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9章 绿洲3

第一百六十九章 绿洲3

凌玉霄伸手拽住了雪紫儿,就在雪紫儿的胸上抓了一把,嘿嘿笑道:“强×你们!把你们娶来做老婆,每天骑着你们,让你们天天哼哼叫,叫你们不讲理,哇,雪姐姐这里越来越肿了,估计发炎了吧……”

雪紫儿呀的一声,抓住了玉霄的一双手,红着脸掐着玉霄的手臂,嗔道:“打你的臭爪子,叫你再放p,打死你,掐死你……”

“你还敢胡说,打他,胳肢他,他就不说了……”

几个姑娘又是掐又是扭,还一边胳肢着玉霄,玉霄被弄的浑身痒的要命,只顾着笑了……

玉霄实在是痒的受不了了,哈哈笑道:“不……不敢了……哈哈哈……我……我错了……哈哈……错了还不行吗……各位大……媳妇……小媳妇……饶命呀……不跟你们动房……还不行嘛……叫你们……独守空房……可别怪我……”

“还敢多嘴,继续收拾他!”

几个姑娘咯吱着玉霄,收拾着玉霄,可把玉霄收拾惨了,直到玉霄连连讨饶,再不胡说了,几个姑娘也闹累了,这才吃吃笑着饶了玉霄。HTTp://

雪紫儿敲了玉霄头一下,掩着嘴吃吃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淘气,再要胡闹,还收拾你。”

玉霄嘿嘿笑道:“值了,被掐了一顿,摸了美女最软的地方,值了……”

雪紫儿羞的满脸通红,举起手就打玉霄,玉霄急忙躲到了姐姐的身后,嘿嘿笑道:“不说了还不行嘛,你这母老虎,这么凶,除了我要你,没人敢要你了。”

雪紫儿气的过来掐玉霄,嗔道:“你真是死性不改,看我不打你,哼!”

凌玉霄嘿嘿笑道:“好了好了,不玩啦,你们想收拾死我呀,好了好了,睡觉啦,睡觉啦。”

几个姑娘吃吃直笑,也不跟玉霄闹了。

玉霄故意正色道:“喂,该谁守夜了?”

岳商道:“下半夜我守吧,你们都休息吧。”

玉霄笑道:“师兄,好好的注意着点,看着下面,别叫妖魔逃了。”

岳商道:“嗯,你睡吧,交给我了,别闹了。”

玉霄笑道:“师兄累了叫醒我,我替你守一会。”

曲仙儿嗔道:“喂,你自己不会起来呀?”

玉霄嘿嘿笑道:“我睡觉睡的太死了,要不这样吧,三位师姐替我吧,谁叫你们是我的好师姐来呢?”

曲仙儿嗔道:“去你的吧,臭无赖,真是大懒蛋!”

岳商淡淡一笑,道:“好了,你们休息吧,我知道了,小师弟,你就睡吧。”

岳商为人忠厚,颇有长者之风,又是师兄,又是看着玉霄长大的,可谓是半师半兄,跟玉霄四人感情深厚,哪里能计较这些,其实他根本就没打算叫起玉霄来叫玉霄守夜。

玉霄看了看廉政和魏晓晨,嘿嘿笑道:“廉师兄,魏大嫂,你们可以睡觉了,天怪冷的,你们抱在一起睡得了,何必遮遮掩掩的呢?这样吧,你们就以白云为床,在软绵绵的白云上爱爱多快活,多美呀,哈哈哈……”

魏晓晨这个气,气的脱掉了绣花鞋,照着玉霄的头就砸去,嗔道:“闭住你的臭嘴!讨厌,臭无赖,打死你!”

玉霄一把接过绣花鞋,故意的嗅了嗅,皱眉道:“哇,我以为大嫂人这么漂亮,就连脚都是香的呢,原来,是一双臭脚呀,臭死啦,臭死了……”

魏晓晨羞红了脸,嗔道:“臭无赖,把鞋子还给我!”

玉霄嘿嘿笑道:“喂,大嫂你这人太小气了,送给我了,干嘛要回去呢?”

玉蝶一把夺过鞋子,轻轻的用玉指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霄弟不准胡闹了,睡觉吧!”

