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7章 夜嬉3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嬉3

雪紫儿嗔道:“无赖!谁……谁去……”

玉霄道:“喂,我可是好意,你们走的远了,被咬了,被吃了,可别怪别人,就在下面行了,没人看你们,别自以为很美了,你洒好看吗?切,谁稀罕看。”

玉霄将剑一抖,幻化出了七八个小气泡,道:“喂,你们就钻进气泡内,撒在里面得了,就在下面,别乱走。”

曲仙儿红着脸道:“不……不准看,不……不准听,堵着耳朵……”

玉霄苦笑道:“我的天,你以为你们女人‘那个’的声音跟你唱歌一样的好听?你以为你们女人的那个好看呀?得了吧,这么黑,没人看得见的,让桂儿的怪兽挡着,你们钻进怪兽里去吧,别这么多事了,n裤子可没人管。”

几个姑娘又羞又臊,还不能不去,一个个钻进了气泡内,就连魏晓晨也都进了气泡内,几个姑娘学过怎么驾驭气泡,让气泡飞到沙地里,拨开了四周的冰冻幻象。

这些幻象跟真的一样,看上去真是令人害怕,若不知道是假的,几个姑娘根本不敢看。

楚桂儿将一些怪兽弄在头上,遮住了大家,于是几个姑娘就开始……

在荒山野外那有这么多讲究,而且四周危险重重,没有人敢走远。

几个姑娘方b完毕,一个个红着脸,立刻离开气泡,飞上了空中。

那些水晶泡泡内都被n弄脏了,是不能要的了。

玉蝶飞了回来,红着脸道:“把……把那几个泡泡弄破吧。”

玉霄这个笑,故意道:“不不不,留着吧,等天亮了,我欣赏一下各位大美女的杰作,嘻嘻嘻……”

雪紫儿骂道:“无赖,臭……”

曲仙儿道:“你坏!不弄破,我……我们自己去……”

凌玉霄也懒得跟她们玩了,微笑道:“好了,不玩啦,大家睡觉吧,我弄破了,毁掉你们的杰作就是啦,哈哈……”

玉霄将手指一弹,一道道清气射出,再看那几个地上的气泡,波的一声轻响,就消失不见。

玉霄道:“廉大哥,大嫂,你们继续吧,不陪你们了,没人看见,你们…房都没事,你们要是怕有人看见,要不要小弟将你们的气泡遮住,让它变得不通明,你们好…房花烛呢?”

魏晓晨羞的满面通红,嗔道:“你无耻!放狗臭p!哼!”

玉霄哈哈笑道:“不识好人心,算了,不管你们了,睡觉啦。”

廉政淡淡一笑,不去理玉霄,魏晓晨却气的要命,嗔道:“你看他,坏死啦!”

廉政道:“还不是因为你胡闹,你不胡闹,人家能捉弄你,算了,很晚了,大家还要休息呢,别生气了,不过就是玩笑罢了。”

魏晓晨淘气的冲着玉霄扮个鬼脸,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玉霄哼着小曲,又起来了,看这样子,是要往外飞去。

玉蝶一把拉住了他,问道:“这么晚了,你做什么去?”

玉霄神秘的道:“我……我也去那边走走……”

玉蝶一时没明白什么意,轻轻道:“走走?”

玉霄哈哈笑道:“就是去撒水,怎么,姐姐要去的话,不妨咱俩一起去,我保护姐姐。HTTp://”

玉蝶呸了一口,嗔道:“去你个大头鬼,又胡闹,小心点,这里这么危险。”

玉霄悠然道:“你以为我跟你们女人似的,还要蹲着呀,我们男人可没你们女人那么麻烦,还要找个隐蔽的地方,还要脱……”

曲仙儿捂住了他的嘴,嗔道:“去吧,别废话啦,这么多废话,到下面去就行了,别走远了。”

玉霄微笑道:“到下面去做什么?你以为我们男人跟你们女人似的呀,我们站着就行了,不用脱裤子这么麻烦,背着身离你们远点就行了,喂,你们可不准偷看呀,不准偷听,闭上眼睛,堵住耳朵,哈哈……嘻嘻嘻……”

卓悠悠推了玉霄一把,嗔道:“还闹?这么晚了,回来早点睡吧,快去吧,别n在裤子上,嘻嘻嘻……”

玉霄哼着小曲道:“啦啦……啦啦啦……廉大哥,岳师兄,大家一起‘那个’去,你们去吗?”

