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1章 心声2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声2

所以,一上再危险,玉霄也会逗她们开心,一上捉弄她们,戏弄她们,占她们的手脚便宜,无非也是逗她们开心,因为他看的出,在她们心中,其实是喜欢自己的,彼此喜欢的男女打情骂俏,动手动脚,是一件很美,很美,很美的一件事。

并非是玉霄↓流、无耻,也并非是玉霄坏,其实这才是他的本心。

这世上的情侣有哪一个在没成亲之前不是动手动脚打情骂俏的?在恋爱之前,男人捉弄心爱的女人,故意的去触摸她们的禁区,故意的逗她们脸红,故意的戏弄她们,又有几个女子是真生气的?

那时候的**,那时候的动手动脚,那一串串轻佻的动作,其实正是那些女子最喜欢的,多年之后,那些女人一定还很怀念那一段难忘的恋爱岁月,因为那一段打情骂俏的情趣,那一阵心跳感和神秘感,过了那段时间,就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女人最喜欢回味,在成亲之后,总是喜欢回味,回味恋爱岁月中的牵手,嬉闹以及男人对她们动手动脚轻佻的爱抚,这一切的一切正是一个女人所最喜欢的。

玉霄是聪明人,而且他也有过女人,当然明白那种心情,所以他知道这些女子心中并不会讨厌他故意的去挑逗她们,去赚她们的手脚便宜,去亲吻她们,去偷偷的袭击她们的禁区,而且不但不会讨厌,而且还很喜欢那种突入起来的脸红和心跳感,所以,玉霄一上才跟她们这么玩,就连一向文静的姐姐玉蝶他都一视同仁,就因为他要给她们这种恋爱中最美好的感觉。

他要让他喜欢的红颜知己们,在这条不归上体会到人世间那种最美的心跳感,就算她们因为陪伴自己走这条不归而丧生,那她们这一生也是快乐的。

在这条不归上,什么都不重要,喜不喜欢已经不重要,爱不爱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快乐,就算是一起同赴人间地狱,也要笑着去死!

就算玉霄不爱她们,在这段同生共死的日子里,他也会让她们体会到被爱的感觉,体会到人间的快乐,更何况玉霄真的喜欢她们了。

爱情的感觉是美好的,恋爱的感觉是美妙的,可是男女之间的那种事却并非是美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完美,任何人也无可奈何。

所以,玉霄还是喜欢的是那种恋爱的美妙感觉,而不是那种肮脏的欲念,但再美好的爱情,最后的终点一定是赤体相对,一定也会不再感觉那么美。

他只想多享受一下这种美好的恋爱滋味,只想让她们也能尝试到那种最美的感觉,这就是他的心,这就是他这么胡闹的最终目的,因为他不想她们不快乐,不想她们的人生有遗憾,尤其是在这条不归上,因为前面的实在是太危险了。

六个姑娘忽然之间觉得玉霄不再那么顽皮,不再那么胡闹,变得那么正经,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他的心竟然是如此的重!

也许,他胡闹顽皮,只是他故意装出来的吧,也许,他只是想逗她们开心才装成这副样子吧。HTTp://

凌玉霄一见六个人心情又十分的沉重了,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正经,因为在这么危险的旅途中,他若是这么一本正经的心事重重,她们的心如何能这么轻松呢?

玉霄哈哈一笑,在姐姐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笑道:“喂,你们就这么小气呀?人家美人鱼们第一次跟我见面,就可以让我摸她们那地方,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不过就摸摸你们的胸罢了,摸摸怕什么,摸摸又不会死,又不会少块肉,别说是摸摸了,人家美人鱼们可都是不穿衣服给我随便欣赏呢,你们能做到吗?算了,算了,不玩就算了。”

曲仙儿失声道:“什么……什么?美人鱼不穿衣服的?”

玉蝶红着脸道:“真的吗?”

凌玉霄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们想想,她们在大海里穿衣服做什么?而且都是女人,穿衣服给谁看呢?再说了,她们又不会织布,如何能有衣服呢?告诉你们吧,她们都不穿衣服的,我不但摸过她们的胸,就连她们那……嘿嘿嘿……我都碰过……要不,我也摸摸你们那……”

雪紫儿呸了玉霄一口,嗔道:“无耻!↓流!”