玉蝶将鞋子递给了魏晓晨,魏晓晨对着玉霄吐吐舌头,哼了一声不理玉霄了。

玉霄哈哈笑道:“其实呢,大嫂你应该感激我才对嘛,等你们成了亲后,见到了我以白云为床,这么舒服的床你们能不喜欢?说不定,你们成了亲后,想起了我这好床,也许你们就会浪漫的在白云上睡觉,做做那快活的美事了,哈哈哈……”

其实,魏晓晨还真有这个心,魏晓晨暗自好笑,暗暗的道:“这要是和廉大哥在白云上睡觉,我们在白云上做那件事,哇,多浪漫呀,多美呀,这办法真不错,有机会一定和他试试。”

不但她这么想,这几个姑娘其实也有这个念头,但这种事只能暗暗的想,绝不能露出来,免得被人耻笑。

但玉霄一语道破她的想法,魏晓晨和廉政脸都通红,因为廉政又何尝没这个想法呢?

其实,男女最喜欢的就是浪漫,就是新奇和刺激,在飘渺柔软的白云上风流,是多么浪漫的事,世上又有几个男女不想呢?

说没有这想法的男女,一定是伪君子。

魏晓晨呸了一口,骂道:“臭不要脸,我才不理你呢,哼!”

玉霄哈哈一笑,悠然的躺在了软绵绵的白云上,望着漫天星斗,叹道:“将来有一日,我带你们到月亮上去,咱们在月亮上睡觉,在月亮上做那事去,哈哈哈……”

这愿望是多么的美呀,几个姑娘望着弯弯的月亮,不禁神往,这么美,这么浪漫的想法,谁又能不向往?

第一百七十章云桥

明月高悬,繁星点点,这个世界看上去又是那么的美好,似乎刚刚那地狱一般的世界已经不见,这究竟是什么世界?为什么连这凶残的世界都这么会伪装?

人和人之间是虚伪的,动物和动物之间也是虚伪的,这世上每一个生命都在伪装着自己,伤害着别的生命,谁也不例外。

岳商静静的盘膝而坐,但一双眼睛却没有闭上,他一直都在盯着绿洲中,一直都在警惕的注意着白云上的动静。

虽然这里很高,可是也不安全,因为猛兽飞不上来,可是凶禽却可以飞的上来,虽然玉霄做了气盾和水晶泡泡护身,但凶禽撞过来,依旧能撞破,依旧能伤害大家。

岳商情殇剑在手,随时准备应付危急,这把情殇剑,白玉一般的剑身,洁白无瑕,看上去就像是苗条的少女,但却叫做情殇剑,为情而伤,嗜血杀生,这就是情殇剑的来历。

没有人知道岳商的来历,他一向也从不告诉别人自己以往的经历,他的身世是一个谜,就连曲天赋夫妻都不知道。

但大家都知道,岳商是个孤儿,而且对于情好像没有少年人那种冲动,他竟然选择真正的修道,从此远离尘嚣,皈依三清教。

所以,岳商这么久,从没有交过女性朋友,他就好像一个被情所伤的人一样,对情之一字,看的太淡太淡。

他莫非是一个被情伤过的人?

岳商已经不再年轻,已经三十五岁,嘴唇边已经留起了胡须,他人已经到了中年。

岳商望着熟睡的玉霄和曲仙儿姐妹,嘴角边挂着一丝丝微笑。

在他的眼中,玉霄和曲仙儿姐妹,其实就跟他的亲兄妹没什么区别,因为玉霄四人,乃是他看着长大的,他教他们识字,读书,即是兄长,又是良师。

玉霄的顽皮,曲仙儿娇气琴艺,洪袖儿的飒爽和舞姿,楚桂儿的天真和活泼,都是那么的可爱,每一天,他见到四个小师弟师妹,都是那么的快乐。

眼看着,四个孩子转眼就成人,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但日久生情,四个人在一起吃喝玩乐,一起修行练功,如何能没有感情?

虽然三个女孩子都喜欢上了他,曲仙儿三姐妹很苦恼,但幸好,玉霄本事大,一个人同时被她们喜欢上,但又能让三人都这么快乐。

岳商有时候都在想,玉霄会喜欢谁多一点?但连他都看不出玉霄究竟喜欢谁多一些,因为玉霄逗这个开心,一定不会忘掉另外两个,他逗这个生气,也绝不会忘掉另外的,总是一起捉弄她们。

绿洲内毫无动静,蝙蝠洞内也没有半点动静,他们究竟在做什么?难道是在布置埋伏?

