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0章 云桥2

第一百七十章 云桥2

玉霄这才明白,原来楚桂儿要他的衣服不是为别的,原来竟然是要将他的衣服撕成一块块的,通俗的来说,是拿去当擦屁股纸用。

那时候,没有发明纸张,一般的穷苦人家,方便的时候,用来擦屁股多用树叶,石块,可是她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姑娘们,却是娇贵的用粗布擦屁股,因为她们可谓是高贵的人。

玉霄这个笑,嘿嘿笑着故意道:“喂,小师姐,你们女人不是不拉屎的吗?要这个做什么?”

楚桂儿气的捏住了他的鼻子,嗔道:“废话少说,你给不给?不给我可抢了!”

玉霄苦笑道:“喂喂,你讲不讲道理的?你强盗呀?没有粗布擦屁股,活该,你不会用石块呀,叫你不听话,没事非要跟着来。”

楚桂儿嗔道:“你放屁,石块哪能……你坏死了……”

玉霄道:“唉,你们可真娇贵,你们不是带了很多的粗布嘛,谁叫你吃的多拉的多,把粗布用完了的,不给,就不给……”

玉蝶红着脸道:“我……我这里还有一些,你先用着吧,用完了再说。”

玉霄微笑道:“嘿嘿,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吧,昨天死了这么多人,那些人的身上穿的兽皮都挺不错的,动物把人吃了,可是那些兽皮却不吃,你们呢,就去将白骨的兽皮拿来,割成一块块的,拿去擦屁股不就得了,哈哈哈……”

曲仙儿轻声道:“那么脏……”

玉霄坏笑道:“总比你们没擦屁股的,用石块干净的多吧,脏点不会洗干净了用吗,真是笨蛋。”

众人又好气又好笑,但这种事还真是麻烦,因为他们都是人,还没修炼到不吃不喝不拉不撒的境界,当然需要了。

这就是世间所有生命的无奈之处,只要活着,就必须吃饭,就必须要拉撒,虽然不美,但任何人也无可奈何!

凌玉霄笑道:“喂,你们赶紧去拉屎撒尿去,对了,我也要去拉屎去了,我的小媳妇们,谁陪我一起去?”

众人简直被逗得啼笑皆非,这方便还有找人一起去的吗?而且还是找女人一起去,这简直太胡闹了。

雪紫儿红着脸骂道:“无耻!…流!”

凌玉霄哈哈笑道:“唉,只可惜大美女们虽然都这么美,可是拉屎的时候一样也不美呀,谁稀罕看你们去拉屎,我是怕你们被怪兽吃了,给你们护驾罢了。”

卓悠悠重重敲了他一下,嗔道:“行了行了,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敢劳动你老大驾,哼,不要脸!”

凌玉霄微笑道:“喂,给你们玩个好玩的东西呀,你们想不想玩呀,这游戏绝对好玩。”

曲仙儿叱道:“切,又不知想什么坏主意欺负人了,哼,才不理你呢。”

凌玉霄悠然笑道:“喂,这可是你们不玩的呀,可别怪我,唉,你们不玩我玩,你们说,用白云做桥,从天上,在云桥上滑到地上,咱们从天上,在白云桥上滑下去,这好不好玩呢?唉……你们不喜欢玩,那我自己可玩了。”

几个姑娘立刻来了兴趣,玉蝶失声道:“什么?你打算从空中滑下去?”

雪紫儿也失声道:“什么,用白云做桥?从空中滑下去?这……这能行吗?你疯啦?”

凌玉霄悠然笑道:“你傻呀,我可以将白云凝固住,白云又不会散,然后呢,我就做一个弧形,又不是直着落下去,是倾斜着的,咱们倾斜着从云桥上滑下去,绝不会摔着的,而且呢,一定很刺激,很好玩的,这可是我从囚牛峰上的天梯上想到的,今晚上睡觉的时候,睡在白云上我就想怎么玩好玩,无意中想到了囚牛峰的天梯,于是我就想,如果用白云做一个像天梯那么个弧形的楼梯,不过呢,白云桥上却没有楼梯,是光滑的,这么高,一定会滑下去的,就好像山坡一样,肯定是滑的,而且咱们在天上这么高,这斜度更大,跟囚牛峰上的天梯的高度差不多了,滑下去你们说好不好玩呢?”

楚桂儿是最好玩的,当先拍手叫好道:“哇塞,你真聪明呀,这一定很好玩的,快快,咱们就做个长桥呀,一定很好玩,而且咱们又会飞,也不会摔着呀,更何况,下面就是沙漠,更不会摔着了,一定很好玩,快呀……”

凌玉霄嘻嘻笑道:“其实呢,咱们不做云桥,用袖儿师姐的两条红袖当桥都行,她可以将红袖变长,变得又长又大的,咱们从红袖上滑下去一定很好玩。HTTp://”

洪袖儿气道:“喂,你就别糟践我的红袖啦,这里六七十丈高,我的红袖只能变十几丈长,哪能变这么长呀,才不给你玩呢。”

凌玉霄笑道:“所以呀,我才想到将白云冻结,滑下去玩呀,这白云可是取之不净的,这个可不怕不够长,哈哈,你们看我的吧,今天送你们个好玩的游戏,喂,你们怎么谢谢我呢?这可是我的创新呢,以后你们可有的玩了,这样吧,一人让我亲一口就得了,哈哈哈……”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先做吧,好玩的话,再说,不好玩的话,才不给你亲呢。”

凌玉霄笑道:“一定好玩,看我的吧!”

