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0章 云桥1

第一百七十章 云桥1

其实曲仙儿并没真生气,虽然禁区被摸了,但这要分谁摸,若是别的男人敢侵犯她,她不将那男人杀死将手剁下来都不解气,可玉霄这么捉弄她,她心中却是甜丝丝的,不过,这么多人在,若不撒娇打他几巴掌,这脸面哪里能下的来。

而且曲仙儿气玉霄手太重,因为捏的她胸有点痛,曲仙儿暗暗埋怨玉霄,心道:“你这坏蛋,你摸我就摸我吧,干嘛出手这么重,捏的人家怪痛的,你轻轻的摸一下也就是了,真是大坏蛋……”

曲仙儿对着玉霄连拧带敲,又连推带骂的,玉霄哪里能不醒,就连洪袖儿和楚桂儿都醒了。

玉霄揉揉双眼,一见曲仙儿正撒娇打自己,玉霄就一皱眉,抓住了她的两只手,问道:“喂喂,我睡觉惹你了?干嘛打我?”

曲仙儿嗔道:“你坏……你还问,你装什么糊涂?你自己做的事你不知道嘛……”

洪袖儿打个哈欠道:“喂,什么事呀?”

楚桂儿也问道:“就是呀,小师弟又惹着你了?”

曲仙儿那里能好意大声说玉霄摸她的胸来,这说出来羞死人了。

曲仙儿红着脸在两个姐妹耳边嘀咕的几句,洪袖儿和楚桂儿立刻围住了玉霄,洪袖儿呸了一口道:“卞流!无耻!呸!

楚桂儿则吃吃笑道:“小师弟,你可真是,你干嘛要去摸姐姐的胸呀,你要是想吃奶了,叫声娘,我喂喂你不就成了嘛……”

可把曲仙儿气坏了,桂儿简直太胡闹了,那有这么替人出气的。

气的曲仙儿推了桂儿一把,嗔道:“喂,你说什么呢?不要脸……”

凌玉霄失声道:“什么?你是说我摸你那里了?”

曲仙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一下,嗔道:“不是摸!你是掐了我一下,好痛!你无耻,…流,呸!呸!”

凌玉霄连连叫道:“喂喂喂,冤枉呀!你醒了我都没醒,我那有时间去做这事呢?还有,我要是对你那个,嘿嘿,我哪能这么用力呢?我一定很温柔,很温柔的,不是我呀……”

其余的人这个笑,虽然他们没注意卓悠悠去捉弄他们玩,但听到这好笑的事,一个个不由得啼笑皆非。

曲仙儿嗔道:“你无耻!你做了坏事,还不敢承认,你下流,我非告诉娘亲,你轻薄我,你欺负我,打死你,打死你,臭无赖……”

曲仙儿挥动粉拳不住的捶打着玉霄的胸膛,那娇嗔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凌玉霄就觉得心中一荡,抓住仙儿的手,情不自禁的在仙儿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嘻嘻笑道:“喂,我要摸你,何必偷偷摸摸的呢,我现在就可以明目张胆的……”

曲仙儿呀的一声,护住了禁区,嗔道:“你……你敢,你敢轻薄我,我剁掉你的狗爪子……”

卓悠悠抱住玉蝶在一边这个笑,就连玉蝶和雪紫儿都笑成了一团。

凌玉霄微笑着捏着仙儿的鼻子道:“傻丫头,你叫人家给耍啦,我问你,谁告诉你是我做的?”

曲仙儿指了指嘻嘻直笑的悠悠,嗔道:“她呗,我醒了周围除了你没别人!你混蛋,掐的人家这里好痛。”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痛呀,那我帮你揉揉呀……”

“你滚蛋,你去死吧,臭无赖……”

凌玉霄捏着曲仙儿鼻子,微笑道:“笨丫头,这种事就叫栽赃嫁祸了,这种事谁第一个告诉你的,就是谁做的,这就叫栽赃嫁祸,恶人先告状,这你还不懂?真是笨蛋。”

曲仙儿再笨也明白了,而且她也不笨,曲仙儿气的叫道:“好呀!卓悠悠!原来是你耍我!”

曲仙儿气冲冲的就去找悠悠算账,卓悠悠掩嘴笑道:“喂喂,你怎么这么小气呢?大家都是女人,摸一下有什么关系嘛……”

曲仙儿骂道:“放屁,你掐的我好痛,不行,我要掐回来!”

洪袖儿和楚桂儿一见是悠悠戏耍仙儿,立刻三姐妹成了一条战线,一起围了上来,洪袖儿道:“对,而且要加倍!”

