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1章 心声1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声1

云桥长达约百丈,直通天际白云中,在初升朝阳的照耀下,发着七色光芒,宛如一条七色彩虹一般的美丽,更恰似一根彩虹飘带从遥遥仙境飘落尘世间!

莫非,这根七色彩虹带就是通往天堂的阶梯不成?

这世上最浪漫的事是什么?还有比这个更浪漫、更美好的礼物吗?

以洁白无瑕的白云做‘滑梯’,于心爱之人,在半空中,在七色彩虹桥上滑落,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种游戏更浪漫、更刺激的?

恐怕就是当今这世上,虽然科技发达,但想要以白云做‘滑梯’,取白云为之所用,玩这种刺激浪漫的游戏,还没有过。

玉霄真可谓是有奇妙想、异想天开的天赋,没有人像他这么的好玩,也没有人像他这么的聪明,这种人世上能有几个?

蝙蝠洞内的五个妖魔看着玉霄跟几个姑娘一起玩耍嬉戏,在他们头顶百丈的空中玩这么好玩的游戏,简直气的都要将牙咬碎!

虽然几个妖魔气愤异常,但也不得不佩服创造这好玩游戏的人,因为这种游戏的确是不多,五个妖魔不用看,就知道发明这种好玩游戏的人一定是凌玉霄。

这世上除了这个小魔头这么难对付,这么古怪之外,根本没人会想到以白云为桥,做一个长长的七彩白云飘带,在上面滑着玩。

五个妖魔有心率领蝙蝠人飞出去袭击玉霄,但这百丈的空中,没等飞上去就会被发觉了,而且这些人虽然玩,但谁知道这是不是一计呢?

所以,五个妖魔气的咬牙切齿,但却没有办法。

他们早就在蝙蝠洞内布置好了埋伏,可是玉霄不前来进攻,反而跟众多倾国倾城的红颜知己玩起了游戏。

玉霄带着众位红颜知己从半空中滑下来,滑下去,一会拉着这个的手,一会拉着那个的手,七个人玩的这个开心,简直都忘了这里是血淋淋的地狱魔鬼城了。

廉政和魏晓晨也是童心未泯,二人也随着玉霄飞上青天,然后从百丈高的空中滑落大地。

碧萝和寂籁也跟着玩了起来,就连岳商和两个和尚也玩了起来。

不过,岳商和几个和尚玩了两趟,就不再跟玉霄等人玩了,碧萝和寂籁也是一样,玩了一会就不玩了。

玩的最开心的就是玉霄等七人以及廉政和魏晓晨了。

玩这种游戏,跟心爱之人手拉手的玩才有趣,没有人作伴,哪里能玩的有意。

这世上即使再美的风景,若没有人相伴欣赏,也不会感觉到美。

这世上即使再好玩的游戏,没有人一起相伴玩耍,也不会感觉到好玩。

这种心情,岳商等没有红颜知己的人现在才明白,也只有孤独寂寞的人才会懂。

所以,游山玩水的人多是情侣,很少见到有一个人孤独的去游山玩水的。

玉霄真是顽皮极了,上去一趟,左右手就换两个女子,他永远都是在六个女子中间,他已经上去带着众位美人连着滑了六次了,每个女子都牵手两次了,而且每个女子的酥胸也都被他故意的蹭了两次。

玉霄就这一点好,对一个女子‘轻薄’戏弄了,绝不会拉下另外的,他是一视同仁,就连雪紫儿的胸都不能幸免。

雪紫儿又羞又喜,每一次被玉霄故意的用头磨蹭她的胸玩,她都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虽然嘴里骂他,但还真喜欢他这么戏弄自己玩,因为那种心跳感好美、好美。

玉霄躺在她的怀里,淘气的贴着她的胸听着她的心跳声,故意的用头去蹭她敏感的禁区,那种窒息的心跳感,那种美妙的感觉,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她这一次可有了借口,因为她双手都彼此的拉着,根本空不出手来推开玉霄了,所以,任凭玉霄躺在她的怀中跟她玩闹。

这是第七次从天上滑下去了,玉霄并没有跟几人滑下去,二人拉着几人坐在了白云上,笑着问道:“喂,各位大媳妇,小媳妇,好不好玩呀?”

楚桂儿拍手叫好道:“好呀,好呀,这是我一辈子玩过的最好玩的游戏啦。”

雪紫儿吃吃笑道:“你呀你,难得你想的出这种游戏,真是服了你了。”

玉霄神秘的道:“喂,我还有一种好玩的游戏,你们想不想玩呀?”

就连玉蝶都吃吃笑道:“当然想呀,什么好玩的?”

玉霄微笑道:“我能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你们信不信?”

曲仙儿道:“切,才不信来,你神仙呀你?”

玉霄哈哈笑道:“你不信?告诉你吧,这种本事叫读心术,就连祖师爷都不会的,你们知道吗?美人鱼的话跟咱们人话大不相同的,一开始我根本不懂的,后来呢,我的美人鱼老婆就教给我读心术,于是,我们心意相通了,她的语言我就懂了,而且她想什么,我想什么,都能感受的到的,你们信了吧?”