玉霄说罢,抽出了九子凝冰剑,接连着在空中画了四个圆圈,就见这四个圆圈不断旋转着就射向了空中漂浮着的白云。

众人听了简直觉得不可议,因为这想法简直太疯狂了,他居然要将白云做梯,从天上,将白云冻结成一条白飘带,然后从天上滑下去,这简直太搞笑了。

玉霄微笑道:“其实呢,这个东西,我昨晚睡觉的时候,都想好了一个最美妙的名字,就将这个好玩的东西命名为‘滑梯’,你们说妙不妙?因为这个云桥从天上倾斜到地上,一定是滑的,咱们还是滑下去的,之所以叫做梯,因为我学的是天梯的模样做的,故此叫这个东西为‘滑梯’,哈哈,真是绝妙无比,哈哈,后人一定喜欢这个东西,以后呢,这种好玩的东西就叫做滑梯啦!”

玉霄边说着话,边将九子凝冰剑连连的画着,再看半空中的浮云纷纷都被卷进了那四个小小的漩涡内,玉霄将四个小漩涡一指,再看四个小漩涡,卷积着无数的白云雾气就慢慢的往七八十丈的沙漠中射去……

再看这四个漩涡越来越大,最后玉霄将四个漩涡碰在了一起,就见一个满是白云的大漩涡旋转着就往沙漠中飞去,立刻就见空中出现了一个又长又宽倾斜的云桥,这白云做的斜桥,在旭日的照耀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美的犹如一个七色彩虹桥一般!

这个七色彩虹桥宽三丈方圆,长七八十丈,直通地下的沙漠,一个倾斜的七色彩虹白云桥,就赫然出现在了半空中!

众人看的又惊又奇,简直觉得不可议!

喜得九个姑娘一起拍手叫好,就连廉政和岳商以及两个和尚都拍手称赞。

玉霄将九子凝冰剑连连挥舞,直到云桥到了沙漠的地上,玉霄才让这漩涡停止,这云桥就这么做成了。

不过,这云桥虽然做成,只是一团白云雾气罢了,还不结实,还不能玩。

玉霄将九子凝冰剑祭出,就见九子凝冰剑在七色彩虹白云桥上来回的飞了起来,飞了三趟,然后飞回到了玉霄的手中!

再看,这个白云飘渺的七色彩虹桥,立刻被冻结住了,就像他们晚上睡觉睡在的那片白云上的白云一样,都被冻结住了,冻的结结实实的。

玉霄用凝冰剑冰冻住的白云,只要不是兵器和真力用力的撞击,根本不会融化,就算是太阳出来了,都不会融化,这就是九子凝冰剑的妙处所在。

九子凝冰剑的寒气比卓悠悠手中的霜寒剑还要冷几百倍,这世上除了玉霄不怕这种阴寒之气之外,就算是卓悠悠寒功这么厉害,都不见得能驾驭的了九子凝冰剑。

凌玉霄将九子凝冰剑召回,微笑道:“哈哈,滑梯做好啦,咱们可以玩了!”

雪紫儿掩嘴吃吃直笑,但还真不敢相信,问道:“这……这个结实嘛?别万一滑到一半,滑梯断了,咱们不就摔着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雪姐姐,你真是的,胆子怎么变小了呢?就算这个不结实,以咱们的修为和本事,还能摔着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而且,咱们睡在白云上,还不是小师弟的寒冰剑冻结住的吗?一晚上都没事,可见结实的很了,你不玩,我们姐妹玩。”

雪紫儿嗔道:“谁怕了?谁不敢玩了?”

楚桂儿哈哈笑道:“既然这样,咱们一起玩呀,一定很好玩的。”

凌玉霄微笑道:“是呀,这样吧,咱们七个人,一起从天上滑下去,大家手拉手,一起玩,你们六个都是我的小媳妇,这样吧,要是不结实的话,咱们大家一起摔死得了,死了也不分开,好不好呀?”

曲仙儿嗔道:“喂,什么死不死的呀,咱们的本事还能摔死呀。”

凌玉霄笑道:“来吧,玩滑梯啦。”

玉霄亲昵的左手拉着姐姐玉蝶,右手拉着曲仙儿,玉蝶高兴的拉住了卓悠悠,卓悠悠拉住了雪紫儿,那边曲仙拉着楚桂儿的手,楚桂儿拉着洪袖儿的手,七个人并排站在了一起,嘻嘻哈哈直笑。

岳商苦笑道:“喂,你们真的要玩?这么高,小心点,我看,还是别玩了,挺危险的。”

曲仙儿咯咯笑道:“师兄,你就放心吧,这里斜度这么大,虽然高点,但没事的,而且下面就是沙漠的沙地,软绵绵的,摔不到的,师兄,你就放心吧。”

凌玉霄哈哈笑道:“他们爱玩不玩,他们喜欢飞下去,咱们可不管,咱们一家人玩的开心就好了,喂,廉大哥,魏大嫂,你们玩不玩呀?”