几个人赶忙摇摇头,玉霄微笑道:“廉大哥,来,咱们一起去吧,你应该去,憋着多难受,身边这么个大美人,你就不兴奋吗?而且等会你要是洞房的时候,就更难受了,对不对大嫂?”

魏晓晨羞的粉面通红,大骂道:“放你的p!你滚!去死吧,死的远远的!哼!”

廉政苦苦一笑,道:“小师弟,别胡闹了,我们……是清白的……”

其实,他身边靠着美女,是个男人,那地方都会有点反应,这本是常事,但这种事谁又能承认,就算他再正,也不能认。

洪袖儿和雪紫儿一边一个,拧住了玉霄的耳朵,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这人无聊透顶!幸亏人家廉师兄为人好,不跟你一般见识。”

洪袖儿道:“就是,你这么胡说八道的,简直就是无赖!”

楚桂儿道:“魏姐姐,你别生气,我们打他就是了。”

雪紫儿掐了他一下,嗔道:“快去你的吧!去撒……都这么多事,非要把人家气气,你就高兴了,去吧!”

玉霄哈哈一笑,也不玩了,哼着小曲,一抖手做了个水晶泡泡,然后人站在水晶泡泡内,直着往湖边飞去。

玉霄停在了湖水中,就不往前飞了。

可把几个姑娘气坏了,雪紫儿叱道:“喂,你要做什么?”

玉霄哈哈笑道:“这还用问呀,自己不会看吗。”

曲仙儿嗔道:“你往那……呢?这水里能……不准往水里那个!”

洪袖儿道:“这水是要喝的,你有病呀?还有,水里有蛇,咬你!”

玉霄往后退了几丈,叹道:“喂,这行了吧?你们以为水很干净呀?有这么多蛇,这么多死老鼠,这么多动物的死尸,粪便,恶心死了,噢噢噢,好像某人们都喝过这湖中的水,水好喝吗?”

这些人都喝过,几个人见到湖中水清澈,不但洗洗脸,而且也喝过几口水,闻听玉霄这么说,一个个都觉得恶心想吐。

曲仙儿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酸水,喘着气道:“你……你这混蛋,气死我啦……”

曲仙儿和洪袖儿飞了出来,飞进了玉霄的水晶泡泡内,一边一个,就过来收拾玉霄,曲仙儿嗔道:“你还能再坏点吗?大家都喝了水,唯独你没喝,你就胡言乱语的,让大家恶心,你……”

两个人正在收拾玉霄,玉霄解开裤子道:“你们转过身去,我要那个啦。”

两个姑娘没想到玉霄这么坏,当着她们的面就解裤腰带,而且还是在空中那个,这简直太羞人了。

两个姑娘呀的一声,纷纷掩住了娇面,将身子背了过去。

曲仙儿脸红的就跟红布一样了,嗔道:“你……你↓流,你怎么在空中就……”

洪袖儿嗔道:“我们……在这……你就……”

玉霄边……边哈哈笑道:“喂,是你们过来的,我又没请你们过来欣赏我洒水,喂,是不是你们很好奇,想见见男人那神秘的东西呢?”

两个姑娘气的直跺脚,但也不敢回头,更不敢乱动,只有掩住娇面,堵住了耳朵。

就听半空中哗哗直响,一道细小的水柱就往地上落去。

不但两个姑娘羞的不敢抬头,其余的姑娘们离着远,也羞涩不已,虽然离着玉霄有七八丈远,但也都羞的掩住了娇面,其实玉霄是背着她们的,她们只能看到玉霄后背,但玉霄在空中niao,而且夜深人静的,这n、n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如何能不羞人。

魏晓晨嘤的一声,羞的钻进了廉政的怀、中,嗔道:“这无赖,太无礼了。”

雪紫儿也羞的满面通红,背过身,堵住了耳朵,远远的骂道:“无耻↓流!”

玉霄可不管这些,哼着小曲,悠然道:“二位师姐,看看我们男人,可以站着,哪像你们这么费劲,在空中撒n的感觉真是太爽啦,哈哈,这种站着在空中撒n的感觉,你们一辈子也享受不到的,哈哈哈,不过,你们能近距离聆听我撒n时的美妙音乐,也算你们有福气啦,噢噢噢噢……”

两个姑娘动都不敢动了,羞的紧紧遮住脸,连脖子都红透了。

二人心情极度的紧张,当真是芳心乱跳,身体不安,心中真是乱的很,既想睁眼看看,但又害羞……

两个姑娘一左一右,就靠在玉霄的左右双肩,背过身子,捂着脸,而玉霄就在几丈的空中,有两个美女作伴,在哪里方便,这幅美丽的风景可真是奇异极了。

终于,这可怕令她们害羞的哗哗哗的流水声停止了,二人这才长出一口气……

曲仙儿遮住娇面,嗔道:“臭无赖,你好了没有?”