楚桂儿喜道:“呀,真的有这种事?哇,那快教给我们吧。”

凌玉霄微笑道:“不过呢,有点难度的,你们想学,我可以教,但必须……嘿嘿,恐怕你们不会同意的。”

雪紫儿撇撇嘴道:“真的假的呀?我可不信,世上那有这种事?”

玉霄笑道:“你信不信,试试就知道了,不知道你们谁想试试呢?”

雪紫儿道:“我先试试,我就不信有这种事,你要骗我,看我不打你。”

玉霄笑道:“那好吧,不过呢,话说在前头,在互通心声的时候,必须我的手贴着你的左胸,你的手贴着我的左胸,然后大家静下心来,谁心中也不得有杂念……”

雪紫儿失声道:“什么?要……要这样才行吗?”

玉霄微笑道:“不错,必须这样才行的。”

洪袖儿气道:“切,我看,你是想赚便宜,你想摸摸雪姐姐那里就明说,何必想这坏主意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就是呀,你又不是没摸过,而且玩滑梯的时候,你都躺在雪姐姐的胸上玩呢,嘻嘻嘻……”

雪紫儿羞红了脸,嗔道:“胡说八道,谁叫他摸……你们坏死啦,不理你们啦……”

玉霄笑道:“那你们想不想试试呢?不想试就算了。”

雪紫儿满面通红,因为她的确好奇,可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让玉霄的手去摸她的酥胸,这实在是太羞人了,虽然玉霄在玩笑中故意的碰过她的禁区,但那都是玩笑,并不是她心甘情愿的,而且她也装作生气去打玉霄了。

可若是直接这样,那简直太羞人了。

雪紫儿结结巴巴的道:“这……有……没有别的……办法……”

玉霄笑道:“喂,你们看看,这里就咱们七个人,在这白云之上,只有咱们七个人,你们怕什么?再说了,你们那里我又不是没碰过,嘻嘻嘻……哈哈哈……你们何必害羞呢?”

曲仙儿嗔道:“你还有脸说,无耻!”

卓悠悠道:“丅流,呸!”

玉蝶也道:“霄弟,你真是太胡闹了,怎么能这么玩呢?下次再要……”

玉霄一把拉住姐姐的手,就在姐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嘻嘻笑道:“姐姐,你能不能别把你当我姐姐呢?你又不是我亲姐姐,这样吧,你做我大媳妇吧,咱们都开开心心的多好,姐姐究竟喜不喜欢我,只要咱们互通心声,我就知道姐姐的心了,姐姐,试试吧。”

玉蝶臊红了脸,急忙往后退,道:“不不不,才不……才不跟你玩呢……”

玉蝶是真怕,因为她的心中有玉霄,是喜欢玉霄的,但要被玉霄用读心术读出来,那以后多羞人呀,玉蝶又想知道玉霄究竟喜不喜欢自己,是又怕自己被玉霄读出心声。

玉霄叹了口气道:“唉,你们六个都是我喜欢的人,不瞒你们说,我从情缘井中看到八个女子,除了你们之外,就是朝鲜的翡翠公主和美人鱼蓝莹,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情缘井中看见过我,仙儿三姐妹和悠悠的心我不用读都知道,她们都在情缘井中看见过我,可是雪姐姐和玉蝶姐的心我不知道,雪姐姐,玉蝶姐,你们在情缘井中见到我了吗?”

雪紫儿和玉蝶都羞红了脸,但要明着说,她们还羞于启齿,雪紫儿嗔道:“谁……谁看到你这臭无赖了……我……我才没看到你呢,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不要脸的无赖……谁会见到你。”

玉蝶轻声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女人就是这种奇怪的动物,有时候明明心里喜欢,但却没有勇气当面承认。

玉霄淡淡一笑道:“看见也好,看不见也罢,反正我心中有你们,你们心中有没有我,喜不喜欢我都不要紧,而且咱们此行凶多吉少,也许都会死在这条不归上,所以,咱们只要玩的开心就行,在这条上,不管你们怎么想,你们在我心中,就是我最爱的女人,咱们就算死,都死在一起,在这条上,咱们就是夫妻,一辈子的夫妻,就算走在黄泉上,咱们也永远不分开,永远也不会寂寞,不过嘛,当然了,咱们都没有了危险,离开了这不归,天魔也消灭了,你们不喜欢我,喜欢别人,我也绝不会怪你们,我说过,只有在这条上,一进如死亡谷那一刻,咱们才是夫妻,至于其他的时候,你们依旧是你们,我依旧是我,明白了吗?”

玉霄叹了口气,这一次他说的是真的,他轻轻的将六个心爱的姑娘揽在怀里,再也没有玩笑。

的确,自从这六个姑娘决定跟他同生共死,一起奔赴死亡谷,一起去捉天魔那一刻,他已经将六个人都当作了自己的妻子看待,因为他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他不想她们死后有什么遗憾,他要在她们还活着的时候,给她们快乐,让她们知道,自己是爱着她们的,这样,就算在这条不归上,大家都死去,那么,灵魂也会得到安慰,人生也没有了遗憾,能跟心爱之人同生共死,就算死去,又有什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