魏晓晨也好奇,见到这么好玩的东西,哪里不想试试,而且这种好玩的游戏,自从有了人类,就没有人玩过,也没有人发明过这么有趣的游戏,她如何能不玩。

魏晓晨吃吃笑道:“怎么能不玩呢?你们先滑下去,等你们到了地上之后,我们就滑下去,别到时候撞在一起。”

凌玉霄哈哈笑道:“好呀,那我们先下去啦,喂,六位老婆,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跳到上面去,大家坐在上面滑下去,哈哈哈……一……二……三……跳!”

这些姑娘胆子也真大,就在七八十丈高的空中一起跳了下去,跳到了那个倾斜的约有六十度的云桥上了。

七个人手拉手,就好像七道彩虹一般,立刻就从云桥上滑了下去!

云桥上被冻了一层薄薄的冰,滑溜溜的,七个人就这么化作一道光滑了下去!

六个姑娘一见,是又高兴,又有点害怕,六个人一起齐声惊叫,大叫着就滑了下去!

六个姑娘当真是玩的开心,这游戏实在是太刺激太好玩了!

凌玉霄大笑道:“喂,好玩吗?”

曲仙儿简直都不敢睁眼了,因为这速度太惊人了,实在是难以控制住,简直比飞都快!

曲仙儿大叫道:“喂,我的天呀,真好玩,不过,咱们落地时,这么快的速度,万一摔到怎么办呀?”

凌玉霄哈哈笑道:“放心,没事的,你们没看到下面那边斜度小了很多么?渐渐的越来越小,几乎都是平的了吗?这就是用来减速度的,免得被摔到准备的,你就放心吧,哈哈,姐姐,你别闭着眼呀,快看,滑下来的风景多美呀,多好玩呀。”

玉蝶勉强睁开眼,苦笑道:“你呀你,真是鬼灵精,什么你也敢玩,什么你也想的出来,这么快,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凌玉霄将头一歪,靠在了玉蝶的胸上,嘿嘿笑道:“那我听听……”

玉蝶双手都占着了,根本抽不出手来推玉霄,就觉得玉霄的头故意的蹭了蹭自己的胸,玉蝶就觉得心跳的更快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玉蝶羞的满面通红,嗔道:“去,别胡闹,这时候还闹?再闹我可生气啦!”

曲仙儿一歪头,咬住了玉霄的耳朵,轻轻的咬了一口,嗔道:“喂,臭无赖,你这是做什么呢?不要脸!”

玉霄嘿嘿笑着,又将头靠在了曲仙儿的怀里,故意的在她胸上蹭了蹭,嘻嘻笑道:“你吃醋啦,那我听听你的心……”

曲仙儿也躲不开,傲人的玉峰只好任凭他用头碰了碰,羞的曲仙儿骂道:“你去死吧你,臭无赖,不要脸,哼!”

楚桂儿吃吃笑道:“唉,仙儿姐,咱俩换换位置好了,多舒服呀。”

曲仙儿红着脸骂道:“你也一样,越大越不知羞了,好吧,下次叫他赚你的便宜……”

几个人一边玩着,还一边嬉闹着,这道滑梯实在是太长了,一时半刻哪能这么快就到底。

但再长也有到底的时候,再美好的人生也有走到终点的时候,再美丽的容颜也有衰老的时候,所以,人最重要的是现在开心,只要活着的时候开心就行。

他们就很开心,因为玉霄花样太多了,就算是在危险的沙漠中,就算是在这么不美的地方,他都能找到好玩的东西,来逗她们开心。

玉霄当真是聪明的很,他做的那道长长的斜度弧形就长十几丈,七个人滑下来之后,没有直接落在地上,而是沿着那道略有倾斜的斜度云桥又往前滑了一段距离,然后七个人这才一起滑到了沙子上。

六个姑娘这个笑,嘻嘻哈哈的彼此拉着手站了起来,一起围住了玉霄,这个一口,那个一口,分别亲吻了玉霄。

就连雪紫儿都淘气的在玉霄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吃吃笑道:“喂,你可真行,真好玩。”

凌玉霄得意的道:“哈哈,都说了,做我的媳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为跟着我,永远都这么开心,而且我让你们青春不老,永远都年轻!”

卓悠悠吃吃笑道:“对对对,天底下就数你最好啦,看,他们也下来了!”

只见魏晓晨和廉政手拉手的一起也跳了下来,化作一道光,也滑了下来。

这个云桥实在是太妙了,因为是白云做的,又软又滑,她们从这么高的地方滑下来,屁股上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有摩擦的感觉,衣服是完好无损。

楚桂儿喜的拍手直叫,笑道:“咱们飞上天,再多玩几次呀,真好玩。”

于是,几个人不去杀妖魔,反而在这里玩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