玉霄嘻嘻笑道:“怎么,师姐觉得我撒n的声音美妙的像你弹琴那么的好听吗?是不是有点像音乐?你还没欣赏够呢?是不是还想聆听聆听呢,真是抱歉抱歉,在下已经没有多余的水来提供这美妙的音乐了,下次吧,下次我再来洒n的时候,一定聘请二位师姐前来欣赏,二位师姐也好聆听聆听,学习学习这美妙的音乐……”

两个姑娘又羞又臊,但还不敢转过身子去打玉霄,怕万一玉霄没提上裤子,再看到那‘可怕’的东西,那简直能羞死人了。

洪袖儿骂道:“你无赖,你混蛋!好了没?好了回去了。”

凌玉霄道:“好了……”

两个姑娘长出一口气,刚想转过身子去打他出出气,玉霄猛然道:“骗你们的!”

两个姑娘嘤的一声,急忙又背过身子去了,就觉得芳心砰砰砰的跳成了一团。

洪袖儿骂道:“你无耻!”

曲仙儿骂道:“你↓流!”

二人刚骂出口,就觉得各自的脸蛋被使劲掐了一把,紧接着就听玉霄在几丈之外悠然道:“噢噢噢,我刚s完n,还没洗手呢,这两只手,可是摸过那个的,哈哈哈,嘻嘻嘻……”

曲仙儿和洪袖儿可气坏了,二人一起掐着腰,异口同声道:“凌!玉!霄!”

二人又羞又气,离开了那个水晶泡泡在后就追玉霄。

玉霄嘴里哼着小曲就飞进了水晶泡泡内,两个姑娘也追了进来。

玉霄更坏,刚撒完‘水’,没洗手,就故意的去捏她们的脸蛋,六个姑娘是无一幸免,脸蛋都被玉霄刚s完n没洗的手摸了,六个姑娘是又羞又气,围着水晶泡泡就追打玉霄。

曲仙儿和洪袖儿最气不过,摸着脸,一想到他撒n没洗过的手,二人更是羞的要命。

不但是她们,其余的女子也气坏了,也是又羞又气,而且脸也被玉霄n碰过那地方的手给捏了一把,这些姑娘如何能不气。

于是,六个姑娘一起抱腰的抱腰,拉手的拉手,就把玉霄给抓住了,六个人一起收拾着玉霄。

玉蝶臊的满面通红,跟悠悠一起咯吱着玉霄。

雪紫儿和洪袖儿不断的掐着玉霄,简直把玉霄的肉都给掐肿了。

曲仙儿和楚桂儿是又打又敲,这一来,玉霄可苦了。

不过,玉霄却乐的哈哈直笑,就用一双手来回的比划着,去摸几个姑娘,吓得几个姑娘咿呀怪叫的,躲避着他的手,一边躲避着他的手,一边合力收拾他。

直到六个人都笑的没劲了,玉霄也讨饶了,六个人这才掩嘴吃吃的笑成了一团。

雪紫儿嗔道:“你……你这臭无赖,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下次再要这么……我一刀将你……”

“割我的小兄弟,你就舍得呀,那以后你嫁给了我做媳妇,看你后悔不后悔……”

“哎呀,你还说,臭无赖,打死你,打死你……”

雪紫儿挥动粉拳,不断的捶打着玉霄,一张秀丽的娇容红的就像是玫瑰花一般的诱人。

玉霄又逗几个姑娘玩了一阵,这几个姑娘笑的都肚子疼了,不但是她们,就连其余的人看到,都笑的肚子疼。

好不容易,都不闹了,几个姑娘笑的嘻嘻哈哈的,喘息着休息。

就见玉霄指了指曲仙儿和洪袖儿道:“二位师姐,忘了告诉你们了,刚才我洒n的时候,不小心n在了你们的裙子上了,真是抱歉抱歉……”

“啊!”

“啊!”

曲仙儿和洪袖儿正在笑着,一听这话,又羞又气,急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裙子,两个姑娘下意识的摸了摸,一看,裙子幸好是干的。

二人知道又被捉弄了,一起又奔玉霄而来。

又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玉霄逗几个姑娘玩了一会,这几个姑娘,收拾了他半天,这才觉得气也出了,也笑够了,玩够了,这才一起躺了下来,吃吃笑着,开始睡觉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