很快的,斗转星移,明月西沉,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这本该换玉霄守夜了,可是玉霄依旧睡的跟死猪一样,睡的这个香,鼾声如雷。

岳商根本就没有心让玉霄守夜,他之所以守第四夜,为的也是替玉霄,因为玉霄的确是太累了,做师兄的,替师弟守一个时辰的夜,这又有什么?

所以,岳商根本就没打算叫玉霄来守夜,其实,玉霄也没打算起来守夜,因为他知道,以师兄的为人,他自己没醒,绝不会叫他。

玉霄没有醒,可是玉蝶却醒了,玉蝶是个有心的姑娘,最是懂事,这本该轮到兄弟守夜了,玉霄不想守,她就有心替玉霄。

因为这世上只有玉蝶跟玉霄最亲,虽然不是亲姐弟,但胜似亲姐弟,因为在玉蝶的心中,于是深爱着玉霄的。

玉蝶坐了起来,淡淡一笑,轻轻道:“师兄,你请休息休息吧,我来替你会。”

岳商一见玉蝶醒了,也轻声道:“不必了,玉蝶师妹,你睡吧,我不累,我守好了。”

玉蝶道:“不,本该霄弟守夜了,怎能再劳累师兄呢?师兄请休息吧。”

岳商摇摇头道:“师妹不必气,我作为师兄,理所应该的。”

雪紫儿和卓悠悠也醒了,雪紫儿揉揉眼睛道:“师兄,别争了,你休息一会吧,我们睡的够了,我跟玉蝶姐姐守夜吧。”

卓悠悠轻轻道:“再要争执,大家都醒啦。”

岳商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抱拳道:“那好吧,有劳几位师妹了。”

雪紫儿看了看玉霄,轻轻道:“就算大家都醒了,他也醒不了,睡的跟死猪似的。”

卓悠悠吃吃道:“他就这么个人,最不喜欢熬夜了,他是吃得饱睡得着,嘻嘻嘻……”

玉蝶轻轻的摸着玉霄的脸颊,替玉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柔声道:“你们都睡吧,我替弟弟就是了。”

卓悠悠笑道:“天都快亮了,我是睡够了,不睡了,咱们一起看日出吧。”

雪紫儿也道:“是呀,不睡了,早起来会罢了。”

卓悠悠看了看憨憨入睡的玉霄,又看了看那三姐妹,就见曲仙儿三姐妹睡的也是那么香,三个人都抱在了一起,彼此依靠着,睡的那个香。

卓悠悠轻轻道:“这四个人,都是没心没肺的,就知道吃喝玩乐,当真是四个活宝。”

三个姑娘靠在一起,再也不说话,天地间除了玉霄的鼾声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三个姑娘坐了不过小半个多时辰,天已经亮了。

旭日初升,层层云海中红光一片,美的好似幻境。

三个姑娘欣赏着日出,感受着清晨第一缕阳光。

除了玉霄和三个师姐依旧憨憨入睡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经醒了。

卓悠悠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吃吃笑道:“大懒蛋,起来啦,天亮了。”

玉霄皱皱眉,道:“去去去,我再多睡会,别吵。”

卓悠悠叱道:“你怎么还是这么懒,跟你小时候一样,真是大懒蛋。”

卓悠悠吃吃笑着,又来到三姐妹身边,看了看睡的正香的曲仙儿,又看了看离着曲仙儿只有一尺多远的玉霄,卓悠悠眼珠一转,一个坏主意生出了,卓悠悠伸手照着曲仙儿的胸就捏了一把,然后淘气的躲开了。

曲仙儿虽然睡的熟,但女人的禁区被捏了一把,这地方被捏了,她如何能不醒,而且卓悠悠捏的还挺重,她还真挺疼。

曲仙儿呀的一声,摸着被捏疼了的胸,揉揉眼睛,看了看四周,只见玉霄在憨憨入睡,洪袖儿姐妹依旧在睡,四周根本没别人了。

曲仙儿也不知道谁捉弄她,但感觉除了玉霄这么淘气,这么坏的捉弄她之外,应该没别人了,曲仙儿羞红了脸,嗔道:“是那个王八蛋捏我……这……”

卓悠悠忍住笑,轻轻的指了指沉睡的玉霄,那意告诉曲仙儿,是玉霄干的。

曲仙儿羞红了脸,又羞又气,还真以为玉霄戏弄完她然后装睡了。

曲仙儿红着脸嘤咛一声,上去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好几下,嗔道:“你无赖,你无耻,你…流,你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