凌玉霄嘻嘻哈哈直笑,喘息着道:“你以为我喜欢摸你们那里呀?人家美人鱼整天在海里,干净的很,你们呢,刚刚撒完尿都没洗过哪里呢,我一摸,一手的臭味呀,脏死啦,你们想得美……”

六个姑娘羞的满面通红,没想到玉霄竟然玩笑的说起她们撒尿的秘处来了,这如何能不羞人?

虽然美人鱼是赤倮的,但那是人鱼的世界里,可是污垢的陆地上,女人哪里能那么随便呢?

这尘世上可有太多的束缚,如何能像美人鱼那么的毫无遮拦的自由自在的活一生呢?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过来收拾玉霄,几个人一起呸了玉霄几口唾沫,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卓悠悠红着脸吃吃问道:“喂,你在美人鱼哪里住了那么久,她们又都赤……,又都这么美,你就没跟她们那……那个……”

玉霄故意问道:“那个呀?”

卓悠悠嗔道:“你……你坏……”

玉霄哈哈笑道:“我哪能玷污了这么美、这么纯洁的美人鱼呢?我喜欢的是她们纯洁的美,我不想玷污了她们,虽然她们心甘情愿的陪我,但我只抚摸过她们,亲吻过她们,始终没有跟她们发生过男女关系。”

雪紫儿撇撇嘴道:“切,才……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你……这么坏……她们又那样……你能不……动心……那就是……怪事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这就难说啦,美人鱼们光屁股我不会玷污了她们,可是雪姐姐要是光屁股,脱得一缕不挂的,那我可就不气了,因为雪姐姐可是脏的,人家美人鱼可是干净的,雪姐姐既然甘心献身给我,我要是不接受,岂不是辜负了雪姐姐的一番心意吗?来来来,雪姐姐,快,脱了衣服,脱光了,让我欣赏欣赏,咱们现在就洞房……”

雪紫儿又羞又臊,气的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无耻,↓流!谁跟你……你滚开,臭无赖,流……”

“那姐姐呢,姐姐这么美,估计脱光了比美人鱼还美呢,姐姐,你就脱光了让我欣赏一下吧,你这么美,没人欣赏岂不是太可惜了吗?这样吧,大家都脱得光溜溜的,你们说好不好玩,哈哈哈……”

六个姑娘如何能不羞臊,六个人嘤咛一声,一起又开始胳肢着玉霄,跟玉霄又嬉闹在了一起。

七个人嘻嘻哈哈的玩笑了一会,楚桂儿好奇的问道:“喂,读心术难道是真的吗?真的能知道对方的心?”

凌玉霄笑道:“那当然了,小师姐,你想试试嘛?”

楚桂儿红着脸,终于第一个轻轻点点头道:“我……我就试试吧,反正我……嘻嘻……反正我这里你又不是没碰过,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就当被狗爪子摸了一下也就是了。”

玉霄这个气,捏住了桂儿的鼻子,叱道:“喂,说谁是狗爪子呢?好了,不跟你玩了,你竟然骂我,我才懒得摸你呢,不玩了,哼!”

楚桂儿吃吃直笑,故意挽住玉霄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道:“玉霄哥哥,人家说错啦还不行嘛,就教我读心术吧,来吧,我试试看……”

曲仙儿轻轻的拽了桂儿一下,轻声道:“喂,他……他要摸你哪里呢,你……你就让他摸呀?”

洪袖儿道:“就是,多羞人呀,你真是的,也……也不害羞……”

楚桂儿吃吃笑道:“二位姐姐,你们傻啦?你们那里没被他碰过吗?他又不是没碰过,他要是故意占便宜的话,何必编造这谎言呢,到时候,他的俩狗……不不不,是咸猪手一伸,就抓了你们那……嘻嘻嘻……你们能把他怎么样?剁了他的手嘛?你们舍得吗?再说了,你们巴不得让他摸摸你们呢,就别假正经了,嘻嘻嘻……”

曲仙儿气的敲了桂儿一下,嗔道:“呸!你才喜欢叫他那……那个呢……”

洪袖儿嗔道:“死丫头,你最坏了,每次都是你先背叛咱们的组织。”