楚桂儿道:“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今日她敢欺负仙儿姐姐,就是欺负咱们姐妹,打她!”

凌玉霄一见几个姑娘要闹起来,急忙拦住道:“喂喂,别闹,不就是这件小事嘛,这样吧,她栽赃陷害,挑唆咱们不和,害我挨打,你们别掐她,掐她胸的事让我来做不行嘛……”

三个姑娘这个笑,三个人一使眼色,一起上前,就将悠悠抓住了,曲仙儿吃吃笑道:“来,小师弟,便宜你了,好好的替她按摩按摩……”

卓悠悠刚想甩开她们,就被楚桂儿胳肢的吃吃直笑,连半点力气都没了,楚桂儿吃吃笑道:“小师弟,快来,这大便宜可是你的了。”

凌玉霄双手乱伸,故意吟笑道:“嘿嘿嘿嘿,悠悠,你那里肿了,我帮你揉揉,我可是好意呀……”

卓悠悠又羞又臊,嗔道:“你……哈哈……你敢……你敢轻薄我……我……咬死你……玉蝶姐……救命呀……”

凌玉霄直接就扑了上去,大笑道:“叫你坏,谁也救不了你啦。”

他扑了上去,猛地一伸手,不是去摸悠悠的胸,而是照着曲仙儿的胸捏了一下,曲仙儿猝不及防,根本没想到,就觉得胸被摸了一下,芳心一阵乱跳,脸瞬间通红,曲仙儿嗔道:“你……”

凌玉霄嘿嘿笑道:“摸一下又不会死,再说了,谁叫你刚才冤枉我的,这一下咱们扯平了,告诉你,我这叫声东击西,不这样,我哪能这么舒服的摸你一下呀,哈哈哈哈……”

卓悠悠这个笑,她正笑着,就觉得自己的胸也被捏了一下,卓悠悠呀的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胸,原来,又是玉霄做的。

玉霄哈哈笑道:“告诉你们这叫声东击西了,臭仙儿冤枉我,打的我好痛,臭悠悠更不是好东西,竟然栽赃嫁祸,害我挨打,所以你俩都必须要接受惩罚,哈哈哈……”

曲仙儿和卓悠悠都臊的粉面通红,一起掐腰道:“凌!玉!霄!”

二人一起奔玉霄而来,扬起拳头就去捶打玉霄。

玉霄在几个姑娘身边来回的躲避着,边哈哈笑道:“喂,你俩可别感激我给你们做胸部按摩,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感谢了……”

雪紫儿正在笑,就觉得自己的胸也被掐了一把,玉霄哈哈笑道:“哎呀,真是抱歉,雪姐姐,我本不想碰你的,我想摸姐姐一下的,没想到摸到了你,你可别生气呀,哈哈哈……这样吧,我一视同仁,每个人都给你们揉一下,你们就都满意了,就不会吃醋打架啦……”

玉霄真是胡闹到家了,嘿嘿笑着,在几个姑娘身边飞速的转了几圈,每个姑娘的胸上,几乎都被捏了一下……

就连玉蝶都没有避开,胸上也被玉霄摸了一把,可把六个姑娘给羞坏了,一起围住了玉霄,又敲又打,曲仙儿姐妹也不跟悠悠打架了,六个姑娘一起对外,同时对付玉霄了。

玉霄连连叫道:“喂喂,摸摸又不会死,难道你们不洗澡吗?洗澡的时候,自己就没摸过吗?你们就当我的手是你们自己的手,自己摸了自己一下不就得了,摸摸又不会死,又不会少块肉,谁叫你们那里这么好玩的,有好玩的东西大家一起玩嘛,你们何必这么小气呢,哈哈哈……”

“无耻!”

“下流!”

“你还说,臭无赖,打死你……”

“打他……”

“喂喂,这样吧,我摸你们不过就一下,你们就摸我两下,摸回来不就行了,这样大家不就扯平了嘛……”

“这无赖,还敢胡说八道,使劲打他……”

“掐他……”

这一次玉霄更惨,被六个姑娘这个收拾,六个姑娘又是掐,又是咬,又是敲又是打,又是胳肢他,又是呸他,可把玉霄收拾惨了,直到玉霄连连道歉,几个姑娘打累了,这才笑着饶恕了他。

六个姑娘打的也累了,停下了手,雪紫儿骂道:“臭无赖,你再敢,看我不把你的爪子剁掉,哼!”

