲嘴了,怎么样大嫂,滋味如何呀?哈哈哈哈……”

曲仙儿红着脸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呸了玉霄一口道:“你无耻!下流!哼,再也不理你了!回去后,非要告诉娘,让娘收拾你,呸,无赖……”

魏晓晨满面羞愧,虽然玉霄说的子虚乌有的事,但这么说,简直羞死人了,她一个女子,如何能受得了这般的戏弄。

魏晓晨气的一推廉政,嗔道:“你说话呀,跟他们说没有的事,他诬蔑我,这混蛋污蔑我,臭无赖,臭无赖!”

廉政一直想开口替玉霄说几句,都被魏晓晨吃吃笑着,给捂住了嘴,而且几个姑娘插言,他也插不进话去。

这时,听到玉霄又捉弄魏晓晨开了,不由得苦笑不已,而且这事还不能怪玉霄,因为是魏晓晨先捉弄的玉霄,难怪玉霄会反咬一口气气她了。

廉政急忙道:“好了,大家别闹了,其实,小师弟是被冤枉的,唉……都是晓晨爱胡闹,纯粹逗你们玩的,其实,小师弟睡的好好的,确确实实是仙儿师妹和玉蝶姐自己靠过去的,这真的不关小师弟的事,小师弟好像也是好意,正运气给你俩驱寒,桂儿就醒了,这才摇醒了仙儿,至于其他人呢,小师弟根本就没去碰过你们,你们大可以放心,晓晨一时胡闹顽皮,故意逗你们玩玩的,真是对不起,你们都错怪了小师弟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了,好了,现在可真相大白了吧?好吧,我也就宣布一下了,其实呢,廉大哥和大嫂嫂并没有亲嘴玩,也没有洞房,他们只是手拉手罢了,魏大嫂,下次再要玩,小弟还会陪你玩的,不过嘛,你可别到时候被我气死……”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知道根本斗不过玉霄,气的哼了一声,不理玉霄了。

曲仙儿红着脸,嗔道:“魏姐姐,你……你真坏,再也不理你了,哼……”

洪袖儿道:“就是,大坏蛋……”

楚桂儿道:“骗子,哼,不理你了,你是坏人……”

雪紫儿也苦笑道:“师妹,你这玩笑开的,那有这么胡闹的?”

凌玉霄悠然道:“喂,真相大白了吧,那我就白白的被冤枉了?刚才谁打我来?谁掐我来?谁拧我来?谁又骂我来?谁又敲我来?咱们是不是该算算总账了呢?”

凌玉霄嘿嘿坏笑着,看了看雪紫儿,故意**笑道:“刚才雪姐姐使劲掐了我胸前一寸的地方,还有……嘿嘿……不好意,雪姐姐,我要掐回来了……”

玉霄也真是够坏的,十个手指来回的乱动,看那样子真的要去掐雪紫儿胸一样。

雪紫儿呀的一声,急忙双手遮住了胸,嗔道:“你……你敢!”

凌玉霄哈哈笑道:“我为什么不敢?”

雪紫儿嗔道:“你……你要掐我,你就是轻薄我,耍流氓,你就不是好人……”

凌玉霄笑道:“胡说八道,我只是得到我应该得到的,只是讨账罢了,怎么,只准你们女人掐男人,不准男人掐女人吗?这算什么道理?你倒是说说……”

雪紫儿红着脸躲到玉蝶的身后,轻声道:“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是晓晨戏弄你的,人家跟你说对不起还不行吗?”

凌玉霄笑道:“这还差不多,算了,看你认错的份上,你掐我几下就算白掐了,唉……要是认认错,就可以白掐人,那我摸你两下,跟你认错,这种美事多好。”

凌玉霄嘿嘿笑着,拉住了姐姐,道:“姐姐,你拧我耳朵好痛呀,这笔账怎么算,这样吧,我拧回来,咱们就两清了。”

玉蝶嗔道:“你敢!你连姐姐都敢打,你就是混蛋。”

凌玉霄更爱胡闹,迅速的抱着姐姐,在姐姐的嘴上亲了一口,嘻嘻笑道:“不打你,亲你总行了吧。”

玉蝶嘤咛一声羞红了脸,抡起巴掌,就打了玉霄几巴掌。

玉霄更坏,抱着姐姐,连着亲了几口,嘻嘻笑道:“你打我几下,我就亲你几口,你就打吧,蝶姐姐,你要是想让我亲你,你就打我,哈哈……我对你可不错吧。”

玉蝶羞红了脸,气的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别闹了,你现在越来越坏了,再闹,我真生气啦!”

凌玉霄不理玉蝶了,顺手一把将悠悠拉了过来,嘿嘿笑道:“悠悠,刚才你打我的时候,好像拧了我的耳朵,然后呸了我一口,你说怎么办?”