楚桂儿嘻嘻笑道:“是呀,是呀,我喜欢叫他摸怎么了?你们有本事就别试试,有本事就别叫他碰到你们那里,嘻嘻嘻……我是不要脸,那又怎么样?反正这辈子我就嫁给玉霄哥哥,你们最好不嫁给她,真如你们自己所说,最讨厌的就是他,那我一个人嫁给他更好,气死你们……”

楚桂儿对着两个姐姐扮个鬼脸,吐吐舌头,把曲仙儿和洪袖儿气的哼了一声,不去理她。

因为桂儿说的还真是她们的心里话,若是玉霄真的只娶桂儿一个,不娶她们,她们当然会吃醋。

楚桂儿吃吃笑着,脸臊的依旧通红,大方的拿起玉霄的手,就将玉霄的手按在了自己柔软的胸上了,桂儿轻轻道:“玉霄哥,我让你摸,反正桂儿这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你,别说你摸桂儿这里,就算你摸桂儿那……我也心甘情愿,美人鱼都爱你这么深,难道咱们认识这么久,还没有你跟美人鱼几十天的感情深厚吗?所以,美人鱼能做到的,桂儿一样能做到,来吧。”

玉霄十分感动,因为桂儿的洒脱和聪明,能放弃做女人最虚伪的矜持,这一点,谁也比不上她。

玉霄虽然感动,但也真淘气,而且这时候要不好好享受一下这种**的滋味,那岂不是太傻了,所以玉霄双手张开,就按在了桂儿娇软的双峰上,双手来回的动着,轻轻的揉捏着楚桂儿的玉峰,而且还顽皮的捏了她两个‘葡萄’大小的东西一下,其余的姑娘就在一边看着,臊的满面通红,尴尬的出神的望着。

凌玉霄这个笑,嘻嘻笑道:“小师姐,你这里越来越大了,其实呢,我几年前你这里变大的时候,我就想玩玩,不过,我不好意,哇,真好玩,你们女人这里真好玩……”

楚桂儿这里的禁区,从小到大,谁曾碰过?就连她母亲都不曾这么揉过她这神秘的地方,今日被玉霄这般的用手揉捏着玩弄在双手之上,就觉得浑身一震,酥软难当,简直就好似触电一样,玉霄淘气的轻轻捏了她一下,桂儿情不自禁的申吟了一声,立刻如梦初醒,红着脸照着玉霄的手背扇了一巴掌。

楚桂儿气的拿开玉霄的手,嗔道:“你……你别胡闹,咱们……没……没成亲之前……我……我这里不能让你这么玩……玉霄哥哥,等咱们成亲之后……桂儿一切都是你的……现在……现在不能这么胡闹……求求你别胡闹,好不好?”

凌玉霄看到桂儿认真的样子,知道她实在害羞,而且自己真不该这般的当着这么多女子这么玩她的娇乳,她的确是羞愧的很,这种事,那有当着这么多人这么玩的,若是只有二人的时候,也许他这么的抚摸揉捏桂儿,桂儿绝不会这么害羞了,但人多了,就不行了,因为她毕竟是处女,毕竟需要脸面。

玉霄不再玩笑,轻轻的在楚桂儿的嘴上深深的一吻,柔声道:“小师姐,你放心,霄哥哥虽然好女涩,虽然顽皮,但没成亲之前不会侵犯你的,好了,我不玩你那儿……也就是了,来,咱们开始吧。”

玉霄拉着满脸娇羞的楚桂儿盘膝坐在,轻轻对桂儿道:“咱们平心静气,什么都不想,你左手按在我左胸上,我也按在你的胸上,然后闭上眼睛,静静的不要再说话,明白了吗?”

楚桂儿失声道:“就这么简单?”

玉霄笑道:“嗯,就这么简单,不过一定要心念集中,不准乱想,只不过,口诀和心法自然你不用会,我来运功就好了。”

楚桂儿依言伸出白嫩的手使劲的抓住了玉霄的胸脯,玉霄也坏的在她左乳上轻轻的捏了一下,微笑道:“这样不对,你将手掌放平,平着按在我的心上,手掌不要弯曲,明白吗?”

楚桂儿吃吃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好吧,我懂了。”