其实,这要是别的男人敢这么轻薄她,雪紫儿早拔出紫芒刃将那人给杀了,可玉霄这么戏弄她,逗她玩,虽然是轻薄了她,但她却被逗的很开心,心中根本就没生玉霄的气。

凌玉霄微笑道:“天亮了,唉……昨夜我守夜守的好累呀,你们玩吧,我再睡会啊。”

卓悠悠这个气,骂道:“你放屁!你什么时候守夜啦?是我们三替你守的,你要不要脸?”

雪紫儿也骂道:“你就知道睡,睡的跟死猪似的。”

凌玉霄嘿嘿笑道:“呀,原来是三位姐姐替我呀,真是抱歉抱歉,小弟没有什么好报答各位姐姐的,这样吧,我就以身相许了。”

玉蝶扑哧笑了,照着玉霄的额头戳了一下,嗔道:“别闹啦,你简直太不像话了,快起来,你看看,日出多美呀。”

玉霄躺了下来,道:“美什么?不就是太阳嘛,我又不是没见过,再说了,日出再美,那有我六个小媳妇美呀,睡觉啦……”

曲仙儿三姐妹将玉霄拉了起来,嗔道:“你就是懒,快看呀,多美呀,好漂亮呀!”

“快看呀……”

玉霄苦笑道:“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好吧,好吧,陪你们看看。”

玉霄靠在曲仙儿的肩头,虽然看着日出,但却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曲仙儿轻轻道:“哇,好美呀,喂……又睡啦,你真是大懒猪。”

日出实在是太美了,初升的骄阳,就这样透过层层白云,照射在她们美丽的容貌上,她们更加美的犹如仙子一般了。

玉蝶皱眉道:“霄弟,别睡啦,快起来,起来吃点东西,洗洗脸,咱们还要去蝙蝠洞呢。”

玉霄打个哈欠,在曲仙儿粉红色的衣裙上擦了擦口水,曲仙儿气的拧住他的耳朵,嗔道:“咦,真恶心,你真脏,讨厌……”

玉霄笑道:“好了,天亮了,那些动物都睡觉去了,地上安全了,走吧,咱们去洗洗脸。”

曲仙儿嗔道:“才不用那水洗呢,脏死了,昨夜死了人,又是血,里面还有蛇,恶心死了。”

几个姑娘也真是有本事,一个个就在水晶泡泡内施展寒功,化露为水,用干净的露水开始洗脸。

几个人洗漱完毕,匆匆的吃了点东西,所带的干粮不多了,吃完了这一餐,基本上就没吃的了。

玉霄叹道:“依我看,等会咱们去打点野味吃,已经没有吃的了。”

卓悠悠微笑道:“那两位和尚师兄和两位尼姑师姐怎么办?”

玉霄嘿嘿笑道:“当然也要吃肉了。”

禅悟一听,连连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罪过,罪过,这……这如何使得。”

玉霄笑道:“二位师兄,二位师姐,你们吃肉破戒的事,我们保证保守秘密不告诉四位和尚师傅就是了,再说了,就算你们喝水都破戒了,因为水中有鱼,有蛇,还有无数的小虫,你说你们喝了有鱼的水,有血的水,跟喝肉汤有什么区别?所以呢,吃一口也是吃,吃两口也是吃,何必这么想不开呢?常言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嘛……”

两个和尚直念经,念叨个不停。

玉霄也不理他们,笑道:“算了,等你们饿着了,自然就会吃了,喂,各位美女,咱们这就要打架去了,你们吃饱了喝足了,谁去拉屎快去吧,等到打架的时候,可没时间啦。”

雪紫儿羞红了脸,骂道:“无耻,下流!”

曲仙儿嗔道:“你……你真恶心,说的真难听……”

楚桂儿嘿嘿笑着,柔声道:“玉霄哥哥,求你件事好不好?”

玉霄急忙道:“喂喂,你可别这么叫我,你这么叫我,准没好事,不干!”

楚桂儿嘻嘻笑道:“你借我你的衣服用用嘛。”

玉霄皱眉道:“干嘛?”

楚桂儿嗔道:“你脱下来嘛,我不要你的珍珠衫,我要你珍珠衫里面的衣服嘛。”

玉霄道:“不给,你要我衣服做什么?你要走了,我穿什么?”

楚桂儿红着脸,吃吃笑道:“这样吧,就算我买你的好不好?”

玉霄叱道:“不卖!你究竟干什么呀?”

楚桂儿脸越来越红,终于轻声道:“我……身上的粗布带的不多了,再用几次,就没了,方便的时候,没有用的了,你把衣服借给我用用,回家我给你做好几件新的还不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