卓悠悠吃吃笑道:“对不起啦,这还不行嘛。”

玉霄又亲了悠悠一口,笑道:“好吧,这还差不多,放了你了。”

玉霄又来到仙儿的面前,喝道:“臭仙儿,过来!刚才我可被你打惨了,我好心好意的给你输入热量,替你御寒,可你倒好,敲的我的头,现在还痛呢,我睡的好好的,你过来骑着我,不行,这一次我也要骑着你睡觉,而且,还要加倍敲回来。”

曲仙儿脸色通红,嗔道:“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跑你哪去了,而且是魏姐姐骗人的,这怎么能怪我……”

玉霄逼近了曲仙儿,曲仙儿掩嘴而笑,将胸一挺,嗔道:“好吧,你打吧,你打我,我回去就跟娘说,说你打我,人家这么大,还没人敢打我呢,你要是打我,回去叫爹爹打你板子,哼……”

玉霄嘿嘿笑道:“好好好,那我不打你,我摸你总行了吧……”

曲仙儿呀的一声护住了胸,嗔道:“你无赖,对不起啦,这还不行吗?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你一个男人,干嘛计较这么多嘛,要有点男子汉的风度嘛……”

曲仙儿掩嘴而笑,轻轻的拉住玉霄的手臂,不断的摇晃着,撒着娇。

玉霄轻轻的捏了她脸蛋一下,道:“好吧,这一次就算了。”

曲仙儿吃吃而笑,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红着脸道:“赏给你的。”

洪袖儿和楚桂儿更顽皮,不等玉霄过来找她俩算账,二人一左一右就一人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玉霄立刻什么脾气也没了。

玉霄道:“算了,算了,反正我们男人被你们女人欺负都是常事,不被你们女人欺负才是怪事呢,这次就算了,睡觉啦……”

曲仙儿轻声嘀咕道:“切,人家就冤枉你一次,你也不知道欺负人家多少次了,就会颠倒黑白,真不讲理……”

玉霄道:“喂喂,说我什么坏话呢?”

曲仙儿嗔道:“说你好,说你是大好人,满意啦?真奇怪,我好端端的怎么跑你那边去了呢,人家睡觉一般不会打滚的呀。”

玉蝶也奇怪,皱眉道:“我也是呀,我睡觉从来没这么乱动的呀。”

玉霄哈哈笑道:“我知道原因,因为我这边暖和,哈哈,你们睡着了,感觉冷了,觉得我这边暖和的很,所以往暖和的地方靠靠,不就这么简单嘛。”

玉蝶摸摸玉霄的身上,果然玉霄身上暖的很,皱眉道:“你怎么一点都不冷呢?”

曲仙儿道:“哦!对了,你身上有这把热剑的缘故吧,哼……你坏……”

凌玉霄皱眉道:“我又怎么了?”

曲仙儿嗔道:“你身上有这么暖的剑,你不给我们暖暖,你不坏才怪呢。”

玉霄皱眉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怕冷的?你们不是学的是寒功嘛,再说,沙漠里我怎么知道这么冷的,好吧,好吧,我给你们热气,让这里暖和点行了吧?”

曲仙儿笑道:“这还差不多,早干嘛去了,冻得人家好冷。”

玉霄对这个还真有办法,别说是这个,当时带着翡翠在外面,他都有办法。

玉霄将天地苍穹剑的热量逼出,连连挥舞,将热气散发在气罩内,立刻,气罩内就暖了许多,几个姑娘们喜地拍手叫好。

这一来,这气泡内的简直成了春天一般了,暖暖的,再也不冷了。

玉霄将剑一挥,又给其余的人的气泡内散进了热气,让热气凝在气泡内,立刻其余的气泡也暖了起来。

玉霄哈哈笑道:“好啦,睡觉啦,你们这次可别借故过来占我便宜了,人家可是守身如玉呢,哈哈哈……”

楚桂儿红着脸轻轻的拉了拉曲仙儿和洪袖儿,轻声道:“我……我想去方便……”

二人也有同感,但这黑天,又这么危险,三个人心中还有点怕。

曲仙儿红着脸道:“哪位姐妹去走走?”

雪紫儿道:“咱们一起去走走吧。”

其余的姑娘们一起响应,于是,这里一共九个姑娘都纷纷起身去‘走走’。

因为她们若不结伴去,等到时候想去了,没伴了,这么危险的地方,谁都会害怕,而且睡到半夜,她们也的确想了。

玉霄这个笑,真是服了这些女人了,玉霄嘻嘻笑道:“喂,你们去撒尿,就说去撒尿,干嘛总是这样虚伪呢?告诉你们,可别去远,就在气泡下撒尿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